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经济补偿金纠纷

上诉人朱汝谆与被上诉人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经济补偿金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6月8日 案由:经济补偿金纠纷 当事人:朱汝谆 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 案号:(2013)渝一中法民终字第00134号 经办法院: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朱汝谆,男,1976年2月2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开县。

委托代理人:陈链,重庆德琅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江北区。

负责人:郭占华,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何泳虎,重庆周立太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朱汝谆与被上诉人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以下简称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经济补偿金纠纷一案,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11月6日作出(2012)江法民初字第04035号民事判决,上诉人朱汝谆对该判决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并于2013年3月7日进行了询问。上诉人朱汝谆的委托代理人陈链,被上诉人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何泳虎参加了询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4年朱汝谆进入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万州营销部工作。2005年11月1日,朱汝谆与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合同第四条约定,合同期限2005年11月1日至2006年10月30日。 2006年11月1日,朱汝谆与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续签书》约定,合同期限从2006年11月1日至2008年4月30日。 2008年5月1日,朱汝谆与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合同第三条约定合同期限自2008年5月1日起至2011年4月30日止。合同期满后,双方同意继续签订劳动合同的,另行协商签订新的劳动合同。合同第五条约定,朱汝谆的工作内容或工作范围为负责开县支公司全面工作。合同第六条约定,本合同第五条所列的朱汝谆工作内容为签约时朱汝谆所从事的工作,本合同履行期间,朱汝谆工作岗位变动致工作内容调整的,重新确定朱汝谆的工作内容。重新确定朱汝谆工作内容的以补充协议或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所发文件为本合同的附件。合同第十一条约定,朱汝谆完成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的工作后,可以取得劳动报酬。朱汝谆的报酬根据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给朱汝谆安排的岗位和要求,具体按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的《薪酬管理办法》执行。合同第二十五条约定,朱汝谆解除劳动合同,需提前30日以书面形式通知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劳动合同约定的工作任务尚未完成,给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造成经济损失尚未处理完毕或者有其它问题正在被审查或例行审计期间,朱汝谆不得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如朱汝谆自动离(辞)职或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未批准离(辞)职,由此给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造成经济损失的,朱汝谆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合同第二十九条约定,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在公司内部调整朱汝谆工作,朱汝谆不服从调配提出解除劳动合同或自动离(辞)职的,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不支付任何经济补偿金。合同第三十四条约定,双方解除或终止合同后,需对朱汝谆进行竞业限制的,另行签署竞业限制以及经济补偿的协议。 2011年3月8日,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作出《关于马安明等同志职务任免的通知》载明:免去朱汝谆开县支公司总经理职务,由万州中心支公司另行安排工作。2011年3月18日,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作出《关于冯天马等同志职务任免的通知》载明:朱汝谆为万州中心支公司业务二部经理。 2011年4月27日,朱汝谆出具《签收单》载明:“中华财险万州中支:今收到贵公司关于其续签劳动合同的相关资料,含《劳动合同续签申请书》、《关于拟与朱汝谆续签劳动合同的请示》和《中华财险重庆分公司拟续签合同员工基本情况表》,本人在此承诺,对于是否在5月1日前递交续签劳动合同申请属于本人意愿,并自行承担相关责任。” 2011年8月18日、19日,朱汝谆两次向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邮寄发出《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以其与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已于2011年4月30日到期,且公司降低了其职务及工资报酬为由,通知与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终止劳动合同。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于2011年8月22日收到朱汝谆2011年8月19日发出的《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 2011年11月4日,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作出《关于下发﹤中华财险开县支公司朱汝谆同志离任审计报告﹥的通知》,其后附有朱汝谆的离任审计报告。 2011年12月8日,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作出《终止(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载明:“朱汝谆同志:由于你单方提交了解除劳动合同申请书,公司依照内部管理制度需要对你进行离任审计,你在任期间涉及的经济责任问题正在处理和整改之中。但根据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开人社监令(2011)10号)要求,我司为了配合开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行政执法工作,经分公司总经理室研究,同意与你解除劳动合同关系。” 2012年3月19日,朱汝谆向重庆市江北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该委员会逾期未作出裁决,于2012年5月9日出具《仲裁决定书》终结了该案的审理,朱汝谆遂向本院起诉。

