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植物新品种育种合同纠纷

郑州亨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河南思源种业有限公司植物新品种育种合同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9月25日 案由:植物新品种育种合同纠纷 当事人:河南思源种业有限公司 郑州亨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案号:(2014)新中民二终字第249号 经办法院:河南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郑州亨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伟芳,任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侯文锋,北京大成(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河南思源种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康杰,任董事长。

诉讼记录

上诉人郑州亨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称亨利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河南思源种业有限公司(以下称思源公司)植物新品种育种合同纠纷一案,亨利公司于2013年12月17日向河南省长垣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1.依法判令思源公司向其支付小麦款及相关费用530540元,并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支付利息(自2011年11月27日起计算至思源公司实际付款之日止);2.判令思源公司赔偿亨利公司经济损失320070元并支付违约金168000元;3.判令思源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2014年4月28日,河南省长垣县人民法院作出(2014)长民初字第11号民事判决,亨利公司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8月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亨利公司法定代表人李伟芳及其委托代理人侯文锋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思源公司经本院依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己审理终结。

裁判分析过程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1年8月1日亨利公司与思源公司签订一份《小麦收购合同》,合同约定“思源公司购亨利公司小麦60万斤,基准成本价为每斤1.2元,超过部分按五五分成,销售价格为不得低于每斤1.6元,超过部分仍按五五分成结算。小麦执行GB4404、1-2008标准,甲方认可程序,1、筛选包装时初步认可;2、包装后十日内2011年8月15日前正式认定,包装规格为15公斤袋、25公斤袋两种,思源公司提供包装袋,亨利公司按照思源公司要求和标准装袋、熏蒸和储存,交货时间为2011年8月20日至同年10月10日,交货地点长垣县蒲西区宋庄村,交货人李排芳,思源公司委托人员收货,亨利公司按思源公司发货单发货,亨利公司承担装车费,思源公司承担汽运物流费。思源公司向亨利公司支付保证金50000元。装车后现场付款,单价为每斤1.4元,货款履行完毕后,十五日内结清超出部分利润分配,低于部分由思源公司自行消化。总退货率不得超过10%,总退货率金额在2万元以内(含2万)的由亨利公司承担,超过部分金额由思源公司承担。思源公司提货不足60万斤,不足部分思源公司赔偿亨利公司每斤0.2元净利润。亨利公司少供应的赔偿思源公司少供部分每斤0.2元净利润。单方终止合同的赔偿对方总金额84万元的20%。退货必须双方共同到经销商处确认。退货时间截止2011年11月10日,小麦就地作价销售,销售价至提货价之间的差价,于2011年11月15日前汇至思源公司指定账户。合同效力自定金到亨利公司账户之日起至2011年11月30日止。”等条款。2011年9月10日思源公司提货,经双方共同验收确认“经过对小麦二次筛选,在无测量仪器情况下,凭眼力观察无虫、无霉变,水分、杂质无测量,暂有2000袋(15kg)可发货,如达不到需方要求发货10日内包退换。高生平,李排芳”等内容。2011年9月23日长垣县植保植检站因李排芳涉嫌违反植物检疫条例,查封李排芳源麦4001(15kg)20袋。2011年10月2日长垣县植保植检站收取李排芳检疫费3000元。2011年11月26日经双方结算,思源公司分12次从亨利公司处提400100斤小麦种子,亨利公司垫付运费7100元。2011年11月27日亨利公司向思源公司发出书面催款通知,要求履行合同,给付货款及垫付款540440元。2011年11月30日思源公司回复,小麦质量不合格,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0万元,货款按商品粮价计算。亨利公司追要货款,双方未协商结果。2013年11月24日亨利公司投诉到《东方今报》和《郑州晚报》要求前去采访,经《郑州晚报》记者汪永森和《东方今报》记者申子仲了解,认为这已不是记者能够协调处理的事情,建议亨利公司采取其他途径解决纠纷。

原审法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本案中,双方约定思源公司向亨利公司购小麦600000斤,单价为每斤1.4元,如思源公司提货不足600000斤,思源公司向亨利公司赔偿不足部分的每斤0.2元应得利润。如思源公司销售价格超过每斤1.6元,超过部分双方五五分成。思源公司购亨利公司小麦400100斤,合款560140元,思源公司已支付40000元,剩余款520140元,亨利公司代思源公司垫付运费7400元,合计欠款527540元,按照小麦600000斤,而实际只收购400100斤,相差少收购199900斤,按照合同约定思源公司应赔偿每斤小麦0.2元净利润,合款39980元。综上,亨利公司要求思源公司支付欠款527540元及违约款项3998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亨利公司要求思源公司支付由于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检疫费3000元,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亨利公司要求思源公司承担赔偿金的同时再要求违约金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亨利公司要求思源公司应按每斤0.7元的利润赔偿780070元,因证据不力,不予支持。思源公司提出亨利公司提供的小麦有质量问题,因思源公司不能提供证据,不予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一百六十一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思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亨利公司支付货款520140元,垫付运费7400元,共计527540元。二、思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亨利公司提货数量差额款39990元。三、驳回亨利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3967元,由思源公司承担。保全费5000元,由亨利公司承担。

