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海上、通海水域拖航合同纠纷

浙江嘉兴港口服务有限公司与尤汉君、潘小富等拖航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10月21日 案由:海上、通海水域拖航合同纠纷 当事人:尤汉君 潘小富 浙江嘉兴港口服务有限公司 宁波捷海航运有限公司 案号:(2013)甬海法商初字第483号 经办法院:宁波海事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浙江嘉兴港口服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周卫忠。

委托代理人:洪亮。

被告:尤汉君。

被告:潘小富。

被告:宁波捷海航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尤俊林。

委托代理人:尤超明。

诉讼记录

原告浙江嘉兴港口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兴港口公司)为与被告尤汉君、潘小富、宁波捷海航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海公司)通海水域拖航合同纠纷一案,于2013年7月10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同月2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3年9月10日、10月11日两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嘉兴港口公司委托代理人洪亮,被告捷海公司委托代理人尤超明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尤汉君、潘小富经本院合法传唤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嘉兴港口公司起诉称:“捷海2”轮自2011年7月8日至2013年1月21日共计靠泊嘉电码头及嘉电三期码头26航次,原告为其提供拖轮助泊作业104艘次,合计产生拖轮助泊费632200元。被告尤汉君、潘小富系“捷海2”轮所有人,被告捷海公司系该轮的挂靠单位。被告捷海公司分7次向原告支付拖轮助泊费315600元,“捷海2”轮以现金方式分2次向原告支付72600元,两项合计388200元,尚欠244000元未支付。原告认为虽无书面合同,但“捷海2”轮共26次接受原告的助泊服务,且前14次均能及时付款,足可认定双方成立事实合同,且具有一定的交易习惯。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三被告向原告偿付拖轮助泊费244000元,本案诉讼费用由三被告负担。庭审中,原告明确要求三被告承担连带偿付责任。

被告捷海公司答辩称:“捷海2”轮一直由被告尤汉君、潘小富自己经营,被告捷海公司对该轮拖欠原告多少拖轮费并不清楚,捷海公司曾经向原告支付的款项也是被告尤汉君出的,被告捷海公司对原告诉请的拖轮费不承担偿付责任。而且浙江利洋海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洋公司)于2012年8月29日向原告支付的10万元也是“捷海2”轮的拖轮费,原告应予扣除。

被告尤汉君、潘小富未提交书面答辩,亦未提供证据。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材料: 1、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证明“捷海2”所有人为尤汉君和潘小富; 2、“捷海2”拖轮助泊清单,证明“捷海2”轮在2011年至2013年接受原告服务的数量; 3、中国建设银行客户专用回单(7份),证明被告捷海公司向原告付款的数额、次数、时间; 4、拖轮费对账清单,证明“捷海2”轮的拖轮费金额及拖欠款项金额; 5、拖轮作业单(“捷海2”轮,共96份),证明“捷海2”轮接受拖轮助泊服务时间及详情; 6、港作拖轮使费收费标准,证明原告收取拖轮费的标准和依据; 7、拖轮作业单(“平安达60”轮,共8份),证明利洋公司所属的“平安达60”轮接受原告的拖轮服务,利洋公司支付的10万元中有48400元系该轮的拖轮费。

被告捷海公司为支持其抗辩意见,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1、船舶委托经营管理协议,证明“捷海2”轮实际由被告尤汉君、潘小富经营,船舶经营产生的费用与被告捷海公司无关; 2、银行支付凭证及证明,证明利洋公司于2012年8月29日向原告支付了“捷海2”轮的拖轮费10万元。

经当庭质证,被告捷海公司对原告证5中编号为0020526、0020527的作业单记载内容有异议,认为前者无作业日期,后者显示拖轮船是“捷海2”轮;被告捷海公司对证7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对原告其余证据,被告捷海公司无异议。原告对被告捷海公司提供的证据真实性均无异议,但认为证1系三被告之间的内部约定,对原告没有约束力,证2有关利洋公司支付的10万元,仅有51600元是“捷海2”轮的拖轮费,其余系“平安达60”轮的拖轮费。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经审查认为,被告捷海公司虽对原告证5的两张作业单提出异议,但对原告证1-6的其余证据无异议,因原告证1-6能相互印证,故本院对原告证1-6均予以认定;对于原告证7和被告捷海公司证1、2,双方对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仅对证明目的有异议,故本院对该三份证据的表面真实性予以认定,其证明力将结合全案证据予以综合认定。

