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违法发放贷款罪

乔建生等人贷款诈骗、违法发放贷款二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月23日 案由:违法发放贷款罪 贷款诈骗罪 当事人:穆永生 马学懂 乔建生 张占营 案号:(2013)衡刑终字第84号 经办法院:河北省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抗诉机关河北省冀州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乔建生,男,1967年10月4日出生于冀州市,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捕前住本村。因涉嫌犯贷款诈骗罪于2012年4月24日被冀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30日转逮捕。现羁押于枣强县看守所。

辩护人王世泽,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穆永生,男,1973年9月15日出生于冀州市,汉族,中专文化,无业,捕前住本村。因涉嫌犯贷款诈骗罪于2012年4月24日被冀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30日转逮捕。现羁押于冀州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马学懂,男,1968年5月6日出生于冀州市,汉族,初中文化,原系冀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某信用社主任,捕前住本村。因涉嫌犯贷款诈骗罪于2012年4月24日被冀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30日转逮捕。现羁押于枣强县看守所。

辩护人郭淑红,河北顺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占营,男,1968年5月10日出生于冀州市,汉族,中专文化,原系冀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某信用社信贷员,捕前住本村。因涉嫌犯贷款诈骗罪于2012年4月26日被冀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30日转逮捕。现羁押于冀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王福增,河北合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河北省冀州市人民法院审理冀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乔建生、穆永生、马学懂、张占营犯贷款诈骗罪一案,于二0一三年九月二日作出(2013)冀刑初字第33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冀州市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被告人乔建生、穆永生、马学懂、张占营均不服,分别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衡水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赵志国、于秋香出庭履行职务。原审被告人乔建生及其辩护人王世泽、原审被告人穆永生、原审被告人马学懂及其辩护人郭淑红、原审被告人张占营及其辩护人王福增等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判决认定,1、2011年春天的一天,被告人乔建生想在冀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某信用社贷款,但因其在信用社有不良信用记录,不能以自己的名义贷款且也没有可以抵押贷款的抵押物,被告人乔建生便找到被告人穆永生,提议让穆永生顶名向信用社贷款,因当时穆永生也需要贷款,又听乔说已经和某信用社的信贷员被告人张占营说好了便答应顶名贷款。后被告人乔建生和穆永生找到时任冀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某信用社主任的被告人马学懂及信贷员张占营,乔建生提议让二被告人一起入股做生意,二人答应。后被告人乔建生、张占营、马学懂一起来到山西省浑源县的铁矿考察,回来后打算开公司做铁粉生意。因被告人乔建生、穆永生都没有合法的抵押财产,被告人乔建生、穆永生、马学懂、张占营便共同商议用假土地证骗得贷款,然后用贷款购买门市楼替换出假土地证。乔建生、穆永生通过电话联系制作假证的小贩,花300元做得名字为姚某某的假土地证和假土地他项权证后,将假的产权证件交由张占营办理。张占营、马学懂二人便以被告人穆永生为借款人,姚某某为抵押人于2011年4月15日在冀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某信用社签订了180万元,借款期限为2011年4月15日至2012年4月2日的最高额抵押担保借款合同。后在被告人张占营、马学懂运作下,某信用社分批次于2011年4月15日放款44万元(该款已于2011年6月24日还清)、2011年4月16日放款44万元(该款已于2012年3月25日还清)、2011年4月17日放款42万元(该款2012年3月25日还清)、2011年4月21日放款10万元(该款已于2011年6月3日还清)、2011年4月25日放款30万元(该款已于2011年6月3日还清)、2011年5月19日放款10万元(该款已于2012年3月30日还清)以上共计发放贷款180万元,均发放到被告人穆永生的卡上。上述贷款中被告人乔建生支取73.5万元用于偿还以前的债务和挥霍。被告人穆永生用30万元在衡水市商贸城购置8间写字间,又用30万元在衡水大陆裕丰商业广场购买门市楼交付了定金(该门市楼后被卖于寇某某,后转卖给衡水市王某乙)。上述贷款由被告人乔建生本人归还本金及利息共计130万余元,剩余款项由被告人张占营通过第二笔、第四笔贷款予以归还。

此笔贷款发放期间,被告人马学懂亲戚马某需要办理贷款,因其无抵押担保物,被告人马学懂指使被告人张占营想办法。被告人张占营于2011年4月21日从发放到穆永生卡上180万贷款中转账10万元给马某借款卡上,案发后此款已归还。

