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违法发放贷款罪

孔某卯贷款诈骗罪,孙欣磊违法发放贷款罪等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2月20日 案由:违法发放贷款罪 骗取贷款、票据承兑、金融票证罪 贷款诈骗罪 当事人:孙欣磊 孔某甲 刘某甲 孔令国 案号:(2013)成刑初字第207号 经办法院:山东省成武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山东省成武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孔令国,男,1973年11月16日出生于山东省成武县,汉族,高中文化,个体经营户。因涉嫌骗取贷款罪,于2013年3月14日被成武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因涉嫌贷款诈骗罪、高利转贷罪,于同年4月19日经成武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次日由成武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押于山东省单县看守所。

辩护人闫安源、马庆东,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赵元博,山东文亭扶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孙欣磊,男,1979年7月14日出生于山东省成武县,汉族,大专文化,原成武县信用联社南鲁信用社客户经理。因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于2013年3月21日被成武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19日经成武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次日由成武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押于山东省单县看守所。

辩护人陈会领、陈晨,山东文亭扶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刘某甲,男,1957年3月15日出生于山东省成武县,汉族,初中文化,农民。因涉嫌骗取贷款罪,于2013年4月3日被成武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9日取保候审。

被告人孔某甲,男,1981年7月18日出生于山东省成武县,汉族,初中文化,农民。因涉嫌骗取贷款罪,于2013年4月14日被成武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9日取保候审。

诉讼记录

成武县人民检察院以成检刑诉(2013)24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孔令国犯贷款诈骗罪,被告人孙欣磊犯违法发放贷款罪,被告人刘某甲、孔某甲犯骗取贷款罪,于2013年11月2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成武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安二朝、代理检察员李世龙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孔令国及其辩护人闫安源、马庆东、赵元博,被告人孙欣磊及其辩护人陈会领、陈晨,被告人刘某甲、孔某甲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成武县人民检察院指控,(一)贷款诈骗罪 2011年11月至2012年4月期间,被告人孔某卯在明知自己无还款能力的情况下,采取虚构借款用途、编造虚假购销合同的手段,多次指使他人自成武县信用联社南鲁等信用社贷款共计人民币(下同)455万元,上述贷款均逾期未还。 (二)违法发放贷款罪 2011年11月至2012年4月期间,被告人孙欣磊在担任成武县信用联社南鲁信用社客户经理期间,在未对借款人、保证人资信情况进行审查的情况下,向聂某甲、孔某乙等人发放贷款共计352万元,上述贷款均逾期未还。 (三)骗取贷款罪 1、2011年11月26日,被告人刘某甲为帮助孔某卯非法获取贷款资金,以“进建筑材料”的虚假理由,自成武县金城信用社贷款25万元,提供给孔某卯使用。刘某甲于案发前偿还贷款2万元,案发后偿还贷款10万元。 2、2012年4月10日,被告人孔某甲为帮助孔某卯非法获取贷款资金,以“进农药原料”的虚假理由,自成武县南鲁信用社贷款27万元,提供给孔某卯使用。案发后,孔某甲偿还贷款13万元。

被告人孔某卯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同时辩解称自己的行为不是贷款诈骗。

其辩护人发表如下辩护意见:1、被告人孔某卯的借款行为不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不构成贷款诈骗罪,应是骗取贷款罪。2、孔某卯主动投案,具有自首情节。3、孔某卯归案后,积极认罪、悔罪,态度较好。综上,请求法庭对其减轻处罚。

被告人孙欣磊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并请求法庭从轻处罚。

其辩护人发表如下辩护意见:1、被告人孙欣磊在本案中不应承担全部责任,过错程度较小。2、孙欣磊没有在客户孔某甲、陈某乙、秦某乙、闫某乙、刘继伦名下共计141万元贷款的申请审批书上签字同意,应从其涉案金额中予以扣除。3、孙欣磊归案后主动坦白交代自己的罪行,认罪态度较好,依法应当从轻处罚。

