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海上、通海水域旅客运输合同纠纷

徐艳与威东航运公司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8月18日 案由:海上、通海水域旅客运输合同纠纷 当事人:威海威东航运有限公司 徐艳 案号:(2014)青海法海商初字第382号 经办法院:青岛海事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徐艳,女,汉族,成年,住山东省威海市环翠区。

委托代理人:苏东超,山东东方未来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于龙江,山东东方未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威海威东航运有限公司,地址,山东省威海市。

法定代表人:宋嵘,董事。

委托代理人:管咏梅,山东鸿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冠林,山东鸿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徐艳诉被告威海威东航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东航运)海上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徐艳的委托代理人于龙江,被告威东航运的委托代理人管咏梅、杨冠林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原告徐艳系威海市邮政局职工,徐某甲、崔某丙系徐艳之父母。2012年4月,原告所在单位委托威海恒信国际旅行社为包括原告在内的职工前往韩国考察。4月21日,原告乘坐被告所有的“新金桥2”号客轮从韩国首尔返回威海,双方形成海上旅客运输合同关系。在海上行驶过程中,被告作为旅客运输合同承运人,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致使原告在卫生间摔伤。客轮抵达威海后,被立即送往医院治疗,后经鉴定原告的伤情构成十级伤残,误工时间4个月,护理期间1个月。因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故起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决。原告具体诉讼请求是:医疗费9329.11元、残疾赔偿金56528元、误工费4833.6元、护理费2323.07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0549.5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80元,鉴定费1700元,以上合计为人民币85743.33元。

被告威东航运答辩称:原告所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驳回其诉讼请求。原、被告形成了海上旅客运输合同关系,被告将整个参加这次航行的乘客都按照相关运输操作规程履行了保障义务送达到了目的地,并没有任何违约行为,原告到客船卫生间滑倒造成自身伤害系其本人的责任,被告威东航运不应承担相应违约责任。

为支持其主张,原告徐艳举证如下:

证据一、原告徐艳持有的被告公司乘船券及饭卡一张,用以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海上旅客运输合同关系。

证据二、威海晚报一份,用以证明原告徐艳基于海上旅客运输合同受伤的事实。

证据三、威海恒信国际旅行社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证明原告徐艳因被告船上的卫生间地面湿滑摔倒受伤的事实。

证据四、威海市中医院住院病历及收费专用票据一宗,用以证明原告徐艳为此次治疗花费住院费用为3680.81元。

证据五、威海市中医院门诊病历及门诊收费一宗,用以证明原告徐艳花费的门诊费用为1953.5元。

证据六、威海市市立医院门诊收费一宗,用以证明原告徐艳在市立医院花费的门诊费为3232.8元。

证据七、永鼎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一份,用以证明原告徐艳伤残等级为十级伤残,误工时间为四个月,需一人护理一个月。

证据八、永鼎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费收据及发票一宗,用以证明原告徐艳为此次鉴定花费了1800元鉴定费。

证据九、威海市邮政局出具的员工薪酬信息一宗,用以证明原告徐艳因误工每月实际减少收入1208.4元。

证据十、原告徐艳父母的身份证及丈夫宋某丙的户口本一宗,用以证明原告徐艳父母、丈夫为城镇居民,被扶养人生活费及护理费应以城镇标准计算。

证据十一、威海市邮政局、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烟台市分公司各自出具的证明一份,用以共同证明原告徐艳的家庭成员情况。

被告威东航运对证据一至六的真实性、证明内容皆无异议。对证据七、八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系原告单方委托,被告不予认可,申请法院委托重新鉴定。对证据九,是基于证据七做出的,应重新鉴定后再对该证据质证。对证据十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十一表面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威海市邮政局与原告父母没有任何关系,所以邮政局出具的原告父母有几个孩子及相关身份证明被告不予认可,应由原告父母的居住地的居委会出具相关证明。

本院对原告证据一至十一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庭审中,被告威东航运无证据向本院提供。

