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非法留置船舶、船载货物、船用燃油、船用物料损害责任纠纷

原告福州明发船务有限公司诉被告厦门鸿祥轮船有限公司非法留置船载货物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4月22日 案由:非法留置船舶、船载货物、船用燃油、船用物料损害责任纠纷 当事人:福州明发船务有限公司 厦门鸿祥轮船有限公司 案号:(2015)厦海法商初字第962号 经办法院:厦门海事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反诉被告):福州明发船务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福州市台江区台江路107号元洪锦江二期2幢1305室。

法定代表人:陈明发,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杨跃锦,福建九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厦门鸿祥轮船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厦门市翔安区新店镇莲河村81-83号。

法定代表人:洪英汉,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陈志民,福建泉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伍丁清,男,该公司职员。

诉讼记录

原告(反诉被告)福州明发船务有限公司(下称福州明发公司)诉被告(反诉原告)厦门鸿祥轮船有限公司(下称厦门鸿祥公司)、海口南青集装箱班轮有限公司(下称海口南青公司)非法留置船载货物纠纷一案,于2015年9月18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本诉原告向本院提出海事强制令申请,本院作出(2015)厦海法商初字第962号民事裁定,责令厦门鸿祥公司、海口南青公司自裁定送达之日起立即向福州明发公司交付案涉TJ090982号《国内水路集装箱货物运单》项下的23个集装箱及货物。11月9日,明发公司向本院提出申请,要求撤回对海口南青公司的起诉,本院裁定予以准许。在第一次庭审答辩时,本诉被告厦门鸿祥公司提起反诉,本院依法予以合并审理。同年11月16日以及12月2日,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诉原告(反诉被告)福州明发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明发、委托代理人杨跃锦(反诉原告)厦门鸿祥公司委托代理人陈志民、伍丁清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本诉原告福州明发公司诉称,2015年8月17日,其委托海口南青公司通过水路运输玉米、龙骨、煤炭等23个集装箱货物。8月20日,海口南青公司向其签发《国内水路集装箱货物运单》,载明船名航次为“鸿祥59”轮15065,始发港天津港,目的港福州港,发货人、收货人均为本诉原告,以及23个集装箱货物信息。同日,“鸿祥59”轮驶离天津港,预定于8月25日到达福州港。本诉被告厦门鸿祥公司系“鸿祥59”轮船舶经营人。航行过程中,该公司以与海口南青公司存在债务纠纷为由,擅自将船舶停靠泉州港,要求本诉原告代海口南青公司偿还债务,否则拒不续行,拒不放货。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下称《海商法》)第一百四十一条规定,本诉被告对涉案货物没有留置权,其实际控制、占有案涉货物,为获取不当利益,以本诉原告支付高额费用代海口南青公司偿还债务为换取货物的条件,系非法留置船载货物,使案涉货物的财产权益处于危难之中。故诉请判令:1、本诉被告厦门鸿祥公司与海口南青公司共同将案涉23个集装箱货物运输、卸载在福州港,并交付本诉原告;2、如拒绝履行,本诉原告替代履行产生的费用、损失由本诉被告与海口南青公司承担。

本诉原告诉称,在本案审理过程中,2013年9月30日,其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与本诉被告厦门鸿祥公司订立《和解协议书》。本诉被告擅自将“鸿祥59”轮船舶停靠泉州港及非法留置船载货物的行为,导致本诉原告增加负担泉州港货物堆存及装卸费23000元、货物自泉州港至福州的拖车费60950元、实际货主索赔玉米变质的损失127353.6元。2015年11月9日,因厦门鸿祥公司非法留置船载货物,本诉原告申请撤回对本诉被告海口南青公司的起诉,并变更诉请为:1、撤销本诉原告与本诉被告厦门鸿祥公司签订的《和解协议书》第2、3、4条;2、本诉被告赔偿本诉原告港杂费23000元及该款项自2015年9月30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3、本诉被告赔偿本诉原告货物运至福州的拖车费60950元及该款项自2015年10月2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4、本诉被告赔偿本诉原告玉米变质损失127353.6元;5、案件受理费、申请费等诉讼费用由厦门鸿祥公司承担。

为支持其主张,福州明发公司提交了如下诉讼材料佐证:

证据1-2、运输委托书、《国内水路集装箱货物运单》,用以证明其委托海口南青公司承运玉米21箱、煤炭1箱、龙骨1箱,船名航次为“鸿祥59”轮15605,以及具体始发港、目的港、托运人、收货人、箱号;厦门鸿祥公司是“鸿祥59”轮船舶经营人。

