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侵害作品展览权纠纷

艾影(上海)商贸有限公司与玉林市永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玉林蒂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侵害作品展览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7月13日 案由:侵害作品展览权纠纷 当事人:艾影(上海)商贸有限公司 玉林蒂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玉林市永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案号:(2017)桂09民初2号 经办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艾影(上海)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徐汇区肇嘉浜路1065甲号2008C室。

法定代表人:HiroshiKondo(近滕宏),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谭耀文、翁才林,上海天闻世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玉林市永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玉林市人民东路1号临街铺面2号楼第一层A段。

法定代表人:李春林,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卢乃瑞,广西邦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范茂泉,广西邦泰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玉林蒂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住所地玉林市美林街328号金谷大厦10栋8楼833房。

法定代表人:李杰,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庞卫,广西桂金剑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艾影(上海)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艾影公司)与被告玉林市永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利公司)侵害作品展览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1月5日立案后,永利公司申请追加玉林蒂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蒂肯公司)作为共同被告参加诉讼,本院予以准许并通知蒂肯公司作为被告参加诉讼。本院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艾影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谭耀文,被告永利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卢乃瑞,蒂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杰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庞卫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艾影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两被告将使用的哆啦A梦模型予以销毁;2、判令两被告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0万元,为调查被告侵权行为和起诉被告所支出的合理费用5万元,合计55万元;3、判令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原告经授权在中国大陆享有哆啦A梦形象的著作权权益及对涉及侵犯哆啦A梦形象的行为进行诉讼等权利。2015年1月期间,原告发现被告永利公司开发经营的永利幸福广场在其营销中心大量使用哆啦A梦形象用于商业活动,现场模型由被告蒂肯公司提供。上述被告的行为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给原告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被告永利公司辩称,1、答辩人不存在侵权行为,不应承担侵权责任。答辩人与蒂肯公司签订有合同,涉案活动全程都是由蒂肯公司策划、组织、实施,答辩人已尽到谨慎审查义务,答辩人不存在过错,不存在侵犯原告权益的行为。2、即使答辩人存在侵权行为,原告的诉讼请求也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第一项请求中的模型已经停止使用,现在也不在答辩人处,第二项请求的数额缺乏依据,哆啦A梦产品在答辩人处只是一个摆放道具,答辩人没有就此收取门票,不属于商业盈利活动,答辩人没有因此获得经济利益,也没有给原告造成直接损失。

蒂肯公司辩称,一、本案遗漏了必须参与诉讼的被告,法院应当依职权通知上海蓝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伟公司)为被告参与本案诉讼。蓝伟公司是永利幸福广场售楼部2015年1月11-17日哆啦A梦巡展活动参与人之一,也是涉案的哆啦A梦模型的提供者,其应对所出租的哆啦A梦模型有合法来源承担举证责任。二、答辩人没有侵权故意,不应对原告承担侵权责任。三、原告起诉请求被告将使用的哆啦A梦模型销毁,因答辩人只有承租期的使用权,无所有权,答辩人无权处分哆啦A梦模型。四、玉林市永利幸福广场位置较偏,活动期间部分时间下雨及为正常工作日,前来参展人员少,宣传效果不好,商业价值不高,两被告没有获利,故原告主张其经济损失55万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其诉讼请求。

原告围绕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原告的营业执照。用于证明原告系适格的诉讼主体。 2、国内、国外出版漫画及翻译版本。用于证明哆啦A梦形象的原始权利人为株式会社藤子.F.不二雄(FUFJKO.F.FUJIOPRO,LTD,以下简称藤子会社)。 3、上海市徐汇公证处(2015)沪徐证经字第7893、7892、7891号公证书。用于证明原告经原始权利人授权在中国大陆地区享有哆啦A梦形象的著作权权益及对涉及侵犯哆啦A梦形象的行为进行诉讼等权利。 4、侵权现场照片。 5、上海市徐汇公证处(2015)沪徐证经字第4413号公证书。 6、玉林广播电视报(2015年1月16日出版)。

