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串通投标不正当竞争纠纷

江苏广通电力设备有限公司与上海太比雅电力设备有限公司、黄河明珠水利水电建设有限公司串通投标不正当竞争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5月18日 案由:串通投标不正当竞争纠纷 当事人:江苏广通电力设备有限公司 上海太比雅电力设备有限公司 黄河明珠水利水电建设有限公司 案号:(2016)豫12民初8号 经办法院:河南省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江苏广通电力设备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宜兴市新街街道百合工业集中区。

法定代表人张伟东,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蒋志仁,江苏义权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被告上海太比雅电力设备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杨园南路116号6幢121室。

法定代表人马俊波,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栾其文,上海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被告黄河明珠水利水电建设有限公司。住所地:三门峡市崤山路西段明珠水电大楼。

法定代表人石永伟,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贾迅炜,河南永兴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诉讼记录

原告江苏广通电力设备有限公司因(以下简称江苏广通公司)与被告上海太比雅电力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太比雅公司)、黄河明珠水利水电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河明珠公司)串通投标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向江苏省宜兴市人民法院起诉。江苏省宜兴市人民法院将该案移送本院审理。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广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蒋志仁,被告太比雅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栾其文,被告黄河明珠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贾迅炜,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江苏江苏广通公司诉称:被告黄河明珠公司与上海上海太比雅公司系多年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该两公司实为关联企业。

被告黄河明珠公司与被告上海太比雅公司在水电站项目中共同拥有同一发明专利“移动式井口作业伸缩梯”,发明人为两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马俊波、石永伟。两者共同实施该项发明专利,在水电行业联合行动,谋取商业利益。

自2009年开始,被告黄河明珠公司已成为被告上海太比雅公司吊物孔安全防护装置代工工厂,为上海太比雅公司中标的吊物孔安全防护装置项目代加工吊物孔盖板。通过资源、技术的共享,黄河明珠公司引进、消化、吸收被告上海太比雅公司的相应技术,生产重锤式结构及扭簧式结构的吊物孔盖板,被告上海太比雅公司为黄河明珠公司提供吊物孔盖板的设计及技术指导,为黄河明珠公司开拓吊物孔盖板市场提供服务。 2013年12月16日,云南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发布了云南金沙江梨园水电站工程厂房盖板设计、制造及安装项目的采购招标公告。原告江苏广通公司、被告上海太比雅公司、黄河明珠公司、案外人江苏清宇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四家企业参与竞标。2014年1月10日,金沙江水电公司组织了盖板项目现场开标并确定原告中标。原告中标后,已经根据招标要求完成了厂房盖板项目的制作、供货、安装、验收,合同已经履行完毕。

现经原告调查发现:1.二被告在吊物孔盖板项目中具有共同经济利益,他们属于一个利益共同体的关联企业,其共同参与同一个吊物孔盖板项目的投标,违反了我国招投标法“串通投标”的规定;2.二被告的投标报价非常接近,价格几乎一致,呈现规律性变化;3.二被告的技术雷同,使用同一生产技术,以上海太比雅公司吊物孔盖板的专利技术,制作相同类型的吊物孔盖板;4.被告黄河明珠公司的工程业绩与被告上海太比雅公司的重叠,二者以雷同的工程业绩参与投标,欺骗招标人,损害其他投保人的利益;5.黄河明珠公司多年来在水电站、蓄能电站、火电站、核能等国家重大经济民生项目中,经常为被告上海太比雅公司备标,谋取不正当利益,严重扰乱了正常的招投标秩序。

原告认为,被告黄河明珠公司属于被告上海太比雅公司的备标单位,该二被告在“金沙江水电公司组织的厂房盖板采购项目”招投标中串通投标,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请求:1.依法确认被告上海太比雅公司与黄河明珠公司在云南金沙江梨园水电站工程厂房盖板设计、制造、安装项目招标中具有串通投标的不正当竞争行为;2.判令二被告承担原告因维权产生的直接损失10000元及精神损害赔偿金50000元;3.由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被告上海太比雅公司辩称:原告所陈述的诉讼请求,其中第一项“请求确认被告上海上海太比雅公司与黄河明珠公司在云南金沙江梨园水电站工程厂房盖板项目采购中具有串通投标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不属于确认之诉的受理范畴,不具有可诉性;直接损失维权费用1万元在原告所提供的证据中没有相对应的证据证明;关于精神损害赔偿,我公司认为法人不享有精神损害赔偿的诉讼权利。原告提供的证据材料不能证明二被告之间系招投标法所禁止的关联企业或同属一个利益共同体。我公司认为原告的诉讼行为具有相当大的主观恶意,存在滥用诉讼权利的特征。