在此笔贷款发放前,被告人穆永生通过被告人张占营运作介绍,向赵某某借款10万元钱,赵将此款打到了张占营的卡上。后在贷款发放下来后,穆永生用贷款中的10万元还上赵某某打到张占营卡上的10万元。 2、2011年5月,被告人张占营找到穆永生催要第一笔贷款发放后,四人前期商量好用第一笔贷款购买的房子的房产证,好用来替换上次贷款的假土地证(即姚某某名字的假土地证及假土地他项权证),因穆永生和乔建生并没有实际将上次贷款用于购房未获得房产证。被告人乔建生便与穆永生商量用假证应付张占营,贷出钱来还上上次的贷款。便由乔建生再次联系做了名字为郜某某的假房产证和假房屋他项权证,交由张占营,通过乔建生事先安排好的人冒充衡水房管局工作人员,骗张占营此证为真证(后张占营、马学懂在此笔贷款即将到期催款时方才知道是假证)。被告人张占营、马学懂审批此证后,以穆永生为借款人,郜某某为抵押人于2011年5月19日在冀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某信用社签订了146万元,借款期限为2011年5月19日至2012年5月8日的最高额抵押担保借款合同。后在被告人张占营、马学懂运作下,某信用社分批次于2011年6月3日放款46万元(该款已于2012年3月30日还清)、2011年6月13日放款45万元(该款已于2012年3月30日还清)、2011年6月18日放款10万元(该款2012年3月30日还清)、2011年7月6日放款45万元(该款已于2012年4月7日还清)以上共计发放贷款146万元,均发放到被告人穆永生的卡上。被告人穆永生、乔建生在贷款发放后并未偿还第一次贷款,而是由穆永生分批次的转账到冀州市冀新路福利体育彩票站吕某某账户上共计107.3万元,用于个人购买彩票。2011年6月13日从穆永生的贷款卡中划给寇某某10万元;被告人张占营用于偿还第一笔部分贷款及第一笔、第二笔(即此笔贷款)的利息共计10万元,其余的赃款被挥霍。该笔贷款案发前已全部归还银行。 3、2011年6月的一天,被告人乔建生为购买冀州市兴华东市场的门市,便用其女儿乔某名字的假房产证和假房屋他项权证,再次通过被告人张占营向冀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某信用社申请借款,后被告人张占营、马学懂审查审批时发现该房屋产权证为假证,但二被告人为了让被告人乔建生购得此门市,再用购得此东市场门市的真房产证抵押,办理贷款来还上第一、二笔的贷款。被告人马学懂、张占营便伙同被告人乔建生用乔某名字的假房产证和假房屋他项权证,以做医疗器械生意为名,以乔某为借款人于2011年9月13日在冀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某信用社签订了80万元,借款期限为2011年9月13日至2012年6月20日的最高额抵押担保借款合同,并于当日发放贷款80万元。乔用此款购买冀州市兴华东市场门市一处。后该门市被乔建生用作其他借款抵押,造成冀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直接损失80万元。该款于案发后2012年4月27日由张占营妻子归还。 4、2012年3月份,被告人马学懂、张占营所在的冀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进行“清非”(即清理过期贷款),因前面几笔贷款办理时使用的是假的房屋产权证且尚未归还,二被告人怕前几次的贷款事情暴露,为了能够让乔建生偿还上第一笔的贷款,便商量让被告人乔建生再办个假的房产证和房屋他项权证,骗其只要偿还上第一笔贷款,便用这个假证再为其发放贷款。后被告人乔建生借款还上了第一笔贷款约130余万元后。二被告人便用乔建生制作的名字为贾某某的假房产证和房屋他项权证办理审批了180万元的贷款手续,伪造了以贾某某为借款人,期限为2012年3月30日至2014年3月29日的个人循环额度借款合同。被告人马学懂、张占营为偿还前几次的未能追回的贷款,便用此借款合同手续于2012年3月30日放款121万元,(该款案发后2012年4月27日由被告人马学懂之妻归还),2012年4月7日放款48万元(该款中的46万元由被告人张占营用2012年4月8日发放的贷款46万予以偿还,剩余2万元由马学懂之妻于2012年4月27日归还),2012年4月11日放款30万元(该款于2012年4月17日归还),上述共计放款199万元(该款并未发放给被告人乔建生),放款后用于偿还前面几笔贷款及其利息。该笔贷款案发时造成冀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损失共计123万元。

另被告人张占营为能偿还第四笔贷款于2012年4月8日再次利用郜某某假的房产证和假房屋产权证的手续,在没有办理抵押担保借款合同情况下,擅自发放贷款46万元,用于偿还了第四笔2012年4月7日放款48万元中的46万元。案发时造成冀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损失46万元。后该款于案发后即2010年4月21日由被告人马学懂之妻归还7万元,被告人张占营之妻归还39万元,现已全部归还。

