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

张健业犯内幕交易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3月4日 案由: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 当事人:张健业 案号:(2016)川01刑初00008号 经办法院: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健业,男,1965年1月7日出生于重庆市梁平县,汉族,大学文化程度,住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因涉嫌犯内幕交易罪于2015年1月27日被四川省公安厅直属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2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成都市看守所。

辩护人刘敏,北京伟衡(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张华建,四川道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以成检公诉刑诉(2015)29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健业犯内幕交易罪,于2016年1月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杨盛彪、代理检察员周靖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张健业及其辩护人刘敏、张华建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4年3月底,经被告人张健业居间介绍,山东齐鲁证券保荐代表人叶某代表山东某上市公司与四川泰合置业集团(以下简称泰合置业)商谈出让上市公司资产事宜,张健业依据其重组中间人身份从叶某处获知该上市公司总市值、总股本、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总资产、净资产、上市交易所等重要指标,进而确定了意欲进行资产重组的上市公司为山东江泉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泉实业)。后双方因泰合置业资产条件不符,未能达成合作,张健业继续为该上市公司寻找重组方。 2014年4月15日前后,唯美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唯美度)通过川财证券保荐代表人任东升,经张健业向叶某表达了“借壳”上市意向,江泉实业通过叶某,并经张健业向任东升表达了同意双方开始筹划江泉实业重组。为收取重组中间人佣金,任东升起草拟定了《财务顾问协议》,该协议甲方为唯美度、乙方为唯美度实际控制人、丙方财产顾问为张健业。张健业与任东升口头约定按32%、68%的比例分配重组中间人佣金。同时任东升结合张健业所告知的“壳”公司相关情况开始草拟《重组简要方案概述》。2014年4月29日,《重组简要方案概述》草拟完成并发送至唯美度;2014年5月8日,任东升再次将《重组简要方案概述》和《财务顾问协议》发送给唯美度,因唯美度方认为需要重组成功以后再支付中间人佣金,《财务顾问协议》未签订成功。为唯美度与江泉实业顺利达成重组获得佣金,张健业积极为双方传递消息,并通过任东升密切关注双方重组事项进展。6月12日,江泉实业发布《关于公司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并停牌;9月12日,江泉实业公告了唯美度的重组方案并于当日复牌。

被告人张健业在2014年4月18日开始,使用其本人在光大证券成都武成大街营业部开设的资金账户5×××××95、6×××××98连续买入江泉实业股票价值人民币(以下币种同)352万余元。因迫于资金压力,在2014年5月28日陆续将该批股票以350万余万的价格卖出,实际亏损1.8万余元;在2014年5月7日至5月13日期间,张健业使用与其签订了合作协议的徐某在川财证券犍为营业部开设的资金账户6××××67陆续买入江泉实业股票价值89万余元,后将该批股票以182万余万元价格卖出,获利93万元,张健业按合作协议分得48万元。在2014年5月7日至5月13日期间,张健业还使用与其签订了合作协议的戴某提供的其女儿吕某在川财证券犍为营业部开设的资金账户6××××46陆续买入江泉实业股票价值103万余元,后将该批股票以211万余万元价格卖出,获利108万元,目前尚未分配。

被告人张健业累计买入江泉实业股票金额共计545万余元,卖出金额745万余元,共计获利199万余元。

为支持公诉,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当庭出示了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等证据。

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张健业作为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员,在对证券交易价格有重大影响的内幕信息尚未公开前,买入该证券,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构成内幕交易罪。为此,提请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八十条第一款之规定,依法判处。

