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侵害作品修改权纠纷

上海帕弗洛文化用品有限公司与上海艺想文化用品有限公司、上海欧鳄文化用品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月8日 案由:侵害作品修改权纠纷 作品修改权纠纷 当事人:上海艺想文化用品有限公司 上海欧鳄文化用品有限公司 上海帕弗洛文化用品有限公司 案号:(2014)闵民三(知)初字第154号 经办法院: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上海帕弗洛文化用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邹素莲。

委托代理人卢顶峰。

委托代理人王小兵,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艺想文化用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红新。

被告上海欧鳄文化用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红新。

委托代理人朱亮,上海欧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上海帕弗洛文化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帕弗洛公司)与被告上海艺想文化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艺想公司)、上海欧鳄文化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鳄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作品修改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月14日立案受理。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分别于2014年3月31日、2014年7月8日、2014年8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帕弗洛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卢顶峰、王小兵,被告艺想公司、欧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红新及被告欧鳄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朱亮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上海帕弗洛文化用品有限公司诉称,其成立于2003年6月,系一家专业从事书写工具设计、生产、销售的企业,其生产的“毕加索”品牌书写工具在行业内具有较高知名度,受到广大消费者好评。2010年3月29日,原告与案外人厦门三五互联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简称三五公司上海分公司)签订网站建设协议,约定由三五公司上海分公司为原告建设官方网站,网站版权归原告所有。2010年4月19日,三五公司上海分公司向原告发送“三五互联网站设计确认书”,原告于2010年4月20日确认该网站设计风格。该网站的测试网址为:http://sha.35.com/lubin/bjs/。网站首页以暗红色为背景,添加白色星光动态效果,伴有铜铃魔法音,并添加背景音乐。原告发现两被告运营的网站,抄袭仿冒原告官方网站。2013年4月19日,原告向上海市徐汇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显示两被告官网与原告官网高度相似,首页均以暗红色为背景、添加白色星光动态效果并伴有铜铃魔法音,且格局、功能亦高度近似。原告认为,两被告对原告官网设计风格、色彩、布局等外在表现形式的抄袭具有明显的主观恶意,侵犯了原告享有的著作权。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一、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网页著作权的行为,即删除侵权网页;二、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200,000元(以下币种同);三、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因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费用23,000元;四、两被告共同在《新民晚报》及各自官网刊登声明,消除影响。庭审中,原告明确:1、诉请一为要求两被告分别删除各自官网首页(艺想公司官网首页网址为www.picassopen.com、欧鳄公司官网首页网址为www.crocodilepen.com)及与首页设计风格近似的内页;2、诉请三的合理费用包括律师费20,000元、公证费3,000元。

被告上海艺想文化用品有限公司辩称,其从未设计过任何网站,系借用欧鳄公司的网站进行搭载宣传,其没有主观恶意,客观上也未给原告造成任何损害事实。

被告上海欧鳄文化用品有限公司辩称,其网站由设计师闫英设计,设计内容具有其公司特征;两被告没有共同侵权的事实及故意,故原告要求两被告承担连带责任没有法律依据;原告主张的网页没有独创性,很多内容均为网络中公开使用。

诉讼中,原告帕弗洛公司出示了下列证据材料,两被告就原告出示的证据,进行了质证:

第一组权属证据:1、原告与三五公司上海分公司于2010年3月29日签订的《网站建设协议》;2、三五互联网站设计确认书(传真件);3、三五公司上海分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及其营业执照复印件;4、(2013)沪徐证经字第2759号公证书;5、原告向三五公司上海分公司支付网站建设费的贷记凭证复印件;6、三五公司上海分公司开具的定制建站费发票及上海市国家税务局网站发票查询结果打印件。该组证据证明:1、2010年4月,原告委托三五公司上海分公司完成了官网的建设工作,早于两被告网站的建成日期,原告依约支付了网站建设费,三五公司上海分公司向原告开具了发票;2、根据《网站建设协议》,原告对其官网的设计风格、布局、图片、色彩搭配等享有著作权;3、被告作为原告的竞争对手,有机会接触原告网站。