综上,被告人乔建生涉案贷款金额651万元,被告人穆永生涉案贷款金额372万元,被告人马学懂、张占营涉案贷款金额505万元,违法放贷涉案金额146万元。案发时共计造成冀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损失共计249万元。案发后,该损失已全部归还。

另查明,被告人乔建生于2012年4月23日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上述事实有被告人乔建生等的供述、证人证言、借款申请书、借款收据、担保借款合同、河北省农村信用社储蓄存款凭条及本金利息收回凭证、衡水房屋产权产籍监理处证明等证据予以证实。据此,冀州市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乔建生犯贷款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50000元;被告人穆永生犯贷款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50000元;被告人马学懂犯贷款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50000元;犯违法发放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20000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70000元;被告人张占营犯贷款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50000元;犯违法发放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20000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70000元。冀州市人民检察院抗诉及衡水市人民检察院支持抗诉提出“原判认定被告人马学懂、张占营关于第二笔贷款的行为构成违法发放贷款罪,定性错误,适用法律不当;对被告人穆永生量刑畸轻;应认定被告人张占营构成自首”。被告人乔建生不服,以“我不构成贷款诈骗罪;我有自首、认罪表现,应从轻处罚”为由,提出上诉。其辩护人另提出“原判量刑重;上诉人乔建生在本案中处于从属和被支配地位,应对其免予刑事处罚”。被告人穆永生上诉提出“我的行为不构成贷款诈骗罪,原判量刑重”。被告人马学懂不服,以“原判认定我构成贷款诈骗罪错误;马某所借10万元是借款,不是给予我的好处费;案发后我家属高额借款偿还剩余本金和利息,使国家没有受到任何损失,我又系初犯,原判量刑重”为由,提出上诉。其辩护人亦提出相同辩护意见。被告人张占营上诉提出“我不构成贷款诈骗罪,应构成违法发放贷款罪;应认定我构成自首并从轻处罚;原判认定我获得10万元好处费属认定事实错误;案发后我积极偿还信用社贷款,未给信用社造成任何损失,原判量刑重”。其辩护人另提出“上诉人张占营具有自首情节,且系从犯、初犯、偶犯,其家属积极退赔119万元,并自愿认罪,建议以违法发放贷款罪对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1、2011年春天的一天,上诉人乔建生想在冀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某信用社贷款,但其在信用社有不良信用记录,便找到上诉人穆永生,提议让其顶名向信用社贷款,穆永生答应。上诉人乔建生和穆永生找到时任冀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某信用社主任的上诉人马学懂及信贷员张占营,乔建生提议让二人一起入股做铁粉生意,二人答应。为此上诉人乔建生、马学懂、张占营一起到山西省浑源县的铁矿考察一次。因上诉人乔建生、穆永生都没有合法的抵押财产,四上诉人商议用假土地证骗得贷款,然后用贷款购买门市楼替换出假土地证。由上诉人乔建生、穆永生联系制作了名字为姚某某的假土地证和土地他项权证。上诉人张占营、马学懂以上诉人穆永生为借款人、姚某某为抵押人,于2011年4月15日在某信用社签订了借款金额为180万元,借款期限为2011年4月15日至2012年4月2日的最高额抵押担保借款合同。后某信用社分批次发放到上诉人穆永生的卡上180万元贷款。上述贷款中上诉人乔建生支取73.5万元用于偿还以前的债务。上诉人穆永生用30万元在衡水市商贸城购置写字间8间,用35万元交付了在衡水大陆裕丰商业广场购买两处门市楼的定金。该笔贷款案发前由上诉人乔建生归还本金130万元及部分利息共计141万余元,由上诉人穆永生其他贷款余额归还40万元及利息,由上诉人张占营通过本案第四笔贷款归还10万元本金及利息。

此笔贷款发放期间,上诉人马学懂亲戚马某需要办理贷款,因其无抵押担保物,后马学懂指使上诉人张占营想办法。2011年4月21日,上诉人张占营从发放到穆永生卡上的180万贷款中转账10万元给马某。

