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确认劳动关系纠纷

无锡永兴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堰桥分公司与罗华平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2月11日 案由:确认劳动关系纠纷 当事人:罗华平 无锡永兴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堰桥分公司 案号:(2013)锡民终字第1571号 经办法院: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无锡永兴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堰桥分公司。

代表人袁江英,无锡永兴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堰桥分公司负责人。

委托代理人孙东升,北京市中银(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罗华平,女。

委托代理人张旭光、王晨杰,江苏万仕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无锡永兴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堰桥分公司(以下简称永兴堰桥分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罗华平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一案,不服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法院(2013)惠民初字第062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11月2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2月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无锡永兴堰桥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孙东升,被上诉人罗华平的委托代理人张旭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2年6月8日,罗华平在永兴堰桥分公司的车间受伤,由永兴堰桥分公司的车间主任吴建萍送至无锡亿仁肿瘤医院治疗,并由吴建萍支付罗华平医疗费。2012年7月12日,永兴堰桥分公司为罗华平报销手指复查费124元。后罗华平申请仲裁,请求确认罗华平与永兴堰桥分公司存在劳动关系。2013年3月18日,无锡市惠山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惠劳人仲案字(2012)第97号仲裁裁决书,裁决对罗华平的仲裁请求予以支持。永兴堰桥分公司不服仲裁裁决,遂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决确认罗华平与永兴堰桥分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

在原审法院审理中,罗华平为证明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提交罗华平的工资条一份,载明“姓名罗华平、工资总额1650、扣除押金100、实发工资1550”。永兴堰桥分公司为证明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提交以下证据:1、2012年6-9月永兴堰桥分公司工资发放明细,上述工资明细未载明罗华平名字;2、上海源欣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源欣公司)厂房租赁合同,载明永兴堰桥分公司将堰桥工业园堰兴路2号大院内500平米租赁给源欣公司,租赁期为2010年9月1日起至2012年8月31日。3、源欣公司工资收据复印件,并表示无法提供原件,复印件载明源欣公司支付345元,罗华平在收款人处签字,经质证,永兴堰桥分公司对罗华平工资条真实性有异议。罗华平对工资发放明细、租赁合同、源欣公司工资收据复印件真实性均有异议。

庭审中,原审法院要求永兴堰桥分公司解释罗华平为何在永兴堰桥分公司的车间受伤。永兴堰桥分公司第一次陈述:“罗华平到永兴堰桥分公司来看老乡,听说永兴堰桥分公司要招工,罗华平就到机器旁想熟悉机器,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弄伤了。”第二次陈述:“永兴堰桥分公司将部分厂房租赁给源欣公司,罗华平是在租赁给源欣公司的厂房内上班时受伤的,与源欣公司存在劳动关系。”

上述事实,由仲裁裁决书、出院记录、报销凭证、工资发放明细、医疗费票据、工资条、租赁合同、收据复印件及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在卷佐证。

原审法院审理后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罗华平2012年6月8日在永兴堰桥分公司车间受伤,由该公司送至医院治疗、并报销相关医疗费用,上述事实与罗华平工资条相互佐证,可以证明2012年6月8日罗华平与永兴堰桥分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永兴堰桥分公司主张与罗华平不存在劳动关系,罗华平系源欣公司员工,但其并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且永兴堰桥分公司在解释罗华平受伤过程时,前后陈述存在明显矛盾,故对于永兴堰桥分公司的上述主张不予采信。据此,罗华平主张2012年6月8日与永兴堰桥分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予以支持。

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判决如下:一、确认2012年6月8日罗华平与永兴堰桥分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二、驳回永兴堰桥分公司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永兴堰桥分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其向原审法院提交了工资发放明细、记账凭证、源欣公司的厂房租赁合同以及罗华平从源欣公司领取工资的收据,已经积极履行了举证义务,法院应当可以查清事实支持其公司的主张,二审期间其公司也可以继续提供证据,请求二审法院改判确认罗华平与永兴堰桥分公司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

被上诉人罗华平答辩称其系由永兴堰桥分公司招用,只是身体受伤后该分公司未再与其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是真实的,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二审期间,罗华平对于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及记载的质证经过无异议。永兴堰桥分公司则认为罗华平其实认可工资发放明细,原审判决在表述罗华平的意见时有误,原审判决关于其公司针对罗华平受伤原因的第二次陈述,在表述上不准确,其公司实际要表述的意思是,其公司有厂房租赁给源欣公司,罗华平在源欣公司上班,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却在永兴堰桥分公司的机器上受了伤。