被告人刘某甲、孔某甲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

经审理查明,(一)贷款诈骗罪 2011年11月至2012年4月期间,被告人孔某卯在明知自己无还款能力的情况下,采取虚构借款用途、编造虚假购销合同的手段,多次指使他人自成武县信用联社南鲁等信用社贷款共计人民币(下同)455万元,上述贷款均逾期未还。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当庭举证并经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1、书证。(1)刘某甲借款凭证、贷款手续、银行卡交易记录及贷转存凭证、取款凭证证实,刘某甲于2011年11月26日以“进建材”为由自金城信用社贷款25万元。 (2)田某借款凭证、贷款手续、银行卡交易记录及贷转存凭证、取款凭证证实,田某于2012年1月17日以经营饭店为由自金城信用社贷款20万元。 (3)聂某甲借款凭证、借款手续及贷转存凭证、取款凭证证实,聂某甲于2011年11月14日以棉花加工的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30万元。 (4)董某甲借款凭证、借款手续及银行卡交易记录证实,董某甲于2011年12月14日以收棉花为由自张楼信用社贷款20万元。 (5)董某乙借款凭证、借款手续及银行卡交易记录证实,董某乙于2012年2月29日以收棉花为由自张楼信用社贷款30万元。 (6)孔某乙借款凭证、借款手续及贷转存凭证、取款凭证证实,2012年1月20日,孔某乙以收购棉花为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30万元。 (7)孔某丁借款凭证、借款手续及贷转存凭证、取款凭证证实,2012年1月10日,孔某丁以收购棉花为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7万元。 (8)李留全借款凭证、借款手续及贷转存凭证、取款凭证证实,2011年12月15日,李留全以收购棉花为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7万元。 (9)闫某乙借款凭证、借款手续及贷转存凭证、取款凭证证实,闫某乙于2012年3月30日以杨木加工为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30万元。 (10)孔某甲借款凭证、借款手续及贷转存凭证、取款凭证证实,孔某甲于2012年4月10日以进农药原料为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7万元。 (11)鲍某借款凭证及贷款手续证实,鲍某于2012年4月29日以收购大蒜的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30万元。 (12)秦某乙借款凭证及贷款手续证实,秦某乙于2012年4月10日以“进农药”的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7万元。 (13)陈某乙借款凭证及贷款手续证实,陈某乙于2012年4月10日以“经营农药”的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7万元。 (14)聂某丙借款凭证及贷款手续证实,聂某丙于2011年10月29日以“收购杨木”的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30万元。 (15)孔某子借款凭证及取款记录证实,孔某子于2012年3月19日以“经营农药”的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0万元。 (16)党某丙借款凭证及贷款手续证实,党某丙于2011年11月15日以“收购棉花”的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0万元。 (17)党某甲借款凭证及贷款手续证实,党某甲于2011年11月15日以“加工棉花”的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0万元。 (18)党某乙借款凭证及贷款手续证实,党某乙于2011年11月16日以“加工棉花”的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0万元。 (19)孙某借款凭证及贷款手续证实,孙某于2011年12月6日以“收购棉花”的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0万元。 (20)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证实,孔某丑于2005年4月15日注册成立“威远”公司,经营范围为水溶肥、有机肥生产销售;江西“益隆”公司于1995年12月25日成立,经营范围为农药生产销售。 (21)成武县信用联社出具情况说明及还款证明证实,客户刘某甲已还贷款12万元,孔某甲已还贷款13万元。 (22)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孔某卯身份基本境况,系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 (23)成武县公安局出具抓获经过证实,被告人孔某卯于2013年3月14日投案。 2、证人证言。 (1)证人聂某甲证言证实,2011年11月14日,孔某卯用我的户头自南鲁信用社贷款30万元,他说他的药厂需周转资金,拿着贷款手续让我和我对象程爱华和担保人闫某甲、闫爱银、张桂美签的字。孔某卯提供的棉花订购合同是假的,贷转存凭证、转账凭证上的签名都是孔某卯让我签的。 (2)证人闫某甲证言证实,2011年11月份,孔某卯找我为聂某甲担保自南鲁信用社贷款30万元,当时孔某卯说其药厂需周转资金,贷款是他用的。 (3)证人孔某乙证言证实,2012年1月20日,孔某卯让我以收购棉花的名义自南鲁信用社贷款30万元,该份棉花订购合同是假的,担保人聂某乙、谷起稼、孔某丙都是孔某卯找的。当时我还为孔某丁担保贷款27万元,该笔贷款也是帮孔某卯贷的。 (4)证人聂某乙、孔某丙证言证实,2012年1月,孔某卯让我俩为孔某乙担保自南鲁信用社贷款30万元,贷款实际是孔某卯用了。 (5)证人孔某丁证言证实,2011年底,孔某卯以其药厂需周转资金为由,让我帮他贷款27万元,孔某乙、聂昌海、闫某乙担保的,信用社也没到我家调查。棉花订购合同上我的名字不是我签的。孔某卯让我在转账凭证上签的名。 (6)证人史某证言证实,孔某卯以我对象孔某丁的名义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7万元,信用社没到我家调查,孔某丁没收购过棉花,也没那么多收入。 (7)证人闫某乙证言证实,2012年3月30日,孔某卯以我的名义在南鲁信用社贷了30万元,借款理由是杨木加工,我没买过孔某甲的杨木,信用社也没调查。另外孔某卯让我给孔某丁担保自南鲁信用社贷了27万元。 (8)证人孔某戊证言证实,2012年12月15日,孔某卯让我对象李留全以其药厂进原料需要资金,帮他自南鲁信用社贷了27万元,信用社的孙主任和孔某卯让我们和担保人孔某己、秦某甲一块办的手续。 (9)证人秦某甲、孔某己证言证实,2012年12月份,孔某卯让我俩给李留全担保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7万元,借款用途是收购棉花,信用社没有调查,李留全没收过棉花。2012年3月30日,孔某卯还让秦某甲为闫某乙担保自南鲁信用社贷款30万元。这两笔款都是孔某卯使用的,当时他说药厂需周转资金。 (10)证人孔某甲证言证实,2012年4月10日,孔某卯以我的名义贷了27万元,是信用社的孙欣磊给办的,也没到我家调查,该笔贷款转到了他公司账户上,至今也没还。贷款手续中,我和威远公司签订的农药加工合同上的签名是孔某卯让我签的,但合同是假的。 (11)证人刘某甲证言证实,2011年11月份的一天,孔某卯让我以“进建材”的名义自金城信用社贷款25万元,信用社事先没到我家调查,“农户基本情况”中的家庭收入不是我写的,也不是真实的,贷款给了孔某卯。 (12)证人田某证言证实,2012年1月17日,孔某卯以我的名义从金城信用社贷款20万元,担保人李宝奇、白某、刘兰振都是孔某卯找的。“饭店装修”的贷款理由及农户基本情况中的家庭收入是假的,都是孔某卯让我写的。 (13)证人王某证言证实,2012年初,孔某卯以我丈夫田某的名义自金城信用社贷款20万元,担保人都是孔某卯找的,贷款理由是经营饭店。 (14)证人白某证言证实,2012年1月,孔某卯找我为田某担保自金城信用社贷款20万元,当时孔某卯说贷款干工地用。 (15)证人董某甲证言证实,2011年12月14日,我侄子董某乙以我的名义自张楼信用社贷款20万元,贷款理由是收购棉花,我没收过棉花。办手续时得知是孔某卯用款,我取出款后给孔某卯了。 (16)证人孔某辛、张某证言分别证实,2012年12月份,孔某卯让我俩为董某甲担保自张楼信用社贷款20万元,孔某卯说他的药厂需要资金,保证人信用等级评定表中服装加工、家庭收入情况是孔某卯编的。 (17)证人董某乙证言证实,2012年2月份29日,孔某卯以我的名义自张楼信用社贷款30万元,借款用途是收购棉花,我没收过棉花,也没和张瑞义签订过棉花订购合同。