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侵害作品翻译权纠纷

张信威,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与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2月14日 案由:侵害作品翻译权纠纷 当事人: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 张信威 案号:(2015)深中法知民终字第1275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信威,男,汉族,1932年6月20日出生,身份证住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

委托代理人张易风,男,汉族,1969年12月22日,身份证住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虹口区大连西路558号,组织机构代码13312340-X。

法定代表人庄智象,该出版社社长。

委托代理人王国华,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张信威与上诉人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外语教育出版社)侵害作品翻译权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2014)深福法知民初字第131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辞典》于1992年出版,字体为中文繁体字,该辞典载明。LongmanGroupUKLimited1992版权所有朗文出版集团1992,PublishedbyLongmanGroup(FarEast)Ltd,原著者为TomMcArthur,译者为原告,编辑为黄玉麟。原告称于上世纪80年代末其接受时任朗文出版亚洲有限公司[现更名为培生教育出版亚洲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培生公司)]总编辑黄邦杰的口头邀约,翻译《LexiconofContemporaryEnglish》一书,但未签约,未约定报酬。该辞典出版后,原告收到样书和一笔钱款,但未说明名目和计算标准。

《朗文多功能分类词典》于1997年由被告和朗文出版亚洲有限公司联合出版,字体为中文简体字,该词典载明Englishedition。LongmanGroupUKLimited1992,Bilingual(English-Chinese)edition。LongmanAsiaLimited1992,英语版原著者为TomMcArthur,繁体字版译者为原告,繁体字版编辑为黄玉麟,简体字版出版者为被告。原告称其于2013年发现该词典已出版上市,但被告在该词典出版前未经原告许可,出版后亦未送样书并支付报酬,未尽到版权审查义务,侵犯了其著作权。 2013年12月30日,原告向被告总经理、培生公司总经理发出信函,要求其从法律角度予以说明并依法行事。 2014年1月6日,被告对外合作事业部刘华初向原告发出邮件,称被告出版的《朗文多功能分类词典》经过培生公司独家授权在中国大陆出版,合同签订时间为1996年8月25日,后经两次续约,合同已于2009年5月30日到期,根据合同约定,被告和培生公司联合出版该词典简体版,被告拥有该词典简体版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发行权,培生公司拥有该词典在中国大陆地区以外的发行权,被告系依法行事;该词典载明了“繁体字版译者:张信威”,繁体转为简体并未牵涉到翻译工作,只需要审稿不需要翻译,故繁体字版转为简体字版后,只有主审者姓名没有译者;因该词典简体字版系通过培生公司授权出版,所有的费用只支付给培生公司,样书也只寄给培生公司。

培生公司词典部黄玉麟向原告回函称已向原告支付合理的翻译费,该笔翻译费是英文翻译成中文的费用,包含繁体字和简体字的中文书写形式在内,其公司有关翻译的合作协议从来不会注明一文只限用于繁体字或简体字的出版物。简体版的译者一栏已注明了原告的姓名,保障了原告的权益。

后原告分别于2014年3月30日、2014年4月23日、2014年5月10日、2014年6月2日、2014年6月30日向被告致函。被告的员工刘华初回函再次称被告系经合法授权在大陆出版,没有侵权。

原告分别于2014年2月7日、2014年2月11日、2014年3月4日、2014年3月24日、2014年6月2日、2014年6月30日致函培生公司。培生公司词典部黄玉麟回函称向原告支付的翻译费用包括繁体字和简体字的中文书写形式在内,并请原告告知当初邀约其翻译词典的发生日期、地点、人物等。

原告提交了《朗文多功能分类词典》在部分城市和高校图书馆存书的印次、印数等,作为其要求被告赔偿655200元的依据。 2015年1月23日,培生公司向我院出具《情况说明》,称1980年代末,原告为其公司出版的英文字典《LongmanLexiconContemporaryEnglish》翻译成英汉双解版,该英汉双解版于1992年7月在香港和台湾出版,中文名称为《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词典》,译者一栏注明了原告的姓名。其公司将翻译费一次性全数支付给原告,并赠送了样书。其公司对该字典中文部分享有除署名权外的全部财产权,原告享有署名权。其公司向原告支付的翻译费是英文翻译成中文的翻译费,已包含了繁体字和简体字的中文书写形式。原告在翻译本词典时,已知悉将会在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出版发行。其公司有权授权被告在中国大陆发行该词典简体版,两中文版本均在译者一栏注明了原告的姓名,保护了其作为译者的合法权益。

