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船舶抵押合同纠纷

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与浙江海洋港务工程有限公司、浙江奥圣航务工程有限公司等海事担保合同纠纷、船舶抵押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6月19日 案由:船舶抵押合同纠纷 当事人:浙江海洋港务工程有限公司 陆昌汉 乐子涵 浙江奥圣航务工程有限公司 胡赛芬 乐海波 乐文波 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 浙江和沣港务工程有限公司 吴松意 林飞英 案号:(2014)甬海法商初字第317号 经办法院:宁波海事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

负责人:孙红英。

委托代理人:陈明。

委托代理人:张峰。

被告:浙江海洋港务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乐海波。

委托代理人:吴挺。

被告:浙江奥圣航务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陆昌汉。

被告:浙江和沣港务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陆昌佩。

被告:林飞英。

被告:胡赛芬。

被告:吴松意。

被告:乐海波。

被告:乐文波。

被告:陆昌汉。

被告:乐子涵。

诉讼记录

原告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以下简称民生银行宁波分行)为与被告浙江海洋港务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洋公司)、浙江奥圣航务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圣公司)、浙江和沣港务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沣公司)、林飞英、胡赛芬、吴松意、乐海波、乐文波、陆昌汉、乐子涵船舶抵押合同纠纷一案,于2014年4月4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次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本案审理过程中,原告申请扣押被告奥圣公司所属的“奥圣57”轮,并申请限制被告和沣公司处分其所属的“和沣”轮,本院裁定予以准许。本院于2014年6月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民生银行宁波分行的委托代理人陈明、张峰,被告海洋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吴挺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奥圣公司、和沣公司、林飞英、胡赛芬、吴松意、乐海波、乐文波、陆昌汉、乐子涵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民生银行宁波分行起诉称:2013年9月26日,原告与被告海洋公司签订编号为公授信字第甬2013257号《综合授信合同》,合同约定的最高授信额度为人民币6500万元,授信期限为一年,自2013年9月26日至2014年9月25日,并约定了双方相关权利义务。

同日,原告与被告奥圣公司签订了编号为公高抵字第甬2013108号《最高额抵押合同》,约定公授信字第甬2013257号《综合授信合同》与其项下发生的具体业务合同、申请书及借款凭证等债权凭证或电子数据共同构成本合同的主合同,本合同所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6500万元,该最高债权额为本金余额最高限额。本合同项下被担保的主债权的发生期间为2013年9月26日至2014年9月25日。本合同约定的担保范围包括主债权本金及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实现债权和担保权利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处分抵押财产的费用、诉讼费、律师费、差旅费等)和所有其他应付合理费用,前述应付合理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因报关本合同项下抵押船舶所产生的一切费用。被告奥圣公司提供的抵押财产为“奥圣57”轮,并于当月30日办理了船舶抵押权登记。此外,合同第十五条还约定如主合同项下还存在其他担保的,原告有权选择优先行使本合同项下的担保权利,被告奥圣公司放弃任何其他担保的优先抗辩权。

同日,原告与被告和沣公司签订了编号为公高保字第甬2013247号《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公授信字第甬2013257号《综合授信合同》与其项下发生的具体业务合同、申请书及借款凭证等债权凭证或电子数据共同构成本合同的主合同,本合同所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2000万元,该最高债权额为本金余额最高限额。本合同项下被担保的主债权的发生期间为2013年9月26日至2014年9月25日,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本合同约定的担保范围包括主债权本金及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实现债权和担保权利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处分抵押财产的费用、诉讼费、律师费、差旅费等)和所有其他应付合理费用,此外,合同第五条还约定如主合同项下还存在其他担保的,原告有权选择优先行使本合同项下的担保权利,被告和沣公司放弃任何其他担保的优先抗辩权。