2012年12月份,孔某卯让我帮他找个贷户,我就找了董某甲,从张楼信用社贷款20万元,我是担保人。上述两笔贷款均未偿还。 (18)证人郭某证言证实,2012年2月份,孔某卯让我为董某乙担保自张楼信用社贷款30万元,我没经营过化妆品生意,家庭收入情况是编造的,也不是我填写的。 (19)证人陈某甲证言证实,2011年3月10日,孔某卯让我和秦某甲为闫某乙担保自南鲁信用社贷款30万元。保证人信用等级评定表中关于我的家庭收入情况是假的,不是我填写的。贷款手续显示闫某乙和我对象孔某甲订立了杨木收购合同,没听说孔某甲做过杨木生意。 (20)证人孙某证言证实,孔某卯让李留全贷款,其手续中棉花订购合同上的“孙某”的签名不是我签的,我没做过棉花生意。 (21)证人孔某壬证言证实,2011年11月份,孙欣磊给王林信用社的王忠党说其弟弟孙某做生意需在王林信用社贷笔款,又让我给信用社主任路春久打个招呼,路春久同意发放,我和王忠党做的该笔贷款的责任人,也去孙某家调查了情况。当时是韩淑办理的贷款手续,贷款资金打到孙某在王林信用社开户的银行卡里了。该笔贷款现已逾期,我们找孙某催收,他说贷款不是他用的。 (22)证人鲍某证言证实,2012年4月29日,孔某卯让我以收购大蒜的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30万元,我没收过蒜,孔某卯说他经营药厂用,大蒜转让协议是孔某卯在信用社让我签的合同,供方张瑞义我不认识,担保人陈翠红、刘某丙、刘贞磊是孔某卯找的。 (23)证人刘某丙证言证实,2012年4月29日,孔某卯让我为鲍某担保,自南鲁信用社贷款30万元,孔某卯说其经营药厂用,用鲍某的户贷款。 (24)证人秦某乙证言证实,2012年4月10日,孔某卯让我为他在南鲁信用社贷款27万元,担保人孔某丑等人是他找的。孔某卯让我在农药加工合同上签的字,合同是假的。 (25)证人孔某癸证言证实,2011年8月30日,孔某卯让我以承包土地的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10万元,我并没有承包土地,贷款是孔某卯使用的。2012年4月,孔某卯让我为秦某乙担保贷款27万元,贷款手续中的农药加工合同我没见过。 (26)证人党某甲、党某乙、党某丙证言证实,2011年11月16日,孔某卯让我们三人以“收购棉花”的虚假理由联保自南鲁信用社各贷款20万元,贷款是孔某卯使用的。孙欣磊给办的手续,也没对我们考察。 (27)证人孔某子证言证实,2012年3月19日,孔某卯让我以“经营农药”的虚假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0万元,担保人孔某寅、李某乙是孔某卯找的。2012年4月份,孔某卯还让我为陈某乙担保贷了一笔款,这两笔款都是孔某卯使用的。 (28)证人陈某乙证言证实,2012年4月10日,孔某卯让我以“经营农药”的虚假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7万元,贷款是孔某卯使用的,还让我签了一份农药加工合同。 (29)证人聂某丙证言证实,2011年10月29日,孔某卯让我以“收购杨木”的虚假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30万元,孔某卯说用来经营药厂,担保人聂某丁、聂某乙都是他找的。 (30)证人孙某证言证实,2011年12月6日,孔某卯用我的名义办理了一笔20万元贷款,贷款理由是收购棉花,我并没有收购过棉花,是孔某卯让我这样说的。 (31)证人孔某丑证言证实,2005年左右,我和孔某卯合伙注册成立了菏泽威远农化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生产“病毒克星”中药杀菌剂。2006年,我们因配方使用权问题,与吕洪进打官司,被金乡县公安局羁押,2008年3月份我们被释放,托关系花了100余万元。当时孔某卯还账及启动公司经营都没有钱,用的是他找人在信用社贷的款,威远公司没有生产农药的资质。2012年4月,孔某卯让我为秦某乙担保贷款27万元,贷款理由是农药加工。该笔贷款到期未还。 (32)证人孔某寅证言证实,2012年3月,孔某卯让孔某子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0万元,让我提供的担保,孔某卯怎么使用的不清楚,信用社找孔某子催收过。 (33)证人孔某辛、陈某丙、徐某证言证实,2005年孔某丑和孔某卯成立了“威远”公司,因为生产的一种药被金乡的吕洪进告到公安局,他俩被抓,我们三人给孔某寅筹集了100余万元用于托关系。2008年他们被释放,孔某卯把钱还给我们了。 3、被告人孔某卯的供述和辩解证实,我来投案说明我以他人名义贷款的事。