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技术成果完成人署名权、荣誉权、奖励权纠纷

张深根诉北京有色稀土研究总院、有研稀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技术成果完成人署名权、荣誉权、奖励权纠纷

结案日期:2011年9月20日 案由:技术成果完成人署名权、荣誉权、奖励权纠纷 当事人:有研稀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 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 张深根 案号:(2011)一中民初字第6986号 经办法院: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张深根。

委托代理人曾学明,北京市立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新外大街2号。

法定代表人张少明,院长。

委托代理人尹娇。

委托代理人郑光远,北京市汉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有研稀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新街口外大街2号。

法定代表人张少明,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彭飞,北京市中咨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于敦波。

第三人李宗安。

第三人颜世宏。

第三人李世鹏。

第三人袁永强。

第三人徐静。

第三人黄小卫。

第三人姚国庆。

第三人张世荣。

第三人应启明,男,1947年2月12日出生,汉族,有研稀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教授级高工,住北京市海淀区学清路学知园小区2楼1305号。

第三人李扩杜。

第三人杨红川。

第三人李萃。

第三人赵娜。

被告有研稀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第三人于敦波、李世鹏、袁永强、李宗安、颜世宏、徐静、黄小卫、姚国庆、张世荣、应启明、李扩社、杨红川、李萃、赵娜之共同委托代理人李春谊,北京市中咨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李红卫(兼第三人于敦波、李世鹏、袁永强、李宗安、颜世宏、徐静、黄小卫、姚国庆、张世荣、杨红川、李萃、赵娜、李扩杜、应启明之共同委托代理人),男,1957年9月23日出生,汉族,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高级工程师,住北京市海淀区北三环中路43号板4楼7层9号。

委托代理人林柏楠,北京市中咨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赵春雷,男,有研稀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住北京市西城区集体户3新街口外大街2号。

第三人周岭,男,1967年5月20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海淀区新街口外大街3号17号楼401号。

诉讼记录

原告张深根诉被告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简称有研总院)、有研稀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有研稀土公司)技术成果完成人署名权、荣誉权、奖励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1年4月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了合议庭,并通知与本案有利害关系的李红卫、于敦波、李世鹏、袁永强、李宗安、颜世宏、徐静、黄小卫、姚国庆、张世荣、杨红川、李萃、赵娜、李扩杜、应启明、周岭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2011年7月27日,本院依法并根据有研总院和有研稀土公司的申请对本案不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深根及其委托代理人曾学明,被告有研总院的委托代理人尹娇、郑光远,被告有研稀土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彭飞,被告有研稀土公司、第三人于敦波、李世鹏、袁永强、李宗安、颜世宏、徐静、黄小卫、姚国庆、张世荣、杨红川、李萃、赵娜之共同委托代理人李春谊,第三人李红卫及其委托代理人赵春雷,第三人于敦波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周岭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张深根诉称:原告于1998年到有研总院工作。自1999年以来,原告注意到利用快冷厚带工艺生产钕铁硼永磁体的重要价值。原告作为建议人于2000年12月提出了新开课题“利用快冷厚带工艺制备N50NdFeB烧结磁体”建议书;作为二负责人之一于2001年4月至6月承担了快冷厚带工艺制备镍氢动力电池用低钴贮氢合金的研究项目;作为负责人于2001年5月至12月承担了N50级厚带钕铁硼磁性材料产品中试开发项目;作为委托人对“N52级烧结钕铁硼磁体制备关键技术研究”进行了科技查新;作为联系人,完成了“钕铁硼快冷厚带产业化技术及关键装备国产化”课题项目(简称“快冷厚带项目”)可行性论证报告并获得通过;作为课题负责人主持了国家科技攻关计划。完成项目期间,作为项目负责人,将项目实施方案及阶段工作和成果向科技部做出汇报。原告在完成快冷厚带项目期间,本人作为第一作者和合作作者,共完成与成果相关的论文共15篇。原告在完成快冷厚带项目,作为第一发明人申请并获授权4项中国发明专利,包括:“钕铁硼合金快冷厚带及其制造方法”、“合金快冷厚带设备和采用该设备的制造方法及其产品”、“贮氢合金及其快冷厚带制备工艺”、“稀土超磁致伸缩材料一步法制备工艺及设备和制备的产品”。原告在完成快冷厚带项目期间,作为第五发明人申请并获授权1项中国发明专利“NdFeB快冷厚带的低温氢破碎工艺”。2004年6月17日,原告从有研总院处离职,并完成了文件交接。2010年,原告得知,原告在二被告处参与的快冷厚带项目获得了2006年度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学技术一等奖。在原告离职前,获奖项目成果已经完成,原告作为项目组负责人,做出了巨大的创造性贡献,是最主要的成果完成人。但二被告在办理申报奖励的过程中,既未列上原告的姓名,也没有通知原告,侵犯了原告对于成果的署名权、获得奖励证书与奖金的权利,使原告的精神受到损害。据此,请求人民法院判令:1、确认原告是2006年度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学技术一等奖项目“钕铁硼快冷厚带产业化技术及关键装备国产化”(简称获奖项目)职务技术成果主要完成人并署名。2、署名形式为二被告依法向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书面提交原告作为获奖项目第一完成人的申请,补发原告奖励证书。3、二被告补发获奖项目成果奖金4000元。4、二被告支付精神损害赔偿10000元。

