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著作权权属纠纷

云南互动知识产权事务代理公司诉柴春英著作权权属纠纷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12月18日 案由:著作权权属纠纷 当事人:云南互动知识产权事务代理有限公司 柴春英 案号:(2013)玉中民二初字第85号 经办法院:云南省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云南互动知识产权事务代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孙兴国,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勤、王艳玲,云南明靖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柴春英,女,汉族。系玉溪高新区花样年华娱乐会所经营者。

委托代理人陈浩星,男,汉族。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诉讼记录

原告云南互动知识产权事务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互动公司)与被告柴春英著作权权属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9月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0月2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互动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勤,被告柴春英及其委托代理人陈浩星到庭参加了诉讼。原告互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孙兴国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互动公司诉称,中唱艺能(北京)音乐有限公司系《泪就这样一直流着》、《那一次我真的爱过你》等60首(详见后附作品清单)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的权利人。经中唱艺能(北京)音乐有限公司授权及北京至上寓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转授权,原告依法取得上述音像作品在云南省卡拉OK领域以自己的名义行使涉案作品的放映、复制等著作权,并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对侵权人提起诉讼。2013年7月,经公证处调查取证,被告在其经营的KTV场所内,未经权利人授权,擅自使用上述音乐电视作品向公众提供点播放映活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相关规定,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故请求法院判令:1、被告立即停止侵权;2、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6000元;3、被告赔偿原告支出的各项合理费用共计4334.5(包括公证费1250元、律师代理费3000元、差旅费84.5元)。以上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40334元。

被告柴春英答辩称,一、原告不是本案的适格主体。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原告不具备著作权集体管理的资格,也不是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分支机构,无权制定收费标准以及收费费用,也不具备提起诉讼的资质和权利。二、原告对其主张的36000元损失并无证据证明。综上所述,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互动公司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

证据一:《伤心情歌》MV精选DVD。证明:中唱艺能(北京)音乐有限公司系该DVD光盘中音像作品的著作权人。

经质证,被告无异议。

证据二:《音像作品及音乐电视作品著作权授权合同》。证明:中唱艺能(北京)音乐有限公司授权北京至上寓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依法对涉案音像作品行使相关著作权利。

经质证,被告认为,从形式看,没有公证机关的公证书予以证明;从内容上看,是授权使用合同,并不是授权转让合同,合同内容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对于授权书的内容不予认可。

证据三:《音像作品及音乐电视作品著作权转授权合同》。证明:北京至上寓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转授权给原告,在云南省范围内有权以自己的名义行使涉案音像作品的相关著作权利。

经质证,被告认为,该合同也属于授权使用合同,没有经过原权利人的许可进行转授权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合同的内容也违反了法律规定的六项要件,授权并不是所有权的转移,故对该证据不予认可。

证据四:昆明市国正公证处(2013)云昆国正证字第7864号《公证书》(内附取证光盘)。证明:被告未经授权许可,违法使用涉案音像作品的侵权事实。

经质证,被告认为,该公证书载明:“……原告称”,可以看出是原告单方面陈述,不具备真实性和有效性,不予认可。另外,将《公证书》所附的取证过程光碟与原告举证的原版歌碟进行对比,发现字幕要么排列不同、要么繁体简体不同的有21首歌:《泪就这样一直流着》、《你是我一生最爱的人》、《死了心》、《我想说我爱你》、《新浪人情歌》、《也许不该认识你》、《巴郎仔》、《茶花姑娘》、《我的姑娘在哪里》、《忍不住的眼泪》、《梨园英雄》、《爱上你是一个错》、《你怎么舍得让我掉眼泪》、《爱过就足够》、《罗密欧与朱丽叶》、《全世界只有我爱你》、《生命站立成树》、《爱的光》、《阿爸》、《神鹰传说》、《走进西藏》。背景画面及字幕不一致的有8首歌:《爱只是一个传说》、《留给我一点温柔》、《都是我的错》、《哭有什么用》、《美丽女人》、《男人的眼泪》、《我说我爱你》、《蝶》。背景画面不一致的有7首:《爱断了一双翅膀》、《生死不离》、《爱你实在太累》、《感谢华健》、《你到底爱谁》、《亲爱的不要离开我》、《雪落下的声音》。不在原告起诉范围内的歌曲1首:《不愿放开你的手》。与原告举证完全不一样的1首:《请别对我说再见》。经核对,以上38首歌,与原告举证不一致。证据必须具有排他性,如果仅与客观事实大体相同,那么该证据就不能反映客观事实,不能作为定案证据。