上诉人亨利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关于逾期付款违约金。《小麦收购合同书》对被上诉人逾期付款违约金虽无明确约定,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24条第4款“买卖合同没有约定逾期付款违约金或者该违约金的计算方法,出卖人以买受人违约为由主张赔偿逾期付款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利率标准计算。”之规定,一审判决在支持上诉人货款、运费等的同时,应依法判令被上诉人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赔偿上诉人逾期付款损失。二、关于检疫费3000元。双方之间《小麦收购合同书》对此虽无明确约定,但上诉人仅是向被上诉人提供小麦,而被上诉人将其作为麦种发往各地,包装袋亦由被上诉人提供,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检疫条例》第7条之规定,被上诉人应依法经过检疫并交纳相关费用,因此被上诉人应向上诉人返还代为垫付的检疫费3000元。三、关于被上诉人应按每斤0.7元的标准赔偿上诉人经济损失280070元。一审过程中,被上诉人虽对2011年10月2日《合作种植小麦协议书》不予质证,但其承认与第三人郭翰签订有书面合同,同时被上诉人亦承认从上诉人处拉走的12批小麦均与第三方签订有书面合同。根据《小麦收购合同书》第1条第1款“销售价格超出1.6元/斤,仍按五五分成结算”之约定,另根据证据规则,被上诉人拒不提供其与第三方签订的合同,应依法推定上诉人的主张成立。四、根据《小麦收购合同书》第2条违约责任第3款“单方终止合同,赔偿对方总金额84万元的20%”之约定,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27条之规定,鉴于被上诉人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单方终止合同,故应依约向上诉人支付违约金168000元。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恳请二审人民法院依法查明事实,撤销原判,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思源公司经本院依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亦未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状。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认定的事实相同。

,约成单本院认为:上诉人亨利公司与被上诉人思源种业于2011年8月1日签订的小麦收购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亦不违反法律及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系有效合同,双方均应依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各自的权利义务。上述合同签订后,思源公司仅履行了合同约定的部分提货义务,且未向亨利公司支付全部货款,属于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一审法院判令思源公司向亨利公司支付下余货款520140元、垫付的运费7400元及提货数量差额款39990元,符合双方合同约定,本院依法予以确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第四款规定:买卖合同没有约定逾期付款违约金或者该违约金的计算方法,出卖人以买受人违约为由主张赔偿逾期付款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利率标准计算。依据上述规定,虽双方在小麦收购合同中并未约定逾期付款违约金,但因思源公司未依约履行其支付货款义务,依法应自亨利公司向其催收货款之日起(即2011年11月27日),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向亨利公司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另,双方合同约定“单方终止合同,赔偿对方总金额84万元的20%”,该违约责任约定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其目的在于确保合同的全面履行,与亨利公司所主张的逾期付款违约金及思源公司未能全部履行收购义务应当承担的提货数量差额款不同,现因思源公司未能按双方合同约定全面履行其收购义务,依约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但思源公司已履行了部分收购小麦义务,亨利公司主张应当按合同总金额84万元的20%计算违约责任过高,本院依法予以调整,按思源公司未履行部分计算其违约责任,即(600000斤-400100斤)/600000斤×84万元×20%=55972元,故亨利公司该项上诉请求于法有据,本院部分予以支持。关于亨利公司所主张的检疫费3000元,因双方并未约定,故亨利公司主张应由思源公司承担缺乏合同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亨利公司所主张的思源公司应赔偿其经济损失280070元的上诉请求,因其未能提交有效证据证明其该项主张,故依法不予支持。亨利公司于2013年12月23日向一审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并于2013年12月24日缴纳保全费用,但一审法院并未采取保全措施,故该费用应由一审法院予以退还。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但判决结果处理部分不当,依法予以改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第四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缺席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维持河南省长垣县人民法院(2014)长民初字第11号民事判决第二、三项;

二、变更河南省长垣县人民法院(2014)长民初字第11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河南思源种业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郑州亨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支付货款520140元,垫付运费7400元,共计527540元,并以527540元为基数,自2011年11月27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向郑州亨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

三、河南思源种业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郑州亨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经济损失55972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3967元,二审案件受理费9475元,共计23442元,由上诉人郑州亨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7442元,由河南思源种业有限公司负担16000元。一审案件保全费5000元,由一审法院予以退还。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王 抗

审判员  杜丹丹

审判员  韩国华

二〇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杨慧敏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第一百六十一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

第二十四条第四款第二十四条第四款第二十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检疫条例》

第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