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侵害作品修改权纠纷

莫昊雨、柳城县许氏食品厂侵害作品复制权纠纷、侵害作品修改权纠纷、侵害保护作品完整权纠纷、侵害作品改编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7月25日 案由:侵害作品修改权纠纷 当事人:莫昊雨 柳城县许氏食品厂 许东州 案号:(2017)桂民终273号 经办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一审原告):莫昊雨,男,1989年11月23日出生,住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柳北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莫智华,男,1964年11月6日出生,住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城县,系莫昊雨的父亲。

上诉人(一审被告):柳城县许氏食品厂,住所地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柳城县太平镇太平街。统一社会信用代码:×××62D。

主要负责人:许东州,厂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覃远湘,广西民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许东州,男,1970年12月4日出生,住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城县。

诉讼记录

上诉人莫昊雨与上诉人柳城县许氏食品厂(以下简称许氏食品厂)、被上诉人许东州侵害作品复制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改编权纠纷一案,上诉人莫昊雨、许氏食品厂不服柳州市人民中级法院(2016)桂02民初12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上诉,本院于2017年6月1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骆金盛担任审判长、审判员黄少迪、宿薇参加的合议庭,于2017年7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代书记员陈雪娇担任法庭记录。上诉人莫昊雨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莫智华,上诉人许氏食品厂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覃远湘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许东州经本院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不到庭,依法对其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裁判分析过程

莫昊雨上诉请求:1.确认许氏食品厂、许东州生产销售盒装、袋装牛腊巴、酱香腊巴、袋装鸭舌等产品是侵害著作权行为;2.许氏食品厂、许东州共同向莫昊雨赔偿损失20万元和合理费用20800元;3.许氏食品厂、许东州承担本案全部讼费用。其理由是: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一审依据的许氏食品厂提供的公证书已明确表示只证明该光盘中所存储的名称为“许师傅鸭舌”文件与保全所用电脑中所存储的相同名称文件的内容一致。并不证明该文件的来源,仅凭该文件中的一张2011年11月25日拍的照片,没有原件底稿,没有构思图,也没有证据证明其在“许师傅鸭舌”商品上使用过,就确定许氏食品厂使用“三人喝酒图”在先是不正确的。二、一审判决赔偿过低。一审已经查明莫昊雨已支付律师费12000元,其他合理开支8800元,仅此两项就应赔偿20800元;莫昊雨在2010年前就把涉案作品用于自己的合伙企业聚龙食品厂生产销售的产品上,并有一定的知名度,许氏食品厂2010年9月20日成立后,即盗用莫昊雨涉案作品中的“三人喝酒图”用于其生产、销售的牛腊巴、酱香腊巴等包装盒、袋上,误导消费者,给莫昊雨的合伙企业在生产销售产品和著作权的租让上造成巨大的伤害和损失,许氏食品厂因此获取大量利润,许氏食品厂应按莫昊雨上诉请求第二项即按其一审诉请第四、第五项予以赔偿。

许氏食品厂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在庭上口头答辩称,莫昊雨的上诉请求超出了一审诉请,其一审诉请是侵犯其“国作登字-2012-F-00060826”号作品,应驳回其上诉请求;莫昊雨主张的日期与一审主张的侵权日期相矛盾,视为莫昊雨涉案作品登记是错误的,诉权不成立,请求法院驳回莫昊雨全部诉请。