对于被告提出的质证意见,原告认为,经比对,确认以下12首作品的背景画面不同:《爱只是一个传说》、《留给我一点温柔》、《都是我的错》、《我说我爱你》、《蝶》、《爱断了一双翅膀》、《生死不离》、《爱你实在太累》、《你到底爱谁》、《亲爱的不要离开我》、《雪落下的声音》、《不愿放开你的手》;对于被告提出的其它背景画面不同的5首歌曲,经比对,背景画面、词曲音乐具有一致性。至于被告提出的字幕、字体不同从而属于不同作品的问题,原告认为,歌曲的字幕仅是便于演唱而添加,字幕的表现形式不是音乐电视作品的必要组成部分,是否有字幕或字幕是何种表现形式,并不对音乐电视作品本身有任何影响;字幕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并且可以通过后期加工进行多种改变;字幕本身单独存在没有任何意义,仅是构成音乐电视作品的要素“词”的表现形式和载体,字幕本身不可能形成独立的著作权,但音乐电视本身却可以脱离字幕独立存在,构成独立的著作权;另外,随着现在计算机及网络技术的发展,音乐作品只要通过数字化储存后,即可轻易通过计算机软件技术进行加工改变,任何人均可以在计算机上通过软件技术添加各种形式的字幕或图标,而由此形成的“作品”缺乏独创性,并未改变原音乐电视作品的精神实质性内涵;综上所述,一首KTV内播放的音乐作品,不管字幕表现形式为何种字体、什么字号及播放位置,并不会对作品权利人的权利真实性和权属的完整性构成影响,故本案被告针对字幕问题提出的质证意见不能成立。

证据五:《公证书》所附的金额为300元的取证消费发票、金额为1250元的公证费发票、金额为3000元的律师代理费发票、共14个案件的取证阶段、立案阶段、开庭阶段的汽油费、过路费、住宿费、交通费、食宿费发票(原告认为14个案件的汽油费等费用合计1181元分摊到本案的金额是84.5元)。证明:原告为取得被告侵权事实的证据,所支付的一系列合理费用。原告未在本案诉讼请求当中主张300元的取证消费,将在另一案件中主张。

经质证,被告认为,对律师代理费发票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对其主张不予认可。其他单据与本案无关,不予认可。原告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故不认可原告所花费用。

证据六:工商登记卡片。证明: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批准,原告的名称于2013年8月26日由此前的“云南互动农村数字电影院线有限公司”变更为“云南互动知识产权事务代理有限公司”,系本案适格主体。

经质证,被告对证据六无异议。

诉讼中,被告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高新区花样年华娱乐会所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以及《组织机构代码证》、柴春英的身份证复印件。证明:被告的身份情况。