被告有研总院辩称:

一、张深根仅参与了获奖项目的部分工作,不是该项目的主要完成人。

获奖项目的技术思路并非来自张深根,其原理和方法属于公知范畴,其技术和工艺的关键在于其产业化过程。在原告参与项目期间,自2003年3月31日至2003年12月间共参与进行了18炉相应实验,无法定位关键技术突破点和解决方向,与产业化目标相差很远。在该项目陷入困难时,原告自行放弃职责离职而去。张深根调离后,项目负责人变更为李红卫,项目组共进行了141炉实验和273炉工业化验证试验,于2005年5月开始实现了技术突破,最后于2005年11月完成项目目标要求。

二、张深根参与或署名的专利申请的主要实质性工作并非由其完成。获奖项目共涉及30项专利,其中张深根署名共4项,该部分专利系项目立项之前或前期提出申请,张深根和其他课题成员均参与了撰写和申请工作,但因张深根很快即调离而未参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对全部专利的实质审查过程,从实质审查到取得授权的全部工作均由其他人完成。

三、获奖项目申报材料内容真实,没有侵害张深根权益,推荐和授奖过程符合行政法规规定。有研总院向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报送的申报材料内容真实,未侵害张深根权益。

四、本案争议事项公布和授奖均发生于2006年,张深根没有在颁奖单位规定的期限内提出异议,也没有在法定的诉讼时效期间提起诉讼。

根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学技术奖励办法实施细则(试行)》(简称《奖励办法实施细则》)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异议人应当在受理项目公布之日起30日异议期内向奖励办公室提出异议。自2006年该项目获奖公布到张深根2011年4月起诉已近5年,超过了诉讼时效。因此,张深根的诉讼请求不能支持。

综上,请求驳回张深根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有研稀土公司辩称:

一、张深根诉讼请求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学技术奖励办法(试行)》(简称《奖励办法》)第十六条规定,《奖励办法实施细则》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学技术奖的评审及授予由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学技术奖励委员会负责,如有异议应向有色科学技术奖励办公室提出。张深根的诉讼请求实际为要求变更评奖结果,该要求为行业协会评奖机构处理的事项,不属于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纠纷,并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纠纷范围,请求人民法院裁定驳回起诉。

二、张深根参与了获奖项目前期的立项及研发工作,但未参与产业化核心技术及工艺的研发,更未参与工业化技术的开发。就快冷厚带技术成果而言,已经转化为专利的技术成果只有与专有技术相结合,才可实现钕铁硼快冷厚带产业化目标;专有技术较专利技术而言,是真正实现产业化的技术解决方案。奖励推荐书就授奖项目第三部分第2.2.1条就钕铁硼快冷厚带产业化技术的发明进行了描述,而相关技术成果基本上是专有技术,包括:快冷厚带形貌及微观组织的有效控制、快冷厚带的厚度及均匀一致性控制、快冷厚带规模生产稳定性研究等。张深根参与了前期四项专利技术的研究,但于项目陷入困难时,不顾课题职责离职而去,张深根对于项目最终完成缺乏贡献,没有参加真正解决产业化难题的专有技术的研发。快冷厚带产业化的关键技术是在张深根离职后由新的课题负责人及课题组成员攻克的,张深根的贡献较小。