证据4、5、6用于证明被告实施了侵权行为。 7、上海新天地哆啦A梦展场图片、资料。用于证明原告在上海新天地主办哆啦A梦展(中国大陆首站)获得巨大成功,人气火爆。 8、微博上海发布有关上海新天地哆啦A梦信息。用于证明原告在上海新天地主办哆啦A梦展受到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上海发布的关注与支持。 9、项目明细账、增值税申报表、税收完税证明。用于证明原告在上海新天地主办哆啦A梦展门票等收入达800余万元。 10、上海市徐汇公证处(2014)沪徐证经字第7079、7845号公证书。 11、中国民生银行支付凭证。

证据10、11用于证明原告授权第三方在青岛主办哆啦A梦展,第三方支付原告保底门票收入300万元。 12、永利幸福广场网页资料。用于证明该楼盘系被告永利公司开发。

经庭审质证,永利公司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2无异议;对证据3三份公证书真实性无异议,对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三份授权书的授权时间都是在永利公司举办活动之后,原告取得的授权不包括授权之前的事务;对证据4现场照片真实性无异议,但照片显示永利幸福广场位置较偏僻,人流不多,与上海、青岛的经营模式不一致;对证据5公证书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照片不是永利幸福广场的现场照片,而是从网上下载的照片;对证据6报纸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只是永利公司用于广告宣传,没有提到哆啦A梦展览的情况,报纸是玉林本地普通报纸,对原告著作权影响不大;对证据7真实性不予认可,关联性有异议,上海新天地展览与本案两被告的活动没有可比性;对证据8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官方微博报道的图片不一定是现场照片,那是用于宣传的图片,不能证明原告的主张;证据9各种报表系原告单方制作,未经第三方认定,达不到证明的效力;证据10、11的质证意见与证据7、8、9一致,青岛的活动时间较长,展出的内容有四大块,四项内容近四个月的收入是300万元;证据12与本案没有关联性。蒂肯公司对原告的证据1、2、3的质证意见与永利公司一致;对证据4现场照片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现场道具是蓝伟公司出租给蒂肯公司的,蓝伟公司承诺该道具的知识产权等由其承担,蒂肯公司已尽到审查义务;证据6报纸不是蒂肯公司宣传;其他证据的质证意见与永利公司一致。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12份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并与本案争议事实存在关联,两被告对部分虽有异议,但未能提供相反证据足以推翻,本院予以采纳。

被告永利公司为其辩解在举证期限内提交《永利幸福广场11号-17号哆啦A梦巡展活动合同》一份,用于证明蒂肯公司是涉案促销活动的策划及实施单位,是本案原告主张侵权事实的实际侵权人。

经庭审质证,艾影公司对合同真实性无异议,认为合同内容与原告提供的现场照片相吻合,永利公司提供合同不能免除其应承担侵犯原告美术作品展览权的责任。蒂肯公司对合同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明内容有异议,永利公司对涉案模型来源是知道的,活动是永利公司、蒂肯公司、蓝伟公司三方共同主办。本院认为,各方对合同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采纳。

被告蒂肯公司为其辩解在举证期限内提交了以下证据: 1、蒂肯公司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用于证明蒂肯公司主体适格。 2、蓝伟公司营业执照、企业基本信息查询单。用于证明蓝伟公司基本情况。 3、永利幸福广场2015年1月11日-1月17日哆啦A梦巡展活动证明信。用于证明蒂肯公司向蓝伟公司租赁80只哆啦A梦模型用于永利幸福广场巡展活动,活动所涉展览模型知识产权和肖像使用权等均由蓝伟公司承担,本次活动主办方永利公司、活动承办方蒂肯公司均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 4、玉林市气象科技服务中心证明。用于证明活动期间,有两天中雨、大雨,展览活动难以开展,有五天是正常工作日,属于正常工作日,前来参展人员较少。 5、银行流水明细表。用于证明蒂肯公司向蓝伟公司支付了哆啦A梦展览模型租金60000元。