我本人从南鲁信用社贷款27万元,让孔某甲自该信用社贷款27万元,让陈某丙贷款45万元,闫某乙贷款30万元,陈晓兰贷款30万元,孔某乙贷款30万元,聂某丙贷款30万元,聂某甲贷款30万元,陈爱喜贷款30万元,鲍某贷款30万元,鲍加东贷了30万元,陈知强贷了30万元,陈来斌贷了28万元,孔某丁贷了27万元,李留全贷了27万元,陈某乙贷了27万元,秦某乙贷了27万元,孔某子贷了20万元,王中学贷了20万元,秦传现贷了30万元,陈廷真贷了20万元,王丰军贷了19万元,史楚旺贷了19万元,聂福垒贷了20万元,聂小奎贷了20万元,党某甲贷了20万元,党体仓贷了20万元,党某丙贷了20万元,陈知瑞贷了20万元,陈爱龙贷了20万元,张福云贷了20万元,刘新福贷了20万元,陈玉峰贷了20万元,刘廷启贷了20万元,聂瑞军贷了15万元,让董某乙自张楼信用社贷了30万元,董某甲自张楼信用社贷了20万元,刘某甲自金城信用社贷了25万元,田某自金城信用社贷了20万元,刘启强自王林信用社贷了20万元。这些贷款都是我指使他们帮我贷的,我说我的威远公司需要周转资金,他们到信用社签个字就行。贷款的理由是收棉花,农药加工,收购大蒜,都是虚假的,也是用来倒腾贷款而贷的。这些贷款我用于偿还贷款利息、经营农药厂、打官司及个人生活了,现在没能力偿还。2005年,我和孔某丑经营菏泽威远农化科技有限公司,从2008年底我独自经营威远公司,但公司一直未盈利,之后的贷款基本上都用于打官司和还息了,这样贷款越欠越多,到2012年共欠40余笔贷款1000余万元。打官司用了400余万元,支付信用社利息300余万元,其余的钱用于公司经营了。 (二)违法发放贷款罪 2011年11月至2012年4月期间,被告人孙欣磊在担任成武县信用联社南鲁信用社客户经理期间,在未对借款人、保证人资信情况进行审查的情况下,向聂某甲、孔某乙等人发放贷款共计352万元,上述贷款均逾期未还。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当庭举证并经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1、书证。(1)聂某甲借款凭证、借款手续、贷转存凭证及转账凭证证实,聂某甲于2011年11月14日以棉花加工的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30万元。 (2)孔某乙借款凭证、借款手续、贷转存凭证及转账凭证证实,2012年1月20日,孔某乙以收购棉花为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30万元。 (3)孔某丁借款凭证、借款手续、贷转存凭证及转账凭证证实,2012年1月10日,孔某丁以收购棉花为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7万元。 (4)李留全借款凭证、借款手续、贷转存凭证及转账凭证证实,2011年12月15日,李留全以收购棉花为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7万元。 (5)闫某乙借款凭证、借款手续、贷转存凭证及转账凭证证实,闫某乙于2012年3月30日以杨木加工为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30万元。 (6)孔某甲借款凭证、借款手续、贷转存凭证及转账凭证证实,孔某甲于2012年4月10日以进农药原料为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7万元。 (7)鲍某借款凭证及贷款手续证实,鲍某于2012年4月29日以收购大蒜的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30万元。 (8)秦某乙借款凭证及贷款手续证实,秦某乙于2012年4月10日以“进农药”的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7万元。 (9)陈某乙借款凭证及贷款手续证实,陈某乙于2012年4月10日以“经营农药”的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7万元。 (10)聂某丙借款凭证及贷款手续证实,聂某丙于2011年10月29日以“收购杨木”的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30万元。 (11)孔某子借款凭证及取款记录证实,孔某子于2012年3月19日以“经营农药”的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0万元。 (12)党某丙借款凭证及贷款手续证实,党某丙于2011年11月15日以“收购棉花”的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0万元。 (13)党某甲借款凭证及贷款手续证实,党某甲于2011年11月15日以“加工棉花”的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0万元。 (14)党某乙借款凭证及贷款手续证实,党某乙于2011年11月16日以“加工棉花”的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0万元。 (15)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孔某卯身份基本境况,系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 2、证人证言 (1)证人聂某甲证言证实,2011年11月14日,孔某卯用我的户头自南鲁信用社贷款30万元,他说他的药厂需周转资金,拿着贷款手续让我和我对象程爱华和担保人闫某甲、闫爱银、张桂美签的字。孔某卯提供的棉花订购合同是假的,贷转存凭证、转账凭证上的签名都是孔某卯让我签的。 (2)证人孔某乙证言证实,2012年1月20日,孔某卯让我以收购棉花的名义自南鲁信用社贷款30万元,该份棉花订购合同是假的,担保人聂某乙、谷起稼、孔某丙都是孔某卯找的。当时我还为孔某丁担保贷款27万元,该笔贷款也是帮孔某卯贷的。 (3)证人孔某丁证言证实,2011年底,孔某卯以其药厂需周转资金为由,让我帮他贷款27万元,孔某乙、聂昌海、闫某乙担保的,信用社也没到我家调查。棉花订购合同上我的名字不是我签的。孔某卯让我在转账凭证上签的名。 (4)证人闫某乙证言证实,2012年3月30日,孔某卯以我的名义在南鲁信用社贷了30万元,借款理由是杨木加工,我没买过孔某甲的杨木,信用社也没调查。另外孔某卯让我给孔某丁担保自南鲁信用社贷了27万元。 (5)证人孔某甲证言证实,2012年4月10日,孔某卯以我的名义贷了27万元,是信用社的孙欣磊给办的,也没到我家调查,该笔贷款转到了他公司账户上,至今也没还。贷款手续中,我和威远公司签订的农药加工合同上的签名是孔某卯让我签的,但合同是假的。 (6)证人孔某戊证言证实,2012年12月15日,孔某卯给我对象李留全说其药厂进原料让我们帮他自南鲁信用社贷了27万元,信用社的孙主任和孔某卯让我们和担保人孔某己、秦某甲一块办的手续。信用社找我催要过贷款,我们让孔某卯还,现在也没还上。 (7)证人鲍某证言证实,2012年4月29日,孔某卯让我以收购大蒜的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30万元,我没收过蒜,孔某卯说他经营药厂用,大蒜转让协议是孔某卯在信用社让我签的合同,供方张瑞义我不认识。 (8)证人秦某乙证言证实,2012年4月10日,孔某卯让我为他在南鲁信用社贷款27万元,担保人孔某丑等人是他找的。孔某卯让我在农药加工合同上签的字,合同是假的。 (9)证人党某甲、党某乙、党某丙证言证实,2011年11月16日,孔某卯让我们三人以“收购棉花”的虚假理由联保自南鲁信用社各贷款20万元,贷款是孔某卯使用的。孙欣磊给办的手续,也没对我们考察。 (10)证人孔某子证言证实,2012年3月19日,孔某卯让我以“经营农药”的虚假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0万元,担保人孔某寅、李某乙是孔某卯找的。 (11)证人陈某乙证言证实,2012年4月10日,孔某卯让我以“经营农药”的虚假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7万元,贷款是孔某卯使用的,还让我签了一份农药加工合同。 (12)证人聂某丙证言证实,2011年10月29日,孔某卯让我以“收购杨木”的虚假理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30万元,孔某卯说用来经营药厂,担保人聂某丁、聂某乙都是他找的。 4、被告人孙欣磊的供述和辩解证实,用户孔某丁、孔某乙、聂某甲、闫某乙、李留全名下的贷款是我发放的,当时孔某卯找我说他需要贷款。贷户基本情况表中家庭收入情况是我根据借款人的描述填写的。孔某丁、孔某乙、聂某甲、鲍某贷款手续中的棉花订购合同及大蒜转让协议是假的,我和聂某甲、孔某丁、孔某乙之间没有棉花交易,我和鲍某之间没有大蒜交易,孔某丁、孔某乙、聂某甲、鲍某贷款手续中棉花订购合同及大蒜转让协议上的“张瑞义”是我签的,“张瑞义”的账户是我用我另外一个户口“张瑞义”的名义开的户,当时孔某卯叫我把这些贷款转到我的“张瑞义”的账户上,我就提供了这些假合同,南鲁信用社就根据合同把贷款资金打到了“张瑞义”的账户上。