另查,1994年11月,原告的译著《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词典》被广东省外国语学会评定为“广东省外国语言学会1998-1992年间优秀科研成果”;1997年1月,《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词典》在深圳市第二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评奖中荣获优秀工具书奖。

又查,STEINBERGENTERPRISESLIMITED于1980年12月23日成立,公司类别为私人股份有限公司,于1982年1月12日更名为LONGMANGROUP(FAREAST)LIMITED,1993年8月24日更名为LONGMANASIALIMITED,1997年11月26日更名为ADDISONWESLEYLONGMANCHINALIMITED(艾迪生·维斯理·朗文出版社中国有限公司),1999年4月21日更名为PEARSONEDUCATIONCHINALIMITED(培生教育出版中国有限公司),2000年10月11日更名为PEARSONEDUCATIONNORTHASIALIMITED(培生教育出版北亚洲有限公司),2003年4月23日更名为PEARSONEDUCATIONASIALIMITED(培生教育出版亚洲有限公司)。

再查,被告提交了朗文出版亚洲有限公司(甲方)与其(乙方)于1996年8月25日签订的《合约》,载明甲方作为《朗文英汉多功能分类辞典》全球版权拥有者,与乙方就该书的中国大陆简体字版联合出版事宜进行充分协商,双方充分尊重该书原作者的著作权,在该简体字版的封面、扉页、版权页上署名原作者和翻译者、审定者姓名,同时在署名页列印双方责任编辑姓名;由甲方提供的该书中国大陆地区简体字版版权不侵犯他人权利,如因该版权的行使而侵害他人利益,则由甲方负全部责任;本合约经双方代表签署后即行生效,有效期五年。2004年5月19日,培生公司(甲方)与被告签订《补充协议书(一)》,约定原合约之有效日期延长至2009年5月30日。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1991年6月1日起施行)第十二条规定,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其著作权由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人享有,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第三十一条第三款规定,图书出版者重印、再版作品的,应当通知著作权人,并支付报酬。本案中,英文字典《LongmanLexiconContemporaryEnglish》的作者为TomMcArthur,原告将该英文版字典翻译成中文繁体版,并由培生公司出版,故原告作为译者对《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辞典》(繁体版)享有著作权。《朗文多功能分类词典》(简体版)将繁体版转换为简体版,仅系中文书写方式的变化,并不涉及翻译行为,故《朗文多功能分类词典》(简体版)并非一个新的演绎作品。被告出版该简体版词典,属于对《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辞典》(繁体版)的再版,根据上述法律的规定,应通知TomMcArthur和原告,并支付报酬。但被告既未通知原告亦未支付报酬,侵犯了原告对涉案词典的使用权和获得报酬权。原告关于被告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予以支持。被告辩称该辞典系法人作品,依据不充分,原审法院不予采纳。涉案《朗文多功能分类词典》(简体版)于1997年出版,应适用1991年6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且该法法律效力高于1985年文化部颁布的《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例》,被告关于本案应适用《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例》的抗辩主张原审法院不予采纳。被告辩称《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辞典》(繁体版)和《朗文多功能分类词典》(简体版)上载明的。后面的培生公司为版权人。《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1991年6月1日起施行)第十一条第三款规定,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辞典》(繁体版)和《朗文多功能分类词典》(简体版)均载明了英文原著者和译者的姓名,没有其他证据证明TomMcArthur和原告均将著作权全部转让给了培生公司,故培生公司并非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者,被告的该抗辩主张原审法院不予采纳。