经庭审质证,艾影公司对证据1、2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3予以确认,蒂肯公司至少是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侵犯了到第三人的知识产权,蒂肯公司没有要求蓝伟公司提供相应的授权文件,本案中原告主张是侵犯展览权,只要未经合法授权,就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对证据4有异议,出具证明的主体资质不合法,应当由气象局出具相关证明,从证明内容看,晴朗天气占了举办时间的一大半;对证据5关联性无异议,对关联性不予确认。永利公司对证据1、2无异议;对证据3的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认为本案涉及的模型是蓝伟公司提供,蓝伟公司是实际侵权人,蒂肯公司与永利公司在本次活动中尽到了审查的义务,两被告不应承担侵权责任;对证据4、5没有异议。本院认为,蒂肯公司提供的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纳。

综合全案证据及庭审笔录,本院确认以下法律事实:哆啦A梦漫画于1969年12月在日本首次出版,经过多年创作、编辑逐步形成漫画系列作品。哆啦A梦系列漫画此后亦被翻译成中文在我国出版发行。该系列作品署名的著作权人均为藤子会社。其中哆啦A梦(又名机器猫)是上述系列漫画的主角形象,显著特征表现为以夸张手法所刻画的一只有着浑圆身材、大眼睛以及三对胡须,颈部有一个红色项圈,项圈中部悬挂黄色铃铛,腹部配有一个半圆形口袋,手呈正圆形、脚呈橄榄圆的蓝色大猫。 2015年7月1日,藤子会社签署《授权书》,将其所享有的版权作品哆啦A梦衍生形象的名称、标志、设计、标识、商标、肖像、视觉表现的推广和商品化权利的使用权授予Shogakukan-ShueishaProductionsCo,Ltd.(株式会社小学馆集英社,以下简称集英社)。上述授权显示集英社有权在2015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的期限内,独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包括香港和澳门)等区域内以藤子会社或自己的名义对上述权利实施许可使用,具体内容包括付诸诉讼,集英社还有权更进一步获许可将本授权书中所授予的全部或部分权利,在其认为合理时就授权区域内再授予其认为合理的任何人,但并没有因而剥夺集英社被授予的所有权利。 2015年7月1日,集英社签署《授权书》,将涉案权利的使用权授予AnimationInternationalFZ-LLC(简称AI-DUBAI),期限自授权书订立之日至2017年12月31日或集英社书面解除授权为止,并同意AI-DUBAI公司指定香港国际影业有限公司(AnimationInternationalLtd.简称AI-HK)作为代理人实施和执行《授权书》中规定的所有或任何事项,集英社已批准该委派。AI-DUBAI和AI-HK都有权以集英社或自己的名义进行诉讼,并更进一步获许可将本授权书中所授予的全部或部分权利,在其认为合理时就授权区域内再授予任何人,并没有因而剥夺他们被授予的所有权利。 2015年10月2日,AI-HK出具《委托授权书》,授权艾影公司独占在中国大陆地域内行使哆啦A梦卡通形象上述权利,受托人艾影公司有权以自己的名义采取行动以保护和行使其获得授权的权利,包括起诉诉讼和收取侵权赔偿金等,期限自2015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 2015年1月8日,永利公司与蒂肯公司就委托承办永利幸福广场项目促销推广活动事宜签订《永利幸福广场11号-17号哆啦A梦巡展活动合同》,约定蒂肯公司为2015年1月11日-17日的哆啦A梦巡展活动策划、布置会场,提供所需的哆啦A梦卡通形象道具等,活动费用120000元。2015年1月11日-17日,永利公司、蒂肯公司在永利幸福广场营销中心门前以及营业区域举办哆啦A梦巡展活动,现场摆放了80个高100cm-120cm,材质为玻璃钢的哆啦A梦立体卡通模型,并在现场玻璃厨窗、楼盘周围等张贴、悬挂有哆啦A梦机器猫巨幅画像等。艾影公司通过现场拍照方式进行了取证。永利幸福广场营销中心现场摆放的哆啦A梦模型和张贴的哆啦A梦平面画像的表达特征与艾影公司提交的哆啦A梦卡通形象相同。巡展活动结束后,永利幸福广场营销中心未再展放哆啦A梦模型。蒂肯公司用于上述巡展活动的哆啦A梦模型系从蓝伟公司租赁而来,蒂肯公司为此支付租金60000元。蓝伟公司出具给蒂肯公司的哆啦A梦巡展活动证明信中,载明所涉及的展览模型知识产权和肖像使用权,均由蓝伟公司承担。永利公司还在2015年1月16日出版的《玉林广播电视报》上作了一整版的永利幸福广场营销广告,广告中印刷有彩色哆啦A梦机器猫画像。 2015年6月24日,上海市徐汇公证处接受艾影公司证据保全申请,对艾影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使用该公证处提供的已作恢复出厂设置操作的HUAWEIG6-U00手机,接入该公证处提供的无线网络后登录互联网,进行上网操作过程进行监督,并对分步显示的网页内容进行截屏保存。其操作内容主要包括:在下载安装微信软件后,通过查找公众号方式搜索永利幸福广场关键字,显示结果有永利幸福广场公众号,点击关注,并选择查看历史消息,滑动手机屏幕依次点击2015年1月8日项下的百只哆啦A梦空降永利幸福广场。机会难得,必须活抓。点击后,进入各页面,分别显示2015年元月11号-18号百只机器猫空降永利幸福广场。一路穿梭至那些年,穿越任意门徜徉在哆啦A梦乐园心情嬉戏。与1:1的比例哆啦A梦带你游赏永利幸福广场各个地方。可爱的机器猫一直是我们童年的甜蜜回忆。让我们跟随哆啦A梦主题活动带大家坐上儿时时光机吧。永利幸福广场精装样板间现已幸福开放了哦。我们的哆啦A梦也被吸引过来等历史信息以及永利幸福广场的位置图、地址、联系方式等内容,能够显示永利幸福广场认筹活动的相关宣传文字及图片,其中部分图片为哆啦A梦卡通形象画面。取证工作结束后,上海市徐汇公证处出具(2015)沪徐证经字第4413号公证书,并将截屏文件作为公证书附件一并保存。经双方当庭核实,该公证书附件所显示的哆啦A梦卡通造型的表达特征与艾影公司提交的哆啦A梦卡通形象相同。庭审中,艾影公司明确在本案中只主张被告永利公司、蒂肯公司侵害其涉案作品展览权,对永利公司侵害涉案作品网络信息传播权及蓝伟公司侵犯涉案作品复制权不主张。