许东州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经依法传唤也未参加庭审,视为其放弃答辩的权利。

许氏食品厂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一至四项,驳回莫昊雨全部诉讼请求,判令莫昊雨承担本案全部讼费用。其理由是:莫昊雨没有提供其作品原件,对其创作过程描述也含糊不清,不足以证明其享有“柳宗元像”的著作权,莫昊雨以欺骗方式得来的登记证书不具有法律效力;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和法规规定,国家版权局进行作品登记并非实质审查,对作品属性、创作时间等事项均系“自愿登记”,因此著作权登记不能作为“作品”享有著作权的法定依据。莫昊雨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许氏食品厂实际接触了其涉案作品,许氏食品厂不存在模仿复制莫昊雨涉案作品的基础;许氏食品厂提供的柳州电视台采访视频中可以看到图像背景有使用“柳宗元”图的产品外观,该视频上传时间是2012年6月14日,实际设计该外观的时间应该更早,且“柳宗元”图为常见古装男子图,许氏食品厂的“柳宗元”图虽与涉案作品中的“柳宗元”图像有相似之处,但这些相似之处多来于自于公共领域,独创性很小,不应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不应视为许氏食品厂对此实施了模仿或剽窃,而且美术作品应该是一个整体,部分相同不应视为侵权行为。一审判决认定侵犯作品复制权错误,复制权应是对作品整体的复制,一审认定部分复制,不应视为对涉案作品的复制。

莫昊雨答辩称,莫昊雨提供的著作权登记证书等证据都充分说明了莫昊雨对涉案作品依法享有著作权,莫昊雨的专业是广告设计与制作,有独立创作的能力;聚龙食品厂的宣传在柳城县到处可见,聚龙食品厂还曾租用过许东州的房屋,许氏食品厂不但接触到涉案包装,并不断仿冒和盗用;涉案作品独创性很强;许氏食品厂提供的电视采访视频证明了许氏食品厂从2012年6月就已经侵权了。

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查明以下事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以下简称国家版权局)著作权登记证书(No.00060826)记载:申请者莫昊雨(中国)提交的文件符合规定要求,对其于2012年2月28日创作完成,并于2012年2月28日在广西首次发表的美术作品《酒醒不见牛腊巴图》,申请者以作者身份依法享有著作权。经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审核,对该作品的著作权予以登记。登记号为:国作登字-2012-F-00060826,登记日期为:2012年5月17日。该著作权登记证书所附图中右上角标明“酒醒不见牛腊巴图”繁体字样。

许氏食品厂成立于2010年9月20日,为个人独资企业,投资人为许东州,登记住所地为广西柳城县太平镇太平街,经营范围:肉制品(酱卤肉制品、熏烧烤肉制品)生产销售。

莫昊雨向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公证处(以下简称柳州公证处)申请进行保全证据公证。柳州公证处于2016年6月17日指派公证员廖忠勋、伦维权随申请人莫昊雨到达位于柳州市广场路的步步高商场,莫昊雨以普通消费者身份购买了礼盒装“许师傅牛腊巴”1盒,袋装“许师傅酱香腊巴”、“许师傅鸭舌”、“许师傅牛腊巴”各1袋,共计4件商品,取得编号为14523725《广西增值税普通发票》1张,公证人员对所购买的商品进行装箱封存,莫昊雨在封存箱上签名确认,封存箱交由莫昊雨本人保管。同日,3人到达柳州市解放北路的联华超市,莫昊雨以普通消费者身份购买了袋装“许师傅酱香腊巴”、“许师傅牛腊巴”各1袋,取得编号为02457705《广西增值税普通发票》1张,公证人员对所购买的商品进行装箱封存,莫昊雨在封存箱上签名确认,封存箱交由莫昊雨本人保管。同日,3人到达柳州市东环大道91号14号门面的老邻居便利店,莫昊雨以普通消费者身份购买了袋装“许师傅牛腊巴”1袋,取得编号为0395034《广西壮族自治区国家税务局通用手工发票》1张,公证人员对所购买的商品进行装箱封存,莫昊雨在封存箱上签名确认,封存箱交由莫昊雨本人保管。柳州公证处于2016年7月5日分别出具3份公证书,即(2016)桂柳证字第8422、8423、8424号公证书。莫昊雨为此支出公证费1410元,并为办理公证购买被诉侵权产品支出费用264.8元。