关于赔偿经济损失的数额问题,因当事人未举证证明原告因侵权遭受损失或被告因侵权获取利益之金额,本院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的类型、侵权的性质及情节以及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开支,酌情确定被告向原告赔偿经济损失15万元。原告主张的数额过高部分,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原告称被告仅在扉页处注明了“繁体字版译者:张信威”,未在封面、版权页注明译者姓名。被告在扉页处注明译者姓名已保障了原告的署名权,故原告的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鉴于被告实施的侵权行为主要侵犯了原告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原告关于被告道歉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原告要求被告披露其与培生公司的合约、支付的版权使用费金额、大陆版的印次、印数及获利数额,被告与培生公司的合约被告已作为证据提交,原告的其他诉求没有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1991年6月1日起施行)第十条第(五)项、第十一条第三款、第十二条、第三十一条第三款、第四十五条第(六)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张信威经济损失15万元;二、驳回原告张信威其他诉讼请求。本案案件受理费10352元(已由原告张信威预交),由被告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负担。

张信威上诉请求:一、撤销该项判决。改判为:判令被告依法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655200元;二、诉讼费用全部由被告承担。上诉理由:《判决书》第9页据实依法认定:“原告作为译者对《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词典》(繁体版)享有著作权”,被告发行该书的简体版属于该书的再版,“既未通知原告亦未支付报酬,侵犯了原告对涉案词典的使用权和获得报酬权,原告关于被告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至此,《判决书》准确体现了法律的三公原则。但是原审判决却称:“因当事人未举证证明原告因侵权遭受损失或被告因侵权获取利益之金额,本院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的类型。侵权的性质及情节以及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开支,酌情确定被告向原告赔偿经济损失15万元。原告主张的数额过高部分,本院不予支持。”但事实并非如此,原告不仅在其诉讼请求第三项中依法提出经济赔偿的具体金额¥655200及其计算公式(图书定价×印数×版税率,具体数字是72×130000×7%,即(2014)国家版权局《使用文字作品支付报酬办法》第3、4、9条规定的演绎作品版税率上限)的法律依据,《起诉书》所引(1999)国家出版局《出版文字作品报酬规定》第4、9、13条,现旧法已被新法取代,但有关条款除序号外其文字内容基本相同,而且在经庭审质证时被告确认的6个印有其印次、印数和定价等具体数据的版权页作为证据。为便于计算,去零头后平均每次10000册(未计电子版)。以此推算,其中暂缺版权页作证的第3、5、6印次的印数为30000册,共90000册。被告提供的与朗文于1996年首签,2002年和2004年两次续签,2009年终止的合约证明该合约存续时间为13年(1996-2002-2004-2009)。2005-2009四年间第10、11、12、13印次的印数也按此计算为40000册。这样,13年总计的总印数可合理推定为130000册。如果被告认为上述数字不准确,可拿出其生产和财务报表和全部印次的版权页作为证据加以纠正。况且这些数据都是印在书上的公开信息。一审判决认定“当事人未举证证明原告因侵权遭受损失或被告因侵权获取利益之金额”有误。

被告不付给作者的报酬或版税是其不当得利(准数不详,但按定价¥72×印数130000册计,该书营业额高达9360000元,扣除成本、折扣等支出,净利润少说也有一、二百万),是作者应得的经济损失。原告无意要求被告的全部不当得利,但欠付的版税被告理应依法足额偿还。

