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港口作业重大责任事故责任纠纷

汪万兴与宁波雄镇建材实业有限公司港口作业纠纷、港口作业重大责任事故赔偿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2月24日 案由:港口作业重大责任事故责任纠纷 当事人:宁波雄镇建材实业有限公司 汪万兴 案号:(2013)甬海法事初字第63号 经办法院:宁波海事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汪万兴。

委托代理人:楼红磊。

委托代理人:郑发国。

被告:宁波雄镇建材实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柯信汉。

委托代理人:徐建国。

委托代理人:史兴栋。

诉讼记录

原告汪万兴为与被告宁波雄镇建材实业有限公司港口作业重大责任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于2013年9月18日诉至本院。本院于9月2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1月2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并于2014年2月14日对补强证据进行了质证。原告汪万兴及委托代理人楼红磊,被告宁波雄镇建材实业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徐建国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汪万兴起诉称:2012年5月20日0130时左右,原告所有的“浙普26017”轮在宁波穿山半岛南岸被告宁波雄镇建材实业有限公司所属码头(下称“雄镇码头”)装载石粉过程中,因货物超载和积载不当,船舶发生侧翻沉没事故。原告为此遭受船舶修理费、打捞费等损失共计2062969元。经宁波海事局调查,在该事故中,雄镇码头未指定专人进行安全检查和协调,未遵守国家有关船舶装卸货物作业管理规定控制载货量,现场作业人员未经专业培训,安全操作技能掌握不全面,致受载船舶未能均匀积载,并最终导致船舶侧翻沉没。原告认为,被告应承担至少60%的责任,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237781.4元,并支付该款自2012年5月20日至实际支付之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

被告宁波雄镇建材实业有限公司答辩称:“浙普26017”轮侧翻沉没的主要原因,一是该轮在改造过程中即存在的严重质量缺陷,重心偏高,稳性不够,二是船上配备的船员不具有相应资质证书,严重违反国家沿海运输的规定,三是原告因自身利益需要而严重超载;由上述原因导致的事故应该由原告方自己承担责任。此外,原告所主张的经济损失证据严重不足,基本上全是收据与白条,其关于损失的所谓评估报告亦是自身单方委托所形成,均不应予以采信。综上,原告方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其损失不应该由被告承担,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根据原告的起诉与被告的答辩,本案的争议焦点集中在沉船事故发生的原因及责任,以及涉案事故造成的损失数额的认定等问题。

一、关于沉船事故发生的原因及责任。原告汪万兴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证据1、宁波海事局北仑海事处出具的涉案水上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虽然该认定书认定“浙普26017”轮承担主要责任,但原告对责任认定书中认定的事实和事故发生的因果关系有不同意见,认为结合其他证据,该事故应由雄镇码头即被告方承担主要责任。证据2、“浙普26017”轮的船舶检验证书、适航证书、载重线证书、防止油污证书、配员证书、吨位证书、国籍证书,证明船舶适航,船舶质量取得了船舶检验局的认可,符合海船规范,因此被告所称该轮改装不合格、重心过高、稳性不够的问题是不存在的。证据3、码头现场作业的情况照片,反映现场情况及装货过程。原告认为:由于事发时船舶正在装货而未在航行过程中,因此其配员即使有不足,也不影响对事故责任的认定;该轮船舶参考载货量是1390吨左右,实际上装载了约1500吨,很难说构成超载。从现场照片可以看出,整个装载量的控制、货物的装载落点都是由码头方来控制,装载的数量及船舶平衡稳性的保持也都是由码头方来决定,因此事故的主要责任方在于被告。

被告宁波雄镇建材实业有限公司对上述3份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证据2,不能仅凭几份所谓的船舶检验证书就当然认定船舶的质量在改造过程中没有问题;船舶最低安全配员不仅适用于航行过程中,在装卸货物时同样需要应有的岗位人员。证据3,从照片上可以看出,装载数量是由原告方人员控制的,超载的目的是节约航行成本,而被告方没有任何超载的动机;装载过程也是由原告所控制,如果是装载不平均引起侧翻,也不应由被告来承担责任。