在此笔贷款发放前,上诉人穆永生通过上诉人张占营介绍,向赵某某借款10万元钱,赵将此款打到了张占营的卡上。后穆永生用贷款中的10万元归还了该借款。 2、2011年5月,上诉人张占营找到上诉人穆永生催要第一笔贷款购买的房子的房产证,用来替换上次贷款的假土地证。因上诉人穆永生和乔建生没有用第一笔贷款购房获得相应房产证,二人商量用假证应付张占营,贷出钱来还上上次的贷款。后由乔建生再次联系制作了名字为郜某某的假房产证和房屋他项权证,通过乔建生事先安排好的人冒充衡水市房管局工作人员,欺骗张占营使其误认为此证为真证。上诉人张占营、马学懂审批此证后,以穆永生为借款人、郜某某为抵押人,于2011年5月19日在某信用社签订了借款金额为146万元,借款期限为2011年5月19日至2012年5月8日的最高额抵押担保借款合同。后某信用社分批次发放到上诉人穆永生的卡上贷款146万元。在贷款发放后,上诉人穆永生分批次转账到冀州市冀新路福利体育彩票站吕某某账户上共计107.3万元,用于个人购买彩票;2011年6月13日划给寇某某10万元;用于偿还第一笔部分贷款及第一笔、第二笔(即此笔贷款)的利息共计10多万元。上诉人乔建生实际未使用该笔贷款。该笔贷款案发前由上诉人张占营通过本案第四笔贷款归还。 3、2011年6月的一天,上诉人乔建生用其女儿乔某名字的假房产证和房屋他项权证,再次申请借款。上诉人张占营、马学懂审查审批时发现该证为假证,但二上诉人为了让乔建生购得冀州市兴华东市场门市,再用此门市的真房产证抵押,办理贷款归还第一、二笔贷款。二人又同上诉人乔建生用乔某名字的假房产证和房屋他项权证,以乔某为借款人,于2011年9月13日在某信用社签订了80万元抵押担保借款合同,并于当日发放贷款80万元。上诉人乔建生用此款购得冀州市兴华东市场门市一处,但该门市后被乔建生用作抵押向他人借款。案发时造成冀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直接经济损失80万元。案发后由上诉人张占营的妻子归还80万元。 4、2012年3月份,冀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进行“清非”(即清理过期贷款),上诉人马学懂、张占营为了能够让乔建生偿还上第一笔贷款,便商量让上诉人乔建生再办个假房产证和房屋他项权证,骗其只要偿还上第一笔贷款,便用这个假证再为其发放贷款180万元。上诉人乔建生借款还上了第一笔贷款130万元后,二上诉人用乔建生提供的名字为贾某某的假房产证和房屋他项权证办理审批了180万元的贷款手续,伪造了以贾某某为借款人、期限为2012年3月30日至2014年3月29日的个人循环额度借款合同。上诉人马学懂、张占营用此借款合同共计放款199万元,用于偿还涉案几笔贷款及其利息。案发时造成冀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直接经济损失共计123万元。案发后由上诉人马学懂的妻子归还123万元。

另上诉人张占营于2012年4月8日再次利用郜某某假房产证和房屋产权证的手续,在没有办理抵押担保借款合同情况下,擅自发放贷款46万元,用于偿还第四笔贷款。案发时造成冀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直接经济损失46万元。案发后由上诉人马学懂的妻子归还7万元,上诉人张占营的妻子归还39万元。

综上,由于四上诉人的犯罪行为,案发时共计造成冀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直接经济损失249万元。其中上诉人乔建生涉案贷款金额605万元,造成信用社经济损失249万元;上诉人穆永生涉案贷款金额326万元,造成信用社经济损失166万元;上诉人马学懂、张占营涉案贷款金额651万元,造成信用社经济损失249万元。案发后,上诉人马学懂、张占营的妻子分别退赔信用社经济损失130万元、119万元。 2012年4月23日、26日,上诉人乔建生、张占营分别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上述事实有以下已经庭审质证的证据予以证实: 1、被告人乔建生供述:我来公安机关投案。2011年春天,我做铁粉生意没有资金运营,便找到某信用社的张占营,他说我贷款不行,我的名字在信用社有不良信用记录。张占营说他找穆永生作为借款人,正好他也用钱,我就答应了。过了一段时间,在冀州市的一个饭店,有我、马学懂、张占营、穆永生四个人,张占营说过几天去衡水找个地方,就说是姚某某的,办假土地证用,让我和穆永生负责办理假土地证。后我们四人去了衡水市北环路路南的一个地方看了看。我和穆永生联系办假证的办理了写有姚某某名字的假土地证。我们把假土地证给了张占营,我和穆永生后来又多次去某信用社签名,我替姚某某签名。大约过了半月时间,130万就打到了穆永生的账户上。过了几天,我、马学懂、张占营、穆永生一起商量,马学懂和张占营说贷款用的土地证是假的,怕出事,去衡水市看看买个门市楼,然后再用真的门市楼代替假土地证做抵押,把假土地证撤掉。于是我、穆永生、张占营三人,开车去了衡水市转悠着买门市,后来在衡水市大陆裕丰看好了两处门市,一处交了30万定金,另一处交了5万定金。