证据3-4、《箱属证明》、《进口重箱证明函》,用以证明“鸿祥59”轮15065航次装载的23个集装箱及箱内货物系本诉原告所有。

证据5、《协议书》,用以证明厦门鸿祥公司实际控制、占有“鸿祥59”轮装载的货物,为获取不当利益,以本诉原告支付高额费用代海口南青公司偿还债务为换取货物的条件,系非法留置船载货物。

证据6、《和解协议书》,用以证明本诉被告非法留置船载货物,协议第2条、第3条、第4条应予撤销。

证据7、转账凭证,用以证明本诉被告乘人之危,胁迫本诉原告支付案涉货物在石狮市华锦码头储运有限公司(以下称华锦码头)的港杂费23000元。

证据8、运费对账明细及转账凭证,用以证明本诉被告擅自将“鸿祥59”轮船舶停靠在泉州港,拒不前往福州港,导致本诉原告额外支付泉州港至福州港拖车费60950元。

证据9、《购销合同》,用以证明福清市元成贸易有限公司(下称福清元成公司)系案涉玉米的实际货主,玉米托运前的采购价格为每吨2260元。

证据10、变质玉米接收单及地磅单,用以证明变质玉米总重量为132.66吨。

证据11、变质玉米销售地磅单,用以证明福清元成公司将变质玉米按每吨1300元销售。

证据12、《索赔函》,用以证明福清元成公司索赔玉米变质损失127353.6元。

证据13、《内贸集装箱港航协议》,用以证明华锦码头港口费用项目和收费标准。

当庭补充提交证据14、《国内水路集装箱港口收费办法》,附表中有内贸集装箱的装卸包干费,用以证明码头收费的费率以及本诉被告收取费用过高。

证据15、照片,用以证明货物损毁情况。

证据16、拖车收据,用以证明本诉原告支付从泉州到福州的拖车费用。

证据17、《对抵函》,用以证明本诉原告给货主造成损失已通过抵销运费赔偿。

本诉被告厦门鸿祥公司在答辩期内未答辩,庭审辩称:双方签订的《和解协议书》是在海事强制令作出以后,应当被尊重和执行。本诉原告的诉请应当予以驳回。并同时提起反诉称,2015年9月30日,其与反诉被告福州明发公司签订《和解协议书》,约定其协助反诉被告在华锦码头办理提取货物手续,福州明发公司委托陈名发提取货物后,不得要求其承担任何责任。福州明发公司收到全部集装箱货物后,应撤回对反诉原告的起诉,也不得为此提起任何针对反诉原告的诉讼。协议还约定自货物被堆放在华锦码头始产生的码头费用及其他相关费用,由福州明发公司自行承担,反诉被告愿意将码头收取的上述费用(多退少补)交由厦门鸿祥公司支付给华锦码头,反诉原告不得向福州明发公司收取任何运费。协议书签订后,福州明发公司未依约撤诉,致反诉原告产生律师费10000元。福州明发公司也未支付华锦码头产生的码头费用及其他相关费用的差额12270元。故诉请判令:1、反诉被告福州明发公司向其支付码头费用12270元;2、反诉被告福州明发公司向其支付律师费10000元;3、反诉被告福州明发公司向反诉原告厦门鸿祥公司赔礼道歉。后反诉原告当庭撤回第三项诉请。

为支持其主张,本诉被告厦门鸿祥公司提交了如下诉讼材料佐证:

证据1、《船舶载运货物清单》,用以证明托运人、收货人均是海口南青公司,其与本诉原告无运输合同关系,未收取本诉原告运费。

证据2、海口南青公司的公告,用以证明海口南青公司突然中止营业。

证据3、《和解协议书》,用以证明本诉原告在海事强制令作出后与本诉被告达成和解协议,约定装卸费、堆存费等由本诉原告承担,本诉原告应当撤回对本诉被告的起诉。

证据4-5、发票、集装箱费用清单,共同用以证明本诉原告23个集装箱货物的港杂费共计35270元,由本诉被告垫付,本诉原告应当再行支付12270元。

证据6、律师费发票,用以证明因本诉原告未按协议约定撤诉,本诉被告被迫应诉而产生律师费。

反诉被告福州明发公司辩称,一、反诉原告非法留置船载货物,使案涉货物的财产权益处于危难之中,胁迫其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签订《和解协议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的规定,其有权请求撤销《和解协议书》第2条、第3条、第4条,不履行上述协议的条款,并不应承担任何责任。二、反诉原告非法留置船载货物,损害其合法权益,产生的相关码头费、律师费应由反诉原告自行承担,应驳回其反诉请求。