被告宁波雄镇建材实业有限公司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证据一、该公司各工种的岗位职责与安全生产责任书,证明被告对安全生产制订了严格的管理制度并与责任人签订了安全生产责任书,尽到了法定义务。证据二、部分岗位证书,证明被告上岗人员经过培训取得了相应证书,遵守有关船舶装卸货物管理规定。证据三、“浙普26017”轮托运单两份,证明该轮于2012年5月12日、19日分别装载货物数量达1680吨、1658吨,说明该轮长期以来都是超载的事实。被告还向本院提交调查取证申请书,申请法院调查涉案船舶的初始登记资料、改装审批的批文与文件以及海事部门事故调查报告、调查笔录等,以证明船舶因改装不规范存在质量缺陷等事实。

原告汪万兴质证认为:证据一,系被告单方制作,真实性有异议;从与本案密切相关的码头装船操作员的岗位职责与安全生产责任书看,非常明确的要求码头装船操作员在装船的过程中要密切的观察船舶装载警戒线,与码头班长联系汇报吃水情况,保证在装船的过程中受载平稳和安全,严防船舶失去平衡船舶侧翻事故的发生。很明显,整个装载过程中发现载重超过警戒线及通知停止装货应是码头人员,而不是由受载船舶,本案中恰恰因为被告方的工作人员没有按照自身的岗位职责的规定去做,才造成涉案事故。证据二,安全合格证书,据被告称在现场操作的是汪国荣,因此其他人员的证书都与本案无关;汪国荣是否确实是当时的现场操作人员不得而知,其是否实际具有现场操作能力,从该合格证书上也无法看出。证据三,托运单的真实性无异议,该两个航次船舶是安全的,说明超载与沉没之间没有任何关联;超载并不仅仅是只有原告方有利益驱动,被告方也是有利益的;船舶的参考载货量1396吨,且仅仅是参考数量,实际可装载数量要结合天气及各种情况来定。并且,船舶在设计参考载货量时有一个余量,超过一定的额度并不构成超载。

本院经审理认为,原告提供的3份证据,被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被告提供的证据一系原件,予以认定;证据二,因无法证明岗位证书的持证人是否在事故发生现场,故证据缺乏关联性,不予认定;证据三所示并非涉案航次的载货数据,与本案无关,不予认定。由于原告方已经提交了船舶检验证书及水上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等材料,可以证明“浙普26017”轮经改建检验合格及事故责任等问题,故被告申请调取涉案船舶的初始登记资料、改装审批的批文以及海事部门事故调查报告、调查笔录等已无必要,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原告因涉案沉船事故而遭受的经济损失。原告提供了由上海意简保险公估有限公司(下称“意简公司”)提供的评估报告一份,其附件包括沉船打捞合同、拖航费收据、船舶修理合同、修理工程结算单及票据等。报告认定,“浙普26017”轮因本次事故造成的打捞、拖带费用为84.2万元,永久修理费用958535元,合计1800535元。该公司的公估师刘江涛到庭接受质询,在庭审中陈述了意简公司接受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舟山市分公司(下称“舟山人保”)的委托后,指派检验师多次赴舟山船舶停泊地点及船厂进行勘察,对沉船的打捞费、拖轮费及后续的修理费进行评估的过程。因在评估报告扣除了部分属于“船东工程”的项目,意简公司庭后提供了补充报告一份,认为其报告所称“船东工程”即涉案事故导致的损失但不属于保险合同约定赔偿范围的工程,其评估金额为34890元。

被告宁波雄镇建材实业有限公司质证认为:一是评估报告的依据不充分、程序不合法,因为委托评估是原告方的单方意思表示,从没有通知过被告,所谓损失也是原告自己单方申报的损失;二是其经济损失重复计算,甚至有编造的事实,例如其中的拖船费就是编造出来的,实际上拖船费已经由被告方支付。对补充报告,被告坚持对评估报告的质证意见,对其不予认可,要求法院对涉案损失进行重新评估鉴定。被告提供的证据,原告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