被告黄河明珠公司辩称:(一)江苏广通公司诉称黄河明珠公司与上海太比雅公司串通投标不正当竞争没有任何事实根据。1.黄河明珠公司没有与上海太比雅公司相互串通投标;2.黄河明珠公司没有实施与上海太比雅公司视为相互串通投标的任何行为.(二)江苏广通公司起诉黄河明珠公司与上海太比雅公司串通投标不正当竞争没有法律依据。(三)江苏广通公司诉讼请求依法不能成立,恳请予以驳回。1.黄河明珠公司与上海太比雅公司是两家独立的企业法人,不属于同一集团、协会和商会,不是利益共同体;2.黄河明珠公司与上海太比雅公司报价相差甚远,相反,江苏广通公司报价却与上海太比雅公司异常接近;3.云南省金沙江梨园水电站厂房盖板设计、制造及安装项目,黄河明珠公司作为专业从事电站建设和运行维护的大型国有企业,完全有能力独立完成,无需使用他人专利技术;4.黄河明珠公司的工程业绩与上海太比雅公司的业绩个别相同,原因是上海太比雅科技有限公司曾因生产能力限制曾将其个别工程的盖板备品备件外协给本公司制作;5.黄河明珠公司诚实守信,依法公平竞争,依法参加投标活动,从未给任何公司备标;6.江苏广通公司要求我们赔偿损失,索要精神损害赔偿金没有依据;7.在成都中院,江苏广通公司另外还起诉我们两个串通投标不正当竞争的案件,都已撤诉。在撤诉的两个案件中,原告的事实和理由,原告怀疑和推测被告串通投标的证据与本案基本一致。鉴于上述事实和理由,黄河明珠公司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江苏广通公司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3年12月,云南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对云南金沙江梨园水电站工程厂房盖板的设计、制造、安装进行招标。原告江苏广通公司、被告上海太比雅公司、黄河明珠公司,案外人江苏清宇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参与投标。开标后,开标结果显示原告江苏广通公司的报价为378.1478万元,上海太比雅公司的报价为378.98万元,黄河明珠公司的报价为386.1555万元,江苏清宇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报价为394.0375万元。经评标后,最终原告江苏广通公司中标。中标后,原告江苏广通公司已履行了招投标项目的合同。

之后,上海太比雅公司以江苏广通公司与江苏清宇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存在云南金沙江梨园水电站工程厂房盖板的设计、制造、安装项目招投标中串通投标、损害其合法利益为由,向江苏省宜兴市人民法院起诉。江苏省宜兴市人民法院经审理后作出(2015)宜知民初字第0072号民事判决,该判决认定江苏广通公司与江苏清宇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行为视为相互串通投标,并判决赔偿上海太比雅公司损失共计15万元。江苏广通公司对该判决提出上诉,目前在二审审理中。

在上海太比雅公司起诉江苏广通公司后,江苏广通公司以上海太比雅公司和黄河明珠公司存在串通投标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提起本案之诉。

被告上海太比雅公司提供的二被告投标文件证明:在云南金沙江梨园水电站工程厂房盖板项目投标中,被告上海太比雅公司、黄河明珠公司的投标文件中技术方案、投标价格等不存在相同或近似的情况。

三门峡水利枢纽管理局网站登载文章显示在2009年、2010年期间其与上海太比雅公司有业务往来,宣传的业绩与上海太比雅公司部分一致。原告江苏广通公司对该网站信息进行了公证,支付公证费6640元。

庭审时,原告江苏广通公司当庭撤回了第一项诉讼请求。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和主张的,应当承担不利的后果。原告江苏广通公司认为被告上海太比雅公司与黄河明珠公司在云南金沙江梨园水电站工程厂房盖板项目招投标中有串通投标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但其并未提供二被告在投标中有串通的证据,亦未提供视为相互串通投标的证据。另外,原告江苏广通公司在云南金沙江梨园水电站工程厂房盖板项目招标中中标,并履行了合同,其合法权益并未受到侵害,其起诉要求二被告赔偿其损失无事实依据。原告要求二被告赔偿其公证费损失,因其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二被告存在侵权行为,与其损失也不存在因果关系,故该请求不予支持;其主张的精神损害赔偿金亦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庭审中,原告江苏广通公司申请撤回第一项诉讼请求,本院予以准许。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江苏广通电力设备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300元,由原告江苏广通电力设备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长  范俊洁

审判员  李 娟

审判员  宋东飞

二〇一六年五月十八日

书记员  郎玉萍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九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