双方均以其提交的本诉证据作为反诉证据使用。

经庭审举证和质证,本院对双方当事人证据作如下分析与认定:

对于福州明发公司证据:厦门鸿祥公司质证认为,证据1-4、8-11、13-16与本案无关,证据5无原件,不予认可,证据6、7真实性确认,证据12无明确索赔对象,证据17中货损是否实际抵扣运费无法确定。本院认为,证据1-4、8-12有原件可供核对,且相互印证,厦门鸿祥公司对证据6、7真实性亦予以确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下称《证据规定》)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对其证明力予以确认;证据5无原件可供核对,本诉被告亦予以否认,故对该证据的证明力不予确认。证据13系福州明发公司与华锦码头之间的港航协议,与本案无关,且港口作业费率受物价水平、市场竞争等因素影响,与厦门鸿祥公司实际支付的港口费用没有必然联系,故对其证明力不予确认。证据14为部门规章,已为《交通运输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放开港口竞争性服务收费关问题的通知》(交水发(2014)253号)废止,且该通知明确集装箱装卸作业劳务性收费由政府指导价改为市场调节,由港口经营人、船舶供应服务企业根据市场供求和竞争状况、生产经营成本自主制定收费标准,堆存保管费继续实行市场调节价。故对该证据证明力不予确认。证据15照片无法体现与本案的关联性,对其证明力不予确认。证据16系运费收款收据,与证据8运费对账明细及转账凭证相互印证,可以证明本诉原告为将货物从泉州运抵福州,支付运费60950元的事实。证据17系福州明发公司同意抵销的意思表示,可以证明福州明发公司实际遭受该货物索赔损失,故对该证据的证明力予以确认。

对厦门鸿祥公司证据,福州明发公司质证认为:真实性无异议,但证据1与本案无关,证据3协议书系受胁迫所签订,证据4、5港杂费收费过高。本院认为,福州明发公司对证据真实性无异议,根据《证据规定》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对其证明力予以确认,可以证明厦门鸿祥公司根据海口南青公司委托执行案涉航次运输及在海口南青公司中止营业后将案涉货物卸至华锦码头,并与福州明发公司就提取货物事宜签署和解协议并支付港杂费、律师费等事实。

根据以上对证据的分析认定,结合本案庭审笔录,本院查明: 2015年8月17日,福州明发公司委托海口南青公司通过水路运输玉米、龙骨、煤炭等23个集装箱货物,因互换舱位,该批货物无海运费。8月20日,海口南青公司向原告签发号码为TJ090982的《国内水路集装箱货物运单》,载明船名航次为“鸿祥59”轮15065,始发港天津,目的港福州,发货人、收货人均为福州明发公司。该轮船舶经营人为厦门鸿祥公司。同日,“鸿祥59”轮驶离天津港,预定于8月25日到达福州港。在此期间,海口南青公司因经营不善,于8月26日宣布中止经营。“鸿祥59”轮滞航泉州港附近海域。9月3日,案涉集装箱货物卸至华锦码头。厦门鸿祥公司为此支付港杂费35270元,其中9月3日至10月5日堆存费为23552元。 9月18日,福州明发公司向本院提起诉讼。在本案审理过程中,福州明发公司向本院提出海事强制令申请。9月23日,本院作出(2015)厦海法商初字第962号民事裁定及海事强制令,责令厦门鸿祥公司、海口南青公司自裁定送达之日起立即向福州明发公司交付案涉TJ090982号《国内水路集装箱货物运单》项下的23个集装箱及货物。 2015年9月30日,福州明发公司(甲方)与厦门鸿祥公司(乙方)签订《和解协议书》,载明因甲方委托海口南青公司通过水路运输其玉米、龙骨、煤炭等23个重柜货物,由“鸿祥59”轮15065航次运输,货物堆放在华锦码头,就乙方协助甲方提取上述货物达成如下协议:一、乙方愿协助甲方在华锦码头办理提货(以甲方提供号码为TJ090982的《国内水路集装箱货物运单》为准)手续,乙方不向甲方收取相关费用。二、自货物被堆放在华锦码头始产生的堆场费用及其他相关费用,由甲方自行承担,甲方愿将码头收取的上述费用通过乙方指定账号交由乙方支付给华锦码头,乙方不得向甲方收取任何运费。三、甲方委托陈明发提取货物后,不得要求乙方再承担任何责任。四、甲方收到全部集装箱及货物后,应向本院撤回对乙方的起诉,以后也不得因此向法院提起任何针对乙方的诉讼。并约定本合同一式三份,自双方法定代表人或委托代理人签字或加盖公章之日起生效。

