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理货合同纠纷

漳州中理外轮理货有限公司诉莆田市华海船务有限公司、敦信纸业有限责任公司理货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6月20日 案由:理货合同纠纷 当事人:莆田市华海船务有限公司 敦信纸业有限责任公司 漳州中理外轮理货有限公司 案号:(2014)厦海法商初字第226号 经办法院:厦门海事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漳州中理外轮理货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漳州开发区港务大楼302室。

法定代表人李庆新,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刘加桓,福建联合信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翁肖楠,福建联合信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莆田市华海船务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凤办筱塘居委会后亭巷15弄4号五层。

被告敦信纸业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福建省漳州市长泰县岩溪镇工业区。

法定代表人郑敦木,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长城,福建远大联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郭松,福建远大联盟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漳州中理外轮理货有限公司为与被告莆田市华海船务有限公司(下称华海公司)、敦信纸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敦信公司)理货合同纠纷一案,于2014年5月6日向本院起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王岩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6月6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刘加桓、翁肖楠,被告敦信公司委托代理人陈长城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华海公司经本院传票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漳州中理外轮理货有限公司诉称,2011年8月1日至2011年11月30日,华海公司经营的“金山666”轮在漳州招商局码头进行港口作业,期间原告为其理货多次,产生理货费用19167.7元(人民币,下同)。后经原告多次催收,华海公司至今仍未支付该笔理货费用。另因上述货物系敦信公司所有,故敦信公司应对理货费用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为此,请求法院判令:两被告立即连带支付原告理货费用19167.7元,并自起诉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息标准支付逾期付款利息。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提供了以下证据:

证据1、《理货账单》、《理货结果汇总证明》、《理货证明书》、《货物溢短单》、《货物残损单》、《来往港澳小型船舶进口/出口货物舱单(非集装箱用)》,用以证明原告多次为华海公司理货,产生相应理货费用合计19167.7元;

证据2、《船舶证》、《国际海事组织船员名单》,用以证明“金山666”轮船舶经营人系华海公司及“金山666”轮上的船员组成情况;

证据3、《港口作业合同》,用以证明华海公司于2011年8月1日至2011年11月30日期间,在漳州招商局码头有限公司进行港口作业;

证据4、(2012)厦海法商初字第524号厦门海事法院《民事调解书》,用以证明2011年8月1日至2011年11月30日期间,原告为华海公司理货,敦信公司系货物所有人;

证据5、《催款函》、《顺丰速运邮寄单》、《邮寄单回执》,用以证明2013年10月5日,原告向华海公司、敦信公司催收理货费用19167.70元,二被告均已收到原告的催款函,至今仍未支付;

证据6、《还款计划》,用以证明华海公司确认拖欠原告理货费用19167.70元。

原告于庭审后提交了一份《关于原告漳州中理外轮理货有限公司理货时间点的情况说明》。

被告华海公司未答辩 被告敦信公司庭审时辩称:一、敦信公司未参与本案所涉事务,不清楚是否发生案涉理货费用;二、敦信公司不是理货合同的相对方,没有义务支付理货费用,也无需承担连带支付义务。请求驳回原告对被告敦信公司的起诉。

被告敦信公司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经庭审举证和质证,本院对原告的证据作如下分析与认定:

被告敦信公司对原告提交的证据的质证意见:证据1、表面真实性无异议,但其理货单据均为原告单方统计,华海公司并未进行确认,所以具体内容的真实性无法确认,该组证据不能证明原告为被告华海公司理货,更不能证明产生了相应的理货费用;证据2、在真实性能够确认的前提下敦信公司对该组证据的证明内容无异议;证据3、真实性与关联性均有异议,被告敦信公司不是合同当事方,且不能证明被告华海公司曾在港口作业,只能证明华海公司与招商局码头对港口作业的费用标准等作出了约定;证据4、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关联性有异议,不能证明原告为华海公司理货的事实;证据5、关联性有异议,敦信公司没有收到催款函,不是理货合同的一方当事人,没有义务支付理货费用;证据6、真实性有异议,敦信公司未参与该份文书的形成过程,即便该文书为真实的,也仅为陈必龙单方愿意承担理货费用,华海公司并未确认其拖欠原告理货费用,即使华海公司确认欠付原告理货费用也与被告敦信公司无关。

本院对原告提交证据的认证意见:原告提交的证据1、2、5、6均与原件核对无误,被告敦信公司提出异议但没有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本院对其证明力均予以确认,证据3、4与本案没有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

被告华海公司未到庭参加诉讼,又未书面提出异议并提交证据,视为自愿放弃对原告的证据进行质证等诉讼权利。

根据以上对证据的分析与认定,结合庭审笔录,本院查明:

被告华海公司系“金山666”轮的船舶经营人,该轮在漳州招商局码头进行港口作业期间,原告为其进行了六个航次的六次理货服务,共计产生理货费用19167.7元。需要指出的是原告在诉状中自称理货期间为2011年8月1日至2011年11月30日,而其提供的第一组证据材料中“金山666”轮第1118航次理货账单所记载的理货开始时间为2011年7月30日,理货结束时间为2011年7月31日,但其在庭审中及庭审后提交的情况说明中,均表示2011年7月30日开始为华海公司经营的“金山666”轮第1118航次进行理货服务,结束时间为2011年7月31日,2011年8月1日为理货费用的结算时间,故表述理货期间从2011年8月1日开始,对被告华海公司主张的理货费用应包括为“金山666”轮第1118航次进行理货服务所产生的理货费用,综合分析全案加之其他证据材料的印证可以对原告的说明及更正予以认可。每次理货作业的理货证明书中均有“金山666”轮船员签字确认。其中五个航次的货物舱单载明收货人为敦信公司。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系理货合同纠纷。原告与被告华海公司虽未签订书面理货合同,但原告事实上履行了被告华海公司的委托事项,完成了理货服务,可以认定原告与被告华海公司之间成立事实上的理货合同关系。在原告已经实际履行了合同后,被告华海公司仍未依约支付相应的理货费用共计19167.7元,应对此承担违约责任。原告还主张被告华海公司应向其支付自起诉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息标准支付逾期付款利息,本院认为被告华海公司拖欠理货费用未付,客观上占用了原告的资金,给其造成了损失,所以被告华海公司应向原告支付所欠费用的利息。原告所主张的作为收货人的敦信公司应就案涉理货费用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无法律依据,当事人之间亦无相关约定,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被告华海公司应支付原告理货费用19167.7元及该款自起诉日起至判决确定的还款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的利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莆田市华海船务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漳州中理外轮理货有限公司支付理货费用19167.7元,并支付该款自起诉日起至判决确定的还款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的利息;

二、驳回原告漳州中理外轮理货有限公司对被告敦信纸业有限责任公司的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140元,由被告莆田市华海船务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代理审判员  王岩

二〇一四年六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李慧

附件

附:本案所适用的主要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第一百零九条当事人一方未支付价款或者报酬的,对方可以要求其支付价款或者报酬。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执行申请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三十九条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