庭审中,莫昊雨向法庭移交了上述封存完好的公证购买的被诉侵权产品实物,被诉侵权产品与(2016)桂柳证字第8422、8423、8424号公证书所附相应图片一致。经观察,除50克袋装“许师傅鸭舌”和100克“许师傅酱香腊巴”以外,其余袋装被诉侵权产品包装袋正面右上方均绘有“三人喝酒”图样,包装袋上标有“柳城县许氏食品厂出品”字样。礼盒装“许师傅牛腊巴”包装盒正反面的右上方均绘有“酒醉乾坤大酒醒不见牛腊巴”繁体字样及柳宗元虚拟人物画像,左下角均绘有“三人喝酒”图样,礼盒上亦标有“柳城县许氏食品厂出品”字样。许氏食品厂认可生产了上述商品。

许东州于2013年2月18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名称为食品包装袋(许师傅牛腊巴)的外观设计专利(第1663936号),并于2013年6月12日获授权公告。该外观设计专利的右上角绘有“三人喝酒”图样。

许氏食品厂向柳州公证处申请进行保全证据公证。柳州公证处于2016年10月24日指派公证员周某随许东州、拍照人黄艳芬到达位于柳州市康顺路一字号为乐达超市的店面,公证员在乐达超市工作人员韦柳晴指定的电脑上安装“屏幕录像专家”,由韦柳晴进行一系列的操作,黄艳芬对相关过程进行了拍照。公证员将保全过程中使用移动U盘存储的“许师傅保全”文件夹及文件夹内的内容全部刻录光盘,并将现场拍摄相片进行冲晒。根据上述公证书的内容显示,“许师傅鸭舌”设计图文件修改日期为2010年11月25日,该设计图上包含许氏食品厂、许东州陈述的“三人喝酒”图样。

另查明,莫昊雨支出律师费12000元。

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根据莫昊雨的陈述,其在本案中主张权利的《酒醒不见牛腊巴图》,创意源于唐代柳宗元的历史典故,柳宗元到广西柳城时发现当地牛腊巴非常好吃,同其随从品尝牛腊巴并饮酒,之后醉了,在醒来后发现桌上的牛腊巴不见了,《酒醒不见牛腊巴图》人物形态、格局来源于此典故。《酒醒不见牛腊巴图》由作者根据历史典故运用自己构思,通过绘画以线条的方式构成的具有一定审美意义的艺术作品,能够体现作者在主体内容表达上的独创性,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以下简称著作权法)第三条第四项所规定的美术作品,应当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莫昊雨持有国家版权局颁发的著作权登记证书,其上明确记载莫昊雨于2012年2月28日创作完成,并于当日在广西首次发表的美术作品《酒醒不见牛腊巴图》,莫昊雨以作者身份依法享有著作权。经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审核,对该作品的著作权予以登记。莫昊雨在庭审中亦能够详细描述涉案作品的形成过程。根据上述法律规定,确认莫昊雨为涉案作品的作者享有著作权。但莫昊雨主张涉案作品创作于2008年,因未能提交证据予以证明,不予认定。许氏食品厂及许东州虽对涉案作品为莫昊雨创作提出异议及认为涉案作品不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但均未能提供充分有效的反驳证据,对其异议不予采纳。

作品是否相同或相近,应当以普通观众的审美观察能力和一般注意力为标准,在时间和空间都适当分离的条件下来判断,要进行整体审查和要部审查。经比对,被诉侵权产品包装盒上印制的柳宗元人物画像与莫昊雨主张权利的涉案作品《酒醒不见牛腊巴图》中柳宗元人物画像,两者从人物形态、动作、衣服勾勒的线条、衣服装饰、以及头饰等均相同。许氏食品厂在被诉侵权产品上使用涉案作品,构成侵权。关于被诉侵权产品包装袋上绘制“三人喝酒”图样的问题,因许氏食品厂提交了早于涉案作品《酒醒不见牛腊巴图》中“三人喝酒”图样,其在产品上使用该图样,不构成侵权。