另查明,2013年4月,艾影公司在上海新天地举办哆啦A梦展,微博上海发布对此作了宣传,该次活动门票及货物销售收入达800余万元。2014年4月25日,艾影公司与青岛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报业集团)签订《2014青岛哆啦A梦展合同书》,双方约定青岛报业集团举办哆啦A梦展览活动,活动内容包括哆啦A梦模型展览、主体餐厅、衍生商品销售、游戏区等,时间地点为2014年5月28日至2014年8月10日青岛国际航海俱乐部,青岛报业集团向艾影公司支付合作费用,其中模型展览合作费用分为保底合作费用300万元和门票销售额超过750万元的分成合作费用,另外关于主题餐厅、游戏区的合作费用按比例分成。该展览活动主办后,青岛报业集团依约支付了300万元保底费用给艾影公司。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明的除外。本案中,艾影公司提交了具体包括在日本和中国出版的《哆啦A梦》漫画以及用于著作权许可的授权书等相关证据。根据其署名信息,这些证据可以证明藤子会社是涉案哆啦A梦卡通形象的原始著作权人。哆啦A梦创作者主要通过漫画方式,塑造了蓝色机器猫的拟人化卡通形象,具有独创性。根据藤子会社、集英社、AI-HK与艾影公司之间的系列授权,艾影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独家获得包括哆啦A梦名称、标记、设计、标识、商标、肖像、视觉表现和衍生形象的推广和商品化权利在内的权利,该项授权权利包含了涉案卡通作品及其衍生品使用许可和提起诉讼的权利,各授权主体之间权利流转合法、有效,本案侵权行为发生的时间及诉讼期间均在授权期限内。故艾影公司依据上述授权行为获得包括哆啦A梦有关卡通形象的相应著作权应当受到法律保护,艾影公司是本案适格原告。