三、张深根参与了4项专利的初次申请编写,在其后的专利审查中,审查员均认定4项专利缺乏创造性或新颖性。张深根辞职后,坚持岗位的课题组成员完成了专利审查答复及权利要求修改工作,克服了之前申请缺乏创造性或新颖性的问题。经修改后的权利要求才具备了创造性、新颖性,而张深根并未参与,对于其署名的4项专利,张深根实际上贡献不大。

四、张深根参与的专利技术成果,已在专利证书上署名,其未参与的专利技术和专有技术,张深根无权署名。张深根不是获奖项目的主要完成人,更不是第一完成人,未列为候选人并无不妥,未侵犯张深根署名权。

五、2006年度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学技术奖推荐时限已经截止,张深根请求判令提交推荐申请缺乏法律依据。奖励证书和奖金亦非被告颁发,张深根请求被告颁发没有法律依据。张深根请求精神损害赔偿没有依据。

六、2006年度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学技术奖已经于2007年初向社会公布。张深根于2011年4月提起诉讼,不仅超过了《奖励办法实施细则》的30天异议期,也超过了2年诉讼时效。

综上,请求裁定驳回张深根起诉或判决驳回张深根诉讼请求。

第三人李红卫、于敦波、李世鹏、袁永强、李宗安、颜世宏、徐静、黄小卫、姚国庆、张世荣、杨红川、李萃、赵娜、李扩杜、应启明述称:同意二被告的意见,请求驳回张深根的全部诉讼请求。

第三人周岭未向本院陈述意见。

经审理查明: 1998年,张深根到有研总院工作。2002年6月28日,有研总院向科学技术部提交了“十五”国家科技攻关计划重大项目课题可行性论证报告,课题名称为:钕铁硼快冷厚带产业化技术及关键装备国产化,联系人为张深根。同年7月,有研总院就该课题与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签订国家科技攻关计划课题任务书,课题负责人为张深根。2003年3月3日,有研总院与有研稀土公司签订快冷厚带项目技术开发(委托)合同。2004年3月15日,张深根申请调动工作,同月24日张深根办理了科研项目交接清单,快冷厚带项目第一负责人随后变更为李红卫。 2006年9月15日,有研总院向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学技术奖励工作办公室提交《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学技术奖励推荐书(发明)》,项目名称为“钕铁硼快冷厚带产业化技术及关键装备国产化”,起始时间为2002年7月,完成时间为2005年6月,主要完成单位为有研总院和有研稀土公司,主要完成人为李红卫、于敦波、李世鹏、袁永强、李宗安、颜世宏、徐静、黄小卫、姚国庆、张世荣、应启明、李扩社、杨红川、李萃、赵娜、周岭。获奖项目详细科学技术内容包括:1、钕铁硼快冷厚带产业化制备技术开发,主要研究内容为:快冷厚带形貌及微观组织的有效控制、快冷厚带的厚度及均匀一致性控制、快冷厚带规模生产稳定性研究,其实施效果为:1)突破了钕铁硼快冷厚带产业化制备的关键技术,形成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快冷厚带生产工艺,获得了4项中国发明专利。2)攻克了速凝铸带过程中高温合金熔体热流和冷速的多区域可变及恒定控制技术难题。3)解决了流动高温熔体与旋转冷却辊轮动态接触时,速面比率与铸带展率匹配的关键核心技术。2、利用快冷厚带制备高性能钕铁硼磁体工艺研究,具体研究内容为:氢破碎工艺、气流磨工艺、取向成型及烧结工艺,实施效果为获得了高性能磁体。3、设计开发单炉产能300公斤的钕铁硼快冷厚带专用设备,实现设备国产化,具体设计内容为:IGBT电源参数的确定、合金熔炼浇注系统的结构设计、厚带冷却系统设计、金属辊轮材质选择与结构设计、厚带出带结构及安全控制系统智能化设计。在推荐书中附有25名主要研制人员名单,没有将张深根列入主要研制人员。