被告艺想公司的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1的真实性有异议,确认该协议上三五公司上海分公司的章真实,但认为系针对本案诉讼而补盖,经其调查该协议也系事后补签;对证据2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该证据系传真件,其上没有原告的公章,确认该证据上三五公司上海分公司的合同专用章真实,但认为也系补盖;对证据3上的公章认可,对内容不认可,认为系原告为了诉讼而要求三五公司上海分公司出具,该情况说明上没有个人签字;对证据4无异议,确认该证据中显示的测试页面地址与证据2显示的测试地址一致,但认为不足以证明原告官网的建成日期;对证据5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原告未提供证据原件;对证据6中发票的真实性认可,但认为与本案无关;对证据6中查询结果打印件的真实性不认可。

被告欧鳄公司的质证意见同被告艺想公司。

第二组侵权证据:7、(2013)沪徐证经字第2760号公证书,以证明两被告运营的网站与原告官网高度相似,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权;8、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申字第623号民事裁定书,以证明被告艺想公司曾因仿冒原告产品被法院判决构成不正当竞争,被告抄袭原告网站的行为存在明显恶意。

被告艺想公司的质证意见如下:确认证据7公证光盘显示公证过程与公证书所附页面截图一致,确认首页网址为www.picassopen.com的网站是艺想公司的网站,但表示其没有单独设计开发网站,网站由欧鳄公司设计,因两被告有合作关系,故共用网站内容;对证据8的真实性认可,但认为与本案无关。

被告欧鳄公司的质证意见如下:确认证据7公证光盘显示公证过程与公证书所附页面截图一致,确认首页网址为http://crocodilepen.com的网站是欧鳄公司的网站,但认为该网站由其员工闫英设计,内容与原告官网存在诸多不同,具体表现为:1、其网站首页及内页均为网格背景,背景下方有世界地图,原告网站背景没有网格及地图;2、其网站首页左上角和右上角有明显的金黄色圆形太阳光晕,原告网站首页无太阳光晕;3、其网站首页背景主色为中国红,首页下方全部是黑色,原告网站首页背景及下方均为褐红色;4、其网站首页导航条是金黄色,原告网站首页导航条为黑褐色;5、其网站首页左上方文字后有蝴蝶,原告网站首页没有蝴蝶;6、其网站首页有若隐若现、大小不一的闪烁小白光点,笔尖和笔杆部分有闪亮的反光点,原告网站首页只有几十颗星星围绕笔杆下方飞旋缠绕的动态效果;7、其网站首页笔的陈列方式是一支笔的正面图及打开笔帽的正面图呈两列排列,原告网站首页是笔的正面图、打开笔帽的正面图及笔帽呈三列排列;8、其网站内页导航条下方的背景是一幅版画,原告相应位置是文字书法;9、其网站内页导航条下方是与首页一样的光晕,该光晕自下向上上升,原告网站内页导航条下方是气泡;10、其网站首页正中间展示笔的部分间隔5秒有金光闪过,原告网站首页没有上述效果。对证据8的真实性认可,但认为其并非该民事裁定书的当事人,故该证据与其无关。

第三组赔偿证据:9、上海市徐汇公证处出具的金额为3,000元的公证费发票;10、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出具的金额为20,000元的律师费发票,以证明原告为制止涉案侵权行为支出合理费用23,000元。

被告艺想公司的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9、10的真实性均认可,但认为公证费发票上未注明公证书号,对律师费发票的关联性无法确认,因其与原告有多案在诉讼中。

被告欧鳄公司的质证意见同被告艺想公司。

被告艺想公司未提交证据。

被告欧鳄公司出示了下列证据材料:1、欧鳄公司于诉讼后拍摄的其网页照片及网页对比照片,以证明欧鳄公司的网站设计理念系独创,与原告网站存在明显差异,欧鳄公司对其网页拥有著作权,不构成侵权;2、画册复印件及发票、首页为鸽子图案画册、首页为钢笔图案画册及发票,以证明蝴蝶、白点、笔的排列方式、颜色布局等均是其一贯的设计风格;3、百度、谷歌,58同城、赶集网等各网站的网页打印件,以证明类似网站上的排版均相似,且该种排列组合属于公有领域,不具有独创性。

