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横向垄断协议纠纷

天津市河西区速捷网络技术服务部与北京铁血科技股份公司等横向垄断协议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8年1月29日 案由:横向垄断协议纠纷 当事人: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 北京铁血科技股份公司 北京新网数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天津市河西区速捷网络技术服务部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厦门易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案号:(2017)京73民初1171号 经办法院: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天津市河西区速捷网络技术服务部,经营者郑敏杰,男,1962年8月4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象山县。

被告: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四街4号院2号楼506室。

被告:北京新网数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5号理工科技大厦1206室。

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西长安街13号。

被告:厦门易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厦门市软件园望海路19号603单元。

被告:北京铁血科技股份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丹棱街18号1号楼4层410。

诉讼记录

原告天津市河西区速捷网络技术服务部(简称天津速捷服务部)诉被告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简称互联网中心)、被告北京新网数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新网公司)、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简称工信部)、被告厦门易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易名科技公司)、被告北京铁血科技股份公司(简称铁血公司)横向垄断协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2月1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天津速捷服务部的经营者郑敏杰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互联网中心、被告新网公司、被告工信部、被告易名科技公司、被告铁血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均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向本院提出的诉讼请求:1.确认被告互联网中心市场支配地位与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成立;2.确认被告工信部向法院作了违法虚假答复与网站公告;3.确认“在社会公众均不可获得的状态下”注册JUNSHI.CN(简称涉案域名)非法;4.确认被告互联网中心、被告易名科技公司、被告铁血公司关于涉案域名的注册协议无效;5.判令被告互联网中心注销涉案域名;6.判令被告互联网中心准许原告注册涉案域名;7.判令被告承担诉讼合理开支1000元。

事实和理由:互联网中心是工信部授权的域名注册管理机构与服务机构,属于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原告是互联网中心授权的新网公司的注册用户,与互联网中心有合同关系。原告根据工信公开[2015]46号答复获知涉案域名已非法注册,原告后向互联网中心、新网公司发电子邮件要求注销涉案域名的非法注册并提出注册申请,但上述两被告不予回复。(2017)京73行初1587号行政裁定书已认定被告互联网中心属于行政垄断的适格被告,因此其市场支配地位不需举证。原告认为,被告工信部称涉案域名是2009年5月预留备案的,但涉案域名却在2004年7月8日注册,当然属于非法注册。被告互联网中心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简称反垄断法)第十三条关于“禁止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达成下列垄断协议:(五)联合抵制交易;(六)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认定的其他垄断协议”之规定,违反了反垄断法第十七条关于“(三)没有正当理由,拒绝与交易相对人进行交易;(六)没有正当理由,对条件相同的交易相对人在交易价格等交易条件上实行差别待遇”之规定。被告互联网中心、被告易名科技公司、被告铁血公司的行为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简称合同法)第五十二条“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情形。被告工信部向人民法院作违法的调查回复,配合互联网中心虚假备案,违法进行开放公告,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其上述行为违反反垄断法第八条“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不得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的规定。

被告互联网中心辩称:其与原告之间不存在民事法律关系,非本案适格被告;原告与本案无直接利害关系;原告请求确认注册协议无效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告主张被告违反反垄断法没有依据。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新网公司辩称:其与原告之间不存在域名注册合同关系,也无直接利害关系,被告未侵害原告合法权利,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工信部辩称:原告的主张无事实及法律依据。被告与原告之间未签署任何域名注册合同,双方不存在民事法律关系。原告称被告向人民法院所作调查回复违法,此不属于民事诉讼调整的范畴。原告称被告配合互联网中心虚假备案等无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易名科技公司辩称:涉案域名的初始注册行为并非发生于被告公司,而是在其他域名注册服务商处注册成功后,于2012年5月转移至被告进行域名管理。原告诉称被告恶意串通,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涉案域名转移、域名注册信息变更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等,均属捏造事实。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铁血公司未陈述答辩意见。

根据当事人的举证、质证,本院的认证,以及各方当事人的陈述,本院查明以下事实:

互联网中心于1997年6月3日成立,经原信息产业部(现工信部)授权,作为中国国家顶级域名“.cn”及中文域名注册管理机构,负责运行、维护和管理“.cn”和中文域名服务器。 2002年12月12日,互联网中心发布《关于cn二级域名注册实施方案的通告》,内容包括:违反《中国互联网络域名管理办法》第十九条规定的词汇不得注册为CN域名。为了保障域名系统稳定性和可延展性,保护公共利益,对部分词汇采取限制注册措施。申请注册限制注册的名称,应当向注册服务机构提出注册申请,由互联网中心根据域名系统的实际需要或者根据申请者的具体情况决定是否准予注册。 2015年3月18日,工信部针对就包含涉案域名在内的多个域名的备案信息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作出工信公开[2015]46号答复:包含涉案域名在内的多个域名为互联网中心于2002年11月29日向工信部申请备案的预留域名。目前,工信部未制作或获取以上包含涉案域名在内的多个域名的“取消限制注册保护的日期及备案资料”。

天津速捷服务部通过互联网中心查询域名注册信息,显示涉案域名于2004年7月8日注册,注册人为被告铁血公司,所属注册服务机构为易名科技公司。

天津速捷服务部在本案中还提交了(2013)海民初字第20876号民事判决书、(2017)京73行初1587号行政裁定书、信部电函[2005]204号批复、工信管函[2016]99号回函、电子邮件打印件、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协助调查函等其他在案证据用以证明其诉讼主张。

在庭审过程中,天津速捷服务部明确其主张被告违反的法律条款为反垄断法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五)项“联合抵制交易”与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没有正当理由,拒绝与交易相对人进行交易”的规定。