本案中,许氏食品厂在未经莫昊雨许可的情形下,在其商品外包装盒上使用莫昊雨享有著作权的涉案作品,向公众提供作品的原件或者复印件,侵犯了莫昊雨所享有的复制权。如前所述,许氏食品厂的产品外包装盒上使用了莫昊雨享有著作权的美术作品,并对部分人物、构图、格局进行了修改,将美术作品创作的人物割裂为两幅图画在不同的商品外包装上使用,破坏了作品的完整性。在没有证据证明系许氏食品厂之外的第三人对涉案作品进行修改的情形下,认定许氏食品厂的实际经营者为实施修改行为之人,故,许氏食品厂的上述行为侵犯了莫昊雨所享有的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许氏食品厂在被诉侵权产品外包装上使用了涉案作品,但其表达的形式与涉案作品基本一致,未涉及改编作品的问题,故对莫昊雨关于许氏食品厂侵害其作品改编权的诉请不予支持。

许氏食品厂存在未经许可使用莫昊雨享有著作权的涉案作品的行为,侵犯了莫昊雨所享有的复制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根据莫昊雨的诉请,依照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应当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本案中,鉴于侵权行为的影响范围,许氏食品厂应在《柳州日报》刊登向莫昊雨道歉的声明,告知公众涉案作品的作者系莫昊雨,并就其擅自使用涉案作品的行为向莫昊雨赔礼道歉、消除影响。莫昊雨要求许氏食品厂在其他报刊及平台刊登致歉声明及要求许东州承担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的诉请不予支持。

本案中,莫昊雨要求许氏食品厂赔偿经济损失20万元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20800元,莫昊雨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因侵权导致的损失及许氏食品厂因侵权的获利,因此主张由人民法院根据许氏食品厂的侵权行为进行酌情认定经济损失的数额。本院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的创作难度、作品类型、市场价值、侵权行为性质、后果情形以及许氏食品厂使用涉案作品在用途、范围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等因素,同时许氏食品厂作为生产厂家,其产品的效益主要来源于产品本身,消费者识别产品多根据商标而非外包装,从现有证据上看,许氏食品厂仅在牛腊巴产品外包装盒上使用涉案作品,故本院酌情确定许氏食品厂应向莫昊雨赔偿经济损失8000元(含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对莫昊雨要求赔偿经济损失过高的部分,不予支持。

本案中,许东州作为个人独资许氏食品厂的投资人,应对许氏食品厂在本案中的赔偿责任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即在许氏食品厂不足以清偿本案债务时,许东州应以其个人的其他财产予以清偿。

综上所述,莫昊雨的诉讼请求部分合理,依法予以支持,其余部分依法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条第四项、第九条、第十条第一款第三、四、五、十四项,第十一条、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四条第八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第二条、第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二款、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

裁判结果

一、许氏食品厂立即停止实施侵害莫昊雨涉案作品著作权的行为;二、许氏食品厂向莫昊雨赔偿经济损失8000元(含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三、许氏食品厂到期不能清偿本案债务时,许东州以其个人的其他财产予以清偿;四、许氏食品厂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柳州日报》刊登向莫昊雨道歉的声明,内容须经本院审核;五、驳回莫昊雨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612元,由莫昊雨负担3600元,柳城县许氏食品厂负担1012元。

二审庭上,莫昊雨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提交了一段称其从柳城电视台拷贝的视频,拟证明涉案作品在其著作权登记之前已使用在其产品上,经当庭反复播放,未看到能证明其目的的内容,莫昊雨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当庭表示撤回该证据。莫昊雨二审还提供了一组证据,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当庭表示该组证据中的证据4、证据7-13作为二审新证据。其中,证据4为莫昊雨的普通高等学校毕业证书,拟证明莫昊雨有美术专业知识;证据7是莫昊雨2011年8月31日获得授权的外观设计专利证书和莫昊雨2011年9月20日与柳城县太平聚龙食品厂签订的外包装专利许可使用授权书,并当庭出示了原件,拟证明莫昊雨在2011年11月31日牛腊巴礼品盒已经取得外包装专利证书;证明8-11是莫昊雨U盘里的文件的电脑截屏打印件,其中证据8是涉案作品的创作原图照片,拟证明莫昊雨2009年6月22日完成涉案作品创作;证明9是牛腊巴礼品盒设计图,拟证明2009年6月25日设计牛腊巴礼品盒已经使用涉案作品;证据10是其自称参加广西“9+1”水产畜牧名优产品展销会上展出产品的照片和电脑操作页面截图,拟证明2011年6月29日聚龙食品厂的牛腊巴礼盒上使用涉案作品;证据11是牛腊巴礼品盒设计图,证明涉案作品在2009年11月17日在牛腊巴礼盒上使用。证据12是柳州慧源印刷包装有限公司牛腊巴礼盒制版图样,拟证明2009年12日1日制作的牛腊巴礼盒使用涉案作品。证据13是许氏食品厂包装袋,拟证明许氏食品厂在牛腊巴包装袋侵犯莫昊雨的著作权。

