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辞职争议

徐金峰与汕尾逸挥基金医院辞职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8月28日 案由:辞职争议 当事人:汕尾逸挥基金医院 徐金峰 案号:(2017)粤1502民初364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汕尾市城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徐金峰,男,1988年1月13日出生,汉族,湖南省人,现住汕尾市城区,

委托代理人:徐华,男,1961年8月27日出生,汉族,汕尾市城区人,住汕尾市城区,

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地址:汕尾市区康平路。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244150245691058XH。

法定代表人:余健儿职务:院长。

委托代理人:方国基,广东宏进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徐金峰诉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辞职争议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徐金峰及其委托代理人徐华、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的委托代理人方国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原告于2013年9月1日与被告签订有效期为三年的《劳动合同》。依据《劳动合同法》和《劳动法》的相关规定,原告于2017年1月15日向被告人事主管部门口头提出辞职未批准,于2017年3月14日以书面形式向被告人事主管部门提出辞职申请并递交了《辞职信》。原告依照《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七的规定,业经多次咨询办理离职手续、证明,遭被告人事主管部门拒绝。原告认为,被告拒绝办理离职手续、证明的行为,违法了国家法律、法规规定。综上所述,被告不履行为原告办理离职手续、证明,其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故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决:1、被告7天内履行为原告办理离职手续、证明;2、被告赔偿原告因被告拖延办理离职手续、证明所蒙受的经济损失10000元;3、案件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辩称,一、原告单方解除聘用合同,违反了聘用合同约定和国家有关规定。原告2013年9月1日入职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在手术室任医生职务,2014年9月原告办理正式入编手续,经汕尾市城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批准,2015年聘任原告任专业技术十二级任医师职务,聘任期限为2015年12月1日至2019年12月1日。原告与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签订的《劳动合同》中也约定,原告与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双方协商一致,该合同可以解除。现原告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工作至2019年12月1日,也没有与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充分协商就于2017年4月21日无故离职。根据《全民所有制事业单位专业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辞职暂时规定》第七条的规定,原告提出辞职必须经过医院批准。在未与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充分协商和未经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同意的情况下,不能单方解除聘用合同,原告应在经过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同意后才可以解除合同。《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第十七条规定:“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提前30日书面通知事业单位,可以解除聘用合同。但是,双方对解除聘用合同另有约定的除外。”根据原告与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签订的《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协议书》中约定:“徐金峰同志承诺在本院服务期最少5年以上”。原告必须要在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处工作满5年或5年以上,方可解除合同,现原告并未在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处工作满5年或5年以上,不可单方解除聘用合同。同时医院的《人事管理规定办法》明确规定员工提前三个月提出辞职申请,而原告在2017年4月21日未经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及被告科室批准同意并且没办理离院手续、工作移交的情况下擅自离院,给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科室带来工作难以分配和人员调动困难等一系列的影响。二、如果原告自动离职,应赔偿对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造成的损失。原告未经科室和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批准擅自离院之后,一直未回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办理任何离院手续,也未进行工作及资料的交接,包括科室工作、员工借款清查、员工宿舍钥匙的交接等,甚至置病人安危于不顾,科室值班安排、医师轮转安排一度陷入被动局面。而且原告在2017年4月21日无故离职后,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多次劝原告按照合同约定和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的规章制度返院上班,为劝其返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上班还按时向原告发放4月份、5月份工资共计人民币6254元,但原告却置之不理并没有返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上班。因此,原告应退回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多发原告的工资人民币6254元。原告与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签订的《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协议书》中约定:“徐金峰同志承诺在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服务期最少5年以上,违约一方承担违约责任,违约金为一万元。”现如原告自动离职,因原告并未依据与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的约定在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处工作满5年以上,根据上述约定,原告应赔偿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违约金人民币10000元。综上所述,原告提出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予驳回。

原告对其主张向法院提供的证据:1、汕市区劳人仲案[2017]06号《不予受理通知书》,证明依据通知书告知程序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令被告7天内履行办理离职手续、证明并赔偿原告因被告拖延办理离职手续、证明所蒙受的经济损失;2、《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劳动合同》、《参保人员基本信息》、《辞职信》,证明被告拒绝办理原告离职手续、证明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违反了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应予以赔偿;3、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徐金峰是适格的原告。

被告质证认为:证据1、3没有异议,证据2三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原告没有按被告的规定,即被告的员工辞职应该提前3个月申请,而原告没有按被告规定执行。

被告向法院提供的证据:1、广东省劳动合同、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协议书、汕尾市城区事业单位岗位聘用资格审批表,证明原告承诺在被告处工作最少5年以上,如违约承担违约责任。被告已经续聘原告,期限自2015年12月1日至2019年12月1日止;2、2017年4月份麻醉科值班表、汕尾逸挥基金医院职工考勤表、银行转账记录,证明原告应返还于2017年4月21日无故离职后被告为其发放的工资人民币人民币6254元;3、人力资源管理制度,证明原告必须提前三个月提出辞职申请。

