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光船租赁合同纠纷

浙江勤丰海运有限公司与周永顺、金学德等光船租赁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2月16日 案由:光船租赁合同纠纷 当事人:周永顺 张蹶铭 浙江勤丰海运有限公司 金学德 案号:(2015)甬海法台商初字第270号 经办法院:宁波海事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浙江勤丰海运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台州市路桥区金清镇金港东路航管站二楼。组织机构代码71764186-8。

法定代表人:梁茶清,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鸿海,浙江安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周永顺,男,1969年11月28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临海市。

被告:金学德,男,1962年2月4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宁波市江东区。

被告:张蹶铭,男,1975年4月12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临海市。

诉讼记录

原告浙江勤丰海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勤丰公司)为与被告周永顺、金学德、张蹶铭光船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于2015年5月7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次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马娟适用简易程序进行审理。本案审理过程中,因被告周永顺需公告送达,本院于2015年7月7日依法裁定本案转为普通程序审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同时向被告周永顺公告送达本案应诉法律文书。本案于2015年10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勤丰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鸿海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周永顺、金学德、张蹶铭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勤丰公司起诉称:2014年4月15日,勤丰与三被告签订《船舶光船租赁合同书》,其中约定三被告将其共有的“水路涨9”轮光船租赁给勤丰公司,租期5年,自2014年4月16日至2019年4月15日,每年租金人民币20万元,如被告违约则双倍返还租金等。合同签订后,勤丰公司支付给了被告第一年租金人民币20万元,2014年4月18日,勤丰公司与被告在台州海事局办理了光船租赁登记,取得了《光船租赁登记证明书》(光船租赁登记号码GZ0705140011)。但被告没有及时将该船舶交付给勤丰公司经营,勤丰公司为此多次催促被告要求交船,被告均以船舶需要修理后才能交付给勤丰公司为由拖延交船,在勤丰公司的一再催促下,被告于2014年10月25日向勤丰公司承诺,将尽快将该“水路涨9”轮及该轮的有关证书和船章等交付给勤丰公司,履行合同义务,否则愿承担一切违约责任。但时至今日,被告尚未将“水路涨9”轮及相关证书、船章等交付给勤丰公司。为维护合法权益,勤丰公司特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一、被告立即履行《船舶光船租赁合同书》,将光租船舶“水路涨9”轮及有关证书、船章交付给勤丰公司,并双倍返还勤丰公司第一年租金人民币40万元;二、本案诉讼费、财产保全费由被告承担。原告勤丰公司于2015年7月31日以余炎平为“水路涨9”轮的买受人,涉案光船租赁不因拍卖而消灭等为由向本院申请追加余炎平为本案第三人,并请求判令余炎平继续履行勤丰公司与周永顺、金学德、张蹶铭签订的《船舶光船租赁合同书》,将原“水路涨9”轮及有关证书、船章交付给勤丰公司。

被告周永顺未答辩。

被告金学德书面答辩称:周永顺、金学德、张蹶铭是合伙关系,金学德在“水路涨9”轮上占30%的股份,其不知道涉案光租事宜。“水路涨9”轮之前挂靠案外人东升海运公司,东升海运公司注销后,周永顺跟其讲要把船挂靠在勤丰公司名下,但是周永顺从未与其讲过要将该轮光租给勤丰公司,其根本不知道光租的事情,而且其认为船舶光船租赁合同书上写的租金是20万每年,该金额太低,其不会以20万每年的价格光租“水路涨9”轮。听说该20万元是周永顺向勤丰公司梁茶清的借款。另外,周永顺于合同签订当日出具收条称收到第一年租金20万元与船舶光船租赁合同书上记载“乙方每年付给甲方租金人民币贰拾万元整,合同签订之后租金每月拨付到甲方指定的账户”相矛盾。

被告张蹶铭书面答辩称其未签过字亦未收到钱。

原告勤丰公司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材料:

证据一、船舶光船租赁合同,用以证明三被告将“水路涨9”轮光租给勤丰公司,租期为5年,每年租金20万元人民币,并约定了有关权利义务的事实;