被告人张健业对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实均无异议。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张健业有自首情节,可减轻处罚;张健业主动退赃,可酌情从轻处罚;张健业利用他人股票账户交易,按约定可取得所获利润的一半,因此,其违法所得为全部获利的一半;张健业是初犯,可酌情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4年3月底,经被告人张健业居间介绍,山东齐鲁证券保荐代表人叶某代表山东某上市公司与泰合置业商谈出让上市公司“壳”资源事宜,张健业依据其重组中间人身份从叶某处获知该上市公司总市值、总股本、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总资产、净资产、上市交易所等重要指标,进而确定了意欲出让“壳”资源的上市公司为江泉实业(股票代码6×××12)。后双方因泰合置业资产条件不符未能重组,张健业继续为该上市公司寻找重组方。 2014年4月初,唯美度欲“借壳”上市,其股东成都汉易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吕恒向川财证券保荐代表人任东升表达了想“借壳”上市的意愿,4月上旬任东升便向张健业询问有无相关信息,张健业向叶某表达了“借壳”上市意向,江泉实业通过叶某,并经张健业向任东升表达了同意双方开始筹划江泉实业的重组。为收取重组中间人佣金,任东升起草拟定了《财务顾问协议》,该协议甲方为唯美度、乙方为唯美度实际控制人、丙方财产顾问为张健业。张健业与任东升口头约定按比例分配重组中间人佣金。同时任东升结合张健业所告知的“壳”公司相关情况开始草拟《重组简要方案概述》。2014年4月29日,《重组简要方案概述》草拟完成并发送至唯美度;2014年5月8日,任东升再次将《重组简要方案概述》和《财务顾问协议》发送给唯美度,因唯美度认为需要重组成功后再支付中间人佣金,《财务顾问协议》未签订成功。为唯美度与江泉实业顺利达成重组获得佣金,张健业积极为双方传递消息,并通过任东升密切关注双方重组事项进展。6月12日,江泉实业发布《关于公司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并停牌;9月12日,江泉实业公告了唯美度的重组方案并于当日复牌。

被告人张健业在2014年4月18日开始,使用其在光大证券成都武成大街营业部开设的资金账户5×××××95、6×××××98连续买入江泉实业股票共计1057106股,成交金额共计3522737元,因迫于资金压力,在2014年5月底陆续卖出江泉实业股票1054906股,卖出成交金额共计3505688元,亏损9437元。2014年1月张健业分别与徐某、戴某订合作炒股协议,由徐某、戴某提供资金,张健业代为进行股票交易。2014年5月7日至5月13日期间,张健业使用徐某在川财证券犍为营业部开设的资金账户6××××67,陆续买入江泉实业股票26.8万股,成交金额为893418元,同年9月22日后将该批股票卖出,成交金额为1829792元,获利936374元,张健业按合作协议约定实际分得48万元。2014年5月7日至5月13日期间,张健业使用戴某提供的其女儿吕某在川财证券犍为营业部开设的资金账户6××××46陆续买入江泉实业股票30.93万股,成交金额为1036211元,同年9月22日后将该批股票卖出,成交金额为2116880元,获利1080669元,该部分获利至案发尚未分配。被告人张健业买入江泉实业股票金额共计5452366元,卖出金额共计7452360元,获利共计2007606元。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认定,江泉实业重组的内幕信息敏感期为2014年4月15日至9月12日;张健业借向双方传递信息的过程获知上述内幕信息,属于《证券法》规定的内幕信息知情人。