同日、原告与被告林飞英签订了编号为个高保字第甬2013322号《最高额担保合同》,与被告胡赛芬签订了编号为个高保字第甬2013257号《最高额担保合同》,与被告吴松意签订了编号为个高保字第甬2013324号《最高额担保合同》,与被告乐海波签订了编号为个高保字第甬2013325号《最高额担保合同》,与被告乐文波签订了编号为个高保字第甬2013326号《最高额担保合同》,与被告陆昌汉签订了编号为个高保字第甬2013327号《最高额担保合同》,与被告乐子涵签订了编号为个高保字第甬2013328号《最高额担保合同》,上述合同条款内容一致,均载明:合同担保的主债权为编号公授信字第甬2013257号《综合授信合同》(该合同与其项下发生的具体业务合同共同构成本合同的主合同)项下的被告海洋公司全部债权,所担保的主债权的发生期间为2013年9月26日至2014年9月25日。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人民币6500万元,该最高债权额为本金余额最高限额,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合同第十九条约定担保范围为主债权本金和其他应付款项,其他应付款项包括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实现债权和担保权利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律师费、差旅费、房产抵押人安置费用、保全费等)和所有其他应付合理费用。合同第二十八条约定被告承担的担保责任不受主合同及本合同其他担保的影响,也不因之而免除或减少。原告有权选择优先向任何一方主张担保权利,本合同下任何担保人均放弃任何其他担保的优先抗辩权(包括但不限于先诉抗辩权、债务人自身物上抗辩等)。 2013年9月26日,原告与被告海洋公司签订了编号为公借贷字第甬流贷2013513号《流动资金贷款借款合同》,约定被告海洋公司因购货所需向原告借款人民币20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13年9月26日至2014年9月25日,约定提款日与实际提款日不一致的,以实际提款日为准。借款一次性提取,本金到期一次还本。贷款利率为年利率7.2%,自逾期之日起按照合同贷款利率上浮50%计收逾期罚息,对被告海洋公司不能按时支付的利息和逾期罚息,按照逾期利率按月在结息日或结息日的对日计收复利。结息方式为按日计息,按月结息,结息日为每月的第20日,被告海洋公司如未按合同约定的还款期限偿还到期应付款项的,视为违约,原告有权宣布合同项下贷款立即到期,提前收回已发放的贷款,因被告海洋公司违约致使原告采取诉讼方式实现债权的,被告海洋公司应承担原告为此支付的诉讼费用、律师费、差旅费及其他实现债权、担保权利的费用,原告于2013年10月10日发放了贷款。 2013年10月10日,原告与被告海洋公司签订了编号为公借贷字第甬流贷2013527号《流动资金贷款借款合同》,约定被告海洋公司因购货所需向原告借款人民币20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13年10月10日至2014年10月10日,借款一次性提取,本金到期一次还本,贷款利率为年利率9%,其余条款与公借贷字第甬流贷2013513号《流动资金贷款借款合同》相同。原告于2013年10月10日发放了贷款。同日,原告与被告海洋公司签订了编号为公借贷字第甬流贷2013528号《流动资金贷款借款合同》,约定被告海洋公司因购货所需向原告借款人民币20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13年10月10日至2014年10月10日,借款一次性提取,本金到期一次还本,贷款利率为年利率9%,其余条款与公借贷字第甬流贷2013513号《流动资金贷款借款合同》相同。原告于2013年10月10日发放了贷款。同日,原告与被告海洋公司签订了编号为公借贷字第甬流贷2013529号《流动资金贷款借款合同》,约定被告海洋公司因购货所需向原告借款人民币5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13年10月10日至2014年10月10日,借款一次性提取,本金到期一次还本,贷款利率为年利率9%,其余条款与公借贷字第甬流贷2013513号《流动资金贷款借款合同》相同。原告于2013年10月10日发放了贷款。原告于2013年10月10日发放贷款6500万元。