证据二、收条,用以证明被告已经收取了勤丰公司第一年租金人民币20万元的事实;

证据三、光船租赁登记证明书,用以证明勤丰公司与被告的光船租赁合同已经经过台州海事局办理了光船租赁登记的事实;

证据四、承诺书,用以证明因被告未及时将光租船舶“水路涨9”轮交付给勤丰公司,勤丰公司已经多次向被告催促要求交船,被告承诺将尽快交船,履行合同义务,并愿意承担一切违约责任的事实;

证据五、委托书,用以证明被告金学德、张蹶铭授权被告周永顺办理“水路涨9”轮光船租赁有关手续的事实;

证据六、知晓书,用以证明“水路涨9”轮抵押贷款的宁波市市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甬江信用社(以下简称甬江信用社)知晓并同意“水路涨9”轮光船租赁给勤丰公司经营的事实;

证据七、本院(2015)甬海法执民字第12-2号执行裁定书,用以证明“水路涨9”轮被余炎平通过拍卖竞得,法院于2015年5月13日裁定该船的所有权归余炎平所有的事实。

被告周永顺未提交相关证据。

被告金学德、张蹶铭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供了两人的本人签名样本。

依据原告勤丰公司的申请,为了查明涉案事实,本院依法调取了下列证据材料:

本院(2015)甬海法执民字第12-1号执行裁定书、本院(2015)甬海法执民字第12-2号执行裁定书、本院(2015)甬海法执民字第12-2号解除扣押船舶命令、“水路涨9”船拍卖成交确认书、“水路涨9”船移交完毕确认书、“水路涨9”船所有权转移证明书,载明甬江信用社申请执行已生效的本院(2014)甬海法商初字第770号民事调解书,“水路涨9”轮于2015年5月7日被本院拍卖成功并于2015年5月13日移交给买受人余炎平的事实。

依据原告勤丰公司、被告金学德的申请,为了查明涉案事实,本院依法调取了下列证据材料:委托书、知晓书,载明金学德、张蹶铭委托周永顺办理“水路涨9”轮变更、光租登记等手续,该光租事宜甬江信用社知晓等的事实。

被告金学德于庭前书面质证,对勤丰公司提供的证据一船舶光船租赁合同书的真实性不认可,称系周永顺和勤丰公司虚造,该合同上金学德的签字非其所签,张蹶铭的签字亦非张蹶铭本人所签;对证据二内容真实性有异议,称其本人从来未收到过该款项亦不清楚周永顺是否收到该款;对于证据三称其从未看到过,是在收到法院的证据材料时才第一次看到;对于证据四内容的真实性不认可,称其未光租“水路涨9”轮给勤丰公司,未收到过20万元租金,未出过且不知道周永顺出具了该承诺书,且认为一般光租船舶都是将船舶和相关证书交付给光船租赁人,然后光船租赁人再将租金支付船舶所有人,不会出现先把1年的租金支付,船舶和相关证书还没交付的情况。

对金学德、张蹶铭的签名,原告勤丰公司认为表面上看,金学德、张蹶铭的签名与委托书以及光船租赁合同书的签名不同,但称周永顺受金学德、张蹶铭委托签订涉案光船租赁合同书,签订该合同时周永顺带有金学德、张蹶铭两人的身份证原件和委托书。对本院调取所有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无异议,但称其直至2015年7月28日才知晓“水路涨9”轮拍卖事宜。