经质证,原告对被告的举证无异议。

裁判分析过程

经审查,本院认为,对于原告所举的第一、六组证据,被告无异议,予以采信。对于第二、三组证据,被告虽然有异议,但未举出相反证据予以推翻,本院对原告的举证予以采信。对于原告主张的第四组证据的证明意见,本院经比对后认为,背景画面有根本性区别的作品为原告所确认的12首作品,且原告同意放弃该12首音像作品的诉讼请求;另外,由于原告对《请别对我说再见》的取证录制时间不足6秒,无法据此比对与原版光碟一致,应视为原告举证不充分,本院认定该首作品与原版光碟不同;对于被告认为背景画面不同的另外4首作品,本院经比对后认为,其中,被告点歌系统里的《感谢华健》存在将原版光碟进行剪辑缩短后再行合成的情况,应视为与原版光碟的背景画面相同;其它3首作品的背景画面、音乐歌词,与原版光碟均一致。至于被告提出的字幕、字体不同从而属于不同作品的问题,本院认为,字幕只是该音像作品的组成部分之一,是否构成侵权应基于完整的音像作品综合认定,本院对被告的质证意见不予采信;原告关于字幕问题的意见有理,本院予以采信。综上所述,本院认定与原版光碟不同的作品共13首:《爱只是一个传说》、《留给我一点温柔》、《都是我的错》、《我说我爱你》、《蝶》、《爱断了一双翅膀》、《生死不离》、《爱你实在太累》、《你到底爱谁》、《亲爱的不要离开我》、《雪落下的声音》、《不愿放开你的手》、《请别对我说再见》;其它47首与原告举证的原版光碟相同。对于第五组证据,本院将结合当地经济生活水平,酌情采信。

结合各方当事人的诉辩、陈述及举证,质证情况,本院确认本案法律事实如下: 2011年4月8日,中唱艺能(北京)音乐有限公司与北京至上寓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签订《音像作品及音乐电视作品著作权授权合同》,约定中唱艺能(北京)音乐有限公司将其依法拥有的60首音像作品,即:《泪就这样一直流着》、《那一次我真的爱过你》、《你是我一生最爱的人》、《死了心》、《我想说我爱你》、《新浪人情歌》、《也许不该认识你》、《川语无敌》、《二娃》、《换叫》、《浣花离愁》、《小面》、《新川江号子》、《幸福小巷》、《再见成都我的爱》、《中国加油四川雄起》、《我是重庆的崽儿》、《巴郎仔》、《茶花姑娘》、《跳吧》、《我的姑娘在哪里》、《爱还在》、《忍不住眼泪》、《梨园英雄》、《解夏》、《爱上你是一个错》、《爱只是一个传说》、《不愿放开你的手》、《留给我一点温柔》、《你怎么舍得让我掉眼泪》、《爱断了一双翅膀》、《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生死不离》、《爱过就足够》、《爱你实在太累》、《都是我的错》、《感谢华健》、《好久不见的朋友》、《罗密欧与朱丽叶》、《哭有什么用》、《美丽女人》、《男人的眼泪》、《你到底爱谁》、《亲爱的不要离开我》、《请别对我说再见》、《全世界只有我爱你》、《我说我爱你》、《生命站立成树》、《生命站立成树》、《爱的光》、《蝶》、《多彩的哈达》、《青藏高原》、《神鹰传说》、《世界我来了》、《无法阻挡》、《雪落下的声音》、《扎西秀》、《走进西藏》的著作财产权授权给北京至上寓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管理;授权期限自2011年4月8日至2014年4月8日;北京至上寓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在合同期间有权完全行使合同所列的音像作品及音乐电视作品在中国卡拉OK领域的放映权、复制权、广播权等等。 2012年11月1日,北京至上寓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原告(前称为“云南互动农村数字电影院线有限公司”)签订《音像作品及音乐电视作品著作权转授权合同》,约定:北京至上寓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将上述音像作品及音乐电视作品著作财产权转授权给原告电影院线公司管理;授权期限自2012年11月1日至2013年10月31日;合同期满,双方无书面异议的,合同自动延续至2014年4月8日。合同期间,原告电影院线公司完全行使合同所列的音像作品及音乐电视作品在云南卡拉OK领域的放映权、复制权、广播权,并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对侵权人提起诉讼等等。

