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船舶碰撞损害责任纠纷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云港市分公司与宜昌吉达船舶运输有限公司船舶碰撞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2月3日 案由:船舶碰撞损害责任纠纷 当事人:宜昌吉达船舶运输有限公司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云港市分公司 案号:(2014)沪海法海初字第49号 经办法院:上海海事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云港市分公司。

法定代表人杨光。

委托代理人赵丰轲,江苏田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宜昌吉达船舶运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胡继友。

诉讼记录

原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云港市分公司为与被告宜昌吉达船舶运输有限公司船舶碰撞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于2014年6月23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本案。因案情复杂,且被告下落不明,本院依法裁定适用普通程序,并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1月17日公开开庭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赵丰轲律师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经本院依法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2013年10月23日,被告所属的上行船“宜昌吉达168”轮在灌河航道32号附近与连云港恒荣船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荣船务公司)所属的下行船“恒旭168”轮发生碰撞。2014年1月9日,连云港海事局出具云海事责字(2014)第002号水上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被告在本次事故中承担主要责任。经评估“恒旭168”轮在本次事故中的船体损失为人民币227,714元。按照责任比例,被告应支付恒荣船务公司赔偿金人民币136,628.40元。因恒荣船务公司为“恒旭168”轮在原告处投保了沿海内河船舶一切险,现原告已依法为“恒旭168”轮的船体损失向恒荣船务公司支付了保险金,从而取得了依法向被告追偿的权利。据此,原告请求判令被告赔偿“恒旭168”轮船体损失人民币136,628.40元及相应利息损失(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4年4月18日至判决生效日止),并承担诉讼费用。

被告未应诉答辩。

原告为支持其诉请,提供证据材料如下: 1、水上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用以证明涉案事故发生的具体情况,被告在本次事故中承担主要责任。本院认为,该份责任认定书是连云港海事局针对本起船舶碰撞事故作出的责任认定,该局对事故发生的原因进行了调查和分析,客观地确定了当事人之间的主次责任,故本院对该份证据的证明力予以确认。 2、沿海内河船舶一切险保险单,用以证明恒荣船务公司为恒旭168”轮投保了一切险,涉案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属于原告的保险责任范围。该份证据表明,原告与恒荣船务公司存在保险合同关系,作为保险理赔的依据,本院对该份证据的证明力予以确认。 3、青岛荣达保险公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达公估公司)出具的公估报告,用以证明恒荣船务公司遭受的损失客观真实。本院认为,公估师通过现场勘查,调查收集相关材料,对事故发生的经过、原因、责任分摊以及因碰撞产生的损失是否合理进行了分析判断。对该份证据的证明效力本院予以确认,至于证明力,本院将结合连云港海事局制作的事故调查报告和相关材料予以认定。 4、船舶国籍证书,用以证明“恒旭168”轮的所属单位。本院认为,该份证据表明,恒荣船务公司是“恒旭168”轮所有人和经营人,故对证据的证明力予以确认。 5、船舶修理合同,用以证明恒荣船务公司为本起事故支付了修理费人民币322,418.92元。本院认为,该份证据表明,恒荣船务公司在2013年10月28至同年11月6日期间对“恒旭168”轮进行了修理,结合上述公估报告查明的事实,本院对“恒旭168”轮因本起碰撞事故进行维修的事实予以确认。 6、转账授权书; 7、中国工商银行网上银行电子回单; 8、权益转让书;

证据6、7、8用以证明原告已向恒荣船务公司支付了保险赔偿金,并依法取得向被告追偿的权利。本院认为,上述三份证据表明,在保险事故发生后,原告依照保险合同的约定履行了义务,故本院对上述证据的证明效力和证明力予以确认。

根据上述有效证据及庭审调查,本院查明事实如下: 2012年12月7日,原告与恒荣船务公司订立保险合同一份,保单编号PCBAXXXXXXXXXXXXXXXXXX,合同约定的被保险人是恒荣船务公司,保险对象“恒旭168”轮,投保险别沿海内河船舶一切保险,保险期间自2012年12月7日至2013年12月6日止,保险金额人民币9,000,000元。恒荣船务公司依约缴付了保费。 2013年10月23日6时21分左右,被告所属的上行船“宜昌吉达168”轮在灌河航道32号浮附近与恒荣船务公司所属的下行船“恒旭168”轮发生碰撞,事故造成两船体受损且均有进水,构成小事故等级水上交通事故。事发时气象海况为,能见度约200米,涨潮流,流速约2节,东北风3-4级。连云港海事局对本起事故原因进行调查分析后认为,双方当事人在能见度不良的情况下未根据通航环境特点和船舶当时面临的危险局面谨慎驾驶船舶(未保持正规瞭望、未按规定使用声号和信号),没有及早采取一切有效手段判断船舶当时面临的危险和紧迫局面,未及时采取有效的避让行动是导致本起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同时,“宜昌吉达168”轮未配备合格的值班船员,不能有效履行安全航行职责也是本次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连云港海事局基于上述原因认定“宜昌吉达168”轮负本次事故的主要责任,“恒旭168”轮负次要责任。