在本案侦查过程中,被告人张健业的赃款48万元已扣押在案,张健业还退缴43万余元。吕某在川财证券犍为营业部开设的资金账户6××××46已被冻结。

上述事实,有经当庭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到案经过、抓获经过证实案件的来源以及被告人到案的经过。 2.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证实被告人张健业的基本情况。 3.江泉实业重大资产置换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证实:江泉实业与唯美度资产重组的情况。 4.张健业在光大证券成都武成大街营业部开设的资金账户5×××××95、6×××××98的交易记录清单证实:资金账户5×××××95从2014年4月18日以均价3.49元买入江泉实业股票11000股,5月13日买入400股,价格从3.41元至3.45元;同年4月29日以均价3.17元卖出10000股。资金账户6×××××98从2014年4月18日至5月26日买入江泉实业股票1045706股,价格从3.13元至3.48元,在同年5月22日至23日卖出1044900股,价格从3.302元至3.45元。 5.吕某在川财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犍为滨江路证券营业部的资金账户6××××46,从2014年1月至2015年2月的交易记录清单证实:该账户从2014年5月7日至5月13日买入江泉实业股票30.93万股,股价从3.27元至3.47元,9月22日之后以股价6.82元至7.95元卖出。 6.徐某在川财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犍为滨江路证券营业部的资金账户6000167,从2014年1月至2015年2月的交易记录清单证实:该账户从2014年5月7日至5月13日买入江泉实业股票26.8万股,股价从3.24元至3.48元,9月22日之后以股价6.82元至8.96元卖出。 7.徐某与张健业的《合作协议》证实:张健业与徐某约定从2014年1月1日至2015年1月2日,徐某委托张健业使用徐某账户炒股,徐某资金产生的收益,两人均分。 8.刘某、田某、叶某、吕某、任某等人的手机通讯清单,任某、吕某、刘某的电子邮件(附含财务顾问协议、重组简要方案概述、重大资产重组框架协议等文件)证实,江泉实业的重组过程中,相关人员的联系和商谈情况。 9.2015年1月27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出具的关于张健业等涉嫌“江泉实业”内幕交易案有关问题的认定函证实: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认定江泉实业重组的内幕信息敏感期为2014年4月15日至9月12日。张健业借向双方传递信息的过程获知上述内幕信息,属于《证券法》规定的内幕信息知情人。 10.转账凭条和公安人员出具的情况说明,案发后张健业的亲属将代其保管的48万元获利款,交由公安机关冻结。 11.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证实,吕某在川财证券犍为营业部的资金账户6××××46已被冻结。 12.证人朱美霖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2014年3月底、4月初,朱某和张健业一起喝茶,张健业告诉朱某某个上市公司的总股本、总市值、公司大股东持股比例等指标,让朱某分析一下是哪个上市公司,股票怎么样?朱某在电脑上推断出该公司为江泉实业,并告诉了张健业。

朱某辨认出了张健业。 13.证人李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4月中旬,张健业打电话问李某江泉实业能不能买,李某记得江泉实业股价3元多,李某告知买入风险应该不大。过了几天江泉实业股价涨了一点,张健业又打电话问李某江泉实业股价是不是要上涨,李某称不敢确定。后来,过一段时间江泉实业停牌了。 14.证人任某(川财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投资银行部总经理)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2014年3月底4月初,成都汉易天成投资公司的吕恒称,汉易天成投资公司是唯美度的股东,唯美度想“借壳”上市,让任某帮他找“壳”资源。任某联系张健业和上海另一个朋友,让他们帮忙寻找有没有上市公司愿意卖“壳”,任东升将唯美度的基本情况通过其电子邮箱发给张健业和那个朋友。张健业是股市做资金中介,人脉关系多。2014年4月中旬,张健业称,通过齐鲁证券的叶某找到一家上市公司,该上市公司可以卖“壳”,张健业还告知该上市公司的总市值、总股本、企业净资产、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这四个重要指标。任东升推断该上市公司为江泉实业,并起草了一个简单的重组方案反馈给吕恒。几天后,吕恒代表唯美度回复称,该项目基本可行,可以继续推动。任东升反馈给张健业,张健业很快告知对方需要了解唯美度的未来盈利能力,需要准备一些资料。资料准备齐以后,他们几个中间人开始和双方公司谈费用的问题。原本任某想以川财证券的名义与齐鲁证券共同做江泉实业的独立财务顾问,但这笔业务被叶某拿走了,任东升这边又和唯美度商量,准备以个人名义和唯美度签财务顾问协议,但唯美度拒绝和个人签订财务顾问协议,仅以口头承诺重组完成以后解决费用,于是任某和吕某、张健业约定最终费用分配比例是每人三分之一。江泉实业重组的中间人有任某和吕某、张健业、叶某四人。吕恒负责与唯美度联系,前期任某居间联系吕某和张健业,大概2014年5月5日以后任某直接联系叶某,张健业负责联系任某和叶某,叶某负责联系江泉实业,四人作用不同,但缺一不可。4月下旬中间人的费用已经敲定,张健业才告知该上市公司是江泉实业。张健业在5月初称其老是给重组双方传话,十分麻烦,便告知叶某的电话让任某直接联系,此后任某才开始和叶某联系。之后,张健业多次询问任某重组的进展,任某都简单地告知重组情况。5月下旬任某本身也没怎么参与重组事项,张健业再打电话询问时,任东升也告知其参与的少,具体的进度也不是很清楚。在停牌前几天,叶某告知股票快要停牌,任某转告了张健业。到案发,他们没有收到重组中间人的费用。