同日,福州明发公司向被告厦门鸿祥公司指定的账户转账23000元。10月2日至10月4日,福州明发公司委托陈明发在华锦码头提取了案涉23个集装箱货物,并自行运输至福州,为此支付拖车费60950元。

案涉货物中的21个集装箱玉米系福清元成公司购自河北双玉粮贸有限公司,并在双方签订的《购销合同》中约定:玉米质量标准为符合国标一等以上,2014年河北省产,水分≤14%,杂质≤1%,色泽气味正常,无虫害,无参杂物和药物残留,单价为2260元/吨,卖方仓库内交货,买方负责安排海运集装箱运输。福清元成公司出具《索赔函》称,玉米于2015年10月2日到达该公司仓库内,出现霉变发热等问题,严重影响销售。经过磅称量,变质玉米总重量为132.66吨。福清元成公司将该部分变质玉米以1300元/吨价格出售,共计损失127353.6元。2015年10月26日,福清元成公司向福州明发公司发出《对抵函》,要求抵销应付运费。福州明发公司在该函上加盖该公司商务部公章表示同意抵销。

另查明:2015年第21号台风“杜鹃”于9月28日在台湾宜兰县登陆,并于9月30日在福建省莆田市登陆。受其影响,福建东部沿海有暴雨。

由国家粮食局提出并由全国粮油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归口的《国家玉米标准》(GB1353-2006)第1条规定,本标准适用于收购、储存、运输、加工和销售的商品玉米;第9.2条规定,玉米应储存在清洁、干燥、防雨、防潮、防虫、防鼠、无异味的仓库内;第9.3条规定,应使用符合卫生标准的运输工具和容器运送,运输过程中应注意防止雨淋和被污染。

本院认为,本案立案案由为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后本诉原告福州明发公司变更诉讼请求,主张本诉被告厦门鸿祥公司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故本案为非法留置船载货物纠纷。本案双方主要争议焦点在于:一、《和解协议书》是否因厦门鸿祥公司乘人之危签订而应予撤销其中第2、3、4条;二、如撤销,厦门鸿祥公司应返还和赔偿福州明发公司各项损失数额;三、福州明发公司应当赔偿厦门鸿祥公司损失数额。

对此,本院作如下认定、处理:

一、关于《和解协议书》是否因厦门鸿祥公司乘人之危签订而应予撤销其中第2、3、4条问题。

福州明发公司认为,“鸿祥59”轮本应在2015年8月底到达福州,却滞航泉州,厦门鸿祥公司利用案涉玉米易腐烂变质和煤炭易自燃的特性,使其货物处于危难境地。为了减损而与厦门鸿祥公司签订协议,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依照《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第二款,该协议可撤销。厦门鸿祥公司认为,福州明发公司与其并无运输合同关系,本案纠纷系海口南青公司中止经营所致。其根据大部分货主的意见,停靠石狮华锦码头。福州明发公司未能证明其胁迫行为,案涉《和解协议书》意思表示真实,合法有效。

本院认为,案涉《和解协议书》是否应予撤销,实际涉及该协议书是否系福州明发公司在意思表示不真实的情况下签订,并结合厦门鸿祥公司是否存有乘人之危行为来认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70条规定,“一方当事人乘对方处于危难之际,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迫使对方作出不真实的意思表示,严重损害对方利益的,可以认定为乘人之危。”具体到本案事实,首先,从缔约背景分析,福州明发公司将集装箱货物委托海口南青公司运输后,因集装箱班轮经营人海口南青公司中止经营,导致其无法按期在目的港提取货物,有关货物的财产权益处于危难之中。其次,从相关事实发生先后顺序分析,厦门鸿祥公司辩称协议系双方经过协商而自愿达成的主张,也明显与案涉货物并未按期于2015年8月底到达目的港如期交付,尤其是与福州明发公司经交涉未果于9月18日提起诉讼并申请本院海事强制令,要求厦门鸿祥公司交付集装箱货物的事实相矛盾,并与本院于9月23日作出本案民事裁定内容相抵触。最后,从“鸿祥59”轮应履行的法定义务分析,该轮作为一从事国内沿海港口间运输班轮,负有在约定期间或者合理期间内,并按约定的或者通常的运输路线将货物从起运地点运输到约定地点进行交付的法定义务,不得擅自中途停运。案涉航次目的港为福州,“鸿祥59”轮却舍近求远绕行泉州港。厦门鸿祥公司擅自改变船期与挂港,使福州明发公司无法在目的港提取货物,并导致额外的拖车费损失与货主索赔,根据“事实自证”原则,即说明非法留置船载集装箱货物事实的存在。

