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海上、通海水域保赔合同纠纷

林光绍与宁波市渔业互保协会海上、通海水域保赔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9月5日 案由:海上、通海水域保赔合同纠纷 当事人:林光绍 宁波市渔业互保协会 案号:(2017)浙72民初1068号 经办法院:宁波海事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林光绍,男,1958年1月13日出生,汉族,住象山县。

委托代理人:许定辉,浙江之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宁波市渔业互保协会,住所地宁波市海曙区前丰街68号。

法定代表人:练兴常,该单位理事长。

委托代理人:姚善挺,浙江红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夏军强,浙江红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林光绍与被告宁波市渔业互保协会海上保赔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6月1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同年7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林光绍的委托代理人许定辉,被告宁波市渔业互保协会的委托代理人姚善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林光绍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立即支付原告保险金50万元及相应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从起诉之日起计至实际支付之日止)。事实和理由:原告所属“浙象渔05387”船于2016年9月16日向被告投保了小型渔船、雇主责任互保保险,投保人数为1人,保额50万元,互保期限至2017年9月18日止。2017年4月3日,原告雇佣的殷某在“浙象渔05387”船上拉网作业时不慎被齿轮机卷入致死。后原告与殷某继承人在象山县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下达成协议,由原告向殷某家属赔偿65万元。但被告却拒绝按照互保条款的约定进行理赔,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故提起诉讼。

被告宁波市渔业互保协会辩称:1、涉案互保合同属于实名制投保,被告仅需对会员本人及与会员存在雇佣关系的船员承担赔偿责任,原告所投保人数是1人,系对其本人进行了投保,其诉称的受害人殷某不在投保范围内。2、殷某并非涉案互保单记载的船员,根据互保条款,不在实名投保范围内的船员发生伤亡属于免责范围,被告有权拒赔。3、原告在投保时,明确表述系投保其本人,而未投保其他船员,且在此前多年的投保过程中均按此投保,被告在原告投保过程中亦明确告知了互保协议内容及责任免除条款,原告对相关条款应明确知悉。4、原告主张受害人殷某系其雇员,仅提供了一份调解协议书,无任何其他证据予以佐证,被告不予认可。综上,被告拒赔有理,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请。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如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雇主责任互保单及互保条款、殷某身份证、居民死亡证明、遗体火化证明、涂茨镇永联村村委会关于殷某家庭情况的两份证明,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1、关于原告与殷某之间是否存在雇佣关系。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调解协议书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有关雇佣事实的记载仅仅是原告与相关方的陈述,无其他证据相印证,对此不予认可。本院认为,涉案调解协议书系象山县人民调解委员会制作,具有法律约束力,且协议书记载的殷某受原告雇佣在“浙象渔05387”船上务工一节事实也由该二人住所地基层组织出具证明予以佐证,被告对此虽有异议但未提供相反证据推翻,本院对上述证据均予以认定。 2、关于原告向殷某继承人实际支付的赔偿数额。被告对原告提供的收条的真实性有异议。本院认为,原告所持收条系原件,其上殷某之子殷志高的签名与其在涉案调解协议书上所签无明显不同,因此本院对原告已支付35万元赔偿金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及本院确认的有效证据,认定下列事实: 2016年9月16日,原告林光绍于为其所有的“浙象渔05387”船向被告投保了小型渔船、雇主责任互保保险,被告于同日出具了互保单,载明投保人(会员)为林光绍,“船员姓名”栏为空白,投保人数为1人,每人保额50万元,每人保费1700元;渔船财产附加互保保额1万元,保费250元;两种互保险别共计保费1950元,除市级及县区财政补贴外,原告实缴保费1150元;互保期限自2016年9月19日00:00时起至2017年9月18日24:00时止,签名处有“林光绍”签字,并注明“本人已阅读互保条款和互保单内容,对于条款中责任免除及除外责任已知悉,确认无误。”互保单后附《宁波市渔业互保协会小型渔船、雇主责任互保条款(2016)版》,第三条记载,在本互保合同有效期内,会员本人或与会员存在劳动雇佣关系的船员(下称雇员),在工作时间和工作渔船内,因工作原因受到的意外事故伤害或因此失踪,导致伤残或死亡,本会按照保险合同约定予以赔偿。第四条第(十一)项载明,在任何情况下,不在实名制范围内的船员因事故造成伤害、损失的责任,本会不负责赔偿。第六条及第七条记载,互保金额按份计算,投保采用实名制,更换船员须第一时间通知本会,由本会核准办理互保凭批改手续。 2017年年初,林光绍雇佣其同村村民殷某到“浙象渔05387”船上出海捕鱼。2017年4月3日,林光绍与殷某两人在该船上出海作业时,殷某不慎被船上齿轮机卷入,后经象山县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无效,于次日死亡。同年4月7日,林光绍与殷某之子殷志高经象山县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达成协议,约定林光绍一次性赔偿殷志高65万元整,此款包括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等,于死者出殡前一天支付35万元,于2017年7月22日前支付10万元,于2018年2月5日前付10万元,于2018年8月10日钱付10万元;所有款项付清后,纠纷就此了结,双方无涉等。2017年4月9日,殷志高出具收条,确认已收到林光绍支付的第一期赔偿金35万元。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系海上保赔合同纠纷。原告在被告处投保小型渔船及雇主责任险,交纳了相应保费,被告签发互保单,故原、被告间的海上互保合同关系成立,该合同合法有效,原、被告均应依约履行义务。