许氏食品厂对上述证据的质证意见是:对证据4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莫昊雨的毕业时间晚于其声称创作的时间,不能证明其证明目的;对证据7的真实性和合法性没有异议,但该设计图不是涉案作品的图,其“三人喝酒图”与“柳宗元像”是分开的,不能证明其来源,而且与证据12相同设计的外包装上标注的设计者不同,不能确定这个设计的主体是谁,不能证明莫昊雨对这个图著有著作权;对证据8的真实性有异议,这只是一张照片,不是作品原稿,照片经过复制拷贝,不能证明是2009年6月22日创作或者拍摄的;证据9礼盒包装上写的设计公司是“柳城县艺苑装潢有限公司”,经查询这家公司成立于2016年7月12日,不认可其证明目的;证据10的照片不是原件,对其三性都有异议;证据11证据经过拷贝,对其三性都有异议;证据12上面标注的设计公司同证据9,对其三性有异议,而且可以反过来证明证据7的外观设计专利的设计者并不清楚;证据13,对其真实性无异议,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

本院对莫昊雨提供的上述证据的认证意见是:对证据4即莫昊雨的毕业证书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但莫昊雨的毕业专业及毕业时间与莫昊雨是否有能力创作涉案作品无直接关联,在本案中不作为证据采用;对于证据7中的外观专利证书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与本案待证事实有一定的关联性,可以作为本案证据采用,但其证明力及能否证明本案待证事实,将在判决理由部分予以分析,对证据7中的外观设计专利授权使用书,因被授权方为莫昊雨参加的合伙企业,与本案有利害关系,不予采信;对证据8-11,由于均为莫昊雨自行提取的电脑文件页面截屏打印件,无法证明其截屏提取过程和打印件形成的真实性,不予采信;证据12为“酒醒不见牛腊巴”包装制版图样复印件,与莫昊雨一审提供的证据9“酒醒不见牛腊巴”包装制版图样版面图案基本相同,标注的制版时间相同,但本证据下面多盖了一个“柳州慧源印刷包装有限公司”公章,而且制版单位负责人“杨平杰”签名与一审证据9上的“杨平杰”签名笔迹明显不同,条码的长度也明显不同,本证据下部一深色长条中印有多组“太平许岽州师傅”重复字样,并且在该深色长条上部还印有“广西柳城特产”字样,而一审证据9相同部位深色长条中印的是“太平许师傅”字样,其上部没有的“广西柳城特产”字样,由于一审证据9上“杨平杰”签名笔迹与本证据(二审证据12)明显不同,而“杨平杰”又是该证据标注的提供该证据的“柳州慧源印刷包装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两份均声称来源于同一企业的证据上的该企业法定代表人的签名明显不同,无法确定其证据来源的真实性,对一审证据9和本证据(二审证据12)均不予采信,一审法院在未对一审证据9来源真实性进行核实的情况下对该证据予以确认不当,予以纠正。证据13是许氏食品厂使用过的牛腊巴产品包装袋,虽然许氏食品厂亦认可其真实性,但该包装袋上并无本案涉案作品图案,与本案没有关联,不予采用。

