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海上、通海水域打捞合同纠纷

连云港市大力水下工程有限公司与翁庆云、蒋晓海上、通海水域打捞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12月15日 案由:海上、通海水域打捞合同纠纷 当事人:连云港市大力水下工程有限公司 翁庆云 蒋晓 案号:(2017)鄂72民初1039号 经办法院:武汉海事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连云港市大力水下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连云港市新浦区海连中路10号国贸中心东塔楼2203室。

法定代表人:张召西,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樊莎莎,北京市隆安(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翁庆云,男,1975年1月2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泰州市海陵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常文,江苏天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蒋晓,男,1976年6月18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仙居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常文,江苏天茂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连云港大力水下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力公司)与被告翁庆云、蒋晓海上、通海水域打捞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6月15日立案后,经双方当事人申请,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大力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樊莎莎、被告翁庆云和蒋晓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常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大力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两被告向原告支付抽油作业费、沉船打捞费、货物打捞费、运输费、码头费及卸货费、转场费及堆存费,共计人民币(以下均为人民币)3243441元及利息;2、本案诉讼费用由两被告负担。

事实与理由:2017年1月10日,两被告所有的永丰8轮在黄海中部海域发生碰撞事故,导致永丰8轮沉没。因沉船位置位于通航密集区,海事行政部门要求对该轮及货物、存油进行打捞清除。同年2月25日,原告大力公司对沉船进行了探摸作业。同年3月6日,原告与两被告签订了《永丰8施工合同》,原告依约完成了打捞作业,因两被告未履行支付价款的合同义务,由此成诉。

被告翁庆云和被告蒋晓共同辩称:对双方当事人签订涉案合同及原告履行合同义务的事实无异议,但认为费用约定过高。原告处置涉案货物,虽电话通知两被告,但两被告未参与货物处置,对由此产生的堆场费、运输费等费用不知情,请法院依法裁判。

原告大力公司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连云港海事局关于限期打捞清除永丰8轮的决定,证明海事行政部门要求限期打捞涉案船舶及货物、存油; 2、永丰8轮探摸报告,证明2017年2月25日,原告对涉案船舶进行探摸,简易尽快采取水下抽油及解体打捞; 3、永丰8施工合同,证明双方当事人于2017年3月6日签订了施工合同,对涉案船舶抽油作业、打捞等事项进行约定: 4、永丰8轮水下抽油、沉货沉船打捞方案,证明原告向海事行政部门报批施工方案; 5、水上水下活动许可证,证明海事行政部门准许原告进行沉船打捞清障作业; 6、永丰8轮抽油完工报告,证明2017年5月5日,原告对涉案船舶抽油作业出具完工报告; 7、永丰8货物情况说明,证明预估沉货打捞1200吨,打捞费用为36万元、运输费为84000元、码头费及卸货费48000元、转场费及堆存费36000元,合计528000元; 8、铁矿石重量证明,证明原告打捞沉货1188.82吨; 9、永丰8轮沉船打捞清障完工报告,证明涉案船舶打捞清障工程已经完成; 10、连云港海域沉船永丰8清障工作检测报告,证明涉案船舶打捞清障工作完成后,经中船勘察设计院研究院有限公司检测合格; 11、铁矿石转运和码头堆放服务协议、代付款协议、付款通知、银行转账回单、收据、公民身份证,证明原告将涉案货物打捞上岸后,将货物的海上运输、码头卸货、转场、堆存等作业委托给响水县海兵沙石码头经营部,约定铁矿石海上运输每航次包干费用为42000元,铁矿石码头靠泊及卸货包干费每吨40元,铁矿石转场及堆存包干费每吨30元,共计产生各项费用167217.4元,该费用已由案外人周毅支付给响水县海兵沙石码头经营部; 12、打捞货物处理协议、银行转载回单、收据,证明原告将涉案货物打捞上岸后,转卖给案外人周毅,每吨320元,共计380422.4元。

被告翁庆云和被告蒋晓共同发表质证意见:对证据1、2无异议。对证据3表面真实性无异议,但涉案合同因海事行政部门不断催促,致使费用约定过高。对证据4是否提交海事行政部门无法确定,对证据5无异议。对证据6表面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7、8真实性无异议,但无法确定费用是否已经支付。对证据9、10无异议,对证据11和12,因两被告未参与货物处置,故对相关情况不知情,如货物已经处置,相关费用应从打捞费中扣除。

本院的认证意见:原告提交的上述证据均为原件或与原件核对无异的复印件,且能够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两被告未提交证据。