第二笔郜某某名字的146万贷款的假证是我和穆永生办的。我和穆永生办理了假房产证后,交给了张占营,张占营开具银行到房管局办理的手续,我和穆永生、张占营去了衡水市房管局。我让张占营在外边等着,我说办证的人多,我去找个熟人去,我找了预先安排好的一个女的,让她拿着假房屋他项权证,在张占营面前谎称自己就是房管局的人,是她给办理的房屋他项权证,办完后,我们就回来了。穆永生贷款后,没多长时间就跑了,张占营找我催130万的贷款时,我告诉了他146万贷款用的房产证是假的。 2011年大约3月份,我想买处门市,然后再抵押贷款还上次的130万,我又用女儿乔某的名字制了假房产证,贷了80万,后来我用这80万买了冀州市兴华东市场的一处门市楼。马学懂、张占营一开始不知道房产证是假的,房屋他项权证办下来后,我给他们说了。他们说是假证,不能批。过了一段时间,我和张占营商量买冀州市兴华东市场的门市,我再贷款还上第一笔130万,他们同意了,给我贷款80万。我买了东市场的两间两层门市共花了75万,办了过户手续,后来借个人的钱抵押出去了。 130万到期了,马学懂和张占营老催我还款,穆永生也跑了,我没有办法。张占营给我出主意,让我借个人的钱。我借了段某某150万、四某50万,还上了第一次借的那130万元钱,搭上利息,共计140多万元,剩下的50多万元我都还账了。当时张占营和马学懂都多次给我说让我用借的个人的200万,先还上那130万,然后让我再弄个假门市房产证,贷给我180万,我才还的那130万。后来我把贾某某名字的假房产证给了张占营,过了一段时间,张占营和马学懂都说那180万已经批下来了,但是就是不给我,我借的个人的200万,人家也催着我还款,我实在没有办法就投案自首了。

第一笔贷款发放后,我从穆永生那里支取了73.5万元,其中包括3.5万元的利息,剩下了70万,还了在某信用社早的时候贷的27万和做铁粉生意时的借款了。第一笔我连本带息还了141万多。

开始商量贷款时,我让马学懂和张占营入股,一起经营生意挣钱。过了一段时间,130万贷款还没放下来的时候,他们两个和我一起去了山西省浑源县的铁矿考察。因146万贷款批下来后,穆永生跑了,这个生意也没弄成。 2011年我用假土地证贷款130万元前共外欠100多万元,我当时手头很紧,为了倒高利贷,想到从银行贷款。我以前倒卖铁粉,也是看着什么赚钱,就做点什么,没有实体生意。 2、被告人穆永生供述:被告人穆永生对本案第一、二笔贷款经过的供述与被告人乔建生供述基本一致。另供,大约2011年5、6月份,张占营多次催问我用贷的130万元买的门市。我跟乔建生商量,再办一个假的房产证,应付张占营,还上上次贷的那130万。乔建生又联系制办了郜某某名字的衡水市大陆裕丰的假房产证和房屋他项权证,并用这假房屋他项权证贷了146万元。2011年8月份,我出去打工了,2012年清明节前才回来。

我们为买门市办理真房产证,替换贷款130万用的假土地证,购买大陆裕丰的两处门市,交给了王某甲30万的定金,另一个门市5万的定金,共计35万元。我购买衡水市商贸城的8个写字间,搭上费用共花了30万元。给张占营还赵某某10万元。乔建生零碎着从我这里支取了73.5万元,剩下的24.5万元怎么花的,我记不清了。第二笔乔建生没有用。

在2011年我们用假土地证贷第一笔贷款,放款前20天左右,张占营让我借了他的一个朋友赵某某的10万元钱,钱直接打到了张占营的卡上。第一笔贷款下来后,张占营让我用贷款的钱还上了赵某某的10万元钱。我并不认识赵某某。

贷款发放后,乔建生老找我和占营、学懂借钱、要钱,为了不让乔建生用钱,我跟张占营商量,往我的朋友吕某某的卡上打款,然后再转回来。我在假证贷款前购买过10万元左右的彩票,贷款后,我再没有买过彩票,也没有用我打给吕某某的钱购买过彩票。 3、被告人马学懂供述:被告人马学懂供述的涉案四笔贷款的申请、审批、发放等情况与被告人乔建生、穆永生供述基本一致。另供,在办理第一笔贷款期间,乔建生给张占营、我说一起做铁粉生意,并且一起去了山西浑源县一次。 2011年约7月份的一天,乔建生又拿了她女儿乔某的一个房产证想贷款买门店,放款时调查发现这个房产证也是假的,就不想放给他了。但是又想到第一笔的130万他还没有还清,我想先放给他80万元让他买门市后贷款,还第一笔贷款130万元,所以第三笔放给了乔建生80万元。但是乔建生购买了门市楼后,抵押给了他其他的欠款人,没有还我们银行的贷款。第二笔146万贷款到期我们催款时找不到穆永生,后来找到乔建生时,乔建生说这门市楼的房产证也是假的。2012年3月份左右,赶上我们信用社清非,为了让乔建生还上第一笔贷款130万,我和张占营商量,给乔建生设个圈套,给乔建生说让他还上第一笔的130万,我们就贷给他180万,乔建生同意了。乔建生借了150万还上了第一笔的130万的本息。我们用乔建生拿来的贾某某的假房产证审批了180万的贷款,但是没有放给乔建生。 2011年4月份,我的兄弟马某想跟我借10万元钱做玻璃钢生意,我没有钱,就让张占营给借。我给马某办了一张信用社的信用卡,过了一两天张占营给马某的卡上打款10万,我把卡给了马某。后来知道是张占营从穆永生贷款的卡上转给马某卡上10万元。 4、被告人张占营供述:我来投案自首。被告人张占营所供述的涉案四笔贷款的申请、审批、发放等情况与被告人乔建生、穆永生、马学懂的供述基本一致。

