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发明创造发明人、设计人署名权纠纷

王惠光诉余一中等发明创造发明人、设计人署名权纠纷一案

结案日期:2016年5月23日 案由:发明创造发明人、设计人署名权纠纷 当事人:王惠光 案号:(2016)京民初30号 经办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起诉人王惠光,男,1954年9月8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刘旭,北京市京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吕秋实,北京市京悦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诉讼记录

王惠光诉余一中、余谈阵、苏州江南航天机电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南航天)、北京银海世纪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海公司)第三人撤销之诉一案,王惠光诉称:2011年4月,银海公司和江南航天签订《样机制造及图纸完善合同》,委托江南航天在贠超设计图纸上完善设计并制造产品定型样机。江南航天指派王兴国、李彩明、姜统飞等人与原告共同组成项目组,负责产品定型设计和完善设计,并试制产品样机。2012年9月,余谈阵和王兴国、李彩明、王惠光完成整机设计并申请涉案专利,该申请于2014年4月16日获得授权并取得第1382774号发明专利证书,该证书上记载发明人为:余谈阵、王惠光、王兴国、李彩明。2014年4月,余一中以银海公司股东身份提起诉讼,要求确认银海公司是上述发明专利的唯一专利权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了余一中的诉讼请求。余一中不服上诉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5月18日做出(2015)高民(知)终字第33号判决书,在驳回余一中上诉的同时做出如下认定:“本案中,在案证据显示,涉案的专利是根据在余谈阵与贠超签订《技术开发委托合同》后贠超接受委托而研究开发的‘塑封捆钞机项目’基础上而申请的”;认定贠超是该专利发明人。该认定损害了原告作为涉案专利发明人的署名权。因(2015)高民(知)终字第33号判决书所涉案件诉讼标的是专利权归属,不涉及发明人署名事项,原告不是所涉案件当事人,也不是所涉案件证人,原告不知道有该诉讼存在,也无人通知原告参加该案诉讼。直到2016年4月12日,余谈阵电话将(2015)高民(知)终字第33号判决书认定贠超为涉案专利发明人一事告知原告,原告才得知自己的发明人署名权受到侵害。起诉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56条第三款之规定,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撤销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5)高民(知)终字第33号判决书做出的如下认定:“本案中,在案证据显示,涉案的专利是根据在余谈阵与贠超签订《技术开发委托合同》后贠超接受委托而研究开发的‘塑封捆钞机项目’基础上而申请的”;2、确认原告为专利号为ZL201210352715.4“纸币塑封包装机及其包装方法”发明专利的发明人;3、由被告承担本案案件受理费及其他诉讼费。

案件基本情况

本院查明,2014年4月,余一中以余谈阵、江南航天为被告,以银海公司为第三人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专利权权属侵权纠纷之诉,要求确认银海公司是涉案发明专利的唯一专利权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了余一中的诉讼请求。余一中不服上诉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5月18日作出(2015)高民(知)终字第33号终审判决,驳回了余一中的上诉,维持原判。

另查,本案起诉人请求撤销的判决的内容,是(2015)高民(知)终字第33号判决书中“本院认为”部分的相关表述,原文为:“本案中,在案证据显示,涉案的专利是根据在余谈阵与贠超签订《技术开发委托合同》后贠超接受委托而研究开发的‘塑封捆钞机项目’基础上而申请的”。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经审查认为,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应当符合法律规定的起诉条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前两款规定的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人民法院经审理,诉讼请求成立的,应当改变或者撤销原判决、裁定、调解书;诉讼请求不成立的,驳回诉讼请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九十六条之规定:“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规定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是指判决、裁定的主文,调解书中处理当事人民事权利义务的结果”。据此,当事人对判决、裁定书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其撤销对象应当是判决、裁定的主文部分。判决主文部分作为判决确定当事人民事权利义务的内容,具有实体法上的确定性,可以成为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对象。本案中,起诉人王惠光要求撤销的内容为(2015)高民(知)终字第33号判决书中“本院认为”部分的相关表述,该部分内容属于“判决认定的事实和理由、适用的法律和理由”部分,并非“判决主文”,起诉人不能对该部分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并且,第三人撤销之诉要求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书内容错误损害第三人民事权益,而本案中起诉人要求撤销的相关内容仅是对涉案专利发明过程的描述,并没有对发明人的署名作出任何认定或者改变,没有损害起诉人的民事权益,起诉人不能对没有影响其权利义务的生效判决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

综上,王惠光提起的第三人撤销之诉,不符合第三人撤销之诉的起诉条件,依法应不予受理。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百九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对起诉人王惠光的起诉不予受理。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唐 亮

审 判 员  张 华

代理审判员  曹玉乾

二〇一六年五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张铱婷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二百九十六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五十六条第三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五十六条第三款第一百六十四条第二款第五十六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