庭审中,原告及被告艺想公司就被告欧鳄公司出示的证据进行了质证。原告对证据1的真实性认可,对关联性不认可,认为该些照片无法反映欧鳄公司网站的创建时间系在原告网站建成之前,且两被告对网页细节进行了非实质性修改,不是重新创作,与原告网页整体布局高度近似;对证据2的真实性认可,但认为第一本画册上没有企业名称及印制时间,与发票无法对应。鸽子图案画册上没有印制时间,无法证明画册的形成时间。因画册上的印制时间可随意书写,故亦无法确认钢笔图案画册的印制时间,且上述画册与两被告目前网页风格完全不同,证明两被告存在侵权行为;对证据3的真实性认可,但认为与本案无关联。

被告艺想公司对被告欧鳄公司的证据均表示无异议。

本院听取了各方当事人的质证意见,就原告提交的证据4、证据6中的建站费发票、证据7、证据9-10及被告欧鳄公司提交的证据1,各方当事人对真实性均予以认可,且与本案待证事实相关,本院予以认定。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3,两被告确认其上三五公司上海分公司的合同章均为真实,原告又补充提交了相应的建站费发票,证据1-3与发票上的经营项目、开票时间均能相互印证,故对上述证据本院予以认定。对原告提交的证据5,其虽系复印件,然凭证上的收付款人、金额、时间及用途均与原告证据6中的建站费发票相互印证,两被告虽不确认其真实性但并未提供相反证据,故对该证据本院予以认定。对原告提交的证据6中的发票查询结果打印件,经本院上网核实属实,故本院予以认定。对原告提交的证据8及被告欧鳄公司提交的证据2、3,因其证明内容与本案事实缺乏直接关联,本院不予认定。

结合原、被告的诉辩称意见、举质证意见及本院认证意见,本院查明事实如下:

原告帕弗洛公司成立于2003年6月22日,经营范围包括文化用品、办公设备等批发、零售及笔、服装等加工、销售等。 2010年3月29日,原告(甲方)与案外人三五公司上海分公司(乙方)签订网站建设协议一份,协议主要内容有:1、甲方委托乙方建设网站,网站整体风格定位、网站首页、内容页等均为标准型,项目总费用23,000元,首付80%、整体确认后付清余款;2、网站开发完成并经甲方验收合格后,网站文件、版权及管理权均归甲方所有;3、乙方在甲方签署《网站设计确认书》之日起25个工作日之内完成网站建设工作,并提供测试版给甲方验收,但根据甲方提出的修改意见而修改的时间不包含在此工作日内。2010年4月19日,三五公司上海分公司传真给原告《三五互联网站设计确认书》一份,要求原告对已制作完毕的网站风格予以查看,测试地址为http://sha.35.com/lubin/bjs/。2010年4月20日,原告验收确认后,三五公司上海分公司对网站进行上载,原告该网站的首页地址为www.sh-picasso.com(以下简称原告涉案网站)。2010年3月30日、2010年5月27日,原告分别向三五公司上海分公司支付网站建设费18,400元、4,600元,三五公司上海分公司于2010年4月6日、2010年5月26日分别开具了相应金额的定制建站费发票。