一审庭审中,朱汝谆举示了中国农业银行的明细单,载明通过转存方式2010年7月22日收入4428.50元、8月20日收入110元、9月21日收入3918.50元、10月22日收入12864.34元、11月19日收入3744元、12月8日收入3006元、2011年1月14日收入4292.50元、1月31日收入1800元、2月24日收入11216.47元、3月15日收入2500元、4月19日收入5448.50元。朱汝谆还举示了户名为其本人、卡号为6228480470463468616的农业银行金穗借记卡明细对账单,该对账单载明:2011年5月20日收入2618元(摘要为工资、地点为0301)、6月1日收入100元(摘要为转存、地点为0301)、6月15日收入15714.77元(摘要为工资、地点为0301)、7月15日收入21667.81元(摘要为工资、地点为0301)、8月16日收入17827.27元(摘要为转存、地点为0301)、9月8日收入572.94元(摘要为转存、地点为0301)、9月19日收入214.72元(摘要为转存、地点为0301)、10月11日收入680.28元(摘要为转存、地点为0501)、10月19日收入551.58元(摘要为转存、地点为0501)。

一审庭审中,朱汝谆与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均认可朱汝谆在职期间系在当月发放上一月的工资,一直发到了2011年9月18日;双方已经解除劳动关系。但朱汝谆认为双方的劳动关系因其2011年8月19日向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发出《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后,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一个月内未作出答复,于2011年9月18日解除,劳动关系解除前,其2011年6月实发工资15814.77元、7月21667.81元、8月17827.27元、9月1347.66元,其离职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为8678.94元。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认为双方劳动关系于2011年4月30日劳动合同期满终止,同时认可朱汝谆举示的查询单上表明为工资的收入,但朱汝谆的基本工资是社会最低工资,同时陈述其12月8日作出的仅是一个同意解除劳动合同的追认。

朱汝谆一审诉称:其于2004年6月10日起与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合同期限截至2011年4月30日。合同到期后,朱汝谆继续在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安排的岗位上工作,但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未与朱汝谆继续签订书面劳动合同,2011年8月8日,朱汝谆向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出具了《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2011年9月18日后,朱汝谆多次要求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出具终止劳动合同的书面证明,而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一直拒不出具,导致朱汝谆无法在其他单位办理入职手续,几个月没有任何收入,造成了严重经济损失。现请求判令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支付朱汝谆(2004年6月10日至2011年9月18日)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65092.05元(8678.94元×7.5个月)。

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一审辩称:朱汝谆与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的关系存续期间是2005年11月1日至2011年4月30日,双方签订有书面的劳动合同。朱汝谆在职期间,存在严重违约情形,给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造成了损失,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才对其停职并进行审计。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没有提出解除与朱汝谆的劳动合同,仅是免除朱汝谆职务,但后来又任命了朱汝谆与原职同级别的职位,属于合理调整。2011年4月27日,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向朱汝谆发出了续签劳动合同的通知,朱汝谆也收到了,但朱汝谆拒绝续签劳动合同,双方劳动关系于2011年4月30日因合同到期终止,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不应支付朱汝谆经济补偿金,同时经济补偿金只能以基本工资为计算基数。请求驳回朱汝谆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认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劳动合同期满后,劳动者仍在原用人单位工作,原用人单位未表异议的,视为双方同意以原条件继续履行劳动合同。一方提出终止劳动关系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朱汝谆与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的劳动合同2011年4月30日到期,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虽然于合同到期前通知朱汝谆续签合同,但朱汝谆在合同到期后一个月之内没有表示同意续签,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就应书面通知劳动者终止劳动关系。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未举示证据证明其在2011年4月30日合同到期后至2011年12月7日期间书面通知朱汝谆终止劳动关系,直至2011年12月8日才就双方的劳动关系作出《终止(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由此,视为朱汝谆与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2011年5月1日起以原条件继续履行劳动合同。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劳动者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2011年8月19日,朱汝谆向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发出《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以其与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已于2011年4月30日到期,且公司降低了其的职务及工资报酬为由,要求终止与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的劳动关系,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于2011年8月22日收到该通知书。故,朱汝谆与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的劳动关系于2011年9月22日解除。但朱汝谆提出与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终止合同关系的情形,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用人单位应该支付劳动者经济补偿金的情形,故,朱汝谆要求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支付其经济补偿金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主张。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七条、第四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朱汝谆的诉讼请求。本案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朱汝谆负担。