本案的争议在于涉案互保凭证上虽载明投保人数为1人,但除将原告林光绍记载为投保人外,没有记载船员姓名,故该船上受原告所雇的船员殷某在出海作业发生事故死亡后,被告依据互保条款中关于不在实名制范围内的船员因事故造成伤害,被告不负责赔偿的约定而拒绝赔偿。本院认为,涉案互保条款第三条约定:“在本互保合同有效期内,会员本人或与会员存在劳动雇佣关系的船员(下称雇员),因下列情形导致伤残或死亡,本会按照保险合同约定予以赔偿:(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渔船内,因工作原因受到的意外事故伤害或因此失踪;(二)……”该条规定与“雇主责任险”险别的文意相符,即所承保的人员范围一是会员本人,二是与会员有劳动雇佣关系的船员(下称雇员),对该第二种人员,互保单以“雇员”来特指,该“雇员”需满足什么样的条件?是否和其他互保条款中的“船员”一样有实名制要求?在该互保条款的下文中均无记载。涉案被害人殷某受雇于原告,在互保渔船上工作期间因工作原因出事,符合互保条款第三条的约定,属于该险别的承保人员范围,应当认定为原告的“雇员”。至于被告依据互保条款第四条第(十一)项所提出的抗辩,即对“不在实名制范围内的船员因事故造成的损害不予赔偿”,以及第六、七条“投保采用实名制、更换互保船员需第一时间通知被告”等条款内容中,均指的是“船员”,而非对于“雇员”的要求。更何况,涉案互保单上“船员姓名”栏为空白,亦说明互保单对于在船上工作的雇员是否为实名未作要求。综上,被告作为涉案雇主责任保险的互保保险人,应对其投保人即原告林光绍对涉案船舶上的雇员所承担的雇主赔偿责任承担责任。被告还辩称原告在投保时表述系投保其本人,且被告在投保过程中明确向原告告知涉案互保保险为记名投保,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对此抗辩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被告应支付的理赔款金额。由于本案事故发生当时,林光绍与殷某均在船上,实际出海人数为2人,而投保人数为1人,构成不足额投保,应扣减相应赔偿。根据互保凭证记载的意外身故的保额标准,林光绍因涉案事故可得的保险赔偿最高不超过25万元(50万元×1/2)。鉴于林光绍作为雇主,向殷某的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支付的死亡赔偿金已经超过被告的赔付限额,故被告的理赔金额应以25万元为限。原告还主张被告向其支付理赔款自起诉之日计算的利息,并无不当,本院予以保护。

综上,原告林光绍诉请有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一条、第六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宁波市渔业互保协会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林光绍25万元,并支付该款自2017年6月1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按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

二、驳回原告林光绍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8800元,减半收取4400元,由原告林光绍与被告宁波市渔业互保协会各半负担22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员  陈晓明

二〇一七年九月五日

书记员  徐梅娜

附件

附页:判决适用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四十一条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格式条款和非格式条款不一致的,应当采用非格式条款。

第六十条第一款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PAGE。-8-。

。PAGE。-7-。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第一款第四十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