任某辨认出了张健业。 15.证人吕某(成都汉易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的证言证实:2011年,吕某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唯美度的股东陈某、刘某夫妻。2013年底,吕某到汉易投资工作,并了解到北京唯美度有“借壳”重组的意向。2014年3月,吕恒联系川财证券的朋友任东升,介绍了唯美度公司的情况,并委托其帮忙寻找“壳”资源。4月份,任东升回复称其手上有个“壳”资源符合吕恒要求,任某没有告知吕某“壳”资源的名字。吕某将唯美度的资料通过邮箱发给了任某。过了几天,任某回话,对方很有意向谈重组。4月底,任某告诉吕某“壳”资源是江泉实业。5月初,任某将《重组重要方案概述》和《并购财务顾问协议》发给吕某,吕某看见财务顾问费用丙方为空白,过了几天任东升又发了一份《并购财务顾问协议》,该协议的丙方为张健业。后吕恒将任东升修改的《重组重要方案概述》和《并购财务顾问协议》发给刘某,并告知重组方江泉实业的情况。5月中旬吕某、任某、以及唯美度、江泉实业、齐鲁证券的人展开商谈。2014年6月12日刘某告诉吕某,江泉实业停牌了。《并购财务顾问协议》中载明按照唯美度资产评估市值的3%收取财务顾问费,但协议没有签订,最终吕某和刘某口头达成协议按照资产评估市值1%至3%市值收取顾问费。 16.证人叶某(齐鲁证券投资银行济南业务部业务负责人、董事总经理)的证言证实:2010年或2011年,齐鲁证券了解到江泉实业有重组意向。2014年初,叶某经雷奇节能公司董事长陈某介绍认识了张健业。张健业自称在做上市公司和券商之间联系上市重组的工作,即做中间人。2014年4月张健业打电话向叶某介绍了泰合置业,称该公司想“借壳”上市,询问叶某是否有合适的“壳”资源。叶某就与江泉实业的总经理田英智电话联系,询问卖“壳”的意愿。2014年4月,叶某和张健业多次电话联系,进一步沟通了泰合置业的具体信息,叶某也向张健业提到江泉实业的基本信息,可能包括市值、股本、第一大股东持股、净资产和大股东提出的重组要求,但没有提及上市公司的具体名称。张健业可能自己推断出是江泉实业。2014年4月,在张健业安排下,叶某去了成都,与陈某、王某、张健业等人见面。叶某介绍了江泉实业的情况,仍没有提到公司名字。后来由于泰合置业拥有的商铺和酒店等资产不符合“借壳”上市条件,最终此事没谈成。2014年5月4日,张健业电话联系叶某,称他一个朋友那里有一家北京的“借壳”企业推荐,张健业没有提公司的名字,只是说是做化妆品的公司。张健业就负责帮叶某和他朋友传话,后来叶某知道此人是任某。期间,叶某、张健业电话联系频繁,主要为双方传话。因涉及到叶某要去北京亲自见这家公司的负责人,张健业就让叶某和任某直接联系。叶某就联系任东升,双方交流了“借壳”方的基本情况,“借壳”的可行性,也谈了双方的重组条件,任东升表示“借壳”方可以接受江泉实业提出的重组条件。5月12日至13日,叶某去了唯美度,叶某见到了任东升、吕某和刘某。双方就唯美度是否符合“借壳”的法律及财务条件进行了交流,双方谈的比较成功,叶某才告知他们江泉实业的名字。5月14日,刘某、吕某、叶某、任某去了江泉实业考察,与江泉实业的田英智进行商谈。叶某一直没有向张健业提到江泉实业的名字,也没有提到是山东的公司。后来张健业没有向叶某了解重组进展。江泉实业重组的中间人有叶某、吕某、张健业、任某。叶某负责联系江泉实业,吕某负责联系唯美度,张健业负责联系叶某和任某,任某负责联系吕某和张健业,缺其中任何一人,重组无法继续。叶某代表齐鲁证券,所以齐鲁证券收的是对公的财务顾问费用,最后签订的合同是1100万元财务顾问费。叶某不知道任某和张健业有没有中间人费用。 17.