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海上、通海水域拖航合同纠纷

张家港港务集团有限公司船务分公司与张家港市久盛船业有限公司海上、通海水域拖航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4月11日 案由:海上、通海水域拖航合同纠纷 当事人:张家港港务集团有限公司船务分公司 张家港市久盛船业有限公司 案号:(2015)武海法商字第01648号 经办法院:武汉海事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张家港港务集团有限公司船务分公司。住所地:江苏省苏州市张家港市金港镇长江中路252号。组织机构代码:66764391-X。

代表人:陈维新,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庆凤,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家港市久盛船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苏州市张家港市金港镇南沙长山村。组织机构代码:66325519-4。

法定代表人:郁江清,董事长。

诉讼记录

原告张家港港务集团有限公司船务分公司(下称港务集团)因与被告张家港市久盛船业有限公司(下称久盛公司)通海可航水域拖航合同纠纷,于2015年11月25日向本院提起诉讼。因本案系海商案件,由海事法院专门管辖,且被告久盛公司住所地在本院管辖区域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海事法院受理案件范围的规定》(法释(2016)4号)第三十项,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海事诉讼管辖问题的规定》(法释(2016)2号)第一条第二款的规定,本院依法享有管辖权。本院立案受理后,由审判员伊鲁担任审判长,与审判员蔡四安和代理审判员陈林组成合议庭,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6年1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港务集团委托代理人王庆凤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久盛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港务集团诉称:原告港务集团于2013年5月1日至2015年11月3日期间,按照其与被告久盛公司签订的拖轮作业协议的约定,为被告久盛公司提供拖轮作业服务,累计发生拖轮作业费人民币(以下均为人民币)8625810元。截至原告港务集团起诉之日止,被告久盛公司仅偿还145990元,尚余8479820元未付。为此,原告港务集团诉至本院,请求判令被告久盛公司支付拖轮作业费8479820元及利息,并负担本案诉讼费用。庭审过程中,原告港务集团将第一项诉讼请求变更为被告久盛公司支付拖轮作业费8479820元及滞纳金(以8479820元为本金,按照每天千分之一的标准,从原告港务集团就每一笔拖轮作业费开具发票之日起的2个月后起算至被告久盛公司实际付清之日止)。

被告久盛公司未应诉,未答辩。

原告港务集团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材料: 1、原、被告签订的拖轮作业协议四份(有效期分别为2013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2013年8月1日至2014年7月31日、2014年8月1日至2015年7月31日、2015年8月1日至2016年7月31日)。证明:原告港务集团和被告久盛公司自2013年1月1日至2016年7月31日之间存在合法有效的拖轮作业合同关系。 2、原告港务集团自2013年5月1日至2015年11月3日出具并由被告久盛公司加盖公章的拖轮作业项目清单核对表、原告港务集团于2013年9月12日至2015年11月11日向被告久盛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16份。证明:被告久盛公司累计拖欠原告港务集团拖轮作业费8625810元。 3、原告港务集团委托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江苏江南分所(下称立信会计事务所)于2014年12月31日向被告久盛公司出具并经被告久盛公司盖章确认的往来账项询证函。证明:截至2014年12月31日,被告久盛公司拖欠原告港务集团拖轮作业费3868335元。 4、被告久盛公司于2015年3月7日向原告港务集团出具的还款承诺书。证明:被告久盛公司承诺自2015年4月起每月偿还原告港务集团拖轮作业费20万元。

被告久盛公司未发表质证意见。

本院认证意见:1系原件,故予认定,可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2系原件,且被告久盛公司已盖章确认,故予认定,可证明原、被告双方因履行涉案四份拖轮作业合同累计发生拖轮作业费8625810元。3虽系复印件,但经本院前往立信会计事务所调查核实,与原件一致,故予认定,可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4系原件,且可与原告港务集团提交的证据材料相互印证,故予认定。

本院经审理查明: 2013年3月28日,原、被告签订拖轮使用协议,约定:港务集团为久盛公司提供长期拖轮作业服务,拖轮费按照拖轮马力和使用时间计算。久盛公司应当在收到港务集团开具的含税发票后的两个月内付清拖轮费。逾期未付的,久盛公司应当每天按照发票金额的千分之一支付滞纳金。合同有效期为2013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合同履行过程中,原、被告双方将上述拖轮作业协议的有效期变更为2013年8月1日至2014年7月31日。2014年7月31日,该拖轮作业协议到期后,原、被告双方再次将该拖轮作业协议的有效期从2014年8月1日延长至2015年7月31日。2015年7月14日,原、被告双方在拖轮作业协议到期前,再次将其有效期变更为2015年8月1日至2016年7月31日。