综上,原告认为《起诉书》中的诉讼请求已依法提出其因被告侵权而遭受经济损失并要求赔偿的具体金额,并提供了有关证据及计算公式的法律依据。一审判决对此未予理会,由此大幅削减原告依法计算出的经济赔偿金额,而其“酌情确定”的赔偿金额15万元于法无据。为维护法律尊严和原告的法定权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外语教育出版社对张信威的上诉答辩称:一、原审法院就涉案作品到底属于什么样的作品,是编辑或非编辑的作品没有搞清楚。我方不存在侵犯其涉案作品的使用权或者报酬权,不应当给予赔偿,一审法院做判定的赔偿是错误的,依据不足。外语教育出版社理由如下:1、原审法院就涉案作品即词典到底属于什么样的作品没有认定清楚或没有认定,是否属于编辑或非编辑作品没有分清,该问题事关本案的法律适用以及判决结果的确定。外语教育出版社认为涉案词典属于编辑作品,是不争的事实。涉案词典是由英文和中文共同构成,英文的原权利人授权了,属于编辑作品,该认定是本案至关重要的问题。2、既然是编辑作品,确定编辑作品的权利人基于编辑人来确定,谁是编辑人谁就是编辑作品的权利人,无论是1991年的著作权法或者是文化部1985年颁布的图书期刊条例,我方认为编辑人为培生公司。3、外语公司出版的编辑作品词典取得了编辑人的授权,一审法院查明中也认可了该事实,本案的上诉人张信威也认可了该事实,既然外语公司取得了培生公司的授权,就不存在无权出版,非法出版、复制、发行的问题,同时外语教育出版社将相关的费用支付给了培生公司,不存在对原权利人使用权或者报酬权侵犯的问题。4、一审法院适用的法律是1991年著作权法的第11条第1款,我方认为适用法律错误,本案是编辑作品,根据该法的第14条明确规定,编辑作品是由编辑人享有著作权,而不是翻译人享有编辑作品的著作权,也不是原英文作品的作者享有著作权。所以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5、本案还涉及另外一个主体,就是培生公司,是英国的公司,注册在香港,判决结果剥夺了培生公司对涉案词典的著作权,使案外的第三人丧失了救济的渠道和机会。6、本案实际上涉及另外的问题是张信威应当与培生公司之间来进行解决,也就是说张信威应当就这个事情与培生公司进行诉讼,应当就他们的关系弄清楚才能确定本案的形式,这是前置的问题。而且我方也注意到培生公司向张信威支付了翻译费,双方也对此没有任何异议。

综上,希望二审法院就本案一审法院认定错误的部分予以纠正。

外语教育出版社上诉请求:一、撤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深福法知民初字第1315号判决;二、改判驳回张信威的全部诉讼请求。上诉理由: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一审法院认定张信威为《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词典》(繁体版)著作权人的依据是,《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词典》(繁体)署名译者为张信威,《朗文多功能分类词典》(简体)在扉页处注明了繁体字版译者张信威。上诉人认为此认定存在错误。涉案作品是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创作完成的,一审法院不应基于在作品上署译者姓名就是作者的规定简单套用,而应该把本案放到当时的历史年代及张信威为培生公司翻译《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词典》中文版这一事实中去认定,更应综合1991年著作权法关于著作权人归属的法条来综合认定。1、张信威乃是受培生公司时任总编辑黄邦杰之邀请,这是张信威本人所认同的,也是一审所认定的事实,黄邦杰是培生公司的员工,正是基于培生公司的要求而实施的邀请行为,此恰恰证明出版该词典是培生公司意志的体现。词典编译中,培生公司向原告支付了翻译费用,培生公司承担了翻译方面的财产责任,培生公司审定者蔡女良、编辑黄玉麟等也作为团队成员深度参与其中,更是培生公司意志参与的体现,满足了法人作品创作的要求。按照著作权法的规定,翻译他人作品要经过原著作权人许可。而在实践中,翻译他人作品不单要经过原作品著作权人同意,而且要支付一定的报酬。在本案中,恰恰相反,原告张信威并非主动联系培生公司要求培生公司同意其翻译,也没有向培生公司支付一定报酬。而是培生公司主动联系张信威,并向张信威支付了翻译费。张信威的翻译行为仅仅是在作为法人组织和创作编辑作品《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词典》(繁体版)时的一部分工作,不能对这一法人作品享有版权。1985年文化部颁布的(2003年失效)《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例》规定,其中明确:“词典、期刊等作为一个整体,版权归编辑者所有。”涉案作品《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词典》(繁体版)属于由原英文作品和中文作品合辑而成的作品,属于编辑作品。培生公司完成了《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词典》(繁体版)的编辑,故培生公司依法享有该词典作为编辑作品的著作权。2、该词典被命名为“朗文”系列,并在版权页注明@1ongmanGroupUKLimited1992版权所有朗文出版集团1992。原告在收到涉案作品繁体版近20年来未提出异议。这种出版形式及版权归属声明也足以说明,对于该词典的版权所有,培生公司与张信威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便已形成了共识——该词典除署名权外的著作权均归属于培生公司。培生公司在一审中向法院出具的《情况说明》中关于“其公司对字典中文部分享受除署名权外的全部财产权,原告享受署名权”的说明,恰恰与上述版权说明证据相符,一审法院忽略这一事实,导致其做出编辑作品“《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词典》(繁体版)非培生公司”的错误事实认定。3、鉴于培生公司完成了《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词典》(繁体版)的编辑并享有著作权,而上诉人和培生公司签订了合法有效的《合约》,上诉人已经尽到合理的对版权的注意和审查义务,因此上诉人对张信威不应承担任何的著作权侵权责任。