朱汝谆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赔偿朱汝谆(2004年6月10日至2011年9月18日)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65092.05元;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由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承担。主要事实和理由:朱汝谆与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于2004年6月10日签订劳动合同,后又多次续签劳动合同至2011年4月30日到期。双方在劳动合同中明确约定,朱汝谆为开县支公司总经理,工作地点为开县。合同到期后,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未经朱汝谆同意,改变了朱汝谆的工作地点、工作内容、工作职权等工作条件,降低了朱汝谆的职务和工资报酬,朱汝谆被迫提出辞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一)劳动者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五)除用人单位维持或者提高劳动合同约定条件续订劳动合同的,劳动者不同意续订的情形外,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一项规定终止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该法第三十八条规定,用人单位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一)未按照劳动合同约定提供劳动保护或者劳动条件的。因此,本案符合上述法律规定应当支付经济补偿金的情形。

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辩称:朱汝谆在我公司保持或者提高朱汝谆劳动条件和报酬的情况下,拒绝续签书面劳动合同,单方提出解除劳动关系,不符合经济补偿金支付的法定条件。同时,双方劳动合同第29条约定,我公司调整员工岗位,员工不服从调整要求解除劳动合同的,我公司不支付经济补偿金。我公司将朱汝谆从开县支公司调进万州中心支公司属于提高其劳动条件或报酬,因为开县支公司属于万州中心支公司,万州中心支公司的业务二部经理职务并不低于开县支公司总经理的职务,该调动属于合理调整,符合法律规定和双方劳动合同的约定,朱汝谆以此为由向公司辞职,不应获得经济补偿。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相同。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劳动合同期满后,劳动者仍在原用人单位工作,原用人单位未表异议的,视为双方同意以原条件继续履行劳动合同。一方提出终止劳动关系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朱汝谆与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的劳动合同于2011年4月30日到期,合同到期后双方并未续签劳动合同。审理中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辩称朱汝谆此后并未提供劳动,双方劳动关系于2011年4月30日劳动合同期满终止;朱汝谆对此不予认可,并陈述其工作至2011年9月18日后才离开公司的。因朱汝谆举示的银行卡明细对账单证实2011年4月30日后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仍然向其发放了工资等相关待遇至2011年10月19日,且一审中双方当事人均认可朱汝谆在职期间系在当月发放上一月的工资,一直发到了2011年9月18日,虽然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辩称2011年4月30日后向朱汝谆发放的不是工资,而是补贴和之前业务提成的逐月分摊,但未举示相关证据予以证实,故对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的辩解理由本院不予采纳,一审法院依据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视为朱汝谆与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同意从2011年5月1日起以原条件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并无不当。2011年8月19日,朱汝谆向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发出《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以其与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已于2011年4月30日到期,且公司降低了其职务及工资报酬为由,要求终止与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的劳动关系符合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因朱汝谆陈述其发出上述通知后实际工作至2011年9月18日,且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也认可向其发放工资至2011年9月18日,故本院认定双方的劳动关系于2011年9月18日因朱汝谆提出终止而终止。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一)劳动者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二)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向劳动者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并与劳动者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的;(三)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四十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四)用人单位依照本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五)除用人单位维持或者提高劳动合同约定条件续订劳动合同,劳动者不同意续订的情形外,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一项规定终止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六)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第五项规定终止劳动合同的;(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而该法第四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劳动合同终止:(一)劳动合同期满的;(二)劳动者开始依法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三)劳动者死亡,或者被人民法院宣告死亡或者宣告失踪的;(四)用人单位被依法宣告破产的;(五)用人单位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撤销或者用人单位决定提前解散的;(六)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因此,一审法院认定朱汝谆提出与联合财保重庆分公司终止关系的情形,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用人单位应该支付劳动者经济补偿金的情形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朱汝谆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处理结果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朱汝谆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刘 毅

代理审判员  刘润荔

代理审判员  赵文建

二〇一三年六月八日

书 记 员  刘力玮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第三十八条第三十六条第四十四条第(四)项第四十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四条第(一)项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第四十四条第(五)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六条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