本起事故造成的损失情况,“宜昌吉达168”轮船首舷墙根部断裂,向内凹陷;船艏主甲板下有1.20×3.90米变形;首尖舱内部焊缝部分开裂,轻微进水;船艏右侧制链器断裂。“恒旭168”轮船体左右后部压载舱进水;左舷一舱后部距主甲板约两米处有7.8×2.4米凹陷,凹陷最深处约7厘米。 2013年10月28日,恒荣船务公司与连云港鸿云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船舶修理合同。合同中约定,预估修理金额为人民币217,674元,最终总修理金额以完工出厂后双方确定的实际项目结算为准,并在工程完工,船舶离厂前付清全部修理费。 2013年10月29日,荣达公估公司公估师马新功接受原告委托,对本起事故中受损的两艘船舶进行了船体受损查勘,同时对相关人员进行了询问调查,并据此作出了船舶保险公估报告。该报告中关于事故原因及责任分摊部分第8项表述:“······因此公估人员认为,本次事故中“恒旭168”轮应承担40%的碰撞责任,“宜昌吉达168”轮应承担60%的碰撞责任”;关于损失理算部分表述:“恒旭168”轮损失为人民币227,714元,“宜昌吉达168”轮损失为人民币75,715元,本起事故总计损失人民币303,429元。”;关于公估结论第1项表述:“······根据“恒旭168”轮投保的沿海内河船舶保险条款,本次事故属于保险责任。”;第4项表述:“经保险人和被保险人协商,本船损失由保险人根据保单承担赔偿,碰撞责任损失由保险人代位追偿。”;第5项表示:“根据保单约定,本次事故扣除绝对免赔额人民币60000元,建议保险人赔付金额为:227714元+75715元×40%-60000元=198000元”。 2014年4月18日,原告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向恒荣船务公司支付了保险赔偿金人民币198,000元。恒荣船务公司遂即向原告出具了权益转让书,表示在本起事故中其向第三者的索赔权即自动转让给原告,并协助原告向第三者追偿损失。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保险标的发生保险责任范围内的损失是由第三人造成的,被保险人向第三人要求赔偿的权利,自保险人支付赔偿之日起,相应转移给保险人。本案中,恒荣船务公司所属的“恒旭168”轮与“宜昌吉达168”轮发生碰撞所产生的损失应当属于原告保险责任范围内,现原告依据保险合同的约定已向恒荣船务公司支付了保险赔偿金。据此本院认为,原告有权在相应的赔偿金额范围内取得代位恒荣船务公司向被告请求赔偿的权利。至于原告损失的范围和金额问题,本院认为,在本起事故中,当事双方在能见度不良的情况下均未谨慎驾驶船舶是导致本起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其中“宜昌吉达168”轮存在以下三项碰撞过失,首先,瞭望疏忽。在能见度约200米的情况下,驾驶台两人值班,未增加驾驶台瞭望人员和瞭头人员,也未根据实际情况调整雷达量程以尽早获取周围船舶动态;其次,避碰行动过失。在能见度不良的情况下航行,未依据当时的通航环境特点使用声响信号,引起附近船舶注意,以便及早取得联系并采取避让行动。同时正是由于上述避让行动的过失导致“宜昌吉达168”轮违反了避碰规则中关于上行让下行的避让原则;第三,未配备合格的船舶驾驶人员。该轮值班人员均未持有有效的船员适任证书,不能有效履行安全航行职责。至于“恒旭168”轮,同样也存在着在能见度不良的情况下,未能利用调整雷达量程及时判断来船动态的瞭望疏忽,并在与“宜昌吉达168”轮已构成碰撞危险时,避让行动也存在一定过失。基于上述当事船舶存在的碰撞过失程度和大小,本院认为,连云港海事局对本起事故的主次责任认定,以及公估报告所确定的责任大小和比例符合客观事实和相关法律规定。同时,原告所遭受的财产损失与被告所属船舶因过失导致的碰撞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并且被告未应诉答辩,应视为放弃举证、质证和抗辩权利。现原告据此主张要求被告对“恒旭168”轮在本起事故中所遭受的损失人民币227,714元承担60%的责任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利息损失问题,原告要求被告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人民币贷款利率赔偿自2014年4月18日起至判决生效日止利息损失。本院认为,鉴于被告在本起事故中存在过错,其应当在恒荣船务公司遭受损失之日起及时履行赔偿义务,但被告至今未履行上述义务,现原告要求被告赔偿上述利息损失并无不当可予准许。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百五十二条第一款,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宜昌吉达船舶运输有限公司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连云港市分公司赔偿损失人民币136,628.40元并赔偿利息损失(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人民币贷款利率计算,从2014年4月18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

被告宜昌吉达船舶运输有限公司如未能按照本判决确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033元,由被告宜昌吉达船舶运输有限公司负担。被告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本院缴纳完毕。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徐 忠

代理审判员  张 健

人民陪审员  陶 杨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三日

书 记 员  朱元达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

第一百六十九条船舶发生碰撞,碰撞的船舶互有过失的,各船按照过失程度的比例负赔偿责任;过失程度相当或者过失程度的比例无法判定的,平均负赔偿责任。

互有过失的船舶,对碰撞造成的船舶以及船上货物和其他财产的损失,依照前款规定的比例负赔偿责任。碰撞造成第三人财产损失的,各船的赔偿责任均不超过其应当承担的比例。

······

第二百五十二条保险标的发生保险责任范围内的损失是由第三人造成的,被保险人向第三人要求赔偿的权利,自保险人支付赔偿之日起,相应转移给保险人。

······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

第二百五十二条第一款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