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海上、通海水域人身损害责任纠纷

王兆奇、宋西梅与王海平海上人身伤亡赔偿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7月8日 案由:海上、通海水域人身损害责任纠纷 当事人:王兆奇 王海平 宋西梅 案号:(2013)青海法海事初字第200号 经办法院:青岛海事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王兆奇,男,汉族,住山东省诸城市。

原告:宋西梅,女,汉族,住山东省蒙阴县。

二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隋晓宁、刘斐斐,山东凌云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王海平,男,汉族,住山东省荣成市。

委托代理人:慕建新,山东华夏明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王兆奇、宋西梅与被告王海平海上人身伤亡赔偿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二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隋晓宁、刘斐斐与被告委托代理人慕建新到庭参加了诉讼。现本案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二原告诉称:二原告之子王亮昌受雇于被告在其所属的“鲁威渔60501”号渔船上从事船员工作。2012年10月4日18时许,王亮昌在渔船船舱作业时吸入鱼货毒气中毒,于2013年4月14日死亡。二原告认为被告应赔偿各项赔偿款717377.67元(包括死亡赔偿金515100元、丧葬费21418.5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3552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30元、医疗费15403.83元、交通费19605.34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而被告仅赔付了276000元,二原告多次向被告索要剩余赔偿款未果,故二原告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解除原被告双方于2012年11月3日签订的赔偿协议书、被告立即支付二原告赔偿款441377.67元,并要求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庭审中,二原告主张死亡赔偿金变更为64290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变更为8653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变更为550元,赔偿总额变更为520407.67元。

被告辩称:原被告双方应履行已达成的赔偿协议,原告变更诉讼请求无法律依据,应予以驳回。赔偿协议未履行完毕,根据协议约定原告将办理保险理赔的材料交给被告后,被告再向原告支付剩余赔偿款,但原告至今仍未交付。后被告认可二原告已全部交付保险理赔资料,被告同意按照赔偿协议约定支付剩余45000元赔偿款。

二原告为证明其主张提交了下列证据:1、户口资料一宗及公安机关证明一份,证明二原告身份及王亮昌户口性质为非农,其死亡赔偿应按城镇标准计算。被告的质证意见:对户口本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户口本中记载的孙磊身份不明,二原告应举证说明;对派出所证明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合法性有异议,二原告户籍地均不在派出所辖区,也无暂住证明,因此该派出所证明不具有合法性。 2、松江河中心卫生院死亡证明一份,证明王亮昌因中毒事故死亡。被告对该证据无异议。 3、医疗单据一宗,证明王亮昌花费医疗费用共计85403.83元。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 4、交通费单据一宗,证明因处理王亮昌中毒事宜共产生交通费用17717.34元。被告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无关。 5、赔偿协议书一份,证明二原告与被告就王亮昌受伤达成赔偿协议。被告的质证意见:该协议书没有原告王兆奇的签名,与被告持有的协议书不同,双方在签订协议时原告王兆奇说自己持有的协议书不用签名,只在被告持有的协议书上签名即可。 6、四〇四医院出院记录一份,证明王亮昌于2012年11月6日出院时身体未康复仍需继续治疗。被告的质证意见:对真实性无异议,该出院记录可以证明王亮昌死亡与其父母放弃治疗存在因果关系,出院记录中已明确说明医院已向患者家属告知出院可能导致病情加重的后果,但其父母坚持出院,应自行承担不良后果;该证据也可以证明王亮昌的死亡以及离开四〇四医院后的其他花费与被告无关,相关后果与费用应由二原告承担。

被告为证明其主张提交了下列证据:1、赔偿协议书一份,证明二原告均参与签订了赔偿协议,二原告作为王亮昌父母有权代理王亮昌与被告协商赔偿事宜。二原告的质证意见:对协议书的内容及收款的事实与数额均无异议。 2、收条一份,证明2013年4月26日被告再次支付二原告赔偿金5000元。二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 3、申请证人王军强出庭作证,证明二原告与被告签订赔偿协议是双方平等自愿协商的。二原告的质证意见:二原告不知道王亮昌人身损害的赔偿标准,二原告急于拿到赔偿款给王亮昌救治,且文化程度与被告聘请的律师相差很大,二原告无法预见签订协议的法律后果,该协议不是二原告的真实意思表示,存在重大误解。