本院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及本院确认的有效证据,认定下列事实: 2011年7月至2013年1月期间,“捷海2”轮共有26个航次靠泊嘉电码头和嘉电三期码头,原告每次安排两条拖轮为“捷海2”轮提供靠泊和离泊的助泊服务,共产生拖轮费632200元。2011年7月和2013年1月,“捷海2”轮船员以现金方式两次向原告支付拖轮费72600元,2011年9月至2012年4月期间,被告捷海公司以银行转账方式分七次向原告支付拖轮费315600元。2012年8月29日,利洋公司以银行转账方式向原告支付10万元,2013年9月16日,利洋公司出具证明一份,称其支付给原告的10万元系替被告捷海公司支付“捷海2”轮的拖轮费。

另查明,“捷海2”轮的所有人为被告尤汉君、潘小富,经营人为被告捷海公司。原告于2012年11月至12月期间为“平安达60”轮提供拖轮服务。

原、被告双方当事人对以下问题存在争议,本院分别认定如下:

一、利洋公司支付的10万元是否为“捷海2”轮的拖轮费 原告认为,利洋公司支付的10万元款项仅有51600元是“捷海2”轮的拖轮费,其余系利洋公司为其所属“平安达60”轮支付的拖轮费。被告捷海公司认为利洋公司于2012年8月29日向原告支付10万元,而原告是在此之后的2012年11月和12月才为“平安达60”轮提供拖轮服务,利洋公司不可能在“平安达60”轮的拖轮费没有产生之前支付款项。本院认为,原告所称利洋公司在“平安达60”轮拖轮费还未产生之前即支付款项的行为不符常理,原告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与利洋公司之间有关“平安达60”轮先付款后服务的约定,而且在本案诉讼中利洋公司出具证明明确表示其支付的10万元为“捷海2”轮的拖轮费,并未包括“平安达60”轮的费用,故本院认定利洋公司支付的10万元为“捷海2”轮的拖轮费,关于“平安达60”轮的拖轮费原告应与利洋公司另行解决。

二、“捷海2”轮的拖轮费是否应由三被告连带承担 原告认为,被告尤汉君和潘小富系“捷海2”轮的所有人,被告捷海公司系经营人,三被告应连带支付涉案拖轮费。被告捷海公司认为其未实际经营“捷海2”轮,不应承担该轮的拖轮费。本院认为,原告为“捷海2”轮提供拖轮服务,但未签订书面的拖航合同,原告提供的拖轮作业单均盖有“宁波捷海航运有限公司捷海2”字样的船章,而且原告除两次收取现金外,其余已收到的款项均由被告捷海公司支付,而被告捷海公司又系“捷海2”轮的登记经营人,故本院根据合同的履行情况等综合因素认定涉案拖航合同成立于原告与被告捷海公司之间,被告捷海公司应履行支付拖欠拖轮费的义务,其关于“捷海2”轮实际由被告尤汉君、潘小富经营的抗辩,证据和理由均不充分,本院不予采信,原告要求三被告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亦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告主张“捷海2”轮拖欠的拖轮费应当扣除利洋公司支付的10万元,为144000元,被告捷海公司对此款项应予支付,故原告诉请有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宁波捷海航运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浙江嘉兴港口服务有限公司拖轮费144000元;

二、驳回原告浙江嘉兴港口服务有限公司的其它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4960元,由原告浙江嘉兴港口服务有限公司负担2030元,被告宁波捷海航运有限公司负担293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案件受理费4960元,(具体金额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确定,多余部分以后退还)应在提交上诉状时预交。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款汇浙江省财政厅非税收入结算分户,账号:190001010400065750000515001,开户行:农行杭州市西湖支行]。

文尾

审 判 长  张 辉

代理审判员  孟云凤

代理审判员  徐嘉婧

二〇一三年十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徐梅娜

附件

本案引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零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