许氏食品厂二审庭上提交了两份证据:一份是《公证书》,内容是在公证人员的现场全程监督下,提取许氏食品厂委托设计人电脑储存的有“柳宗元像”图案的产品包装设计图文件的过程,公证书所附电脑页面截图照片显示该含有“柳宗元像”图案的产品包装设计图文件的创建时间是2012年2月15日,拟证明在涉案作品著作权登记日前许氏食品厂已委托他人设计出含有“柳宗元像”的产品包装;第二份是从国家企业信息公示网站上下载打印的《企业信息公示报告》,其内容显示,“柳城县艺苑装潢有限公司”成立日期为2016年7月12日,拟证明莫昊宇提供的二审证据9、12不真实。莫昊宇对许氏食品厂二审提交的上述证据的质证意见是:《公证书》里的图是电脑截图,是套用了我方作品,“柳宗元像”几乎一模一样;对《企业信息公示报告》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且与本案无关,这家公司在二零零几年就成立了。许氏食品厂二审提交的上述证据,本院的认证意见是:对于《公证书》,在没有相反证据推翻的情况下,经公证机关作出的公证文件可以直接作为定案证据,予以采信,至于其对本案当事人的主张及待证事实的证明程度在判决理由部分再予分析;对于《企业信息公示报告》,其内容是“柳城县艺苑装潢有限公司”有关企业登记信息,因莫昊雨提交的二审证据9、12均已被本院排除采用,因此该证据也就与本案没有关联,在本案中亦不予采用。

对一审查明的事实,莫昊雨、许氏食品厂各提出一处异议。莫昊雨认为一审认定的许氏食品厂外观设计专利没有提供原件,是虚假的;对此许氏食品厂解释专利证书原件是有的,提供的证明是从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上打印下来的授权公告,法庭可以核实。经本院查询核实,该授权公告打印件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上公布的信息一致,对莫昊雨的这一异议本院不予支持。许氏食品厂认为一审认定莫昊雨支出律师费12000元,超出广西律师收费标准,怀疑这个费用包含了其他案件的费用。许氏食品厂这一异议只是其猜测,没有证据证明,本院不予支持。

根据一审认定的证据,二审查明:莫昊雨一审提交的柳州市公证处出具的(2016)桂柳证字第8422号《公证书》上所附被诉侵权牛腊巴包装礼盒照片上显示该礼盒上印有“酒醉乾坤大醒时不见牛腊巴”繁体字样,一审判决认定为该礼盒上印的是“酒醉乾坤大酒醒不见牛腊巴”繁体字样,该事实认定有误;许氏食品厂一审提供的柳州市公证处出具的(2016)桂柳证字第12922号《公证书》上载明,到现场公证的公证员为李某、周某,一审判决认定该公证到现场的公证员只有周某,该事实认定有误。对上述一审判决认定有误的事实本院予以纠正,对一审查明的其余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另查明:2017年6月15日本案一审被告许东州向柳州市公证处申请保全证据公证,2017年6月15日柳州市公证处公证员李某与其助理、拍照人员及申请人许东州在柳州市长风路4号对自述为“柳州市育才印刷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张玉海的储存有为许氏食品厂设计产品外包装的图案文件的电脑硬盘进行文件复制和页面截屏提取操作,之后到一家文印店将保全复制的文件刻录到光盘上,并将现场拍照所得照片当场打印。上述整个过程都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进行,在拍照摄像前及文件复制前,对用于拍摄的设备及用于复制电脑文件的U盘进行了格式化操作。该公证书所附电脑截屏照片显示,一份含有“柳宗元像”的许师傅牛腊巴产品包装设计图文件创建时间为2012年2月15日,柳州市公证处于2017年6月27日对上述保全行为出具了(2017)桂柳证字第5871号《公证书》。

