网站地图 / 企业分立合同纠纷

冼啟波、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与旋伟东、任鹏企业分立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7月13日 案由:企业分立合同纠纷 当事人:任燕 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 冼啟波 广州瀚晖保安监控及防盗报警系统工程服务有限公司 案号:(2014)穗增法民二初字第282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广州市增城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冼啟波,住广东省德庆县。

委托代理人:龚京国,北京市惠诚(东莞)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增城区。

法定代表人:王雄辉。

委托代理人:龚京国,北京市惠诚(东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任燕,住湖北省黄石市。

委托代理人:亢德义,广东增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广州瀚晖保安监控及防盗报警系统工程服务有限公司。地址:广州市增城区。

法定代表人:任燕。

委托代理人:亢德义,广东增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旋伟东,住广东省龙门县。

第三人:任鹏,住湖北省黄石市。

委托代理人:亢德义,广东增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冼啟波、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诉被告任燕、广州瀚晖保安监控及防盗报警系统工程服务有限公司、第三人旋伟东、任鹏企业分立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冼啟波,原告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雄辉,原告冼啟波、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的共同委托代理人龚京国,被告任燕(被告广州瀚晖保安监控及防盗报警系统工程服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被告任燕、广州瀚晖保安监控及防盗报警系统工程服务有限公司的共同委托代理人亢德义,第三人任鹏的委托代理人亢德义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旋伟东经本院合法传唤没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冼啟波、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诉称:原告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升宝公司)于2010年6月9日由原告冼啟波以第三人旋伟东的名义、被告任燕以第三人任鹏的名义、及原告升宝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雄辉的名义共同出资成立,经营范围为保安监控及防盗报警系统服务。2013年9月5日,被告任燕与他人共同出资成立被告广州瀚晖保安监控及防盗报警系统工程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瀚晖公司),该公司与原告升宝公司的经营范围相同。鉴于被告任燕与他人经营与原告升宝公司同类业务,2013年11月6日,原告冼啟波、被告任燕及王雄辉三人签订分立协议书,约定被告任燕从原告升宝公司分立出去,该协议约定了客户资源的分配且编制客户分配表,并约定办理股份转让,股东变更登记之日起三年内一方不得与其他两方分配到的客户联系、报价、签订合同,如有违反,应对受害方承担50000元的赔偿责任。根据分立协议书的约定,黄某乙朝这一客户是分配给原告冼啟波的,但被告任燕经营的被告瀚晖公司却与黄某乙朝签订了安防服务合同,被告任燕已违反了协议的约定,两被告应当承担违约责任,并赔偿原告由此造成的损失。因被告的违约行为,致使原告受到严重的经济损失,原告为了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故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一、两被告支付原告50000元违约金;二、两被告赔偿原告损失5400元;三、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任燕、广州瀚晖保安监控及防盗报警系统工程服务有限公司共同辩称:根据被告向法庭提交的2013年11月25日的《证明》,公司分立时,原告同意将黄某乙朝监控设备与另一家公司进行了互换,根据双方签订的《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分立协议书》第五条第4项的规定,被告不存在违约。请求法院依法查明事实,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任鹏述称:与被告任燕、广州瀚晖保安监控及防盗报警系统工程服务有限公司的答辩意见一致。

第三人旋伟东未提交书面意见。

经审理查明:2010年6月9日,冼啟波以旋伟东的名义、任燕以任鹏的名义与王雄辉共同出资成立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保安监控及防盗报警系统服务。2013年9月5日,任燕与他人共同出资成立广州瀚晖保安监控及防盗报警系统工程服务有限公司,该公司与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相同,经营同类业务。 2013年11月6日,冼啟波、任燕及王雄辉共同签订《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分立协议书》,约定冼啟波、任燕从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分立出去,约定了客户资源的分配且编制《客户分配表附表》,并约定办理股份转让,股东变更登记之日起三年内一方不得与其他方分配到的客户联系、报价、签订合同,如有违反,应对受害方承担50000元的赔偿责任。

在《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分立协议书》签订后,任燕离开了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由冼啟波、王雄辉继续经营。之后,冼啟波及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发现任燕在经营广州瀚晖保安监控及防盗报警系统工程服务有限公司期间,与在《客户分配表附表》中分配给冼啟波的客户黄某乙朝签订了安防服务合同,要求任燕及广州瀚晖保安监控及防盗报警系统工程服务有限公司赔偿损失5400元及支付违约金50000元未果,向本院提起诉讼。

庭审中,到庭当事人均确认旋伟东是冼啟波妻子的弟弟,任鹏与任燕是兄弟关系。

任燕及广州瀚晖保安监控及防盗报警系统工程服务有限公司提供《客户分配表附表》、《安全防范联网服务合同》、《说明》到庭,证明增城新塘镇超顺机械修配厂原是在《客户分配表附表》中分配给任燕的客户,已经与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安全防范联网服务合同》。并提供了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在2013年11月25日出具的《证明》到庭,证明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同意与任燕交换同等价值的客户,同意将黄某乙朝客户与增城新塘镇超顺机械修配厂客户更换。

以上事实,除当事人的陈述外,有冼啟波及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提供的工商登记资料、《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分立协议书》、《客户分配表附表》、《安全防范联网服务合同》、《证明》,有任燕及广州瀚晖保安监控及防盗报警系统工程服务有限公司提供的《客户分配表附表》、《安全防范联网服务合同》、《说明》、《证明》等证据证实。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是企业分立合同纠纷。《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规定:“当事人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第六十条规定:“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本案中,冼啟波、任燕及王雄辉共同签订的《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分立协议书》,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没有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同合法有效。在《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分立协议书》签订后,任燕离开了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由冼啟波、王雄辉继续经营。虽然任燕在经营广州瀚晖保安监控及防盗报警系统工程服务有限公司期间,与在《客户分配表附表》中分配给冼啟波的客户黄某乙朝签订了安防服务合同。但是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也与在《客户分配表附表》中分配给任燕的客户增城新塘镇超顺机械修配厂签订了《安全防范联网服务合同》。且任燕及广州瀚晖保安监控及防盗报警系统工程服务有限公司提供了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在2013年11月25日出具的《证明》到庭,证明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同意与任燕交换同等价值的客户,同意将黄某乙朝客户与增城新塘镇超顺机械修配厂客户更换。故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原告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第三人旋伟东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判决。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冼啟波、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190元,由原告冼啟波、广州市升宝安防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冯 志 坚 

审 判 员  黄 晖   

人民陪审员  王  荷 花

二〇一五年七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赵少芸王燕芳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第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