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一审判决适用1991年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三款、第十二条、第三十一条三款等规定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引发外语教育出版社与张信威纠纷的关键事实发生在上世纪80年末,也是张信威与培生公司就《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词典》著作权归属的争议之始。一审法院认定该词典的著作权人为张信威而非培生公司的法律依据是1991年6月1日起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三款“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非法人单位为作者。”第十二条之规定:“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其著作权由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人享有。”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处理本案之纷争应基于当时的法律法规政策。80年代末,张信威作为成员之一参与培生公司对该词典的翻译时,《著作权法》尚未公布实施,应依据1985年文化部颁布的(2003年失效的)《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例》规定处理。该条例第8条明确规定词典等版权归编辑者所有。故该词典的版权应归属培生公司。上诉人基于培生公司授权,将该词典转换成简体出版,获得了权利人的许可。退一步即使一审认定应适用1991年6月1日实施的《著作权法》,但根据本案的事实不应该适用第十一条第三款和第十二条两条款。而应适用1991年6月1日实施的《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由法人或者非法人单位主持,代表法人或者非法人单位意志创作,并由法人或者非法人单位承担责任的作品,法人或者非法人单位视为作者。”第十四条“编辑作品由编辑人享有著作权”的规定。基于该法上述两条款之规定,该词典无疑是享有著作权财产权利的法人作品。上诉人取得授权出版涉案词典,自不存在适用第三十一条第三款通知张信威及另行支付费用的法律义务。

三、一审判决剥夺了案外人培生公司的合法财产,且培生公司丧失抗辩救济途径。一审法院认定《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词典》(繁体版)的著作权人是张信威,此认定涉及夺取案外人涉案词典的著作财产权,一审判决一旦生效将本属于培生公司的《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词典》(繁体版)著作财产权被张信威通过司法判决夺走。为了正确审理本案,搞清楚在上世纪80年代末与张信威就翻译《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词典》(繁体版)著作权权利如何约定,向张信威支付翻译费的性质及当时在翻译方面双方的权利义务等情况,且上述问题均是本案正确审理必须查清的问题。故外语教育出版社建议法院依职权追加案外人培生公司为本案第三人。另外外语教育出版社也向法庭申请追加案外人培生公司为本案第三人。

综上,一审法院将张信威认定为涉案词典的著作权人,实属对案件事实的错误认定,并适用法律错误,导致判决结果侵害了外语教育出版社的合法权益,也剥夺了案外人培生公司的合法财产权益。为此,请求二审法院查清事实,支持外语教育的上诉请求。

张信威对外语教育的上诉答辩称:外语教育出版社对出版《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辞典》这本书,在审查版权上没有尽到合理合法的审查义务。理由如下:1、根据著作权法规定,书上署名的作者是著作权人,而外语教育出版社并没有审查作者,其与签订合同的时候,完全有渠道通知作者,并审查著作权,这是其没有尽到的义务。2、外语教育出版社和签订合同的时候,没有要求出示著作权人的授权,所以并没有尽到审查义务。当时编辑也是受委托的,向张信威进行约稿,是属于著作权法的委托作品行为,张信威受托完成了这个作品,当时或许是因为内部的疏忽,没有与受托者签订书面合同。根据著作权法规定受托者享有著作权。上诉人外语教育出版社称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张信威认为一审法院适用法律正确。