自2013年12月21日结息后,被告再未支付任何一笔业务项下的利息,截止到2014年3月28日,被告已拖欠利息、罚息、复利1497367.24元,被告海洋公司已明显违约,其他被告亦应按照和他能够约定承担相应责任。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一、被告海洋公司立即归还原告借款本金人民币6500万元,支付利息、罚息、复利1497367.24元(从2013年12月22日暂计算至2014年3月28日),2014年3月29日至实际还款之日利息、罚息、复利等按合同约定收取,并赔付原告律师费260000元;二、原告就上述债权对被告奥圣公司所有的“奥圣57”轮享有船舶优先受偿权;三、原告就上述债权在2000万本金及利息、罚息、复利、实现债权和担保权利等费用范围内要求被告和沣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四、被告林飞英、胡赛芬、吴松意、乐海波、乐文波、陆昌汉、乐子涵对被告海洋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五、本案诉讼费、保全费由被告海洋公司、奥圣公司、和沣公司、林飞英、胡赛芬、吴松意、乐海波、乐文波、陆昌汉、乐子涵承担。

被告海洋公司答辩称:对原告诉请的借款事实与理由均予以认可。

被告奥圣公司、和沣公司、林飞英、胡赛芬、吴松意、乐海波、乐文波、陆昌汉、乐子涵未出庭,亦未提供任何答辩意见。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1、公授信字第甬2013257号《综合授信合同》、公借贷字第甬流贷2013513、2013527、2013528、2013529号《流动资金贷款借款合同》四份,用以证明双方约定被告海洋公司向原告借款共计6500万元,并约定其他权利义务的事实;

证据2、公高抵字第甬2013108号《最高额抵押合同》、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船舶抵押权登记证书,用以证明被告奥圣公司将其所有的船舶“奥圣57”轮抵押给原告并办理抵押登记的事实;

证据3、公高字第2013247号《最高额保证合同》,用以证明被告和沣公司自愿为被告海洋公司履行贷款合同义务,在2000万本金及利息、罚息、复利、实现债权和担保权利等费用范围内提供连带责任保证的事实;

证据4、个高保字第2013322、2013323、2013324、2013325、2013326、2013327、2013328号《最高额担保合同》七份,用以证明被告林飞英、胡赛芬、吴松意、乐海波、乐文波、陆昌汉、乐子涵自愿为被告海洋公司履行贷款合同义务并提供连带责任保证的事实;

证据5、单位借款凭证四份、用以证明原告于2013年10月10日向被告海洋公司发放贷款本金共计6500万元的事实;

证据6、欠款明细表四份,用以证明截止2014年3月28日被告海洋公司已欠借款本金、利息、罚息、复利暂计66497367.24元的事实;

证据7、《诉讼、仲裁案件委托代理协议》、律师费发票、进账单,用以证明被告海洋公司应赔付原告律师费26万元,被告奥圣公司、和沣公司、林飞英、胡赛芬、吴松意、乐海波、乐文波、陆昌汉、乐子涵对律师费承担连带责任的事实。

