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纠纷

广东蓝海海运有限公司与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二审判决书4

结案日期:2015年3月9日 案由: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纠纷 当事人:广东蓝海海运有限公司 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 案号:(2015)津高民四终字第42号 经办法院: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东蓝海海运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麓景路128号19B房。

法定代表人:蓝文彬,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张国新,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孟大皓,该公司副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市空港物流加工区西三道158号金融中心3号楼01-02门402室。

法定代表人:孔林山,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胡文,天津华盛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许运来,天津华盛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广东蓝海海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海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民生公司)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天津海事法院(以下简称原审法院)(2014)津海法商初字第889号民事判决(以下简称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李彤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张昕、代理审判员于轶男参加的合议庭,书记员杨泽宇担任法庭记录,于2015年2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蓝海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国新、孟大皓,被上诉人民生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胡文、许运来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0年7月8日,民生公司作为出租人、蓝海公司作为承租人签订了编号为MSFL-2010-070-C-ZZ-02的《融资租赁合同》及编号为MSFL-2010-070-C-ZZ-GZ-02的《光船租赁合同》,合同项下租赁物为“蓝海和美”轮。2011年9月27日,双方共同向天津海事局办理了该船舶登记手续,《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记载该船舶所有人为民生公司,《光船租赁登记证明书》记载该船舶承租人为蓝海公司。在该合同履行过程中,民生公司与蓝海公司于2013年9月25日签订了《MSFL-2010-070-C-ZZ-02号﹤融资租赁合同﹥加速到期提前终止协议》(以下简称《加速到期协议》)和《﹤光船租赁合同﹥提前终止协议》(以下简称《光船租赁终止协议》)。《加速到期协议》中约定,蓝海公司确认并同意其在融资租赁系列协议项下已构成违约,双方同意加速到期并终止融资租赁系列协议。《光船租赁终止协议》中约定,蓝海公司负责办理各项船舶变更登记手续。之后,蓝海公司未按该协议履行船舶租赁注销登记义务。

民生公司以蓝海公司违反上述协议为由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蓝海公司继续履行《光船租赁终止协议》,并办理“蓝海和美”轮的登记变更手续;由蓝海公司承担案件诉讼费用。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系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涉案《融资租赁合同》、《加速到期协议》以及《光船租赁终止协议》均依法成立,且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也未侵犯其他第三人的合法权益,应认定为有效合同,对双方当事人均具有约束力。《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一条规定,合同当事人可以约定终止合同项下权利义务。本案中,《加速到期协议》和《光船租赁终止协议》确认终止融资租赁系列协议,据此,原审法院认定涉案《融资租赁合同》终止,双方应按照《加速到期协议》和《光船租赁终止协议》的约定履行结算和清理义务。涉案《光船租赁终止协议》约定蓝海公司负责办理各项船舶变更登记手续,蓝海公司拒不履行该义务,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综上,原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之规定,判决蓝海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按照具有法律效力的《光船租赁终止协议》的约定履行“蓝海和美”轮光船租赁注销登记义务。一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蓝海公司承担。

蓝海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民生公司的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蓝海公司与民生公司在签订《加速到期协议》和《光船租赁终止协议》的同时又签订了编号为MSFL-2013-LH57-C-GZ-3的《CMAC光船租赁合同》,根据该合同约定,蓝海公司享有对涉案船舶回购及对船舶处置的财务处理和所得进行分配的权利,现蓝海公司未明确表示放弃上述权利,民生公司要求变更光船租赁登记手续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民生公司提交答辩意见称,民生公司提起本案诉讼依据的是双方签订的《融资租赁合同》、《加速到期协议》以及《光船租赁终止协议》,蓝海公司上诉主张是基于双方新签订的《CMAC光船租赁合同》提出的,但二者性质上属于完全不同的合同,对新合同的审查超出了本案审理范围。故,请求驳回蓝海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二审期间,蓝海公司补充提交了涉案船舶《CMAC光船租赁合同》,意图证明民生公司将“蓝海和美”轮以光船租赁方式租赁给蓝海公司,并约定如承租人蓝海公司在租赁期内正常支付光租租金,蓝海公司或揭阳粤东海运有限公司有权购买船舶。故,蓝海公司对涉案船舶具有回购及船舶处置分配权。

民生公司发表质证意见称,对证据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对关联性不予认可,且认为不能实现证明目的,蓝海公司作为承租人并没有按照《CMAC光船租赁合同》的约定支付光租租金,不能享有上述权利。

本院在听取双方当事人的举证、质证意见及对蓝海公司提交的证据进行综合分析后认为,民生公司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不持异议,本院予以认可。但因该合同所确立的是与本案不同的法律关系,故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系船舶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争议焦点为:蓝海公司是否应当办理涉案船舶变更登记手续。

双方签订的《融资租赁合同》、《加速到期协议》以及《光船租赁终止协议》均为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亦不损害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依法应认定有效。双方均应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各自义务。蓝海公司认可《光船租赁终止协议》约定应当由其负责办理协议终止后各项变更登记手续,但主张依据双方新签订的《CMAC光船租赁合同》,其仍然享有对涉案船舶回购等权利。对此,本院认为,民生公司系依据双方为终止融资租赁关系所达成的《加速到期协议》和《光船租赁终止协议》提起本案诉讼,而《CMAC光船租赁合同》系双方在终止船舶融资租赁合同后订立的经营性质的光船租赁合同,与船舶融资租赁分属不同的法律关系,蓝海公司主张该合同是对《加速到期协议》和《光船租赁终止协议》的变更,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蓝海公司应当如约履行上述两协议项下的义务。故,蓝海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上诉人广东蓝海海运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李 彤

代理审判员  张 昕

代理审判员  于轶男

二〇一五年三月九日

书 记 员  杨泽宇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