经审理,本院查明案件事实如下: 2017年1月10日,两被告所属永丰8轮在黄海中部海域发生碰撞事故,导致该轮及其所载货物沉没。同年2月8日,连云港海事局向两被告发出云海通航(2017)15号决定,要求两被告自接到决定后五日内对永丰8轮及货物、存油进行打捞清除。同年2月25日,原告受两被告委托,组织潜水作业人员、设备和船舶对涉案船舶进行探摸作业,并出具了探摸报告。 2017年3月6日,原告(乙方)与两被告(甲方)签订施工合同,约定:1、甲方委托乙方对永丰8轮进行打捞作业,作业内容包括实施水下抽油、沉货打捞、沉船清障打捞;2、水下抽油作业费150万元,沉货打捞费用以打捞出水货物现场实际交接过磅数量为基数,按照每吨300元收取,该费用以运输船每运输航次为结算节点,双方按照每艘次运输沉货重量当天付清打捞费用。3、货物经打捞出水后如有相关方要求处理货物,需在货物打捞出水后三日内在打捞现场接收货物并结清打捞款,如因货主放弃该批货物,相关方三日内未在打捞现场接收货物,乙方有权利将打捞货物作为废弃物在抛泥区做抛弃处理;4、双方认定对永丰8轮采用清障打捞,打捞费用为160万元,沉船残骸处置权及处理所得收益归乙方所有;5、本合同签订之日起2日内,甲方向乙方指定账户支付50万元作为预付款;乙方水下抽油作业结束并向甲方提供抽油作业完工报告之日起2日内,甲方向乙方支付100万元;乙方沉货打捞作业结束并书面通知甲方之日起2日内,甲方向乙方支付48万元;在收到乙方提供的沉船清障完工报告之日起2个工作日内,甲方与乙方结清沉船清障作业费用。 2017年3月9日,原告出具了永丰8水下抽油、沉货沉船打捞方案,对作业内容、施工船舶设备及人员、施工方案、作业周期等事项作出安排。同年3月14日,连云港海事局批准原告实施打捞清障作业。同年4月28日,原告完成了涉案船舶水下抽油作业,并于同年5月5日出具了完工报告。同年9月18日,原告完成货物打捞作业,并将涉案货物堆存于响水县海兵沙石经营部(以下简称海兵经营部)码头,经过磅确认货物重量为1188.82吨。同年8月20日,原告与海兵经营部签订铁矿石转运和码头堆放服务协议,约定原告将涉案货物海上运输、码头卸货、转场、堆存等作业全部委托给海兵经营部,海上运输每航次包干费用为42000元、码头靠泊费及卸货包干费每吨40元、货物转场及堆存包干费每吨30元。

同年9月16日,原告与案外人周毅签订打捞货物处理协议,约定由周毅购买涉案货物,价格为每吨320元,周毅向原告支付了货物价款380422.4元。同年9月21日,原告与周毅签订代付款协议,约定由周毅代原告向海兵经营部支付涉案货物海上运输费、码头卸货、转场、堆存等费用共计167217.4元。该费用于同年9月30日付清。

同年10月20日,原告完成了全部清障打捞作业,并于同年10月27日出具了完工报告。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系海上、通海水域打捞合同纠纷。原、被告双方签订的打捞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且未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当属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当按照合同约定行使权利和履行义务。原告依约履行了涉案船舶货物清障打捞作业,被告未依约支付合同价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当事人一方未支付价款或者报酬的,对方可以要求其支付价款或者报酬的规定,原告请求判令两被告立即支付合同借款,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两被告作为债务人,因涉案合同未约定债务承担的份额,故两被告均负有清偿全部债务的义务。

关于合同价款的金额,根据涉案合同约定,抽油作业费为150万元,沉船打捞费为160万元,合计310万元。沉货打捞费用以货物过磅数量为基数,按照每吨300元收取,涉案货物过磅数量为1188.82元,打捞费用应为356646元,上述费用合计3456646元。因涉案货物已经处置,原告获得价款380422.4元,该款项应予以扣除,即合同价款应为3076223.6元。关于原告主张的货物运输费、码头费及卸货费、转场费及堆存费,均系案外人周毅支付,但根据原告与周毅签订的货物处理协议约定,上述费用实际由原告大力公司负担,故原告向两被告主张上述货物运输费、码头费及卸货费、转场费及堆存费,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于庭后书面表示放弃合同价款的利息,系依法处分其诉讼权利,故本院对利息部分不作裁判。

综上所述,两被告未履行合同约定的付款义务,当属违约,应共同向原告支付合同价款3076223.6元和货物运输费、码头费、卸货费、转场费、堆存费167217.4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翁庆云和被告蒋晓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共同向原告支付合同价款及货物运输费、码头费、卸货费、转场费、堆存费共计3243441元。

如被告未按本院指定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2748元,由两被告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员  吴 昊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记员  邱雪梅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零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