证人刘某(唯美度执行董事)的证言证实:刘某与其妻陈某创立的唯美度,陈某任董事长。2014年唯美度的股东之一汉易天成基金的吕恒介绍一个国内的上市公司,刘某他们觉得这个上市公司的重组上市方案可行,准备“借壳”上市。4月29日吕恒通过电子邮件发给刘某《重组重要方案概述》。5月8日吕恒又通过电子邮件发给刘某修改后的《重组重要方案概述》和《财务顾问协议》(丙方为张健业)。刘某看后认为,其他介绍“壳”资源的中间人是否该拿报酬需要等到“借壳”成功后,所以刘某认为要看事情的进展情况再议。张健业是吕某联系的,其情况刘某不太清楚。5月14日刘某、吕某、叶某、任东升一起到江泉实业考察,田英智总经理出面接待。重组双方在开会时就只有刘某、吕某、叶某和田某。在江泉实业停牌前刘某只和叶某见了一次面,停牌后见了几次,主要是通过电话联系。为此次唯美度“借壳”上市提供服务的中介机构有齐鲁证券、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和北京德和恒律师事务所,知道重组的人有刘某、叶某和田某。 18.证人田某(江泉实业总经理)的证言证实:2010年开始江泉实业的经营业绩不太理想,华盛江泉集团内部并没有合适的资产注入,集团就考虑转让江泉实业的“壳”。2010年齐鲁证券的叶某为江泉实业推荐资产置换项目,开始有了接触。2014年4月,叶某打电话告诉田某,四川那边有个公司,他想去考察一下是否适合与江泉实业重组上市。叶某到成都考察后告知田某那个公司不合适,也没有告诉田某那个公司的名字。4月上旬,叶某又打电话推荐,称北京有一家公司觉得田某公司的“壳”还不错,也基本同意田某公司提出的重组条件。叶某考察后说对方基本同意田某公司的条件,双方可以见面进一步协商。5月14日,叶某带了唯美度的刘某和吕某来洽谈。5月23日田某去了唯美度考察。后来齐鲁证券的叶某、巩某多次电话问田某对方公司是否符合要求,可以的话就停牌。6月11日田某请示董事长王某1,王某1指示停牌,再继续谈。6月12日停牌后,齐鲁证券就开始联系中介机构展开尽职调查。约6月底江泉实业与唯美度签订了重组框架协议。7月初,会计师和评估师到公司开展了审计评估工作。酝酿停牌的过程中,只有田某、王某1、叶某和巩某知道。田某和叶某主要通过电话联系。张健业在雷奇节能公司被并购并“借壳”上市这件事情上是中间人,不记得是否约定中间人费用。 19.证人王仁果(泰合置业董事长)的证言证实:张健业在做上市公司重组的中间人,就是为需要重组的公司牵线搭桥,重组成功后收取一定的佣金。2014年初,泰合置业有上市打算。3月王某2经人介绍认识了张健业。王某2把泰合置业上市的想法告诉了张健业。张健业询问了泰合置业的情况。4月初张健业带着山东雷奇节能的总经理陈某到成都,王某和陈某见面在索菲特万达酒店一起吃了顿饭,商谈泰合置业收购雷奇节能的事。4月10日左右,张健业带着山东齐鲁证券的叶某到索菲特万达酒店,晚上王某和公司的副总李某1、公司法律事务部的何强陪他们吃饭,在场人有叶某、张健业、李某、何某。王某2介绍了泰合置业的情况,叶某当时打算让王仁果购买雷奇节能股份,然后将雷奇节能装入上市公司。张健业提到几个上市公司“壳”资源,其中重点推荐了江泉实业。叶某没怎么提江泉实业,也没向王某2提交与江泉实业有关的任何资料。最终因多方面原因没有重组成功,泰合置业没有“借壳”江泉实业上市,王某2也没有向张健业支付佣金。 20.证人陈某(雷奇节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证言证实:2013年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张健业。2014年张健业约陈某去成都和泰合置业的老总王某2见面谈并购的事情。叶某已先到成都,他们都住索菲特万达酒店。