被告向本院提供了支付拖航费15000元的发票及付款凭证,以证明拖航费15000元系被告方支付,而不是原告所主张的由原告支付2万元、5万元两笔拖航费。原告对被告支付15000元拖航费的事实亦无异议,但认为该笔费用是被告因“浙普26017”轮打捞后所在地点妨碍其日常经营,故未经原告同意将沉船从事故现场拉到雄镇码头边上的不远某处而支付;之后原告再花费5万元拖到舟山台门,又花2万元从台门拖到了修船厂,三者并不矛盾。

本院经审查认为,原告提供的意简公司评估报告及补充报告系由原、被告以外的独立第三方所形成,对涉案事故所致损失数额进行科学而合理的评估,具较高可信度,本院予以采信。由于船舶现已修复,不再具备重新鉴定条件,被告所称以海事部门的事发现场照片作为鉴定依据,其可靠性及准确度亦不高,故被告关于重新鉴定的申请本院不予同意。被告提供的拖航费证据,原告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

根据上述本院认定的证据及庭审陈述,本院确认以下事实:2012年5月20日0130时左右,原告所有的“浙普26017”轮在宁波穿山半岛南岸的被告所属雄镇码头装载石粉。当时阴天,微风,海面微浪,落潮流,码头前沿流向偏南,流速约1节。在货物装载过程中,因超载和积载不当,船舶发生侧翻而沉没。据海事主管部门认定,“浙普26017”轮船长无证任职,未能有效履行职责,配载不当,超载装货,致使船舶稳性不足导致倾覆;该轮所有人和经营人未按规定配备船员,聘用缺乏专业知识的无证船员上船任职,未能严格落实安全生产管理规定,督促所属船员合理积载货物及控制装载量,对该轮的安全管理存在过失;被告方在装货期间未指定专人进行安全检查和协调,未能遵守国家有关船舶装卸货物作业管理规定,没有严格按照“浙普26017”轮核定载重线标志控制该轮的载货量,促成该轮超载;码头现场作业人员缺乏安全生产教育和专业培训,安全操作技能掌握不全面,没能使受载船舶均匀积载,致使“浙普26017”轮在完货时存在船舶右倾现象,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本起事故的发生。经本院核定,原告为此遭受船舶修理费、打捞费、拖航费等损失共计1835425元。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涉案“浙普26017”轮在码头装载货物过程中因超载及装载不当而侧翻沉没,本案属港口作业过程中的重大责任事故责任纠纷。根据法律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在涉案船舶装货过程中,“浙普26017”轮船方是其船舶自身装载量、装载过程的第一责任方,是现场装载作业过程的指挥者与控制者,但其船长无证任职,未能有效履行职责,配载不当,超载装货,“浙普26017”轮应对事故承担主要责任。雄镇码头未能克尽职责,未能与受载船舶建立有效及时的沟通,未按船舶核定载重线标志控制该轮的载货量,促成该轮超载,且完货时未使船舶均匀积载而发生右倾,综合以上因素,本院认定被告应承担40%的次要责任。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方式计算,涉案事故所导致的损失金额,经本院核定为1835425元,被告应当赔偿原告经济损失734170元。自事故发生之日起该款的相应利息,亦属原告之经济损失,被告应一并予以赔偿。由于“浙普26017”轮虽改装而成,但改装后经国家法定部门检验合格,取得了相应的船舶检验证书,海事部门亦认定该轮稳性不足系“因配载不当、超载装货所导致”而非先天不足,故被告关于该轮本身在改造过程中即存在严重的质量缺陷,重心偏高,稳性不够导致沉没的抗辩,证据与理由不足,本院不予采纳。综上,原告诉请有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宁波雄镇建材实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汪万兴经济损失734170元,并支付该款自2012年5月21日至判决确定的履行之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

二、驳回原告汪万兴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15940元,由原告汪万兴负担9564元,被告宁波雄镇建材实业有限公司负担6376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案件受理费15940元(具体金额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确定,多余部分以后退还)应在提交上诉状时预交。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款汇:浙江省财政厅非税收入结算分户,开户行:农行杭州市西湖支行,账号:190001010400065750000515001)。

文尾

审 判 长  陈晓明

人民陪审员  胡新娣

人民陪审员  周珍亦

二〇一四年二月二十四日

代 书记员  朱丹莹

附件

附页:判决适用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十九条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方式计算。

第二十六条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二十六条第十九条第六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