本院对二原告、被告提交证据的认定意见如下:对二原告提交的证据1-3、5-6,因被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均予以认定;对证据4,因二原告提交的单据无法证明与本案存在关联性,故不予认定。对被告提交的证据1-2,因二原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对被告申请证人出庭所做证言,需结合本案案情进行综合考虑。

经审理查明:2012年10月初,二原告之子王亮昌受雇于被告在其所属渔船从事船员工作。2012年10月4日18时许,王亮昌在船舱工作时不慎吸入鱼货散发的气体导致中毒,于2012年10月29日被送至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〇四医院治疗,经医院诊断为:缺氧性脑病、继发性癫痫、鳀鱼毒气中毒、肺炎、呼吸衰竭、营养不良、高脂血症、褥疮、尿路感染。 2012年11月3日,二原告因住院治疗费用高且病情无起色为求方便要求出院回家治疗,并要求被告支付赔偿款,被告与二原告在四〇四医院协商王亮昌中毒受伤赔偿事宜,被告委托山东剑琴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军强拟定了赔偿协议书一式两份,主要内容为:“甲方王海平,乙方王亮昌、宋西梅、王兆奇,乙方宋西梅、王兆奇系王亮昌的父母,乙方王亮昌受雇于甲方因工作时不慎吸入鱼货气体导致中毒,经荣成市第二人民医院及四〇四医院救治,至今昏迷不醒。现甲乙双方对王亮昌受伤后的赔偿事宜双方协商一致自愿达成如下协议:1、甲方向乙方赔偿肆拾万元整,此款包括但不限于王亮昌的医疗费、后续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被抚养人生活费、伤残赔偿金、护理费(包括后续护理费)、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生前工资等各项损失(上述所列各项不足部分乙方自愿放弃)。2、甲方在签订本协议之日给付乙方贰拾柒万陆千元,余下伍万元待乙方向甲方交付办理商业保险所需材料后,再由甲方一次性偿付乙方。3、甲乙双方明确并自愿以双方确认的上述赔偿项目和数额为王亮昌本次受伤赔偿的最终处理意见,本协议未明确列举或涵盖的其他费用,由本协议各方各自放弃,双方再无争议;本协议签订后,乙方不得再为王亮昌本次受伤之事向甲方提出其他要求,也不得再以此事为由对甲方另行提起民事诉讼或仲裁等,同时,乙方须保证其与王亮昌之间亲属关系的真实性,如今后再有他人以王亮昌亲属名义向甲方再行提出赔偿要求,则由乙方负责处理,如因此造成甲方损失,则由乙方赔偿给甲方。甲方为王亮昌办理的各种商业保险(包括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等),乙方委托甲方办理理赔事宜,所得赔偿款项乙方转让给甲方所有。4、本协议自甲、乙双方当事人或代表人签名即生效。”该协议签订了两份,被告持有的协议书由被告、二原告签字确认,二原告持有的协议书由被告与原告宋西梅签字确认。证人王军强出庭作证说明“签订协议时,二原告知道王亮昌出院的风险,其将协议内容向二原告进行了详细解释并告知是最终的赔偿协议不能反悔,二原告同意并表示达成协议后王亮昌出院的后果不由被告承担”。协议签订当日,被告给付二原告赔偿款276000元,并支付了医疗费74000元,原告宋西梅在被告持有的协议书背面书写了收据,内容为:“今收到赔偿款贰拾柒万陆千元整,医疗费柒万四千元整。”二原告认可医疗费74000元包含在400000元赔偿总额内。 2012年11月6日,二原告为王亮昌办理出院手续出院,四〇四医院出院记录载明:患者家属(其父母)要求出院,向其告知出院可能使病人病情加重,恶化或死亡,已将可能发生的各种危险详细作了解释,并采取积极的救治措施,患者家属坚持要求出院,签字为证,自行承担一切不良后果。 2013年4月14日,王亮昌死亡,4月19日抚松县松江河中心卫生院出具的死亡证明记载死亡原因为:呼吸衰竭,心跳骤停。 2013年4月26日,二原告向被告交付全部保险理赔资料并协助被告办理保险理赔手续,被告向二原告支付赔偿款5000元由原告王兆奇出具收条。保险手续办完后,被告为王亮昌投保的团体意外伤害保险理赔金300000元,已由被告领取。