被告柴春英系高新区花样年华娱乐会所经营者。2013年7月6日,原告申请云南省昆明市国正公证处到位于玉溪市抚仙路高龙潭水果批发市场的花样年华KTV包房内,对该会所使用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经营的行为进行了公证。根据原告举证的公证事实并经比对,被告在经营中使用的点歌系统完整内含上述60首音乐电视作品当中的“1、《泪就这样一直流着》阿龙正罡;2、《那一次我真的爱过你》阿龙正罡;3、《你是我一生最爱的人》阿龙正罡;4、《死了心》阿龙正罡;5、《我想说我爱你》阿龙正罡;6、《新浪人情歌》阿龙正罡;7、《也许不该认识你》阿龙正罡;8、《川语无敌》唐玮;9、《二娃》唐玮;10、《换叫》唐玮;11、《浣花离愁》罗俊霖;12、《小面》润土;13、《新川江号子》润土;14、《幸福小巷》蒋寒凝;15、《再见成都我的爱》罗俊霖;16、《中国加油四川雄起》群星;17、《我是重庆的崽儿》润土;18、《巴郎仔》艾尔肯;19、《茶花姑娘》艾尔肯;20、《跳吧》艾尔肯;21、《我的姑娘在哪里》艾尔肯;22、《爱还在》华少翌、米娜;23、《忍不住眼泪》华少翌;24、《梨园英雄》华少翌;25、《解夏》华少翌;26、《爱上你是一个错》雨天;27、《你怎么舍得让我掉眼泪》雨天;28、《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马郁;29、《爱过就足够》刘嘉亮;30、《感谢华健》刘嘉亮;31、《好久不见的朋友》刘嘉亮;32、《罗密欧与朱丽叶》刘嘉亮;33、《哭有什么用》刘嘉亮;34、《美丽女人》刘嘉亮;35、《男人的眼泪》刘嘉亮;36、《全世界只有我爱你》刘嘉亮;37、《生命站立成树》群星;38、《生命站立成树》完玛三智、谭晶;39、《爱的光》谭维维;40、《阿爸》谭维维;41、《多彩的哈达》谭维维;42、《青藏高原》谭维维;43、《神鹰传说》谭维维;44、《世界我来了》谭维维;45、《无法阻挡》谭维维;46、《扎西秀》谭维维;47、《走进西藏》谭维维”共47首。无证据证明被告在使用上述47首音乐电视作品时,已取得权利人的授权。根据被告的个体工商户登记资料显示,被告经营的高新区花样年华娱乐会所的开业时间在2013年5月6日。根据被告庭审陈述,该会所于2013年10月24日本院开庭审理时拥有KTV包房38间。

归纳原告与被告的诉辩主张,本院归纳本案争议焦点如下:1、原告的主体资格是否适格;2、被告的行为是否侵犯了原告所享有的著作权;3、被告的侵权责任如何确定。

关于第1个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项规定:“著作权包括下列人身权和财产权:放映权,即通过放映机、幻灯机等技术设备公开再现美术、摄影、电影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等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规定:“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本案涉案作品包含了制片者多方面的智力劳动,具有一定的独创性并能以有形形式复制,属于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音乐电视作品,应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保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五条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但编剧、导演、摄影、作词、作曲等作者享有署名权,并有权按照与制片者签订的合同获得报酬。”第十一条第四款规定:“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明的除外。”根据原告提交的《伤心情歌MV精选》出版物上标明“出品公司:中唱艺能(北京)音乐有限公司”并载有版权声明:“本专辑所有作品的词、曲著作权及表演者权、录音录像制作者权均属中唱艺能(北京)音乐有限公司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严禁一切翻唱、重制、复制、出版、发行、信息网络传播等商业使用行为”,并列明国际标准书号(ISBN)及版号(标准音像制品编码ISRC)等信息。本院认为,在被告没有提供相反证据的情况下,该证据足以证明在该出版物上署名的中唱艺能(北京)音乐有限公司是该作品的著作权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著作权人可以许可他人行使前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并依照约定或者本法有关规定获得报酬”。根据中唱艺能(北京)音乐有限公司与北京至上寓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签订的《音像作品及音乐电视作品著作权授权合同》,以及北京至上寓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原告签订的《音像作品及音乐电视作品著作权转授权合同》,能够确认原告取得相关著作权的行为并未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其已依法取得在云南省范围内以自己的名义行使涉案音像作品相关著作权的权利,故原告是本案适格的诉讼主体。被告答辩称原告并非适格主体,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第2个问题。原告提交的证据能够证实公证保全的光碟拍摄于被告的经营场所,该光碟所保全的侵权作品与原告提交的《伤心情歌MV精选》当中的47首作品一致。被告未经涉案作品权利人的许可,以营利为目的,通过其经营的卡拉OK场所向公众提供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的放映服务,已经侵害了原告作品的著作权利,被告的行为构成侵权。