以上事实,有天津速捷服务部提交的相关证据材料以及本院庭审笔录予以佐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

一、关于被告互联网中心、易名科技公司、铁血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反垄断法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五)项所指情形。

根据反垄断法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禁止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达成下列垄断协议:……(五)联合抵制交易。本条第一款关于“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的理解,是指在生产或者销售过程中处于相同市场地位的经营者,例如生产者之间、零售商之间或者批发商之间,由于他们在市场上处于相同的地位,通常情况下互相之间存在客观上的竞争关系。因此,反垄断法第十三条所禁止的此类在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之间达成的垄断协议也被称为横向垄断协议,故被控经营者之间是否系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是该条款得以适用的必要前提条件。

具体到本案中,互联网中心系域名注册管理机构,其职责为管理中国国家顶级域名“.cn”及中文域名。易名科技公司系域名注册服务机构,其主要从事向社会公众提供互联网域名的注册服务。铁血公司是域名注册人。互联网中心与易名科技公司、铁血公司在域名注册过程中处于不同地位,担负不同职责,相互之间明显不具有任何竞争关系,不符合反垄断法第十三条关于构成横向垄断协议的主体要件。原告提供的证据既不足以证明互联网中心与易名科技公司、铁血公司之间存在针对其注册域名进行联合抵制交易的相关协议,亦未举证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认定过其他何种垄断协议。综上,原告关于互联网中心与易名科技公司、铁血公司违反反垄断法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五)项之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被告互联网中心是否存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违反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之情形。

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从事以下行为:……(三)没有正当理由,拒绝与交易相对人进行交易。

本案中,原告主张互联网中心的涉案行为构成上述法律规定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互联网中心作为市场经营者是否实施了原告所控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需在界定本案相关市场的基础上,对其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以及是否存在滥用行为等三个方面进行分析。

首先,关于本案相关市场的界定。

根据反垄断法第十二条的规定,相关市场是指经营者在一定时期内就特定商品或者服务进行竞争的商品范围和地域范围。参照《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相关市场界定的指南》第三条,主要需界定相关商品或服务市场和相关地域市场。相关商品或服务市场的界定一般首先从反垄断审查关注的经营者提供的商品或服务(目标商品或服务)开始考虑,进而考察最有可能具有紧密替代性关系的其他商品或服务。如果具有较高的替代性,则将后者与前者纳入同一个相关商品或服务市场,并继续扩大分析范围,直至被考察对象之间不存在这种具有较高替代性关系为止,以此作为案件的最终相关商品或服务市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因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规定,被诉垄断行为属于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原告应当对被告在相关市场内具有支配地位和其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承担举证责任。然而在本案中,原告虽主张本案相关市场为“.cn”域名注册服务市场,但其并未就“.cn”域名注册服务与其他域名注册服务之间的替代关系等以及地域市场范围等进行举证,故其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据此,仅依据现有证据无法认定“.cn”域名注册服务市场是本案的相关市场。

其次,关于互联网中心是否具有本案相关市场支配地位。

判断市场经营者在相关市场中是否具有支配地位,应根据反垄断法第十八条的规定,结合经营者的市场份额、相关市场竞争状况、经营者控制市场上下游的能力、其他经营者的依赖程度及其他经营者参与相关市场的难易程度等因素进行综合考虑。本案中,原告并未举证界定相关市场,其亦未举证证明互联网中心在其主张的相关市场中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再次,关于被告互联网中心是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反垄断法并不禁止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而是禁止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从事排除、限制竞争的行为。市场经营者有自主选择其交易方的权利,一般情况下,经营者拒绝与终端消费者交易的行为,并不当然构成垄断,即使是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只有在同等条件下,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拒绝和部分经营者交易,导致限制了部分经营者参与竞争,具有排除或限制竞争效果的情况下,才属于违反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情形。

原告在本案中主张互联网中心拒绝原告注册涉案域名等行为构成拒绝交易行为,然而,原告并未举证证明该拒绝原告注册涉案域名的行为对何种市场产生了何种排除或限制竞争的效果,故在案证据无法证明原告主张互联网中心的涉案行为属于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之情形。

三、关于原告对工信部、新网公司的起诉是否适格。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二项的规定,有明确的被告是起诉必须符合的条件。“明确的被告”包括两个层面的内容:一是形式上可识别,即有具体的被告的身份和住所情况;二是实质上适格,即被告与诉争法律关系之间存在实质联系。

本案中,工信部、新网公司虽系明确的、现实存在的法人或自然人,符合形式上可识别的要求,但上述被告与诉争法律关系之间是否存在实质联系,是判定上述被告是否为“明确的被告”的关键。事实上,原告虽将新网公司为本案被告,但并未说明或举证证明上述被告与垄断纠纷这一诉争法律关系存在何种实质关联。原告主张工信部向人民法院作出违法答复等应承担民事责任,但上述主张均与垄断纠纷这一诉争法律关系无关。因此,工信部、新网公司并非本案适格被告,原告对上述被告的起诉应当予以驳回。

此外,原告关于被告互联网中心、易名科技公司、铁血公司违反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主张,被告工信部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的主张,不属于本案的审理范围,本院不予处理。

综上所述,原告提交的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实施了被诉垄断行为,原告的诉讼请求和主张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六条、第七十三条的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天津市河西区速捷网络技术服务部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五十元,由原告天津市河西区速捷网络技术服务部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各方当事人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长  周丽婷

审 判员  刘义军

审 判员  王东勇

二〇一八年一月二十九日

法官助理  杨恩义

书 记员  国 佳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六十六条第七十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二)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因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八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