晚上陈某、叶某、王某2、张健业及其下属一共六个人一起吃了饭。之后他们就去了会议室商谈,主要围绕泰合置业收购雷奇节能下属的全资子公司国建高创然后再“借壳”上市的运作模式,但对方提出的并购条件不符合陈某的预期要求,陈某就退出来。参加会谈的人有陈某、叶某、张健业、王某及其两个下属。 21.证人戴某的证言证实:2011年左右,戴某让女儿吕某在川财证券犍为滨江营业部开设了一个股票账户。2014年1月戴某将这个账户委托给张健业代为操作,并签订了《合作协议》。戴某将吕某的股票账户和密码告诉张健业,该股票账户戴某出200万元本金,张健业出30万元保底金。双方约定具体操作戴某不管,张健业保底不发生亏损,当股票市值低于200万元时,戴某可以进入股票账户对持有的股票强行平仓,如果张健业还想再次使用本金购买股票就需要转入保底金,确保本金不低于200万元;炒股获利后,张健业和戴某平分。开始张健业买的股票亏了60多万元,张健业分两三次共转入30万元左右,后来张健业的操作赚了钱,戴某又退还了其追补的30万元保底金。2014年5月初,张健业买了30万股左右的江泉实业股票,当时股价在3元多,后来江泉实业停牌。大概9月份复牌后,江泉实业股价涨到6元多,张健业卖完了股票。戴某除了退还张健业追加的保证金,没有向张健业转过款。现在账户中有200万元是戴某的本金,张健业有30万元保底金。 22.证人吕某的证言证实:大概3、4年前,吕某母亲戴某让吕某在川财证券犍为滨江营业部开设了一个股票账户,第三方托管账户是犍为县农业银行,也是吕某的户名。之后该账户由戴某在使用,吕某从来没有使用过。 23.证人徐某的证言证实:90年代初,徐某在川财证券犍为县营业部开设了一个股票账户并一直使用。2014年1月2日,徐某用这个账户和张健业合作炒股,并签订了《合作协议》,协议合作时间一年。徐某将自己的股票账户和密码告诉张健业,该股票账户徐某出200万元本金,张健业出30万元保底金。合作期间,股票操作均由张健业决定,如果张健业购买的股票亏损到一定限度,张健业就要进行追补资金,否则徐某可以进行强制平仓。炒股获利后,张健业和徐某平分。张健业操作期间追补过5万元,后来徐某退还给张健业。2014年5月徐某出国一段时间,回来后徐某发现账户上买了20多万股江泉实业,当时江泉实业已经停牌。2014年下半年,张健业已卖出全部江泉实业。一年合同期快到期时,徐某认为张健业炒股不行,不愿意与他再合作。2014年年底,2015年元旦前,张健业将账户中的股票全部卖掉,一共赚了60、70万元。元旦节后,徐某直接用股票账户绑定的农业银行账户转给张健业78万元,其中包含张健业的30万元本金。78万元是转入张某的农业银行成都龙腾支行账户。 24.证人张某(张健业之兄)的证言证实:2014年12月底张健业让张某到鹭岛旁边的农行办了1张银行卡,并取出78万元。2015年1月5日,张某去办了农行的银行卡,1月6日张某去银行取出78万元交给张健业。 25.证人张某1的证言证实:2014年8月,张健业喊张某1租套房子和他一起住。张某1和张健业一起到成都市鹭岛国际小区外面东创置业房屋中介公司,以4000元每月的价格租下鹭岛国际小区34栋3单元801房。 26.被告人张健业的供述证实:2014年3月底时,山东齐鲁证券的叶某打电话称其手上有一家上市公司让张健业帮忙找买“壳”需求的人。叶某把该上市公司的基本情况发送到张健业的13××××××38@qq.com邮箱,内容有上市公司的上市交易所、总股本、上市公司的市值、公司的大股东持股比例、上市公司的总资产和净资产,以及一些公司的基本情况。张健业让朋友朱某依据上述信息帮张健业分析比对,朱某分析后告诉张健业几支股票,张健业也用手机上的交易软件进行比对,加上叶某是山东齐鲁证券的保荐人,张健业推断出该上市公司可能是山东江泉实业。