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侵害作品放映权纠纷

原告上海某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与被告上海某娱乐有限公司侵害作品放映权纠纷一案

结案日期: 案由:侵害作品放映权纠纷 当事人:上海某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案号:(2012)杨民三(知)初字第395号 经办法院: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上海某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诉讼记录

被告上海某娱乐有限公司,原告上海某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与被告上海某娱乐有限公司侵害作品放映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12月1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月2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田志华及被告委托代理人徐、顾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北京A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是《XXX全系列(一)》专辑的著作权人,对其中音乐电视作品享有著作权。2010年8月,A公司将此权利授权给北京B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公司”)独家管理。2010年11月,原告经B公司授权,取得上述专辑中的音乐电视作品在上海地区的独家授权,原告可以以自己的名义授权第三方以卡拉OK方式复制、放映上述作品,并向任何第三方主张权利。经调查,原告发现,被告未经授权擅自在其经营场所内以卡拉OK方式向公众放映上述专辑中的《该死的温柔》、《飞舞》等50首音乐电视作品。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严重侵犯了原告对涉案音乐电视作品享有的放映权,给原告造成经济损失,故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令被告:1、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10,000元(以下币种如无特别说明均为人民币);2、支付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费用共计6,178元(包括公证费3,000元、律师费3,000元、取证费168元、工商信息查询费10元)。

被告辩称:1、原告提供的《XXX全系列(一)》专辑是非法出版物,作品上的署名不能作为A公司享有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的著作权的证据,B公司是否曾向A公司支付费用不能确定,故双方签订的《音像著作权授权合同》是否生效不能确定,故原告不享有涉案音乐电视的著作权;2、被告对其经营的卡拉OK歌厅中曾经放映涉案音乐电视作品并无异议,但其已经向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以下简称音集协)交纳了卡拉OK歌曲的使用费,尽到了合理的版权审查义务,无侵权故意,没有过错;3、原告的维权行为不正当,缺乏善意,扰乱了卡拉OK版权市场;4、原告主张的赔偿费用不应予以支持。

本院经审理查明:《XXX全系列(一)》专辑共5张光盘,100首音乐电视作品,其中包含了本案所涉的《WhatcanIdoforyou》、《Becauseyouloveme》、《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爱人》、《看你的眼睛》、《不让你哭》、《英雄》、《出口》、《恨自己》、《假如爱能重来过》、《我是你的人》、《刺青》、《怎么会》、《蚕》、《恋恋女人香》、《大象》、《丢失的戒指》、《轰轰烈烈的小诗》、《你说》、《亲爱的别走》、《摩天轮,晚安》、《我曾爱过的女孩》、《早安,摩天轮》、《放开吧》、《分手》、《柔柔》、《完美的结果》、《我的爸爸》、《该死的温柔》、《只欠秋天》、《好男人还有很多》、《金庸》、《如果爱能早些说出来》、《甜蜜的伤口》、《我的爱从四面八方攻击你》、《爱上你》、《猜》、《更好》、《观音手》、《上上签》、《斯琴高丽的伤心》、《犯错》、《飞舞》、《飞雪》、《黯然销魂掌》、《解回忆的毒》、《东四环的雪》、《流着泪说分手》、《难以启齿的柔弱》、《图们江一号》共计50首音乐电视作品。在该专辑光盘以及彩封、外包装盒上注有“出品:Xarts唱片”、“版权提供:Xarts唱片”、“出版:上海音像有限公司”、“制作者:Xarts唱片(A公司)”、“著作权人:Xarts唱片(A公司)”、“版号:XXX”等信息,同时还注有“本合辑全部音乐电视作品著作权归属于A公司,未经许可不得使用,违者必究”。 2010年,A公司与B公司订立《音像著作权授权合同》,约定:A公司将其依法拥有的包括版号为ISRCCN-XXXXXXX出版物中所有内容在内的音像节目的放映权、复制权以专有的方式授权于B公司以自己名义独家管理,在合同有效期内,上述权利完全由B公司行使,A公司不得自己行使或委托第三人代其行使,B公司可将A公司之授权权利全部或部分转授权给第三方行使,B公司及其授权的其他第三方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向侵权使用者提起诉讼,合同有效期自2010年11月15日至2013年11月14日止等。 2010年11月,B公司出具授权证明书,内容为:原告系B公司于上海市范围内之版权代理机构,就该公司享有著作权或与著作权有关的权益的音乐电视作品(MV/MTV)(以该公司签发的授权MV/MTV作品清单为准,版号为ISRCCN-XXXXXXXX),该公司独家授权予原告,并确认原告于上海地区在卡拉OK经营行业独家行使如下专有权利:一、许可卡拉OK经营者:1、复制音乐电视作品并保存在其自用的存储设备中,但不得传播、发行;2、放映以类似摄制电影方法创作的音乐电视作品;二、许可或授权卡拉OK经营者按上述方式使用并向卡拉OK经营者收取费用的权利,包括收取本授权证明书签发前的所有应当支付给该公司的费用;三、复制并以安全的方式向卡拉OK经营者提供音乐电视作品;……六、在行使上述权利范围内,原告可以自己的名义向任何第三人主张权利的权利,包括但不限于提起民事诉讼、刑事诉讼及行政诉讼等方式,并不限于向本授权书签发前实施侵权行为的侵权人主张权利的权利;授权期间自2010年12月1日起至2013年11月30日止;原告行使前述权利仅限于为满足卡拉OK经营者提供卡拉OK服务之目的,且不得损害该公司保留之权利等。在上述授权证明书所附的MV/MTV作品清单中包括了涉案的50首音乐电视作品。 2011年1月4日,上海市徐汇公证处公证人员会同原告委托代理人吴文歆至位于上海市某路某号被告经营的“某KTV”,以普通消费者身份在KTV包房中点播歌曲,并对点播过程进行全程录像,对现场情况进行摄像,现场制作《点歌清单》。取证结束,王惠莉到上海市徐汇公证处,使用该处电脑,将由公证人员保管的取证录像内存卡内容刻录制作光盘。2011年1月5日,上海市徐汇公证处出具(2011)沪徐证经字第某号公证书。原告为该次公证支付公证费3,000元、消费费用168元。