被告艺想公司成立于2008年5月29日,其经营范围包括文化用品、办公用品的销售等。

被告欧鳄公司成立于2002年5月9日,其经营范围包括销售文体用品、工艺礼品、办公用品等。 2011年6月14日,域名为picassopen.com、crocodilepen.com的网站ICP备案经审核通过,网站主办单位均登记为被告欧鳄公司,首页网址分别为www.picassopen.com、www.crocodilepen.com。庭审中,艺想公司确认首页网址为www.picassopen.com的网站系其公司网站,因与欧鳄公司有合作关系,故借用了欧鳄公司网站的基本架构及两网站中内容一致的部分;欧鳄公司确认首页网址为www.crocodilepen.com的网站系其公司网站,由其独立经营管理。 2013年4月16日,原告委托其代理人向上海市徐汇公证处提出保全证据申请,当日由该代理人操作公证处的清洁计算机,登录互联网对访问到的网页进行实时截屏、打印、下载并录像,上海市徐汇公证处对上述过程出具(2013)沪徐证经字第2759号、第2760号公证书两份(以下分别简称为2759号公证书、2760号公证书)。2759号公证书记录的主要步骤如下:1、打开傲游浏览器,清除历史浏览记录,在域名栏输入“http://sha.35.com/lubin/bjs”,回车后屏幕显示“上海帕弗洛文化用品有限公司”相关网站首页,点击“品牌动态”、“关于我们”等栏目进入相关页面,对上述页面截图并打印;2、在域名栏输入“www.sh-picasso.com”,回车后屏幕显示“上海帕弗洛文化用品有限公司”涉案网站首页,点击“品牌动态”、“联系我们”等栏目进入相关页面,对上述页面截图并打印。2760号公证书记录的主要步骤如下:1、打开傲游浏览器,清除历史浏览记录,在搜索栏输入“上海艺想文化用品有限公司”并点击“百度一下”按键,在搜索结果中点击第一个显示为“上海艺想文化用品有限公司”字样的链接,屏幕显示为“上海艺想文化用品有限公司”相关网站首页(www.picassopen.com/ch/Default.asp),点击“上海工商”、“品牌动态”、“关于我们”等栏目进入相关页面,对上述页面截图并打印;2、在地址栏输入www.crocodilepen.com,进入欧鳄公司网站首页,分别点击“品牌动态”、“联系我们”等栏目进入相关页面,对上述页面截屏并打印。屏幕录像生成的视频文件刻录为光盘附于两份公证书后。2013年4月17日,上海市徐汇公证处开具金额为3,000元的公证费发票一张。 2759号公证书显示:1、原告涉案网站首页页面(网址www.sh-picasso.com)色彩以褐红色为主色,中间为亮红色,四周颜色较深为黑褐及暗红色。页面自上而下分为商标及导航条、产品展示、公司简介三大版块,其中导航条与页面颜色相同为黑褐色,并设置有“首页、关于我们、品牌动态、产品展厅、保养说明、案例展示、官方网店、联系我们”八个栏目;产品展示版块左上角有“如果一家企业,是为了艺术而诞生,ARTS为了品质而存在的上海帕弗洛文化用品有限公司”文字(以下简称ARTS文字),版块左下角为笔的型号及建议零售价,版块中间为各款式笔的陈列,每一款式以整支笔、笔身及笔帽三部分自左至右排列为一组,同时展示五组,左右各有一箭头符号,点击后可按箭头方向依次缩放各组产品,中间一组图片较大,图片上方为笔的名称,左右各两组图片较小,中间及左右各一组笔的周围伴有星星闪烁的动画效果;公司简介版块自左至右分为公司荣誉、简介及品牌动态三部分。2、内页页面(网址分别为公证书第14-15页www.sh-picasso.com/news.asp、公证书第16页www.sh-picasso.com/product.asp、公证书第17页www.sh-picasso.com/contact.asp)中间呈褐红色,四周颜色较深为黑褐及暗红色;页面布局自上而下为商标及导航条、ARTS文字及笔的图片、内容版块三部分,商标、导航条及ARTS文字与首页一致,ARTS文字右侧为两三支笔组合摆放的图片,各页面笔的款式不同,ARTS文字及笔的中间有诸多小圆点呈气泡上升的动态效果;公证书第14、15页对应网页的内容版块分为“品牌动态(公司动态、行业动态)、服务热线”两大栏目,页面中间有两条明显的白色分隔线;公证书第16页对应网页的内容版块为“产品展示”栏目,自左至右分为四栏;公证书第17页对应网页的内容版块为“联系我们”栏目,左侧为原告的地址、电话等信息,右侧为GOOGLE地图。内页文章的最早日期为2010年5月19日。3、测试网址http://sha.35.com/lubin/bjs/呈现页面与原告涉案网站网页仅部分文字有所差异,内页文章的日期均为2010年4月1日。 2760号公证书显示,首页网址分别为http://www.picassopen.com/ch/Default.asp、http://www.crocodilepen.com/ch/Default.asp的网站各页面基本一致,仅公司名称存在差异,分别显示为艺想公司及欧鳄公司。各页面呈现效果如下:1、首页页面色彩以红黑色为主色,中间为亮红色,向周围颜色逐渐加深,左右边框及页面下部均为黑色,整个页面有隐约的网格线贯穿,页面上部有数个金黄色光晕,页面中下部有隐约的世界地图为背景;页面自上而下分为商标及导航条、产品展示、公司简介三大版块,其中导航条与页面颜色不同为金黄色,并设置有“首页、关于我们、品牌动态、产品展示、阿里店铺、联系我们”六个栏目;产品展示版块左上角有“艺术绽放生命,艺术成就殿堂”、法文文字及蝴蝶图案(以下简称艺术文字),版块中间为各款式笔的陈列,每一款式以整支笔、笔身左右排列为一组,同时展示五组,左右各有一箭头符号,点击后可按箭头方向依次缩放各组产品,中间一组图片较大,笔杆及笔尖上方有光芒四射的效果,图片上方为笔的名称,图片左下方为笔的型号及建议零售价,左右各两组图片较小,各组笔的周围有隐约的小白光点;公司简介版块自左至右分为艺术殿堂印象、品牌动态、公司荣誉三部分。2、内页页面颜色、网格线、光晕等与首页基本一致,页面布局自上而下为商标及导航条、艺术文字及笔的图片、内容版块三部分;商标、导航条及艺术文字与首页一致,导航条左右两侧分别有“全国统一咨询电话”、“在线咨询”蓝色咨询框;艺术文字右侧为一支笔的笔身与笔帽组合摆放的图片,各页面笔的款式相同,文字及笔的中间有诸多圆点呈气泡上升的动态效果;公证书第6、7、21、22页对应页面的内容版块分为“品牌动态、公司荣誉”两个栏目,页面中间无白色横线;公证书第11、12、24、25页对应页面的内容版块分为“企业简介、总裁致辞、成长历程、组织机构、联系我们”五大栏目,其中“联系我们”栏目内容呈上下排列,上部为地址、电话等信息,下部为地图;内页文章的最早日期为2012年5月19日。