另供,我认识吕某某,他是在冀新路暖气片对面开福利彩票站的。穆永生跑了后,我跟乔建生找过这个人,我和吕某某没有经济来往,穆永生给他打过款,打过多少、打的款怎么着了我不知道。

穆永生给我借款10万元,去宁晋倒贷款。过了两天我给他要,他说还没倒过来,我就给他找的赵某某,赵某某同意借给穆永生10万元,他俩办的手续,穆永生用借的赵某某的钱还给了我,钱直接打到了我的卡上。赵某某的10万可能是贷款这边还的。 5、证人姚某某证言证实,乔建生用我的名字办理假土地证的事我不知道。以前办事的时候,我把身份证复印件在他那里放过。 6、证人郜某某证言证实:2011年和2012年的春天,穆永生说他在衡水买了写字楼了,让我给他做担保,我当时没看是什么东西,就给他签了字。我在衡水、冀州都没房子,现租房住。 7、证人乔某证言证实:什么时候忘了,我爸爸乔建生和一个不认识的叔叔开车找到我,在车里我爸爸让我签字,我也没看是什么,就签了字、摁了手印。我没去过冀州市某信用社。 8、证人贾某某证言证实:我在衡水没有房子,乔建生弄的以我的名字的房屋他项权证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也没有给我说过在信用社抵押贷款的事。 9、证人赵某某证言证实:2011年2月中旬,张占营给我介绍说一个在西关养鱼的人叫穆永生,需要用10万元做生意,给我利息,我看着张占营的面子就答应了。我从卡上给张占营的卡上打了98000元,当场扣除了2000元利息。2011年5月份,那个叫穆永生的从银行里给我打款还上了我的10万元。 10、证人寇某某证言证实:2012年4月中旬的一天,张占营找到我,说穆永生买了衡水市大陆裕丰一处门市,已经给房主王某甲交上了30万元,但是穆永生贷款用的是假证,没钱再交余款了,快出事了,让我帮忙购买了这处门市。房价共91万元,让我再拿61万元,购买了门市后,可以用这处门市贷款100多万,我答应了。2012年4月22日,我借了27.7万元,和张占营、穆永生交给了王某甲,还差33.3万元,张占营说剩下的钱他想办法。第二天听说张占营出事了,我为了赶紧把钱弄回来,以53万元卖给了王某乙,我让王某乙直接付给了王某甲36.3元,应该是33.3万元,但是王某甲说过期了另加3万元费用。剩下的钱我还了借账,现在我还有外欠。 11、证人马某证言证实:2011年3月份,我看到玻璃钢材料上涨,想贷款存料,找到马学懂,让他给我贷款10万元。他让我提供抵押物,我没有。2011年4月份的一天,马学懂给我在某信用社开了一张信用卡,给我打款10万元,让我到时候还利息。2012年4月份,我连本带息共还了11万元。 12、周某某证言证实:2011年1、2月份,我打算卖掉衡水市大陆裕丰商业广场门市楼。当年4月份,穆永生跟我联系买房,说好90万元,穆永生先交了5万元,我们写了协议。2011年秋后,穆永生说他不要了,我按合同扣了违约金45000元,退给他5000元。 13、证人王某甲证言证实:2011年4月17日,穆永生和两个人想购买我大陆裕丰的门市楼,说好85万元,穆永生共交了30万元。 14、证人张某某证言证实:2011年7月1日乔建生借了我30万元,穆永生做的担保人,用穆永生在衡水市桃城区商贸城的八个写字间的房产证作为抵押。 15、证人吕某某证言证实:2011年夏天的一天,穆永生说打算往我的账号上打款,购买彩票,我答应了。穆永生给我打了几次款,共计100多万。后来穆永生每天给我打电话说要购买的彩票的注数和号码,我就给他打出来。穆永生给我打款后,还让我给他支过现金。穆永生购买的彩票很多,后来把打给我的100多万购买彩票花完了。 16、衡水房屋产权产籍监理处证明证实:在案的乔某、贾某某、郜某某名字的三本房屋他项权证为假证。 17、用于骗取贷款的名字为乔某、贾某某、郜某某的假房屋他项权证在卷为证。 18、冀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借款收据、担保借款合同、借款申请书等书证在卷证实涉案贷款的审批办理情况。 19、河北省农村信用社储蓄存款凭条及本金利息收回凭证证实四笔贷款的发放、支出及还款情况。 20、河北省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证明证实:2012年4月27日由马学懂之妻齐某某账户归还贾某某在某信用社贷款123万元(其中马某归还11万元),穆永生在某信用社贷款7万元。由张占营之妻邢某某账户归还穆永生在某信用社贷款39万元、乔某在某信用社贷款80万元,未给信用社造成经济损失。 21、冀州市公安局办案说明证实,上诉人乔建生系投案自首。 22、户籍证明在卷证实四上诉人的基本身份情况。