针对上述证据,根据质证意见,结合法庭调查,本院经审查认为,原告勤丰公司提供的证据一,系原件,上有勤丰公司与周永顺签字,故对形式真实性予以认定,庭审中,勤丰公司确认该证据上“金学德”、“张蹶铭”的签名系周永顺代签,故对这一事实予以认定,对其他内容结合本案事实及证据在后文分析认定;证据二,系原件,上有周永顺签名,故对形式真实性予以认定,能够证明周永顺收取了原告20万元;证据三,系原件,盖有台州海事局船舶登记专用章,故对形式真实性予以认定;证据四,系原件,上有周永顺签名,对形式真实性予以认定,对具体内容结合本案事实及证据在后文分析认定;证据五,亦是勤丰公司与金学德申请本院向台州海事局调取的证据,对形式真实性予以认定,对具体内容结合本案事实及证据在后文分析认定;证据六,亦是勤丰公司与金学德申请本院向台州海事局调取的证据,盖有甬江信用社公章,对真实性予以认定;证据七,亦是勤丰公司申请本院调取的证据,盖有本院公章,内容真实,予以认定。

对本院调取的证据中除委托书、知晓书、(2015)甬海法执民字第12-2号执行裁定书已在上文论述外,本院(2015)甬海法执民字第12-1号执行裁定书、本院(2015)甬海法执民字第12-2号解除扣押船舶命令、“水路涨9”船拍卖成交确认书、“水路涨9”船移交完毕确认书、“水路涨9”船所有权转移证明书,均系本院依法制作的法律文书,盖有本院公章,形式规范,内容真实,故予以认定。

根据上述确认的有效证据,结合庭审调查,本院认定的案件事实如下: 2014年4月15日,原告勤丰公司与被告周永顺签订船舶光船租赁合同书,约定将“水路涨9”轮光租给勤丰公司,租期为2014年4月16日至2019年4月15日,租金为每年20万元,支付方式为按月支付,如出租人违约则双倍返还租金,承租人违约所付租金归出租人所有等。该合同书上甲方为出租人,乙方为承租人,周永顺在该合同落款甲方处签名并代金学德、张蹶铭签名。同日,周永顺收取了勤丰公司现金20万元,并出具收条一份,载明收到勤丰公司支付的“水路涨9”轮光船租赁第一年租金20万元。2014年4月18日,台州海事局对“水路涨9”轮光租给勤丰公司进行了登记并出具光船租赁登记证明书。2014年10月25日,周永顺出具承诺书,确认上述事实并承诺将“水路涨9”轮及相关证书等交付勤丰公司。