获奖项目中的4项中国发明专利分别为: 1、发明专利“钕铁硼合金快冷厚带及其制造方法”,专利号为ZL01141410.3,申请日期为2001年9月24日。2004年11月26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出第一次审查意见通知书,认为权利要求1-10不具备创造性,权利要求3-5、10未能清楚表述请求保护的范围。2005年3月25日,有研总院提交了意见陈述,并修改了权利要求。2005年4月15日,有研总院第二次提交了意见陈述,并修改了权利要求。2005年9月21日,该专利获得授权。 2、发明专利“合金快冷厚带设备和采用该设备的制备方法及其产品”,专利号为ZL02104122.9,申请日期为2002年3月6日。2005年7月1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出第一次审查意见通知书,认为权利要求1不具备新颖性,权利要求2、3、5、6不具备创造性。2005年11月10日,有研总院和有研稀土公司提交了意见陈述,并修改了权利要求。2006年5月10日,该专利获得授权。 3、发明专利“NdFeB快冷厚带的低温氢破碎工艺”,专利号为ZL02157925.3,申请日期为2002年12月20日。2005年1月28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出第一次审查意见通知书,认为说明书的撰写不符合规定,说明书摘要无附图,权利要求1-2不具备创造性,权利要求3-5、8得不到说明书支持,权利要求1、2、6不清楚,权利要求1缺少必要技术特征,权利要求2-8的引用部分不符合规定。同年12月9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出第二次审查意见通知书,认为说明书和权利要求1的修改超范围,权利要求4不清楚。同年12月27日,有研稀土公司提交意见陈述书,并修改了权利要求书和说明书。2006年2月10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出第三次审查意见通知书,认为说明书不符合规定。同年3月3日,有研稀土公司提交了意见陈述,修改了说明书。2006年6月28日,该专利获得授权。 4、发明专利“贮氢合金及其快冷厚带制备工艺”,专利号为ZL02153166.8,申请日期为2002年11月26日。2005年2月4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出第一次审查意见通知书,认为权利要求1-2不具备新颖性,权利要求5得不到说明书支持。同年6月3日,有研稀土公司提交了意见陈述书,并修改了权利要求1和说明书,删除了权利要求2、5。2006年3月1日,该专利获得授权。

上述4项发明专利,张深根均署名为发明人之一。 2007年1月15日,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和中国有色金属学会颁发了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学技术奖证书,获奖者为:有研总院、有研稀土公司、李红卫、于敦波、李世鹏、袁永强、李宗安、颜世宏、徐静、黄小卫、姚国庆、张世荣、杨红川、李萃、赵娜、李扩杜、应启明、周岭。

有研总院和有研稀土公司提交了刊登于2006年11月18日《中国有色金属报》的2006年度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学技术奖评审通过项目公告(简称评审公告)、2006年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学技术奖颁奖通知。有研总院和有研稀土公司主张在评审公告中有张深根作为获奖候选人的项目同期公告并且最终同时获奖,证明张深根于2006年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本案获奖项目的评审公告以及最终获奖。

以上事实,有经庭审质证的奖励推荐书及获奖证书、快冷厚带项目可行性论证报告、课题任务书及技术开发(委托)合同、张深根参与署名的4项发明专利的授权公告文本及其专利审查档案、张深根工作调动申请、调离申请、科研项目交接清单、有研总院关于变更课题负责人的报告、《奖励办法》、《奖励办法实施细则》、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

一、关于本案是否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案件的范围。

本案中,有研稀土公司主张张深根请求实质为变更评奖结果,应为行业协会评奖机构处理的事项,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案件的范围。本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二十八条的规定,完成技术成果的个人有在有关技术成果文件上写明自己是技术成果完成者的权利和取得荣誉证书、奖励的权利。因此,技术成果完成人享有确认其身份的民事请求权、在技术成果上署名和获得荣誉的民事权利。