庭审中,原告主张其网站首页构成一个作品,网站内页(2759号公证书第14、16、17页)共同构成一个作品,其首页的独创性体现为页面背景颜色、布局两部分,布局具体表现为页面内容分为上中下三部分、产品展示的位置与方式、星星闪烁的动画效果,内页的独创性体现为页面背景颜色、笔的位置及气泡效果。同时,原告表示其网站内页对应两被告网站的相应内页(2760号公证书第6-12页、第21-22页、第24-25页),两被告侵犯了其网页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与修改权。两被告则表示其网站在页面背景颜色、页面的网格线及世界地图、页面的金黄色光晕、导航条的颜色、蝴蝶图案、首页笔尖部分的反射光芒、首页笔的陈列方式、内页的版画背景及光晕、内页的产品展示方式等方面与原告网站对应网页页面存在不同。 2013年10月29日,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向原告开具金额为20,000元的律师费发票一张。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网页是用超文本标记语言书写的基本文档,以数字化形式存储于计算机的存储设备中,通过网络浏览器以文字、图像、声音及其组合等多媒体效果展现在计算机的输出设备中,并能够以多种形式被复制。网页的内容或整体界面编排效果是否具有独创性是网页能否获得著作权保护的关键。本案中,原告涉案网站首页页面的内容结合了数字形式的文字、图形、动画效果及独特的色彩选择和版面设计,虽然原告该网页所用的色彩、文字、产品展示方式、星星闪烁的动画效果就单个元素来看或来自公有领域,但网页的设计者将上述各元素以数字化的方式进行特定的组合而非简单排列,给人以视觉上的美感,其对颜色、内容的选择及布局编排体现了独特构思,具有独创性和可复制性,构成著作权法上所称的作品。根据原告与三五公司上海分公司所签网站建设协议的约定,原告涉案网站的版权及管理权均归原告所有,故原告依法对其涉案网站首页页面享有著作权,该权利应受到保护。就原告主张的涉案网站内页页面来看,其内容及布局编排均较为简单,原告有关该些页面独创性的陈述亦未能体现页面中笔的位置及气泡效果的独特构思,故本院认定原告涉案网站内页页面不构成著作权法上所称的作品。