另查明,本院(2013)甬海法台商初字第112号生效判决确认“水路涨9”轮系周永顺、金学德、张蹶铭共同所有,其中周永顺占45%、金学德占30%、张蹶铭占25%。(2014)甬海法商初字第770号民事调解书确认2012年“水路涨9”轮抵押给案外人甬江信用社。甬江信用社为实现该抵押权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4年11月6日作出(2014)甬海法商初字第770号民事调解书,并于2015年5月7日依法拍卖“水路涨9”轮,案外人余炎平以最高价竞得该轮。勤丰公司在拍卖公告期间,未申请债权登记,而是提起本案诉讼。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系光船租赁合同纠纷。被告周永顺与原告勤丰公司签订涉案船舶光船租赁合同书,并代被告金学德、张蹶铭在该合同书上签名,现金学德否认该光租事宜,张蹶铭亦否认签字和收款。涉案委托书中“金学德”、“张蹶铭”的签名与两人在本院书写的签名样本存在差别,勤丰公司亦称表面上看金学德、张蹶铭签名样本与船舶光船租赁合同书及委托书中的签名不同,但在委托书中作为委托人的金学德、张蹶铭笔迹存疑的情况下,经本院释明,勤丰公司明确表示不就该笔迹鉴定,亦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委托事宜,故勤丰公司未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金学德、张蹶铭委托周永顺签订涉案船舶光船租赁合同书并处理相关光租事宜,在未获得金学德、张蹶铭委托的情况下,周永顺无权代理该两人与勤丰公司签订船舶光船租赁合同书,且未经两人追认,故该合同对金学德、张蹶铭不发生效力。“水路涨9”轮为周永顺、金学德、张蹶铭共同所有,周永顺所占股份为45%,并未达到全部股份的三分之二以上,在未获得金学德、张蹶铭同意的情况下,周永顺不能擅自处分“水路涨9”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一条规定“无处分权的人处分他人财产,经权利人追认或者无处分权的人订立合同后取得处分权的,该合同有效”,但本案“水路涨9”轮共有人金学德、张蹶铭一直未对涉案船舶光船租赁合同书进行追认,故周永顺与勤丰公司签订的船舶光船租赁合同书因未得到权利人的追认而无效。关于是否应当继续履行船舶光船租赁合同书及双倍返还租金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涉案船舶光船租赁合同书无效,勤丰公司要求继续履行该合同,并根据合同约定双倍返还租金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但本案中造成该合同无效的主要责任在周永顺,其收取勤丰公司的20万元应当返还,并赔偿勤丰公司的损失。周永顺收取勤丰公司20万元后并长期占用,客观上造成了勤丰公司资金被占用期间的资金损失,但涉案船舶光船租赁合同书约定“水路涨9”轮的租金为每年20万元,相较于该轮的基本情况而言该价格明显有违常理,勤丰公司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光租该轮,且明知该轮属于周永顺、金学德、张蹶铭共同所有,在只有周永顺到场时仍与其签订涉案船舶光船租赁合同书,亦未尽审查权利主体的注意义务,应自负一定损失,故综合考量上述情况,本院酌定周永顺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支付占用20万元的利息。勤丰公司虽辩称周永顺系合伙负责人,负责经营“水路涨9”轮,且携带委托书及金学德、张蹶铭身份证原件与其签订涉案船舶光船租赁合同书,但并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这一事实与经过,故不予采信。关于勤丰公司要求追加余炎平为本案第三人并承担继续履行涉案船舶光船租赁合同书责任的问题,经审查,“水路涨9”轮因实现登记在先的抵押权而由本院依法拍卖,根据法律规定,抵押权设立后抵押财产出租的,该租赁关系不得对抗已登记的抵押权,抵押权实现后,租赁合同对受让人不具有约束力,且涉案船舶光船租赁合同系无效合同,故本院对追加第三人的申请不予准许。综上,勤丰公司诉请有理部分予以支持,诉请证据与理由不足部分,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一条、第五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七条、第一百九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周永顺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浙江勤丰海运有限公司人民币20万元并支付利息(以20万元为基数自2014年4月16日至履行完毕之日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付);

二、驳回原告浙江勤丰海运有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7300元,由原告浙江勤丰海运有限公司负担3000元,被告周永顺负担4300元;公告费800元,由被告周永顺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案件受理费7300元,(具体金额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确定,多余部分以后退还)应在提交上诉状时预交。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款汇浙江省财政厅非税收入结算分户,帐号:19000101040006575401001,开户行:农行杭州市西湖支行]。

文尾

审 判 长  朱忠军

代理审判员  马 娟

人民陪审员  俞建君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六日

代 书记员  周倩倩

附件

附: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四十八条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的合同,未经被代理人追认,对被代理人不发生效力,由行为人承担责任。

相对人可以催告被代理人在一个月内予以追认。被代理人未作表示的,视为拒绝追认。合同被追认之前,善意相对人有撤销的权利。撤销应当以通知的方式作出。

第五十一条无处分权的人处分他人财产,经权利人追认或者无处分权的人订立合同后取得处分权的,该合同有效。

第五十八条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九十七条处分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以及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作重大修缮的,应当经占份额三分之二以上的按份共有人或者全体共同共有人同意,但共有人之间另有约定的除外。

第一百九十条订立抵押合同前抵押财产已出租的,原租赁关系不受该抵押权的影响。抵押权设立后抵押财产出租的,该租赁关系不得对抗已登记的抵押权。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六十六条抵押人将已抵押的财产出租的,抵押权实现后,租赁合同对受让人不具有约束力。

抵押人将已抵押的财产出租时,如果抵押人未书面告知承租人该财产已抵押的,抵押人对出租抵押物造成承租人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如果抵押人已书面告知承租人该财产已抵押的,抵押权实现造成承租人的损失,由承租人自已承担。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一条第五十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一百九十条第九十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六十六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