因为张健业知道是哪家公司后,更全面掌握公司的情况,以便找买家。张健业也觉得这个公司要重组,股票价格肯定会涨,买卖这只股票,可以从中赚取利润。张健业找了泰合置业等公司咨询有无买“壳”需求,泰合置业董事长王某表示感兴趣,张健业把这个信息反馈给叶某。4月初叶某来到成都与王某见面,当晚王某请叶某吃饭,同桌的还有泰合置业的法律顾问和公司的副总。叶某简单了解了泰合置业的相关情况,张健业也向王某推荐了上市公司的情况。后来张健业还专门实地考察了泰合置业的资产情况,并收集了一些资料发送给叶某,叶某认为泰合置业不符合重组要求。张健业在2014年4月12日回复王某该次合作宣告终止。之后,张健业联系了川财证券投资部任东升,请他帮忙推荐有意购买“壳”资源重组上市的公司,并将江泉实业的相关情况发给了任某。任某给张健业反馈了两家愿意购买“壳”资源的公司,并把这两家公司的情况发到张健业QQ邮箱。一家是重庆做园林的公司,一家是北京做美容的公司。张健业打电话告诉叶某两家公司的基本情况。4月中旬,叶某觉得可以与北京的公司展开合作,张健业将合作意向回复了任某。重组双方便就重组事项展开了谈判,张健业就在任某和叶某之间传递重组双方的要求及条件等信息,期间张健业作为丙方代表,任某及其朋友和张健业与唯美度准备签订一份帮其重组“借壳”上市的财务顾问协议,收取重组成交金额的1%,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任东升没有告诉张健业,最终协议没签订成功。任东升作为唯美度的代表,负责把唯美度方在重组过程中的要求和相关信息告诉张健业,由张健业转达给叶某,叶某作为江泉实业的代表,当江泉实业在重组过程中有重组相关要求和情况时也是告诉张健业,由张健业转达给任某。因为上市公司重组是一项繁琐和专业的工作,张健业觉得麻烦就把他们两人的电话号码分别给了对方,由任某和叶某直接联系,张健业就没参与重组的具体工作了。由任某和叶某就重组工作展开具体接洽。 2014年4月18日张健业用在光大证券自己的股票账户买入了90多万股,5月20日左右全部卖出。因为虽然张健业知道江泉实业在进行重组,但唯美度的财务顾问协议没有签订成功且后期并没有参与重组的具体工作,不知道何时才能重组成功,张健业自己的股票账户投入购买江泉实业股票的200多万元资金,其中一大部分是融资,利息高,资金压力大,此外,张健业又发现了一只炒的很热的股票,所以在江泉实业停牌前就卖出,买入了另一支股票,亏了近2万元。张健业和吕某、徐某是合作炒股关系,张健业帮她们操作,她们每个账户中张健业投入30万元保证金,其他钱是她们出的。约定赚的钱对半分。2014年5月7日、13日张健业用徐某的账户买入江泉实业26万余股,90万余元;2014年5月7日、13日张健业用吕某的账户买入江泉实业30万余股,99万余元。因为徐某和吕某的账户是自有资金,不存在融资压力,可以等到江泉实业重组成功,所以张健业就使用她们的账户继续持有江泉实业的股票。2014年9月22日张健业卖出了徐某、吕某账户的江泉实业股票,获利约有180万余元。徐某账户赚了80多万元,徐某汇到张健业哥哥张某的卡上一共78万元,其中分给张健业48万元,还有张健业投入的30万元保证金。因为张健业晓得证监会在调查江泉实业股票的事,怕证监会知道这笔钱给张健业扣了,所以转到张健业哥哥张某的卡上。张某将78万元取出以现金方式交给了张健业。这笔现金张健业用了一部分,大概还剩下50万元左右,在张健业妹妹张某2那里。吕某还没和张健业结算就案发了。吕某的那个账户实际是她妈戴某的,张健业和她的协议是一年,戴某觉得张健业炒股还不错,所以说好继续帮她炒,张健业卖了江泉实业后又买了其他股票。 2015年1月26日那天,当张健业了解到经侦总队的地址,又接到公安的电话,张健业就到了经侦总队,如实供述了其行为。