关于第3个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一)项规定:“有下列侵权行为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同时损害公共利益的,可以由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侵权行为,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销毁侵权复制品,并可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还可以没收主要用于制作侵权复制品的材料、工具、设备等;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一)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表演、放映、广播、汇编、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第四十九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一、二款规定:“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无法确定的,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作品类型、合理使用费、侵权行为性质、后果等情节综合确定。”第二十六条规定:“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的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包括权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具体案情,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本案中,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前述47首音乐电视作品的放映权。关于原告诉请的合理开支及经济损失,由于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违法所得的具体金额,故本院根据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以及侵权行为的情节即作品类型、制作成本、流行程度、合理使用费、侵权行为性质、侵权行为持续时间、被告经营规模及后果、本地区经济发展状况等情况予以综合考量,酌情认定涉案音乐电视作品以每首300元计算损失费用,47首为14100元;原告主张为维权而支出的费用4334.5元属合理范畴,予以支持。以上两项费用合计18434.5元。

综上所述,《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项、第二款、第十一条第四款、第十五条、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一、二款、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限被告柴春英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害涉案47首音乐电视作品(作品清单附后);

二、由被告柴春英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云南互动知识产权事务代理有限公司合理开支及经济损失人民币18434.5元;

三、驳回原告云南互动知识产权事务代理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808元,由原告云南互动知识产权事务代理有限公司负担441元,由被告柴春英负担367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各方当事人均服判的,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如被告柴春英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若被告柴春英不自动履行本判决,原告云南互动知识产权事务代理有限公司可在本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届满后二年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

文尾

审判长  杨 东

审判员  张玉虹

审判员  周云焕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十八日

书记员  范艺严

附件

附47首作品清单: 1、《泪就这样一直流着》阿龙正罡;2、《那一次我真的爱过你》阿龙正罡;3、《你是我一生最爱的人》阿龙正罡;4、《死了心》阿龙正罡;5、《我想说我爱你》阿龙正罡;6、《新浪人情歌》阿龙正罡;7、《也许不该认识你》阿龙正罡;8、《川语无敌》唐玮;9、《二娃》唐玮;10、《换叫》唐玮;11、《浣花离愁》罗俊霖;12、《小面》润土;13、《新川江号子》润土;14、《幸福小巷》蒋寒凝;15、《再见成都我的爱》罗俊霖;16、《中国加油四川雄起》群星;17、《我是重庆的崽儿》润土;18、《巴郎仔》艾尔肯;19、《茶花姑娘》艾尔肯;20、《跳吧》艾尔肯;21、《我的姑娘在哪里》艾尔肯;22、《爱还在》华少翌、米娜;23、《忍不住眼泪》华少翌;24、《梨园英雄》华少翌;25、《解夏》华少翌;26、《爱上你是一个错》雨天;27、《你怎么舍得让我掉眼泪》雨天;28、《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马郁;29、《爱过就足够》刘嘉亮;30、《感谢华健》刘嘉亮;31、《好久不见的朋友》刘嘉亮;32、《罗密欧与朱丽叶》刘嘉亮;33、《哭有什么用》刘嘉亮;34、《美丽女人》刘嘉亮;35、《男人的眼泪》刘嘉亮;36、《全世界只有我爱你》刘嘉亮;37、《生命站立成树》群星;38、《生命站立成树》完玛三智、谭晶;39、《爱的光》谭维维;40、《阿爸》谭维维;41、《多彩的哈达》谭维维;42、《青藏高原》谭维维;43、《神鹰传说》谭维维;44、《世界我来了》谭维维;45、《无法阻挡》谭维维;46、《扎西秀》谭维维;47、《走进西藏》谭维维。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

第十条第二款第四十九条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十条第一款第(十)项第十五条第十一条第四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二款第四十八条第二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

第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