另查明,王亮昌未婚,原告王兆奇系其父,原告宋西梅系其母,二原告还育有一成年女儿王秀红。

以上事实,有二原告及被告提交的证据及庭审笔录在卷佐证,足以认定。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二原告与被告签订的赔偿协议是否有效并继续履行?

本案所涉赔偿协议书是在王亮昌吸入鱼货气体导致中毒昏迷的情况下签订的,协议双方已对王亮昌的病情具有了共同认识。签订协议的主体为二原告与被告,二原告为王亮昌昏迷后的法定代理人,签订协议时赔偿权利人已包含了王亮昌的所有法定继承人,签订协议的主体均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该协议对赔偿内容作了详细列举,表明二原告已对因王亮昌中毒而应获得的赔偿具有了充分认识,在此情况下,二原告同意接受被告赔偿400000元作为王亮昌中毒受伤赔偿的最终处理意见,并同意将被告为王亮昌办理的保险理赔款转让给被告,该协议内容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也不违反社会公共利益;二原告在签订协议当天接受了被告依约支付的276000元赔偿款,并认可被告支付的74000元医疗费包含在400000元赔偿总额内,且在王亮昌死亡后协助被告办理保险手续及接受被告支付的5000元赔偿款,表明二原告认知了解协议条款,并按照自己的意愿签订了该协议,因此,其签订协议是其真实的意思表示。

二原告主张签订协议时存在重大误解、显失公平及乘人之危等情形,并表示被告聘请的见证律师未告知其依照法律规定计算的赔偿数额,二原告文化程度低为急于得到赔偿款才签订协议且无法预见签订协议的法律后果,要求撤销赔偿协议,但二原告的相关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

二原告还主张协议以王亮昌受伤为赔偿前提,现王亮昌已死亡而协议未履行完毕,可撤销协议由被告承担死亡赔偿责任。通过庭审调查得知:二原告首先提出出院要求被告支付赔偿款双方才开始进行协商,证人说明“签订协议时二原告知道王亮昌出院的风险,其告知二原告是最终的赔偿协议不能反悔,二原告同意并表示达成协议后王亮昌出院的后果与被告无关”;出院记录显示二原告要求出院时,院方已明确告知出院可能会导致病人病情加重,恶化或死亡,但二原告坚持要求出院,并签字自行承担一切不良后果。综上可知,双方在签订协议时已预见到王亮昌出院后可能发生死亡的后果,且协议列举的赔偿项目包括生前工资,双方签订协议的行为应视为认可该赔偿协议作为王亮昌中毒受伤以至死亡的最终处理意见,故二原告与被告于2012年11月3日签订的赔偿协议有效,双方均应按协议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被告应继续支付剩余赔偿款45000元。二原告要求解除赔偿协议并要求被告另行进行赔偿的诉讼请求,理由不当,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研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四条、第五十五条、第五十七条、第一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二原告与被告于2012年11月3日签订的赔偿协议有效。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按上列协议约定履行赔偿责任;

二、驳回二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9697元,由二原告承担8858元,由被告承担839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六份正本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常 青

代理审判员  马卫东

代理审判员  曲燕军

二〇一四年七月八日

书 记 员  孙 萍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五十四条第五十七条第五十五条第一百零六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