本案中,张深根请求确认其为获奖项目职务技术成果主要完成人并署名,属于确认身份权纠纷和署名权、荣誉权侵权纠纷,依法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案件的范围。至于《奖励办法实施细则》允许张深根提出异议不影响张深根提起民事诉讼的权利。

二、关于张深根是否属于完成获奖项目技术成果的个人之一。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技术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简称《技术合同解释》)第六条规定,合同法第三百二十六条、第三百二十七条所称完成技术成果的“个人”,包括对技术成果单独或者共同作出创造性贡献的人,也即技术成果的发明人或者设计人。人民法院在对创造性贡献进行认定时,应当分解所涉及技术成果的实质性技术构成。提出实质性技术构成并由此实现技术方案的人,是作出创造性贡献的人。提供资金、设备、材料、试验条件,进行组织管理,协助绘制图纸、整理资料、翻译文献等人员,不属于完成技术成果的个人。

虽然本案涉及专利申请日期均早于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简称《专利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实施细则》(简称《专利法实施细则》)修订日期,但本案涉及法律条款在新旧《专利法》和《专利法实施细则》中并未作出不同的规定,仅在条款顺序上有所变动,因此,本院径行援引现行《专利法》和《专利法实施细则》。《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十三条规定,专利法所称发明人或者设计人,是指对发明创造的实质性特点作出创造性贡献的人。在完成发明创造过程中,只负责组织工作的人、为物质技术条件的利用提供方便的人或者从事其他辅助工作的人,不是发明人或者设计人。

本案中,获奖项目技术成果包括4项张深根作为发明人之一的发明专利。有研总院和有研稀土公司主张张深根在该4项发明专利实质审查过程中已经离职,未参与实质性工作。本院认为,该4项发明专利自申请至最终授权始终保留了张深根的发明人署名,在无相反证据证明的情况下,应当认定张深根对该4项发明专利作出了创造性贡献。虽然张深根未参与该4项发明专利申请过程中的修改工作,但是根据《专利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申请人对发明专利申请文件的修改不得超出原说明书和权利要求书记载的范围,有研总院和有研稀土公司并无证据证明该4项发明专利在修改过程中已经将其中张深根作出创造性贡献的部分予以删除,致使张深根对获准授权的4项发明专利无任何创造性贡献。因此,本院确认张深根属于完成获奖项目技术成果的个人之一。

三、关于张深根是否系获奖项目技术成果的主要完成人以及张深根是否应当获得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学技术奖。