原告质证认为:证据1中的劳动合同没有异议,协议书所约定的合法性与关联性有异议,违反法律规定;证据2值班表有异议,日期登记错误;证据3有异议,劳动合同已约定提前1个月申请离职,该约定符合法律规定。

经审理查明,原告在学校就读时于2013年5月2日与被告签订一份《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协议书》,协议书内容:毕业生意见一栏处原告徐金峰填上“同意签”,用人单位一栏处被告填上“同意聘用”,被告上级主管部门意见一栏处填上“同意引进后按政策规定办理”,举办高校毕业生就业管理部门意见一栏处填上“同意派遣”,双方约定其他事宜:1、被告同意录用原告为被告麻醉科麻醉医生;2、原告承诺在被告处服务至少5年以上;3、违约一方承担违约责任,违约金为壹万元整。原告毕业后于2013年9月8日与被告签订一份有固定期限为2013年9月1日起至2016年8月31日止三年的《广东省劳动合同》,广东省劳动合同第八条第(一)项第4点约定:“乙方(原告)解除本合同,应当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甲方(被告);在试用期内的,提前三日通知甲方(被告)。”第八条第(二)项第1点约定:“本合同期满或法定终止条件出现,本合同即行终止。”;《汕尾市城区事业单位岗位聘用资格审批表》显示被告同意聘用原告为事业编制职工,现聘任原告岗位等级:十二级,岗位名称:医师,岗位类别:专业技术,岗位期限:2015年12月1日至2019年12月1日。经查,被告再聘用原告为事业编制职工时并没有解除2013年9月8日与原告所签订一份有固定期限为2013年9月1日起至2016年8月31日止三年的《广东省劳动合同》,该审批表也没有约定原告离职时的违约责任。原告于2017年1月15日口头向被告提出辞职未批准,又于2017年3月14日向被告提交辞职信,被告于同日收到原告的辞职信,被告收到原告的辞职信后没有作出任何反应的情况下,原告遂于2017年4月21日离开被告处工作,并于2017年4月25日向汕尾市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汕尾市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申请人的仲裁请求不属于劳动人事争议处理范围为由,于2017年4月28日作出汕市区劳人仲字[2017]06号不予受理通知书。原告不服,认为被告拒绝为原告办理离职手续、证明的行为,违反了国家法律、法规规定,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向法院起诉,并提出如上诉求。庭审时,经查,被告已将2017年4、5月两个月的工资发给了原告,原告也承认收到了被告发给原告的2017年4、5月两个月的工资。以上事实,有原、被告双方提供的证据及本案案卷材料为证。

案经调解,双方无法达成一致意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告在学时即于2013年5月2日虽与被告签订一份《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协议书》,协议书中原告被告双方有约定违约责任,但到原告毕业后入职被告时即于2013年9月8日原告再与被告签订一份有固定期限为2013年9月1日起至2016年8月31日止三年的《广东省劳动合同》时,双方对违约责任又进行了重新约定。2015年被告聘用原告为事业编制职工,原告也在《汕尾市城区事业单位岗位聘用资格审批表》上签名确认,该审批表有约定:被告聘用原告的期限自2015年12月1日至2019年12月1日止,没有约定违约责任,更没有约定双方的违约责任应按《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协议书》中约定的违约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七条“劳动者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的规定,原告已于2017年3月14日向被告书面提出离职申请,2017年4月21日离职,并无违反法律规定,现原告请求被告履行办理离职手续、证明并无违反法律规定,原告的该请求依法予以支持,请求被告7日内为原告办理离职手续、证明依法调整为1个月内;被告抗辩原告离职应提前3个月向其书面提交申请及按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协议书》中约定违约责任进行处理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该抗辩理由依法不予支持;原告请求被告赔偿原告因被告拖延办理离职手续、证明所蒙受的经济损失10000元,因原告无向法院提交证据予以证明,原告的该请求,依法不予支持;被告答辩请求法院判决原告退还被告多发给原告的2017年4、5月两个月的工资6254元,因被告的该请求没有经过仲裁裁决,不属于法院直接审理的范围,被告的该请求,依法不予支持;被告认为原告没有按照原告与医院签订的《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协议书》中约定:即原告在被告处服务5年或5年以上,原告属违约,请求原告应赔偿被告违约金人民币10000元没有事实依据,且该请求没有经过仲裁裁决,不属于法院直接审理的范围,被告的该请求,依法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个月内为原告办理离职手续、证明。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人民币10元,由被告汕尾逸挥基金医院负担。

文尾

审 判 长  陈文君

审 判 员  陈贵文

人民陪审员  李跃进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颜卫东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第三十七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六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九十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