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海上、通海水域打捞合同纠纷

珠海市海正打捞工程有限公司与黎柏福海上、通海水域打捞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9月27日 案由:海上、通海水域打捞合同纠纷 当事人:珠海市海正打捞工程有限公司 黎柏福 案号:(2016)桂72民初259号 经办法院:北海海事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珠海市海正打捞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珠海市吉大石花东路16号(华景花园东苑群苑阁)4栋1304房。

法定代表人:张湛南,经理。

委托代理人:蔡鸿莹,广东万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黎柏福,男,1973年2月20日出生,汉族,住广西壮族自治区桂平市。

诉讼记录

原告珠海市海正打捞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黎柏福海上、通海水域打捞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适用简易程序,于2016年9月1日由本院审判员公开开庭审理。原告珠海市海正打捞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湛南及其委托代理人蔡鸿莹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黎柏福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缺席审理,现已审理完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2015年12月21日,原被告双方签订打捞”桂香江3xxx”号船协议书,约定:由原告负责打捞属被告所有的沉没于珠海九洲水道的”桂香江3xxx”号船,在7天内打捞出水并拉到船厂,被告付给原告打捞费550000元,被告必须在该船到船厂后15天内付清款项给原告;其后,原告按约打捞起被告”桂香江3xxx”号船,并于2015年12月26日将船于江门源标船厂交付给被告;但被告没有依约支付打捞费给原告,以上事实有打捞”桂香江3xxx”号船协议书、”桂香江3xxx”号船交接书等证据证实。请求法院判令:一、被告向原告支付打捞款550000元及违约金(自2016年1月12日起按所欠本金每日万分之二点一计付至全部清偿止),并确认原告以上款项请求对”桂香江3xxx”号船具有船舶优先权。二、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黎柏福不作答辩,也没有向本院提交证据。

本院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当事人有答辩及对对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进行质证的权利,被告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又不作答辩,亦未提交相关证据,视为其已放弃依法享有的质证、抗辩等诉讼权利。原告提供的证据,来源合法,具有真实性、关联性,应予以确认,可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其证明力应综合案件事实予以认定。

据此,对原告主张当事人签订案涉打捞合同和其打捞”桂香江3xxx”号船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桂香江3xxx”号船登记的船舶所有人为黎柏福,该船的船舶检验证书为内河船舶检验证书,该证书载明:船舶总长49.88米,型宽12.50米,型深4.30米,总吨977吨,净吨547吨,主机总功率400千瓦,适航区域为A航区。 2016年7月4日,珠海九洲港海事处作出案号为粤珠海事罚字(2016)010012-2号海事行政处罚决定书,该决定书载明:”桂香江3xxx”号船于2015年12月15日2200时满载1736吨山泥,从深圳妈湾驶往珠海横琴中海油工地,16日0530时在澳门外港航道2#标附近遇风浪,货舱进水后在澳门机场以东对出水面沉没(沉没概位22°09.45′N;113°38.73′E)。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属海上船舶打捞合同纠纷,不属于海商法调整的海难救助合同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三条关于“本法所称船舶,是指海船和其他海上移动式装置,但是用于军事的、政府公务的船舶和20总吨以下的小型船艇除外”,第九章海难救助中的第一百七十一条“本章规定适用于在海上或者与海相通的可航水域,对遇险的船舶和其他财产进行的救助”以及第一百七十二条“本章下列用语的含义:(一)船舶,是指本法第三条所称的船舶和与其发生救助关系的任何其他非用于军事的或者政府公务的船艇”之规定,海难救助中的遇险的船舶属海船,不包括内河船舶,故涉案船舶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调整范围,原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认为本案打捞船舶属海难救助不妥,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主张权利适用法律不当,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相关规定。

原、被告双方签订的打捞”桂香江3xxx”号船舶协议书是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该打捞合同属《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的承揽合同范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五十一条“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承揽包括加工、定作、修理、复制、测试、检验等工作”和第二百六十三条“定作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支付报酬”之规定,原告已履行了打捞船舶义务,被告应支付约定的报酬给原告,否则应承担违约责任;原告请求被告支付打捞费用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予以支持。

关于被告应否支付违约金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二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在履行义务或者采取补救措施后,对方还有其他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原告请求被告支付报酬并主张违约金有法律依据;由于在合同法承揽合同中没有对当事人在没有约定逾期付款违约金的情形作出规定,结合本院查明案件事实,本案当事人在合同中没有约定逾期付款违约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七十四条“法律对其他有偿合同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没有规定的,参照买卖合同的有关规定”,故本案关于被告应否支付违约金问题应参照买卖合同的有关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第四款“买卖合同没有约定逾期付款违约金或者该违约金的计算方法,出卖人以买受人违约为由主张赔偿逾期付款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利率标准计算”之规定,结合被告逾期付款的事实,确定被告应支付违约金及其数额,本案违约金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利率标准计算。故原告诉请被告自2016年1月12日起按所欠本金每日万分之二点一计付违约金符合法律相关规定,依法应予以支持。

关于原告对案涉”桂香江3xxx”号船是否享有船舶优先权的问题。

海难救助中的遇险的船舶属海船,不包括内河船舶,涉案”桂香江3xxx”号船属内河运输船舶,本案属海上船舶打捞合同纠纷,不属于海商法调整的海难救助合同纠纷。故涉案船舶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调整范围,原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认为本案打捞船舶属海难救助不妥,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主张权利适用法律不当,其对该船舶主张享有优先权不符合法律规定,对该项请求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五十一条、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一百七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第四款,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黎柏福向原告珠海市海正打捞工程有限公司支付打捞费550000元及违约金(自2016年1月12日起按所欠本金每日万分之二点一计付至本判决确定的付款期限之日止);

二、驳回原告珠海市海正打捞工程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4650元,由被告黎柏福负担。

上述债务,义务人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权利人可在生效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最后一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被执行人未按判决书指定的履行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并于上诉期限届满之日起七日内预交上诉费(收款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账号:20×××77,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南宁市万象支行)。逾期不交也不提出缓交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文尾

审判员  梁向明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李天和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一十二条第一百七十四条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百五十一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

第二十四条第四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

第一百七十二条第三条第一百七十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