鲍某于2012年4月29日贷款30万元,我是第一责任人,这份甲方为张瑞义、乙方为鲍某的大蒜转让协议不是真实的,该30万元转入了我的名字为“张瑞义”的账户。陈某乙于2012年4月10日贷款27万元是我发放的,借款合同中的农药加工合同我没见过,保证人李某甲、李某乙、孔某子信用等级评定表中的资产情况是我填写的,我没有考察。秦某乙于2012年4月10日贷款27万元是我发放的,借款理由是农药加工,借款合同中的农药加工合同我没见过,保证人孔某癸、孔某丑、李某丙信用等级评定表中的资产情况是我填写的,我未考察。聂某丙于2011年10月29日贷款30万元是我发放的,我是第一责任人,借款理由是“收购杨木”,保证人聂某丁、孔某乙、聂某乙信用等级评定表中的资产情况是我填写的,我未考察。孔某子于2012年3月19日贷款20万元是我发放的,我是第一责任人,借款理由是“经营农药”,该借款用途及对孔某子的调查报告中的经营收入我是听他说的,保证人李某乙、李某丁信用等级评定表中的资产情况是我填写的,都没有考察。党某丙、党某甲于2011年11月15日各贷款20万元、党某乙于2011年11月16日贷款20万元都是我发放的,我是第一责任人,“加工收购棉花”的借款理由及其资产与收入情况我是听他们说的,未考察。 (三)骗取贷款罪。 1、2011年11月26日,被告人刘某甲为帮助孔某卯非法获取贷款资金,以“进建筑材料”的虚假理由,自成武县金城信用社贷款25万元,提供给孔某卯使用。刘某甲于案发前偿还贷款2万元,案发后偿还贷款10万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当庭举证并经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1)书证。〈1〉借款凭证、贷款手续、银行卡交易记录及贷转存凭证及取款凭证证实,刘某甲于2011年11月26日以“进建材”为由自金城信用社贷款25万元,信用社将25万元贷款转入刘某甲尾号为5265的存款账户。

