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船舶买卖合同纠纷

肖张荣与顾福银船舶买卖(建造、修理、改建和拆解)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7月22日 案由:船舶买卖合同纠纷 当事人:肖张荣 顾福银 案号:(2013)浙海终字第91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顾福银。

委托代理人:徐爱娟。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肖张荣。

委托代理人:朱纪华。

诉讼记录

上诉人顾福银为与被上诉人肖张荣船舶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宁波海事法院(2013)甬海法商初字第17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5月2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6月2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顾福银及其委托代理人徐爱娟,被上诉人肖张荣及其委托代理人朱纪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1年8月16日,顾福银、肖张荣签订船舶买卖协议,双方约定,肖张荣以13万元价格向顾福银购买“浙建德货00141”轮,顾福银和李相寿存在的经济纠纷与肖张荣无关;如李相寿取回该船,顾福银须付清13万元及一切费用。同日,肖张荣支付顾福银购船款13万元,顾福银将涉案船舶及船舶国籍证书、船舶签证簿、船舶营运证等相关证书交付给肖张荣,肖张荣将涉案船舶投入营运。

另查明:2002年11月6日,顾福银与李相寿签订造船协议书,约定李相寿为顾福银定制一艘B100吨黄沙船,总价款为48.5万元,后顾福银支付47.5万元。2003年1月底,李相寿将“浙建德货00141”轮交付给顾福银。2003年5月8日,李相寿将涉案船舶登记在自身名下,并以该船为其向金融机构的借款进行抵押担保,后顾福银向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起诉。2004年10月29日,该院审理后依法作出(2004)萧民二初字第0854号民事判决,判令:一、解除顾福银与李相寿于2002年11月6日签订的造船协议书;二、李相寿于该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顾福银价款475000元及利息71249元;三、在李相寿履行上述给付义务后,顾福银返还李相寿“浙建德货00141”轮,由李相寿在十日内向顾福银处提取。该民事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因李相寿仍未返还顾福银造船款项及利息,顾福银营运涉案船舶直至于2011年8月16日交付给肖张荣。 2013年2月28日,肖张荣以该船系他人所有为由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1、解除顾福银、肖张荣于2011年8月16日签订的船舶买卖协议;2、顾福银立即返还肖张荣购船款13万元;3、本案诉讼费由顾福银承担。

顾福银在原审中确认双方于2011年8月16日签订船舶买卖协议,约定顾福银将登记为李相寿所有的“浙建德货00141”轮转让给肖张荣,肖张荣已支付13万元购船款并交接涉案船舶和相关证书,但顾福银答辩称:一、船舶买卖协议系附解除条件合同,因李相寿未要求顾福银返还船舶,约定解除条件不成就,该协议不应解除;二、肖张荣主动向顾福银购买涉案船舶,在签订协议之前已看过(2004)萧民二初字第0854号民事判决书,协议明确载明顾福银与李相寿之间存在船舶纠纷,肖张荣亦收取船舶证书,故肖张荣在订立协议时明知该船系李相寿所有,但仍坚持签订该协议,顾福银无需承担权利瑕疵担保责任;三、如法院判令解除船舶买卖协议,肖张荣应赔偿顾福银相应租金损失。综上,请求法院驳回肖张荣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顾福银因“浙建德货00141”轮的所有权人李相寿未返还其购船款,根据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2004)萧民二初字第0854号民事判决书,其依法占有该船并将之转让给肖张荣。尽管涉案船舶的所有权变动处于效力待定状态,但顾福银、肖张荣双方签订的船舶转让协议仍真实合法,应确认有效。顾福银事后未取得该船所有权或经案外人李相寿追认,致使肖张荣无法取得该船所有权导致合同目的落空,故肖张荣对涉案船舶转让协议依法享有法定解除权,有权解除该协议。肖张荣签订涉案协议时是否知晓涉案船舶系案外人所有并不影响其行使对该协议享有的法定解除权。船舶转让协议依法解除后,肖张荣有权要求顾福银返还购船款。顾福银辩称,肖张荣使用涉案船舶至今,由此产生的租金损失应由肖张荣承担,但顾福银对其主张的损失金额未能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亦未提起反诉,故本案中不予处理,顾福银可另行解决。综上,肖张荣的诉请证据与理由充分,予以保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第九十七条,《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原审法院于2013年4月16日判决:一、解除肖张荣与顾福银于2011年8月16日签订的船舶买卖协议;二、顾福银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肖张荣购船款13万元。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2900元,减半收取1450元,由顾福银负担。

顾福银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肖张荣在签订协议时明知涉案船舶属于案外人李相寿所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五十一条规定,顾福银无需承担权利瑕疵担保责任,且肖张荣自身存在过错,应由其承担协议解除的不利后果,顾福银无需返还购船款13万元。此外,原审法院判决顾福银返还购船款,却未明确肖张荣将涉案船舶返还给顾福银,有失公平,请求依法改判驳回肖张荣诉讼请求。后在二审庭审中,顾福银当庭变更上诉理由为:顾福银委托李相寿造船,后李相寿将船登记在自己名下。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相应判决已经确认前述事实。顾福银和肖张荣签订的涉案协议不是买卖协议,而是保管协议。原上诉状的理由不再坚持,请求继续按照涉案协议履行,由肖张荣继续保管涉案船舶。综上,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

针对顾福银的上诉请求与理由,肖张荣在庭审中口头答辩称:2011年8月16日出具的协议书已经明确双方不是保管合同关系,而是买卖合同关系。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已经查明顾福银并不是“浙建德货00141”轮的所有人,该船所有人是案外人李相寿,故顾福银无权对该船作出处分。因此,肖张荣与其签订涉案协议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有权解除买卖协议。原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综上,请求维持原判,驳回顾福银的上诉请求。

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材料。

经审理,对原审查明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顾福银的上诉意见和肖张荣的答辩意见,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是涉案协议性质为船舶买卖协议还是保管协议。双方当事人对本院归纳的争议焦点无异议。针对上述争议焦点,分析认定如下:

顾福银、肖张荣于2011年8月16日签订的涉案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从协议所载内容看,协议约定“肖张荣向顾福银购买‘浙建德货00141’船一只,肖张荣一次性付清顾福银13万元”,肖张荣、顾福银在协议尾部落款“买船方”、“卖出方”处分别签字并捺指印。此外,顾福银于二审庭审中认可,签订协议当时涉案船舶的船价在13万元左右。综上,原审判决认定涉案协议系船舶买卖协议并无不当,顾福银上诉认为涉案协议实际为保管合同的理由缺乏相应证据予以支持,本院不予采信。根据(2004)萧民二初字第0854号民事判决书,“浙建德货00141”船的所有权人为案外人李相寿,因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三条,在顾福银未取得涉案船舶所有权或者处分权致使船舶所有权不能转移时,肖张荣有权请求解除合同,原审法院据此判决解除涉案合同、顾福银返还13万元购船款并无不妥,顾福银上诉请求继续履行合同不能获得支持。

综上,顾福银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得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900元,由上诉人顾福银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黄 青

审 判 员  张士冬

代理审判员  张碧青

二〇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章 瑜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