综上,厦门鸿祥公司作为载运集装箱货物的“鸿祥59”轮船舶管理人,实际控制、占有案涉海运集装箱货物,利用玉米易腐烂变质及煤炭易自燃的特性,以撤回起诉并放弃相关索赔权利为交付货物的条件,胁迫福州明发公司违背真实意思表示,使其最终签署《和解协议书》并付款提货。即厦门鸿祥公司为获取其自身的不正当利益,以滞留船舶非法留置集装箱货物为手段,利用福州明发公司处于危难处境,迫使其签署案涉协议书,上述行为显属乘人之危,应予认定。根据《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第二款“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之规定,故本诉原告关于《和解协议书》第2、3、4条予以撤销的主张,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二、关于厦门鸿祥公司应返还和赔偿福州明发公司各项损失数额问题。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赔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厦门鸿祥公司对其收取福州明发公司支付港杂费23000元,并无异议,应予认定。现福州明发公司诉称厦门鸿祥公司返还23000元并赔偿相应利息,赔偿拖车费60950元及相应利息以及玉米损失127353.6元。对此,结合双方诉辩主张,本院再行作如下分析、处理: 1、港杂费23000元。因运输委托书中约定互换舱位无运费,福州明发公司实际已为案涉货物运费支付了对价,而运费业已包含货物到达目的港(地)卸货费,故正常作业发生的码头装卸费用,本不应由福州明发公司负担。但是,本案系因集装箱班轮经营人海口南青公司中止经营而引发,“鸿祥59”轮停航事出有因,发生码头装卸费用,系为了卸下货物所发生,厦门鸿祥公司并无垫付该款项义务。厦门鸿祥公司实际支付了靠泊卸货费用,未从中得益获利。故对于23个集装箱货物除堆存费以外的装卸费、港务费、单证费、吊箱费等港杂费用35270元-23552元=11718元,厦门鸿祥公司有权予以抵扣而不予以返还。但厦门鸿祥公司绕行泉州港,使福州明发公司无法及时联系“鸿祥59”轮并在约定的目的港提取货物,依据“行为人不得从其不法行为中获益”的法理,堆存费用系本诉被告擅自改港与非法留置行为导致,故应由本诉被告负担,即厦门鸿祥公司应向福州明发公司返还港杂费23000元-11718元=11282元。鉴于本诉原告款项汇付之日为2015年9月30日,故拟确定相应孳息为自厦门鸿祥公司占有款项之日,即2015年10月1日始至其实际返回款项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利息。 2、拖车费60950元。根据《合同法》第二百九十条“承运人应当在约定期间或者合理期间内将旅客、货物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以及第二百九十一条“承运人应当按约定的或者通常的运输路线将旅客、货物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规定,海口南青公司作为案涉航次集装箱货物承运人,负有在约定期间或者合理期间内,并按约定的或者通常的运输路线将货物从起运地点运输到约定地点进行交付的法定义务,其无权擅自中途停运。而厦门鸿祥公司作为“鸿祥59”轮船舶管理人,受海口南青公司委托运输案涉货物,同样有义务将货物在约定期间或者在合理期间内按照约定的航线将货物安全运送到目的港。在海口南青公司中止经营情况下,“鸿祥59”轮途经目的港福州未进港卸货,厦门鸿祥公司以非法留置货物为手段,意图不法转嫁其方对海口南青公司期租合同债权给相关货方,尤其是在本院海事强制令及裁定作出以后,仍然借故拖延,利用本诉原告托运货物及集装箱已卸离船舶而堆存码头、费用必然增加,以及箱内玉米不宜久存易变质的危难境地,迫使本诉原告签订案涉协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下称《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故厦门鸿祥公司应向福州明发公司赔偿拖车费60950元。鉴于原告支付之日为2015年10月2日,故拟确定相应孳息为次日始至厦门鸿祥公司实际支付款项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利息。 3、玉米损失127353.6元。根据本院查证事实,案涉玉米在装船时,并无证据表明承运人对其数量、品质等提出异议,应认定货物装船时状况良好。“鸿祥59”轮本应按照班轮运输线路运抵福州港,但厦门鸿祥公司为获取其自身的不正当利益,绕行泉州港并将案涉玉米卸至华锦码头。厦门鸿祥公司以滞留船舶非法留置集装箱货物为手段,利用福州明发公司处于堆存费用增加以及箱内玉米易变质的危难境地,迫使福州明发公司签订案涉协议后提取货物。至原告提货时,案涉玉米已经发生部分霉变。后福清元成公司将变质玉米以1300元/吨价格出售,共计损失127353.6元,并向原告索赔,原告已将该索赔金额与相关运费相抵销,实际遭受了损失。故,厦门鸿祥公司对玉米损失具有主观过错和侵权行为。根据《国家玉米标准》(GB1353-2006)第9.2条及第9.3条规定,玉米应使用符合卫生标准的运输工具和容器运送,运输过程中应注意防止雨淋和被污染,并且储存在清洁、干燥、防雨、防潮、防虫、防鼠、无异味的仓库内。鉴于案涉事实发生在高温多雨的夏季,玉米存放于海运集装箱相对密闭的空间中,自8月20日从天津港起运,本应于8月25日运抵福州港,但因“鸿祥59”轮绕行泉州港,自9月3日卸于华锦码头至10月2日原告提取货物,集装箱玉米堆放时间长达一个月;在此期间台风“杜鹃”于福建沿海登陆,恶劣天气亦不利于玉米的存储,易生霉变。被告仅辩称其凭完好的集装箱铅封交货,对货损并不知情,却未提交证据反驳,故本院认定厦门鸿祥公司滞留船舶非法留置集装箱货物的侵权行为与玉米霉变的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故厦门鸿祥公司应向福州明发公司赔偿玉米损失127353.6元。