庭审中,原告确认涉案50首音乐电视作品已经从被告的点歌系统中删除。

被告于2006年12月27日成立,注册资本为351万美元,经营范围为卡拉喔凯包房(电脑存储点歌系统)等。原、被告确认,被告经营的位于上海市某路某号的卡拉OK歌厅共有86个包间。

为本案诉讼,原告聘请律师,支付3,000元律师代理费。为调查被告工商注册信息,原告支付工商信息查询费10元。

另查,2007年7月25日,中国音像协会、中国音像集体管理协会(筹)、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与GlobalPartyWorldCo.Ltd就GlobalPartyWorldCo.Ltd的经营门店使用中国音像集体管理协会、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签订《权利许可使用合同》。被告系GlobalPartyWorldCo.Ltd的经营门店之一,其支付了2011年度卡拉OK版权许可使用费297,840元。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供的《XXX全系列(一)》专辑出版物、《音像著作权授权合同》、授权证明书、(2011)沪徐证经字第某号公证书、工商信息查询资料及公证费发票、律师费发票、消费发票、工商信息查询费发票,被告提供的《2011年GlobalPartyWorldCo.Ltd全部现有经营门市情况单》、著作权使用费发票、《声明》等证据以及本案庭审笔录予以证实。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是指摄制在一定介质上,由一系列有伴音或无伴音的画面组成,并借助适当装置放映或者以其他方式传播的作品。涉案音乐电视作品以画面与音乐有机结合作为艺术表现形式,凝聚了导演、编剧、演员、摄影、服装、灯光、剪辑、合成等创造性劳动,符合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的作品独创性的要求,属于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规定,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或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根据《XXX全系列(一)》专辑上记载内容,可以确定A公司系该专辑的制作人和著作权人。被告称原告提供的《XXX全系列(一)》专辑为非法出版物,但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不予采信。本案中,A公司作为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的著作权人,将其放映权、复制权独家授予B公司,而B公司又将上述权利在上海市范围内授权给原告,因此,原告获得相关著作权利后就未经其许可擅自放映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的侵权行为提起诉讼,并无不当。被告称因无法确认B公司是否向A公司支付费用,从而无法确定《音像著作权授权合同》是否生效,本院认为,《音像著作权授权合同》明确约定合同自签订之日起生效,现被告无证据证明该合同已经解除,故被告该项辩称意见,本院亦不予采信。

被告未经涉案作品权利人的许可,以营利为目的,通过其经营的卡拉OK场所向公众提供涉案作品的放映服务,侵害了原告作品放映权。被告作为专业的卡拉OK经营企业,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曲库中的音乐电视作品系他人享有著作权的作品,营利性使用他人享有著作权的作品应当获得权利人的许可。被告虽与音集协签订了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但并非所有的音乐电视作品的著作权人均系音集协的会员,故被告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向公众提供的音乐电视作品可能包含有侵害他人著作权的作品,其在主观上具有过错。综上,被告侵害原告涉案作品的放映权,应当依法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由于原告因侵权所受的经济损失、被告因侵权所获的经济利益均难以确定,故本院依据本案的具体案情,综合考量涉案作品的类型、制作成本、流行程度和被告的经营状况、侵权行为持续时间以及本地区经济发展状况等情况,并考虑被告与音集协签订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的行为表明其愿意通过合法途径获得相关作品的许可使用的因素,依法酌定赔偿金额。关于原告主张的为制止侵权的费用,均系因依法维权之需产生的合理支出,故应予支持。

据此,为保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项、第二款、第十一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上海某娱乐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上海某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5,000元;

二、被告上海某娱乐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上海某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合理费用人民币6,178元。

如果被告上海某娱乐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04元,由原告上海某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31.5元,被告上海某娱乐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172.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

第十条第二款第四十九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十条第一款第(十)项第十一条第一款第十一条第四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