以上证据经庭审调查质证,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本案相关联,已形成证据锁链,具有证明力,本院予以采信。

对于辩护当庭出示的证据:张健业发给公安机关表示自首意愿的快递信函和张健业退缴43万余元的票据,该两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本案相关联,具有证明力,本院予以采信。对于辩护人出示的证明张健业平时表现的品格证据,可在量刑时酌情予以考虑。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健业作为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在对证券价格有重大影响的内幕信息公开前,大量买入该证券,并获取高额利益,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内幕交易罪。张健业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可减轻处罚。张健业系初犯,且已退缴部分赃款,可酌情从轻处罚。根据张健业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并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依法可以宣告缓刑。

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张健业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但指控的违法所得计算有误,应予纠正。

对于被告人张健业的辩护人所提张健业有自首情节,可减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相符,本院予以采纳。

对于被告人张健业的辩护人所提张健业主动退赃,可酌情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相符,本院予以采纳。

对于被告人张健业的辩护人所提张健业的违法所得为全部获利的一半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张健业利用他人股票账户交易获利都是违法所得,非法获利后的分配方式不影响对违法所得的认定。故本院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对于被告人张健业的辩护人所提张健业是初犯,可酌情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关于冻结在案财产:扣押在案的48万元、退缴的43万元,吕某在川财证券犍为营业部开设的资金账户6×××××46内的资金1080669元系违法所得,应依法予以追缴。

据此,为维护国家对证券交易市场的管理秩序,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八十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张健业犯内幕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罚金人民币200万元。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逾期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二、对被告人张健业的违法所得2007606元予以追缴(已冻结、退缴)。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 判 长  邓 夏

代理审判员  程哲渊

人民陪审员  刘晓康

二〇一六年三月四日

书 记 员  章学玲

附件

附:本案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八十条第一款证券、期货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员或者非法获取证券、期货交易内幕信息的人员,在涉及证券的发行,证券、期货交易或者其他对证券、期货交易价格有重大影响的信息尚未公开前,买入或者卖出该证券,或者从事与该内幕信息有关的期货交易,或者泄露该信息,或者明示、暗示他人从事上述交易活动,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第三款内幕信息、知情人员的范围,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确定。

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宣告缓刑,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活动,进入特定区域、场所,接触特定的人。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等原因缴纳确实有困难的,经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缴纳、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五十三条第一百八十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八十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