经审理查明:一审查明事实为本案事实。

另查,上诉人张信威在本案中提出的诉讼请求为:一、被告书面确认对原告的《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辞典》著作权的侵权行为和责任,并在《法制日报》刊登启事三天,向原告公开道歉;二、被告向法庭和原告披露与培生公司签订的合约、支付的版权使用费金额、大陆版的印次、印数以及从中不当得利的数额;三、被告依1999年国家出版局《出版文字作品报酬规定》第四条、第九条、第十三条的规定,按大陆版定价¥72X印数130000X版税率7%的数额,赔偿原告由此遭受的经济损失共计655200元;四、全部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为侵害作品翻译权纠纷。本案一审原告张信威主张的作品应当定性为翻译作品,因为,张信威主张的作品是将作品的英文版本翻译成中文版本,其诉讼请求核心是要求一审被告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向其赔偿翻译作品的经济损失,因此,本案应定性为由翻译作品引起的财产权纠纷。

本案中,英文字典《LongmanLexiconContemporaryEnglish》的作者为TomMcArthur,张信威将该英文版字典翻译成中文版,张信威对《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辞典》享有著作权。《朗文多功能分类词典》中文简体版是将繁体版转换为简体版,仅对中文文字的替换,不涉及翻译行为,故《朗文多功能分类词典》简体版并非一个新的翻译作品。外语教育出版社出版简体版词典,属于对《朗文英汉双解多功能分类辞典》的再版,根据法律的规定,外语教育出版社应通知TomMcArthur和张信威,并支付报酬。但外语教育出版社既未通知亦未支付报酬,侵犯了张信威对涉案词典的使用权和获得报酬权。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准确,本院予以确定。关于外语教育出版社是否承担赔偿责任问题,外语教育出版社与培生公司虽签订了合同,但应当对是否享有著作权,是否有转委托权利进行审查;作品上已经对作者、翻译人进行了署名,外语教育出版社有义务向张信威了解情况,并征得翻译人张信威的同意。因此,外语教育出版社未尽到合理的审查义务,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关于原审法院适用法律的问题,本案侵权事实发生在1991年修改的著作权之后,双方纠纷是在2014年,原审法院适用法律并无不当。外语教育出版社上诉称本案应当适用修改前法律或者法规,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采纳。关于外语教育出版社提出法人作品问题,外语教育出版社并没有提交证据予以证明,而本案证据反映的情况为培生公司与张信威之间有委托关系,并不能反映作品是完成单位任务,体现单位意志,因此外语教育出版社上诉主张的法人作品,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本案的赔偿问题。我国法律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张信威提交的证据无法证明其实际经济损失,也无法证明外语教育出版社就涉案侵权行为的违法所得。至于,张信威提交的外语教育出版社印刷数量、单位利润、计算方式,均是张信威的推测,没有其他证据予以印证。另外,张信威引用的规定,不是著作权法规定,也不是司法解释;况且,其引用的规定,也是适用于文字作品的原创作品,与本案翻译作品不能形成对应关系。因此,张信威上诉请求外语教育出版社赔偿其人民币655200元,证据不充分,本院不予采纳。原审法院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的类型、侵权的性质及情节以及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开支,酌情确定外语教育出版社向张信威赔偿经济损失15万元,并无不当。原审法院适用酌情原则,在法定配额内确定赔偿数额,不违反法律规定。

综上,上诉人张信威、外语教育出版社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原审判决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处理结果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受理费人民币19204元,上诉人张信威支付的人民币8852元由张信威负担,上诉人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支付的人民币10352元由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于 春 辉 

代理审判员  费 晓   

代理审判员  杨  馥 维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刘绍君(兼)

附件

附法律条文: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二)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的,依法改判; (三)原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或者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正确判决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当事人对重审案件的判决、裁定,可以上诉。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