本案中,两被告被控侵权网站的首页页面虽在细节上与原告网站首页页面存在差异,然无论背景色彩、页面排版抑或各版块比例布局、产品展示的位置方式等均与原告网站首页页面的表达方式基本相同,构成了实质性相似。两被告未能证明该些相同部分的表达方式系由其独立创作,而两被告涉案网站的ICP备案日期、其网页所刊载的文章日期均晚于原告网站建成日期,其作为原告的同业竞争者,有机会从互联网上接触原告网站内容。综上,本院认定两被告未经原告同意,擅自将与原告涉案网站首页页面实质性相似的页面置于信息网络中,已构成对原告该网页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应承担相应责任。原告在本案中主张两被告侵犯其网页的修改权,然修改权作为著作人身权,着眼于对作品中所蕴含的作者精神及人格权利的保护,两被告被控侵权网页虽在细节上与原告涉案网页存有区别,但其并非是对原告该网页作品的直接修改,亦未造成原告人身权利受损,故对于原告该主张,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具体责任的承担,因本案被控侵权的两网站分别归属于艺想公司及欧鳄公司,原告就上述两网站由两被告共同经营、管理未提供相应证据,故两被告应就各自侵权行为分别承担责任。两被告的行为侵害了原告对其涉案网站首页页面所享有的财产权,故应依法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原告要求两被告删除各自涉案网站首页页面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因原告涉案网站内页不构成作品,故对于其要求两被告删除各自网站内页页面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因原告未举证证明因两被告的侵权行为致其社会评价降低,故对于其要求两被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关于原告主张之经济损失,因原告未举证证明其因侵权所受实际损失或两被告的违法所得,本院根据涉案作品的类型、作品创作难度、侵权行为的性质、两被告主观过错程度等因素酌情确定经济损失的数额。此外,原告主张的公证费系其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且有相应票据,本院予以支持;就原告主张的律师费,因发票上未注明相应案号,而原、被告间有多起诉讼,故本院对原告主张之金额难以认定,但该项费用项目应系原告为本案诉讼产生的合理开支,且原告代理人确因本案参与了相关诉讼活动,故本院根据本案案情、律师工作量等酌情确定。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二)项、第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上海艺想文化用品有限公司、被告上海欧鳄文化用品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侵犯原告上海帕弗洛文化用品有限公司网站首页(www.sh-picasso.com)著作权的行为,即被告上海艺想文化用品有限公司立即删除域名为picassopen.com的网站首页页面,被告上海欧鳄文化用品有限公司立即删除域名为crocodilepen.com的网站首页页面;

二、被告上海艺想文化用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上海帕弗洛文化用品有限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10,000元及因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费用人民币5,000元;

三、被告上海欧鳄文化用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上海帕弗洛文化用品有限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10,000元及因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费用人民币5,000元;

四、驳回原告上海帕弗洛文化用品有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645元,由原告上海帕弗洛文化用品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1,161元,由被告上海艺想文化用品有限公司、被告上海欧鳄文化用品有限公司各负担人民币1,742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立案庭)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王 贞

代理审判员  钱建亮

人民陪审员  曹文进

二〇一五年一月八日

书 记 员  杨秋月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

第十条著作权包括下列人身权和财产权:

(十二)信息网络传播权,即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

……

第十七条受委托创作的作品,著作权的归属由委托人和受托人通过合同约定,合同未作明确约定或者没有订立合同的,著作权属于受托人。

第四十八条有下列侵权行为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同时损害公共利益的,可以由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侵权行为,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销毁侵权复制品,并可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还可以没收主要用于制作侵权复制品的材料、工具、设备等;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表演、放映、广播、汇编、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

第四十九条侵权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十五条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无法确定的,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著作权法(2001年修正)第四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

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作品类型、合理使用费、侵权行为性质、后果等情节综合确定。

……

第二十六条著作权法(2001年修正)第四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的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包括权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

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具体案情,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

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条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包括著作权法第三条规定的各种作品的数字化形式。在网络环境下无法归于著作权法第三条列举的作品范围,但在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其他智力创作成果,人民法院应当予以保护。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

第四十九条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二)项第十七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二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