关于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乔建生及其辩护人辩称“乔建生不构成贷款诈骗罪,在本案中处于从属和被支配地位,原判量刑重、应对乔建生免予刑事处罚”之意见,经查,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乔建生在采用虚假的土地权证骗取银行贷款后,并未用于任何经营活动,而是用于归还自己以前的借款,或将贷款购买的门市用于抵押向个人借款,在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马学懂、张占营允诺再贷给其款后,才借款归还以前的130万贷款,其本人实际无偿还贷款能力,应认定其“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银行贷款。且涉案的四笔贷款其均积极参与了虚假抵押产权证明的办理以及其中二笔涉案款项的使用,其应对案发前实际四笔贷款尚未归还的249万元承担刑事责任,其行为已构成贷款诈骗罪,且为主犯。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乔建生及其辩护人辩称“乔建生不构成贷款诈骗罪,在本案中处于从属和被支配地位”,与事实不符,与法不合,不予采纳。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乔建生原供述在第一笔贷款发放后支取了73.5万元,与穆永生供述相一致。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乔建生实际归还了130万元贷款及部分利息,占其占有的贷款的绝大部分,且主动投案自首,综合全案,可对其减轻处罚。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乔建生及其辩护人称“原判量刑重”之意见,予以支持。但其采用虚假产权证明文件诈骗贷款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予从严惩处,辩护人辩称“应对乔建生免予刑事处罚”之意见,与乔建生的犯罪行为不符,与法不合,不予支持。

关于检察机关抗诉称“原判对被告人穆永生量刑畸轻”及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穆永生上诉称“我的行为不构成贷款诈骗罪,原判量刑重”之意见,经查,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穆永生虽在第一笔贷款发放后用其中65万元购买了写字间或缴纳门店定金,但在第二笔贷款发放后未继续缴纳不足房款或用于经营活动,而是将其中107.3万元转到吕某某彩票站用于购买彩票挥霍,其所涉案的两笔贷款均使用的虚假产权证明,应认定其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虽然该两笔贷款在案发前已经实际归还,但只有第一笔中的130万元为其共犯乔建生归还,40余万元由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穆永生卡上贷款余额归还,其余166万元为张占营用其他贷款归还,其贷款诈骗行为实际造成了信用社经济损失166万元,其应对该数额承担刑事责任。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穆永生之行为已构成贷款诈骗罪。其上诉称“我的行为不构成贷款诈骗罪”之意见,不能成立。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穆永生在第一笔贷款发放后有实际购买房产等行为,能够认罪,原判综合上述情节,认定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穆永生贷款诈骗数额特别巨大,并据此对其所判处的刑罚,并无不当。检察机关抗诉认为“原判对被告人穆永生量刑畸轻”及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穆永生上诉称“原判量刑重”之意见,均不予支持。

关于检察机关抗诉提出“原判认定被告人马学懂、张占营关于第二笔贷款的行为构成违法发放贷款罪定性错误,适用法律不当”、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马学懂、张占营及其辩护人辩称“上诉人马学懂、张占营均构成违法发放贷款罪,不构成贷款诈骗罪”之意见,经查,涉案的四笔贷款均由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乔建生、穆永生占有或用予“以贷还贷”,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马学懂、张占营系为完成放贷任务等目的违规发放贷款,二人并未实际占有涉案贷款,认定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马学懂、张占营“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实施上述行为,与事实不符,其行为应构成违法发放贷款罪而非贷款诈骗罪。检察机关抗诉提出“原判认定被告人马学懂、张占营关于第二笔贷款的行为构成违法发放贷款罪定性错误,适用法律不当”之意见,不予采纳。原判认定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马学懂、张占营在本案第一、三、四笔贷款中的行为构成贷款诈骗罪,定性错误,应予纠正。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马学懂、张占营及其辩护人辩称“上诉人马学懂、张占营均构成违法发放贷款罪,不构成贷款诈骗罪”之意见,予以采纳。