在上述四份拖轮作业协议的有效期内,原告港务集团长期为被告久盛公司提供拖轮作业服务,并每月或每季度与被告久盛公司核对拖轮作业项目和拖轮费用。从2013年5月1日至2015年11月3日,被告久盛公司确认累计发生拖轮作业费8625810元。为此,原告港务集团分别开具增值税发票16份,发票金额和开具时间分别为467820元(2013年9月12日)、891915元(2014年4月10日)、819260元(2014年7月22日)、415890元(2014年8月27日)、869440元(2014年9月28日)、711840元(2015年7月16日)、584200元(2015年7月22日)、1380810元(2015年8月3日)、716570元(2015年8月12日)、1768065元(2015年11月11日)。

原告港务集团自认被告久盛公司已经支付的拖轮作业费145990元,扣除上述款项后,被告久盛公司尚欠原告港务集团8479820元。

因涉案四份拖轮作业协议约定“如久盛公司逾期支付拖轮作业费的,应当每天按照发票金额的千分之一支付滞纳金”,原告港务集团结合上述16份增值税发票的开票日期和金额,主张截至2016年1月31日,被告久盛公司应当支付滞纳金2234752.98元。同时,原告港务集团还确认,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所确定的利率标准,结合上述16份增值税发票的开票日期和金额,被告久盛公司需向原告港务集团支付利息1310144.38元。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系通海可航水域拖航合同纠纷。原、被告签订的四份拖轮作业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未违反我国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依法成立并有效。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双方当事人均具有法律约束力,各方当事人应当依约履行自己的合同义务。原告港务集团已依约向被告久盛公司提供了拖轮作业服务,被告久盛公司应依约在收到原告港务集团开具的拖轮作业费增值税发票之日起的两个月内,向原告港务集团付清增值税发票所记载的拖轮作业费。被告久盛公司逾期不付拖轮作业费,已然构成违约,应当承担继续履行、赔偿损失的违约责任,向原告港务集团支付拖轮作业费8479820元并赔偿损失。

原告港务集团基于涉案四份拖轮作业协议关于“如久盛公司逾期支付拖轮作业费的,应当每天按照发票金额的千分之一支付滞纳金”的约定向被告久盛公司主张的滞纳金,超过了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的利息,本院对原告港务集团的此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本院仅支持被告久盛公司以每一笔逾期未付的拖轮作业费为本金,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为标准,自原告港务集团开具发票之日后的第61天起至实际付清之日止,向原告港务集团支付利息。因原、被告双方系滚动结算,在原告港务集团确认被告久盛公司所偿还的145990元系本金的情况下,应当从被告久盛公司拖欠的第一笔拖轮作业费中扣除。因此,被告久盛公司应按照如下方式计算向原告港务集团支付的利息:以321830元(467820-145990)为本金,支付自2013年11月14日至实际付清之日的利息;以891915元为本金,支付自2014年6月12日至实际付清之日的利息;以819260元为本金,支付自2014年9月24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以415890元为本金,支付自2014年10月29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以869440元为本金,支付自2014年11月30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以711840元为本金,支付自2015年9月18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以584200元为本金,支付自2015年9月24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以1380810元为本金,支付自2015年10月5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以716570元为本金,支付自2015年10月14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以1768065元为本金,支付自2016年1月13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上述利息的利率标准均为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张家港市久盛船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向原告张家港港务集团有限公司船务分公司支付拖轮作业费8479820元及利息(以321830元为本金,支付自2013年11月14日至实际付清之日的利息;以891915元为本金,支付自2014年6月12日至实际付清之日的利息;以819260元为本金,支付自2014年9月24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以415890元为本金,支付自2014年10月29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以869440元为本金,支付自2014年11月30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以711840元为本金,支付自2015年9月18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以584200元为本金,支付自2015年9月24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以1380810元为本金,支付自2015年10月5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以716570元为本金,支付自2015年10月14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以1768065元为本金,支付自2016年1月13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上述利息的利率标准均为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

二、驳回原告张家港港务集团有限公司船务分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71200元,由被告张家港市久盛船业有限公司负担,连同上述赔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支付给原告张家港港务集团有限公司船务分公司。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上诉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根据不服本判决的上诉请求数额及《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款汇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开户银行:中国农业银行武汉市东湖支行,户名:湖北省财政厅非税收入财政专户;账号:05×××69-1。银行凭据用途栏注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或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单位编码“103001”)。上诉人在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仍未预交诉讼费用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文尾

审 判 长  伊 鲁

审 判 员  蔡四安

代理审判员  陈 林

二〇一六年四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张学敏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零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

《诉讼费用交纳办法》

第十三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