十被告未向本院提交任何证据。

本院经审理认为,原告证据均有原件,且能够互相印证,被告海洋公司对原告证据真实性无异议,故本院对原告证据均予以认定,并结合庭审情况确认原告主张的事实属实。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告与十被告分别签订的《综合授信合同》、《流动资金贷款借款合同》、《最高额抵押合同》、《最高额保证合同》、《最高额担保合同》等均系当事人之间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合法,其效力依法应予确认,各方均应依照合同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被告海洋公司违约拖欠利息,应依合同约定承担违约责任,原告有权按照合同约定宣布该笔借款提前到期以收回全部贷款,原告关于利息、罚息及复利的计算符合合同约定,亦符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人民币利率管理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主张的律师费26万元,符合原告与被告海洋公司的合同约定,且律师费标准亦符合浙江省物价局、司法厅的规定,本院予以保护。被告奥圣公司以其所有的“奥圣57”轮为贷款提供抵押担保,并已办理抵押登记,原告有权要求就抵押人提供的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结合《最高额保证合同》的约定,被告和沣公司在该保证合同项下被担保的主债权发生期间为2013年9月26日至2014年9月25日,保证范围包括最高债权额2000万以及其他应付款项(包括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实现债权和担保权利的费用),该笔被担保的主债权对应公借贷字第甬流贷2013513号《流动资金贷款借款合同》,故被告和沣公司亦应就2000万本金及按照该合同约定其利息、罚息、复利,以及已产生的律师费承担连带责任。被告林飞英、胡赛芬、吴松意、乐海波、乐文波、陆昌汉、乐子涵就被告海洋公司的债务向原告提供连带保证,在被告海洋公司未清偿债务时应当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十一条、第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四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浙江海洋港务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原告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借款6500万元并支付截止2014年3月28日的利息、罚息、复利1497367.24元,自2014年3月29日起按合同约定的利率计算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之日止的利息、罚息、复利及原告为实现债权的律师费26万元;

二、原告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就上述债权对被告浙江奥圣航务工程有限公司所有的“奥圣57”轮享有船舶抵押权,有权在“奥圣57”轮的拍卖、变卖款中优先受偿;

三、被告浙江和沣港务工程有限公司对上述借款中的2000万元及按公借贷字第甬流贷2013513号《流动资金贷款借款合同》约定的利息、罚息、复利,以及律师费26万元向原告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四、被告林飞英、胡赛芬、吴松意、乐海波、乐文波、陆昌汉、乐子涵对被告浙江海洋港务工程有限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五、被告浙江奥圣航务工程有限公司、浙江和沣港务工程有限公司、林飞英、胡赛芬、吴松意、乐海波、乐文波、陆昌汉、乐子涵承担上述担保责任后,有权向被告浙江海洋港务工程有限公司追偿。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375590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合计380590元,由被告浙江海洋港务工程有限公司、浙江奥圣航务工程有限公司、浙江和沣港务工程有限公司、林飞英、胡赛芬、吴松意、乐海波、乐文波、陆昌汉、乐子涵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案件受理费375590元,(具体金额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确定,多余部分以后退还)应在提交上诉状时预交。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款汇浙江省财政厅非税收入结算分户,帐号:19000101040006575401001,开户行:农业银行西湖支行]

文尾

审 判 长  张继林

代理审判员  王连生

代理审判员  原楠楠

二〇一四年六月十九日

代 书记员  郑 静

附件

附页: 1、《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二百零六条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对借款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借款人可以随时返还;贷款人可以催告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内返还。

第二百零七条借款人未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的,应当按照约定或者国家有关规定支付逾期利息。 2、《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一百七十六条被担保的债权既有物的担保又有人的担保的,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担保物权的情形,债权人应当按照约定实现债权;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债务人自己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应当先就该物的担保实现债权;第三人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可以就物的担保实现债权,也可以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提供担保的第三人承担担保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 3、《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

第十一条船舶抵押权,是指抵押人对于抵押权人提供的作为债务担保的船舶,在抵押人不履行债务时,可以依法拍卖,从卖得的价款中优先受偿的权利。

第十三条设定船舶抵押权,由抵押权人和抵押人共同向船舶登记机关办理抵押权登记;未经登记的,不得对抗第三人。

船舶抵押权登记,包括下列主要项目:

(一)船舶抵押权人和抵押人的姓名或者名称、地址;

(二)被抵押船舶的名称、国籍、船舶所有权证书的颁发机关和证书号码;

(三)所担保的债权数额、利息率、受偿期限。

船舶抵押权的登记状况,允许公众查询。 4、《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

第十八条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与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为连带责任保证。

连带责任保证的债务人在主合同规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

第四十六条抵押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实现抵押权的费用。抵押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二百零七条第二百零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一百七十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

第四十六条第十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

第十一条第十三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