三、关于福州明发公司应当赔偿厦门鸿祥公司损失数额问题。 1、港杂费12270元。本院上文业已分析、认定福州明发公司应当承担因“鸿祥59”轮靠泊卸货所产生的除堆存费以外的装卸费、港务费、单证费、吊箱费等港杂费用,堆存费属于厦门鸿祥公司非法留置集装箱货物所致,应由该公司自行承担,无权要求福州明发公司支付。故厦门鸿祥公司关于港杂费的诉请无法律依据,应予驳回。 2、律师费10000元。因《和解协议书》第4条关于福州明发公司应撤回起诉的约定,业已为本院判决撤销,故福州明发公司提起本案诉讼于法有据,且律师费并非本案诉讼必然导致的支出,故本院对厦门鸿祥公司关于律师费的主张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第二款、第五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本诉原告福州明发船务有限公司与本诉被告厦门鸿祥轮船有限公司于2015年9月30日签订的《和解协议书》第2、3、4条;

二、本诉被告厦门鸿祥轮船有限公司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返还本诉原告福州明发船务有限公司港杂费11282元,以及该款项自2015年10月1日始至其实际支付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的利息;

三、本诉被告厦门鸿祥轮船有限公司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赔偿本诉原告福州明发船务有限公司拖车费60950元,以及该款项自2015年10月3日始至其实际支付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的利息;

四、本诉被告厦门鸿祥轮船有限公司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赔偿本诉原告福州明发船务有限公司货物损失127353.6元;

五、驳回本诉原告福州明发船务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六、驳回反诉原告厦门鸿祥轮船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如果本诉被告厦门鸿祥轮船有限公司未按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诉案件受理费4470元,强制令申请费5000元,由本诉原告福州明发船务有限公司负担248元,本诉被告厦门鸿祥轮船有限公司负担9222元。反诉案件受理费178元,由反诉原告厦门鸿祥轮船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周诚友

审 判 员  邓金刚

代理审判员  游蔡墨

二〇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

代 书记员  洪德文

附件

附:本案所适用的主要法律条文及申请执行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五十四条下列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 (一)因重大误解订立的; (二)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

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

当事人请求变更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不得撤销。

第五十八条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六条第一款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

…… (六)赔偿损失;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执行申请提示:

第二百三十九条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的解释》

第五百一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五十八条第五十八条第二百九十一条第五十四条第二款第二百九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六条第一款第六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