根据艾影公司提交的现场照片、取证公证书附件显示,在永利幸福广场营销中心场所以及永利幸福广场的微信公众号中提供有包括哆啦A梦展在内的永利幸福广场宣传活动以及图片,所使用的卡通形象模型与艾影公司主张的哆啦A梦艺术造型相同,构成对艾影公司涉案权利作品的复制。永利公司通过在其营销场所公开摆放上述哆啦A梦复制品的方式向公众提供哆啦A梦形象展示,其行为侵犯了艾影公司对涉案动漫作品依法享有的展览权。该系列活动主体均指向永利公司,该公司是这次广告营销活动的主办者。此外,永利公司通过微信公众号向社会大众传播的相关信息中包含有涉案哆啦A梦动漫形象,该行为属通过移动网络向公众提供涉案动漫形象作品的行为,且该公众号由永利公司注册、使用,故本案中永利公司上述行为侵犯了艾影公司对涉案动漫作品依法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但艾影公司在本案中仅主张被告侵犯作品展览权,故本院对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事项不作处理。涉案的永利幸福广场广告促销活动由蒂肯公司负责策划,具体组织实施,并提供活动所用的哆啦A梦卡通形象模型,永利公司和蒂肯公司的行为共同作用下造成了艾影公司相关权利的损害后果,因此,应由永利公司和蒂肯公司承担连带责任。蒂肯公司主张涉案哆啦A梦模型由蓝伟公司提供,其不应承担本案侵权责任。蒂肯公司虽提供了蓝伟公司出具的证明信,在证明信中蓝伟公司承诺对所出租的哆啦A梦模型知识产权承担责任,但蒂肯公司并不能提供蓝伟公司已经得到哆啦A梦作品权利人授权许可的证明文书,蒂肯公司未尽审查义务,存在过错,因此,不能以蓝伟公司的承诺作为免除其承担侵犯艾影公司涉案作品展览权的民事责任的理由。蓝伟公司侵犯的是涉案作品复制权,在本案中,艾影公司明确不主张蓝伟公司侵犯其复制权,由其另案起诉解决,蓝伟公司不是本案必须共同诉讼的当事人,因此,本院对蒂肯公司申请追加蓝伟公司为本案共同被告的主张不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规定,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使用,以展览等方式使用其作品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本案中,被控的永利幸福广场营销中心陈列展示哆啦A梦模型以及在现场张贴涉案哆啦A梦图片的广告宣传行为,均未获得艾影公司授权许可,构成对艾影公司享有的作品展览权的侵害,永利公司和蒂肯公司应依照上述法律规定承担相应民事责任。因被控侵权的广告促销活动仅为七天,具有时效性,参展所用的哆啦A梦模型来源于蓝伟公司,没有证据证明为永利公司或蒂肯公司所有,且巡展活动结束后已全部撤走,故艾影公司关于销毁模型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关于经济损失,艾影公司所提交其开展或许可第三方进行哆啦A梦展览活动收益,分别针对2013年上海新天地、2014年青岛的哆啦A梦主题展,两者在卡通形象模型摆放数量、时间、城市规模、营销方式等与本案被控行为均不具有同一性,故上述活动收益不适宜作为被控使用方式的许可费用计算标准。艾影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其实际损失及侵权人的违法所得,参考涉案作品的艺术价值、受公众欢迎程度、被控展示活动的传播方式、时间及范围,本院酌定由永利公司赔偿经济损失80000元,蒂肯公司赔偿经济损失20000元给艾影公司,上述赔偿费用包括维权合理费用在内,两被告对上述赔偿款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艾影公司的请求部分成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第四十七条第六项、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四条第八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玉林市永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含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80000元给原告艾影(上海)商贸有限公司;

二、被告玉林蒂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含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20000元给原告艾影(上海)商贸有限公司;

三、被告玉林市永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玉林蒂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对上述第一、二项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四、驳回原告艾影(上海)商贸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述判决,义务人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履行完毕。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权利人可在本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间最后一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

案件受理费9300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艾影公司负担7440元,被告永利公司负担1488元,被告蒂肯公司负担372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次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或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并于上诉期限届满之日起七日内按照上诉请求数额预交上诉费(收款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诉讼费专户,账号:20×××77,开户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南宁市万象支行)。逾期不交也不提出缓交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文尾

审 判 长  梁开路

审 判 员  莫寒窗

代理审判员  李延召

二〇一七年七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韦嫣然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七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

第四十九条第四十七条第(六)项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第四十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

第四条第(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