根据当事人双方二审诉辩意见,本院归纳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1.莫昊雨对其主张权利的涉案作品是否享有著作权?2.许氏食品厂是否侵犯莫昊雨所主张权利的涉案作品的复制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3.一审判决许氏食品厂向莫昊雨赔偿经济损失8000元是否妥当?许氏食品厂对本院归纳的上述争议焦点无异议,莫昊雨对上述争议焦点二有异议,认为该争议焦点应为“许氏食品厂在其产品包装上使用‘三人喝酒图’是否侵犯莫昊雨所主张权利的涉案作品的复制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因许氏食品厂亦为上诉人,其上诉主张其使用“柳宗元像”图案不构成侵害莫昊雨涉案作品著作权,莫昊雨主张的争议焦点表述没有涵盖许氏食品厂的上诉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争议焦点一,即莫昊雨对其主张权利的涉案作品是否享有著作权的问题,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四款“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二款“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明的除外”的规定,只要在作品上公开署名,如果没有相反证据证明另有作者,法律就推定署名人为作者。本案中,莫昊雨于2012年5月17日在国家版权局以作者身份对涉案作品进行著作权登记,即视为莫昊雨在涉案作品上公开署名,在没有相反证据证明另有其他作者的情况下,应当确认莫昊雨对涉案作品享有著作权。著作权自作者完成作品创作之日起即享有,但由于莫昊雨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创作涉案作品的具体完成时间,只能推定其涉案作品创作完成时间为著作权登记之日,即2012年5月17日。

本案一审判决根据许氏食品厂提交的《公证书》确认在莫昊雨涉案作品著作权登记之前,许氏食品厂在其产品包装设计中已使用与涉案作品中“三人喝酒”场景基本相同的图案,莫昊雨上诉认为许氏食品厂一审提供的《公证书》只是证明该光盘中所存储的名称为“许师傅鸭舌”文件与保全所用电脑中所存储的相同名称文件的内容一致,并不证明该文件的来源,仅凭该文件中的一张2011年11月25日拍的照片,没有原件底稿,没有构思图,也没有证据证明其在“许师傅鸭舌”商品上使用过,就确定许氏食品厂使用“三人喝酒图”在先是不正确的。这是莫昊雨对公证内容的误解,该保全公证的目的不是证明许氏食品厂对“三人喝酒”图案有著作权,许氏食品厂在本案中也没有主张其对“三人喝酒”图案有著作权,该保全公证的目的是证明在莫昊雨获得涉案作品著作权登记之前“三人喝酒”图案就已经存在,该《公证书》在公证人员的现场监督下在保全目标电脑上找到一份电脑记录修改时间为2010年11月25日的文件,该文件打开之后为包含了“三人喝酒”图案的许氏食品厂产品包装设计图。该公证事实证明,在2012年5月17日莫昊雨进行涉案作品著作权登记之前,涉案作品中的“三人喝酒”场景图就已经存在,且被许氏食品厂用于产品包装设计。一审法院认定这一事实正确,应予维持。

本案二审中,许氏食品厂提交了其在本案上诉期间向柳州市公证处申请保全证据公证获得的(2017)桂柳证字第5871号《公证书》,该《公证书》的内容证明了,在创建时间为2012年2月15日的许氏食品厂产品包装设计图文件中,与涉案作品中“柳宗元像”完全一样的图案出现在许师傅牛腊巴产品包装设计图上,早于莫昊雨涉案作品著作权登记时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规定:“经过法定程序公证证明的法律事实和文书,人民法院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公证证明的除外。”莫昊雨未能提供证据推翻上述《公证书》证明的事实,因此,可以认定在2012年5月17日即莫昊雨涉案作品著作权登记日之前,许氏食品厂就已经在产品包装设计上使用了与莫昊雨涉案作品中“柳宗元像”完全一样的图案。