关于衡水市人民检察院支持抗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占营上诉及其辩护人辩称“应认定上诉人张占营构成自首”之意见,经查,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占营在案发后主动投案,对其违法发放贷款的犯罪行为做了如实供述,虽在一审庭审过程中有避重就轻的供述,但对其主要犯罪事实予以了供认,仍应认定为自首。冀州市人民检察院支持公诉及冀州市人民法院判决书中未予认定不妥,应予纠正。衡水市人民检察院支持公诉意见、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占营及其辩护人辩称“上诉人张占营构成自首”之意见,予以采纳。依法可对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占营减轻处罚。

关于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占营的辩护人所提“上诉人张占营具有自首情节,且系从犯、初犯、偶犯,其家属积极退119万元,并自愿认罪,建议以违法发放贷款罪对上诉人张占营适用缓刑”之意见,经查,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占营在违法发放贷款犯罪过程中,系主动、积极参与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无证据证实其系受他人指使、指派,其应为主犯。其辩护人称“上诉人张占营为从犯”之意见,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占营违法发放贷款行为造成信用社特别重大损失,影响恶劣,社会危害性大,虽其家属主动退赔了经济损失,其属初犯、偶犯,且有自首情节,但综合全案,其不符合适用缓刑的条件。其辩护人辩称“建议对上诉人张占营适用缓刑”之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马学懂上诉及其辩护人辩解“马某所借10万元是借款,不是给予上诉人马学懂的好处费”之意见,经查,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马学懂及证人马某证言证实该10万元系马某借款,马某证实马学懂让其到时候还利息,河北省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证明佐证证实马某在案发后归还本金及利息11万元。虽在案发前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占营用第四笔贷款将该10万元提前归还,马某借款无相关借贷手续,但从资金链来看,该款的所有权仍属信用社,并未发生改变,且最终马某归还了该10万元的本息。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马学懂非法占有了该10万元,故原判认定该10万元系给予上诉人马学懂的好处费欠妥。上诉人及其辩护人该辩解意见,予以采纳。

关于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占营及其辩护人辩解“原判认定上诉人张占营获得10万元好处费错误”,经查,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占营及证人赵某某证实系穆永生向赵某某借款10万元,张占营为中间人,赵某某将款先行打入张占营卡上符合情理。穆永生陈述系自己替上诉人张占营借款,但上诉人张占营予以否认,且穆永生与赵某某并不相识,其该陈述不符合常理,其也未能提供充足理由和证据予以佐证。穆永生该10万元借款,是在贷款下来之前所借,但原判认定的10万好处费是贷款下来之后的事,如果想获得这10万元好处费,在贷款前就运作不符合常理。因此,认定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占营非法收受好处费10万元,证据不足,原判予以认定欠妥。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占营及其辩护人该辩解意见,予以采纳。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乔建生、穆永生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假的土地证、房产证等产权证明文件骗取金融机构贷款,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贷款诈骗罪,应予刑罚。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马学懂、张占营,在明知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乔建生、穆永生无合法抵押物情况下,违反国家信贷管理规定,滥用职权或玩忽职守,向二人发放贷款651万元,数额巨大,且造成信用社249万元特别重大损失,其行为均已构成违法发放贷款罪,应予刑罚。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乔建生、张占营有自首情节,且有归还贷款或主动退赔信用社经济损失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马学懂案发后,主动退赔信用社经济损失,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一款、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二十五条、四十五条、四十七条、五十二条、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百三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维持河北省冀州市人民法院(2013)冀刑初字第33号刑事判决的第二项,即被告人穆永生犯贷款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50000元;

二、撤销河北省冀州市人民法院(2013)冀刑初字第33号刑事判决的第一、三、四项,即被告人乔建生犯贷款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50000元;被告人马学懂犯贷款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50000元;犯违法发放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20000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70000元;被告人张占营犯贷款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50000元;犯违法发放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20000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70000元。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乔建生犯贷款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4月24日起至2021年4月23日止。罚金限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四、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马学懂犯违法发放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4月24日起至2017年4月23日止。罚金限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五、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占营犯违法发放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4月26日起至2016年4月25日止。罚金限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六、追缴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乔建生、穆永生非法所得。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李贺

审判员  刘国华

审判员  王玉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刘菲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百三十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七十八条第二十五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一款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一百九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五十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