本案中,张深根主张其对获奖项目的创造性贡献最大,系获奖项目的第一完成人或者主要完成人,应当获得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学技术奖。本院认为:《奖励办法实施细则》第五条规定,有色科学技术奖授予在科学发现、技术发明和促进科学技术进步等方面做出重要贡献的单位或者个人,以及在推动有色金属工业科技进步项目中做出突出贡献的管理工作者。《奖励办法实施细则》第十六条规定,有色科学技术奖候选人应当具备下列条件之一:(一)在设计项目的总体技术方案中作出重要贡献;(二)在关键技术和疑难问题的解决中做出重大技术创新;(三)在成果转化和推广应用过程中做出创造性贡献;(四)在高技术产业化方面做出重要贡献。《奖励办法实施细则》第十八条规定,有色科学技术单项授奖人数实行限额,其中发明奖授奖人数一般不超过6人。科技进步奖一等奖人数不超过16人。《奖励办法》和《奖励办法实施细则》既未对获奖人员的排序作出规定,也没有对创造性贡献大小与获奖人员人数限制之间的关联作出规定。因此,张深根主张根据创造性贡献大小确定获奖人员,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张深根争议的创造性贡献大小排序问题,本院认为:首先,现有证据仅能依据发明专利的署名证明张深根对于获奖项目中的4项发明专利作出了创造性贡献,但无法确定张深根作出创造性贡献所具体体现的技术方案或者技术特征,因此无法确定张深根在该4项发明中作出创造性贡献大小。虽然张深根在该4项发明中署名顺序为第1位或第5位,但是我国《专利法》和《专利法实施细则》并未规定专利发明人署名顺序按照创造性贡献大小排名,法律并不禁止发明人按照其他方式例如年龄或资历等确定署名顺序。因此,发明人署名顺序不能证明张深根在该4项发明中作出的创造性贡献最大。况且,获奖项目除包括发明专利以外,还包括专有技术,张深根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对专有技术作出了创造性贡献。因此,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张深根对获奖项目技术成果的创造性贡献最大。第二,创造性贡献应当以其在技术成果中体现的具体技术方案或者技术特征为准,张深根提交的快冷厚带项目可行性论证报告和课题任务书等材料,不能用于证明其作出创造性贡献的具体技术内容;张深根虽曾任快冷厚带项目负责人,但项目负责人并不等同于创造性贡献最大,况且其于2004年3月24日交接项目之后并未参与此后的项目研发及产业化验证的过程,因此,担任项目负责人的经历不足以证明其作出的创造性贡献最大;张深根提交其参与写作的11篇论文,只能证明其对某一技术或者学术思想的阐述和表达,与其是否作出创造性贡献无关;张深根提交的张国成院士推荐函、《科学中国人》刊物报道等材料,系案外人陈述或评价,证明力有限,不能用于证明张深根作出创造性贡献的具体技术内容,不足以证明其作出的创造性贡献最大。第三,张深根在庭审中主张有研总院和有研稀土公司未提交其参加获奖项目相关文件的原件,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但是张深根在诉讼中既未明确其所谓的相关文件的具体内容,也没有证据证明有研总院和有研稀土公司持有该证据而未提交。因此,张深根的上述主张不能成立。

综上,虽然张深根对4项发明专利作出了创造性贡献,但是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张深根对4项发明专利作出创造性贡献最大,也无证据证明张深根对获奖项目除4项发明专利以外其他专有技术作出了创造性贡献。因此,就整体获奖项目技术成果而言,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张深根为作出创造性贡献最大的第一完成人。至于张深根主张其为主要完成人,因主要与次要系相对而言,并无明确界限,张深根该主张模糊不清,本院不予评述。

四、关于精神损害赔偿。

根据《合同法》第三百二十八条规定,张深根作为完成技术成果的个人之一有在有关技术成果文件上写明自己是技术成果完成者的权利。有研总院在奖励推荐书中未将张深根列入主要研制人员名单中,其理由为张深根未对获奖项目作出创造性贡献。但是根据现有证据,本院足以确认张深根对获奖项目作出了创造性贡献,系获奖项目技术成果的完成人之一。有研总院未将张深根列入主要研制人员名单,缺乏充足的理由,未能表明张深根作为完成人的身份,客观上对张深根造成了精神损失,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张深根请求精神损失费额度过高,本院依法予以调整。本院依据侵权性质,侵权情节等因素酌情确定有研总院赔偿张深根精神损失2000元。有研稀土公司并非获奖项目的推荐单位,张深根请求判令有研稀土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至于有研稀土公司和有研总院主张张深根的诉讼请求已经超过诉讼时效,本院认为,署名权作为人身权的组成部分,属于绝对权利,依法不受诉讼时效制度的约束。关于精神损害赔偿的诉讼时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七条的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有研总院在申报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学技术奖的过程中,并未通知张深根,评审公告以及张深根系同期项目获奖人员的事实不足以证明张深根于2006年就已经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本案获奖项目。因此,有研总院和有研稀土公司主张张深根请求超过诉讼时效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技术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十三条的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被告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赔偿原告张深根精神损失费二千元。

二、驳回原告张深根的其他诉讼请求。

被告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一百五十元,由被告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负担(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张深根、被告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被告有研稀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可在本判决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及副本,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彭文毅

代理审判员  蒋利玮

代理审判员  李赛敏

书 记 员  朱平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一条第二条

《专利法实施细则》

第十三条

《奖励办法实施细则》

第十六条第十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三百二十八条第三百二十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

第三十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十四条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实施细则》

第十三条

《技术合同解释》

第六条第三百二十七条第三百二十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三十七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技术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六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八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