本案涉案作品是美术作品,作品主要内容由两大部分组成,一是作品左侧的“三人喝酒”场景,二是作品右侧的“柳宗元像”,整幅图左右场景结合在一起,表达了柳宗元对自己与下属以“牛腊巴”伴酒宿醉经历的回味感慨,结合“酒醒不见牛腊巴”的题图来隐喻食品“牛腊巴”的美味。那么,本案上述确认的证据证明,构成涉案作品主要内容的两个部分即“三人喝酒”场景图和“柳宗元像”,在本案推定的莫昊雨完成涉案作品创作的时间之前,均已分别被许氏食品厂在产品包装设计中使用,而许氏食品厂陈述其产品包装为委托他人设计,其也没有主张对其产品不同包装设计中分别使用的“三人喝酒”图案和“柳宗元像”享有著作权,而是主张莫昊雨享有涉案作品著作权的证据不足。在此情况下,莫昊雨是否还享有涉案作品的著作权?对此,本院认为,限于本案证据,不能证明莫昊雨在其进行涉案作品著作权登记之前何时完成涉案作品的创作,也不能证明其有无分别独立创作涉案作品的两个主要部分图案及完成的时间,因此其主张的著作权保护只能从其著作权登记之日起算,虽然涉案作品的两个主要部分图案均已证实许氏食品厂在先使用,在不能证明涉案作品这两个主要部分图案是其他作者创作的情况下,不能当然推定这两个主要部分图案系莫昊雨抄袭他人作品,而且这两个主要部分图案分别独立看,就是一幅普通的“古装男子三人喝酒图”和一幅“古装男子像”,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尤其是柳宗元作为距今一千三百多年的古人,其具体样貌已不得而知,该“古装男子像”与柳宗元本人形象并无唯一对应关系,本案中莫昊雨根据柳宗元以本地特产牛腊巴伴酒宿醉的民间传说,以其独创性的构思将“古装男子三人喝酒”场景和“古装男子像”结合起来再现这一民间传说的情景,通过画中柳宗元对“牛腊巴”回味感慨表达食品“牛腊巴”的诱人美味,体现了其作品的独创性表达,因此,虽然“古装男子三人喝酒图”和“古装男子像”分别作为独立图案不能证明是莫昊雨所创作,但莫昊雨将两者结合在一起以“酒醒不见牛腊巴”为题创作出的涉案作品,赋予其新的表达内容,与各自独立的“古装男子三人喝酒图”和“古装男子像”产生客观上可以识别的实质性差别,是其独创性智力劳动的成果,莫昊雨对作为一个整体的涉案作品仍享有著作权。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即许氏食品厂是否侵犯莫昊雨所主张权利的涉案作品的复制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的问题,本院认为,由于许氏食品厂提供的证据证明在莫昊雨获得涉案作品著作权之前就已分别使用与涉案作品两个主要部分基本相同的“三人喝酒图”和“柳宗元像”在产品包装设计上,即许氏食品厂使用在先,莫昊雨创作在后,因此许氏食品厂在其产品包装上分别使用“三人喝酒图”和“柳宗元像”不构成对莫昊雨涉案作品著作权的侵害。由于二审出现新的证据,一审判决认定许氏食品厂在产品包装上使用“柳宗元像”侵害涉案作品著作权的事实基础不复存在,本院对此予以纠正。许氏食品厂上诉认为其不侵害涉案作品著作权的主张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由于许氏食品厂产品包装图案不构成对莫昊雨涉案作品著作权的侵害,不应承担侵权责任,因此,对二审第三个争议焦点即一审判决许氏食品厂向莫昊雨赔偿经济损失8000元是否妥当的问题已无分析基础。一审法院判决许氏食品厂停止侵权、赔偿莫昊雨损失8000元及公开道歉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上诉人莫昊雨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许氏食品厂的上诉请求成立,应予支持。由于二审出现新证据导致一审判决部分事实认定错误,部分法律适用不当,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条第四项、第九条、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四条第八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桂02民初125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莫昊雨的诉讼请求。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莫昊雨承担,莫昊雨已预交4612元,多交部分由本院退回;许氏食品厂已预交二审受理费100元,由本院退回。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长  骆金盛

审 判员  黄少迪

审 判员  宿 薇

二〇一七年七月二十五日

代书记员  陈雪娇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

第二条第三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

第四十八条第十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十条第一款第(十四)项第四十七条第四十九条第十一条第十条第一款第(四)项第十条第一款第(五)项第三条第(四)项第十一条第四款第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项第六十九条第六十四条第一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七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二款第七条第二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

第四条第(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