〈2〉成武县信用联社出具情况说明及还款证明证实,刘某甲已还贷款12万元。

〈3〉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刘某甲身份基本境况,系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 (2)证人孔某卯证言证实,2011年11月的一天,我对刘某甲说我的药厂需要周转资金,让他帮我贷款25万元,这样我找的张某、王登春担保到金城信用社申办贷款,信用社以刘某甲的名义和进建材为由贷了25万元,款项打入了刘某甲的银行卡里,刘某甲把银行卡给了我,我支取后使用了。 (3)被告人刘某甲供述证实,2011年11月份的一天,孔某卯以我的名义自金城信用社贷款25万元,让我写的“进建材”的申请理由。“农户基本情况”中的家庭收入不是我写的,也不是真实的,款项贷出后我就把银行卡和身份证给了孔某卯。信用社事先没到我家调查,贷款已经逾期。 2、2012年4月10日,被告人孔某甲为帮助孔某卯非法获取贷款资金,以“进农药原料”的虚假理由,自成武县南鲁信用社贷款27万元,提供给孔某卯使用。案发后,孔某甲偿还贷款13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1)书证。〈1〉借款凭证、贷款手续、贷转存凭证及转账凭证证实,孔某甲于2012年4月10日以进农药原料为由自南鲁信用社贷款27万元。信用社将27万元贷款转入孔某甲尾号为1359的存款账户,孔某甲于同日转入威远公司尾号为0084的账户。

〈2〉成武县信用联社出具情况说明及还款证明证实,孔某甲已还贷款13万元。

〈3〉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孔某甲身份基本境况,系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 (2)证人孔某卯证言证实,2012年4月10日,我让孔某甲帮我在南鲁信用社贷款27万元,贷款发放后,先打入了孔某甲的账户,又受托支付转账到威远公司的账户了。孔某甲不是我公司股东,借款理由“进农药原料”是我安排孔某甲说的。杨木加工合同是我提供给孙欣磊的,合同是假的,孙欣磊给办的这笔贷款。 (3)被告人孔某甲供述证实,2012年4月10日,孔某卯给我说贷款到期了需转一下约,又以我的名义贷了27万元,是信用社的孙欣磊给办的,也没到我家调查。该笔贷款转到孔某卯公司账户上了。贷款手续中我和威远公司签订的农药加工合同及转账凭证上的签名是孔某卯让我签的,但合同是假的,贷户基本情况表中收入情况是假的,我没搞建筑,农药加工也不是我的。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孔某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诈骗金融机构贷款,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贷款诈骗罪;被告人孙欣磊违反国家规定发放贷款,数额巨大并造成重大损失,其行为已构成违法发放贷款罪;被告人刘某甲、孔某甲采用欺骗手段取得金融机构贷款,给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其行为均已构成骗取贷款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依法予以支持。被告人孔某卯的辩护人所发表的其行为不构成贷款诈骗罪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被告人孔某卯在明知自己无还款能力的情况下,采取虚构借款用途、编造虚假购销合同的手段,多次指使他人从金融机构贷款,且逾期未还,其主观上具有诈骗金融机构贷款目的,客观上实施了诈骗贷款的行为,故其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人孙欣磊的辩护人所发表的其没有在客户孔某甲、陈某乙、秦某乙、闫某乙、刘继伦名下共计141万元贷款的申请审批书上签字同意,应从其涉案金额中予以扣除的辩护意见,通过庭审,本院认为,孙欣磊虽未在资金发放申请审批书上签字同意,但均在借款凭证审核意见上签字同意,应当承担责任,故其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人孔某卯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其辩护人所发表的孔某卯行为构成自首,建议从轻处罚的意见予以采纳。被告人孙欣磊归案后,积极认罪、悔罪,态度较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其辩护人所发表的孙欣磊认罪态度较好,建议从轻处罚的意见予以采纳。被告人刘某甲、孔某甲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且已归还部分贷款,积极缴纳罚金,依法可以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一百七十五条之一、第六十七条第一、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孔令国犯贷款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10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3月14日起至2023年3月13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二、被告人孙欣磊犯违法发放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3月21日起至2016年9月20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三、被告人刘某甲犯骗取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5000元。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纳。)

四、被告人孔某甲犯骗取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5000元。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纳。)

五、责令被告人刘某甲、孔某甲分别退赔给成武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贷款人民币13万元及利息、14万元及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上诉于山东省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判长  赵西军

审判员  刘根友

审判员  党建恩

二〇一四年二月二十日

书记员  吕宏伟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一百七十五条之一第一百九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