经审理查明:原告徐艳系威海市邮政局职工。2012年4月,原告所在单位威海市邮政局委托威海恒信国际旅行社向包括原告徐艳在内的职工前往韩国考察提供相应服务。同年4月21日下午,原告徐艳乘坐被告威东航运所有的“新金桥2”号客轮从韩国首尔返回威海,双方形成相应的海上旅客运输合同关系。晚饭过后,原告徐艳去客轮卫生间,由于地面湿滑,原告徐艳在卫生间摔伤腰部。其受伤后喊人,经同行同事帮忙,由客轮上的医务人员进行了简单处理。次日,该客轮抵达威海后,原告徐艳被立即送往威海市中医院、威海市市立医院等医院治疗,共花费人民币8867元。原告徐艳主张的入院CT检查费人民币462元,并未向本院提供相应正式票据。后经山东永鼎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原告徐艳的伤情构成十级伤残,误工时间四个月,需一人护理一个月。原告徐艳支付鉴定费人民币1800元。

庭审中,被告威东航运也明确承认:原告徐艳告知被告受伤后,被告马上安排船上医生进行诊断,并按医生要求做了简单处置,同时通过电话告知岸上准备救护车,4月22日客轮一靠岸,马上就将原告徐艳送到了医院就医。

另查:徐某甲、崔某乙为原告徐艳之父母,徐某丁为原告徐艳弟弟,宋某丙为原告徐艳丈夫,皆系城镇居民。原告徐艳因误工每月实际减少收入为人民币1208.4元。2013年度山东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人民币28260元,人均消费性支出为人民币15778元。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系海上旅客运输合同纠纷,属于海事法院受案范围。按照民事诉讼原、被告举证责任的分配原则及要求,通过各方当事人陈述、答辩,举证、质证后,相应的法律事实已经查清。本案争议焦点一是被告威东航运是否应对原告徐艳的伤害承担相应民事赔偿责任,二是原告徐艳所主张的相应赔偿费用是否有相应证据予以支持问题。

一、本案原告徐艳与被告威东航运之间依法形成了相应的海上旅客运输合同关系。本案原、被告对双方存在海上旅客运输合同关系皆无异议,对于原告徐艳在客轮上发生了受伤事实,被告威东航运也无异议,只是认为原告徐艳受伤的原因是其个人没有尽到注意义务,存在过失所致。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在本法第一百一十一条规定的旅客及其行李的运送期间,因承运人或者承运人的受雇人、代理人在受雇或者受委托的范围内的过失引起事故,造成旅客人身伤亡或者行李灭失、损坏的,承运人应当负赔偿责任”,以及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经承运人证明,旅客的人身伤亡或者行李的灭失、损坏,是由于旅客本人的过失或者旅客和承运人的共同过失造成的,可以免除或者相应减轻承运人的赔偿责任”的规定,基于海上旅客运输合同纠纷而形成的诉讼,在承运人对运输合同本身及乘客受伤事实无异议的前提下,只有承运人提供足够证据证实乘客的受伤是因自身的故意或重大过失所造成的才能免除法律责任。本案中,由于被告威东航运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主张,因此,其不应承担相应违约责任的答辩,本院无法予以支持。原告徐艳要求被告威东航运承担相应违约责任的主张,符合相应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二、原告徐艳的赔偿要求有相应证据予以支持。根据查明的事实,被告威东航运对原告徐艳的医疗费用、城镇居民身份等并未能提供证据予以反驳,本院予以确认。关于被告威东航运要求对原告徐艳伤残十级的司法鉴定要求重新鉴定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八条“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有关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另一方当事人有证据足以反驳并申请重新鉴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的规定,本案中被告威东航运并未提供证据足以反驳,本院对其重新鉴定的要求无法予以支持。原告主张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要求各项赔偿费用,符合相应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对其主张的入院CT检查费人民币462元,因未向本院提供相应的正式票据,本院不予支持。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威海威东航运有限公司赔偿原告徐艳医疗费、伤残赔偿金、误工费、护理费等各项损失计款人民币85281.33元;

驳回原告徐艳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述金钱给付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逾期给付,则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944元,由原告徐艳负担44元,被告威海威东航运有限公司负担19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六份上诉状正本,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长  王利民

审判员  丁启学

审判员  李俊锋

二〇一四年八月十八日

书记员  谭天娇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十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五十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

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