经查,原审判决表述罗华平关于工资发放明细的意见并无不当,但是关于受伤原因的第二次陈述,原审判决的表述与庭审笔录不符。根据庭审笔录,法庭询问及永兴堰桥分公司回答的过程如下。法庭问:根据永兴堰桥分公司上次在庭审中的陈述,是罗华平到公司来看老乡,熟悉机器时弄伤,也就是说认可事发的地点是在永兴堰桥分公司,今天又向法庭表述罗华平是在同一地点的另一家租赁单位内,请作解释?永兴堰桥分公司答复:一个大车间内,两家公司都在其中操作。罗华平确实在我公司车间内受伤的,但劳动关系是在上海源欣公司内。为此,本院对受伤原因的第二次陈述按照庭审笔录的记载重新予以认定,但是对于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及记载的其他质证经过予以采信。

在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提出了新证据。永兴堰桥分公司的证据为:1、罗华平签字领取工资的收据,收据的抬头是本案的案外人源欣公司;2、源欣公司出具的称罗华平是源欣公司职工的证明,该证明办理了公证;3、工商登记机关出具的内资公司备案通知书以及企业登记资料查询表,以证明罗华平所称的招用人范浩军是源欣公司的执行董事,罗华平是由源欣公司的范浩军招用的,并且可以证明永兴堰桥分公司的股东与源欣公司没有关系。罗华平质证认为,收据所涉的钱款是在受伤以后收到的,确实是其签字,但是未注意看收据的抬头,其进厂时就是范浩军录用的,工作地点的厂牌写的是永兴堰桥分公司,其在职时不知道源欣公司,因此对于源欣公司出具的证明其持异议,范浩军是永兴堰桥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因此工商登记机关出具的材料不能改变罗华平劳动关系的归属。罗华平提供的证据是杨某与永兴堰桥分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及保密合同,并且申请杨某到庭作证。劳动合同、保密合同除盖有公司印章外,范浩军还在公司印章处签字。杨某作证称,她与罗华平都在同一家公司做,罗华平没做多久就受伤了,所以没有签合同,她看到罗华平受伤,范浩军也知道罗华平受伤的事。永兴堰桥分公司质证称,其对于劳动合同、保密合同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是不能通过杨某的劳动关系证明罗华平的情况,杨某与罗华平是老乡,联系密切,杨某有关入职孰先孰后的陈述不稳定,有变化,因此请求法庭不认可杨某的证言与本案具有关联性。

本院另查明,工资发放明细中虽然未见罗华平的名字,但是范浩军均以审核人的名义签字,在永兴堰桥分公司提供的记账凭证也经常出现范浩军以审核人名义签字的情形。永兴堰桥分公司的解释是,其公司是为源欣公司做加工的,为了保证产品质量,源欣公司的范浩军会对永兴堰桥分公司的成本、用工等事项进行审核。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法院应当以证据能够证明的案件事实为依据作出裁判,双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指向的争议事实不一的,可以结合全案情况甄别不同证据证明力的大小,根据证明力较大的证据确定有争议的事实。虽然范浩军在源欣公司任职,但是该情况与范浩军可以代表永兴堰桥分公司对外处理事务并不矛盾,也不相互排斥。本案中,范浩军掌握永兴堰桥分公司的财务权力与用工权力,范浩军的活动可以在某种程度上代表该公司,范浩军在永兴堰桥分公司的实际地位是由该公司自发形成的,因此永兴堰桥分公司应当承担范浩军有关活动的后果。罗华平系由范浩军招用,受伤地点又在永兴堰桥分公司的车间内,因此罗华平主张其系永兴堰桥分公司的职工有一定的事实依据。虽然罗华平签领工资的收据有源欣公司的抬头,但是签领工资是在2012年6月8日罗华平受伤以后,不能证明罗华平入职时以及受伤时劳动关系的归属。结合永兴堰桥分公司先后承担医疗费、复查费的情况以及杨某出庭作证等情况,本案中可以证明2012年6月8日罗华平与永兴堰桥分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据更具证明优势。因此,永兴堰桥分公司上诉请求缺乏充分的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无锡永兴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堰桥分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顾 妍

代理审判员  陶志诚

代理审判员  钱 菲

二〇一四年二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张朴田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