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外观设计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纠纷

王志华、王浩等与周龙亚外观设计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7月29日 案由:外观设计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纠纷 当事人:王浩 诸发保 周龙亚 王志华 案号:(2015)浙杭知初字第292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王志华。

原告:王浩。

原告:诸发保。

上述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吴玮杰。

被告:周龙亚。

委托代理人:章云峰。

诉讼记录

原告王志华、王浩、诸发保为与被告周龙亚外观设计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纠纷一案,于2015年3月13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当日审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志华、王浩、诸发保的委托代理人吴玮杰,被告周龙亚的委托代理人章云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王志华、王浩、诸发保起诉称:其等与周龙亚于2013年12月31日签订《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约定周龙亚将其专利号为ZL20133034××××.7、ZL20133012××××.X的家用排烟排气道外观设计专利授权给三原告在金华、绍兴、衢州地区独占使用,三原告支付许可费。但若三原告维权败诉,则周龙亚应退还专利使用费。双方于2014年4月9日办理了《专利维权授权书》的公证,同日三原告通过王志华妻子花某的账户向周龙亚支付专利使用费人民币158000元。后三原告分别在金华、绍兴、衢州地区就他人侵权行为提起诉讼,均败诉,经与周龙亚协商退款无果。现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周龙亚:1.退还专利使用费人民币158000元;2.承担本案诉讼费。三原告当庭主张解除涉案《专利实施许可合同》。

被告周龙亚当庭答辩称:王志华、诸发保分别被授权在金华、绍兴、衢州单独实施专利,其权利义务独立,本案中仅有王浩在绍兴因专利而败诉,即使退费也应按地区来分别区分。二、本案协议与诉讼维权所依据的协议内容不一致,三原告未依据本案协议提起诉讼,则不能依据本协议条款来适用诉讼败诉结果承担。三、本协议第九条大标题是明确专利无效或被撤销的处理,其第三款的解释应限定在该前提下,即专利无效才退费,而涉案专利并未被确定无效或撤销。综上,请求驳回三原告的诉讼请求。

王志华、王浩、诸发保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共同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材料: 1.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用于证明周龙亚授权王志华、王浩、诸发保实施专利。 2.打款凭证,用于证明三原告依约支付许可费。 3.判决书,用于证明三原告依据被许可的专利维权失败。

上述证据经庭审质证,周龙亚对证据1最后一页真实性无异议,对前3页的真实性、合法性有异议,认为无双方签字,本院认为周龙亚未就其异议提供有效反证,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可予确认,故确认其证据效力。周龙亚对证据2、3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本院确认其证据效力,且证据3经本院核实,均为生效判决。

周龙亚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了(2014)杭证民字第30973号公证书(专利维权授权书),用于证明其授权王浩在绍兴地区独占使用涉案专利,意味着三原告系在三个地区分别独占使用、王浩未依据该绍兴独占许可合同起诉。经庭审质证,三原告对该证据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证明对象有异议,认为周龙亚同时授权其三人,分别作出授权公证是公证处的程序要求。本院经审查确认该证据的真实性和关联性,其效力有待结合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根据上述有效证据及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3年12月31日,周龙亚作为许可方,王志华、王浩、诸发保作为被许可方,双方签订《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约定:周龙亚将专利号为ZL20133034××××.7的“家用排烟排气道”外观设计专利的制造、使用、销售权以独占许可的形式授权被许可方在金华、衢州、绍兴地区实施;使用费为人民币158000元,合同生效之日起三日内一次性支付;许可方授权被许可方在各自的授权地区全权处理第三方侵犯许可方的专利权的事件,相应的费用由被许可方承担,相应赔偿由被许可方享有;合同自双方签字之日起生效,至2023年7月23日终止;第九条载明:“专利权被撤销和被宣告无效的处理1、在合同有效期内,许可方的专利权被撤销或被宣告无效时,许可方应返还全部专利使用费,合同终止。2、在合同有效期内,许可方的专利权被撤销或被宣告无效时,因许可方有意给被许可方造成损失,或明显违反公平原则,许可方应返还全部专利使用费,合同终止。3、在合同有效期内,被许可方运用许可方的专利权在维权中败诉的,许可方应返还全部专利使用费,合同终止”。2014年4月9日,花某向周龙亚汇款人民币158000元,周龙亚当庭确认该款系给付本案专利许可使用费。 2014年4月至5月期间,王浩、王志华分别对案外人向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及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多起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诉讼,主张案外人侵害其得到周龙亚独占实施许可授权的专利号为ZL20133034××××.7的外观设计专利权,其等诉讼请求分别被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浙绍知初字第41、42、43号民事判决和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浙金知民初字第91、92、106、107、108号民事判决驳回,相关判决均已生效。其中(2014)浙绍知初字第43号民事判决确认周龙亚于2013年12月31日授权王浩在绍兴地区独占实施涉案专利号为ZL20133034××××.7的外观设计专利的事实,并认定:同为周龙亚所有的专利号为ZL20133012××××.X的“家用排烟排气道”外观设计专利与本案专利两者整体形状均为长方体、上端均为方形出烟口、俯仰视图均有倒角,故前者构成本案专利的抵触申请,该抗辩可类推现有设计规定,被告据此主张的不侵权抗辩成立;专利申请号为20101053××××.6的“一种防火排烟气道”发明专利与本案专利两者整体形状均为长方体,区别在于该发明专利的烟气止回阀孔位圆形而被控侵权产品为方形,因在烟道正常使用时烟道整体形状和出烟孔的位置是容易被直接观察到的部位,尤其是整体形状,故申请号为20101053××××.6的“一种防火排烟气道”发明专利公开了烟道整体形状与出烟孔的设计特征,与被控侵权设计整体视觉效果相近,构成现有设计;(2014)浙绍知初字第41、42号民事判决理由亦同。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周龙亚与王志华、王浩、诸发保签订的本案《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依约履行。王志华、王浩、诸发保虽被授权分别在金华、绍兴、衢州单独实施专利,但其作为被许可方与周龙亚就同一专利签订同一许可合同,许可费亦是统一支付,故有权作为共同原告提起本案诉讼。至于周龙亚所提在他案维权诉讼中,王志华、王浩未依据本案许可合同起诉的问题,本院认为涉案判决中王志华、王浩均系依据本案专利权提起诉讼,判决所认定的双方许可权利义务内容与本案相同,周龙亚亦未提交反证证明相关诉讼不属于本案许可合同所涉“维权”,故应以本案合同作为衡量双方权利义务的基础。根据双方的诉辩依据及查明的事实,本案争议焦点可归纳为:一、本案许可合同第九条第三款适用的理解;二、本案合同是否应予解除。

关于焦点一,本案合同第九条标题为“专利权被撤销和被宣告无效的处理”,其第一、二款内容为专利被撤销或宣告无效的处理,第三款为“在合同有效期内,被许可方运用许可方的专利权在维权中败诉的,许可方应返还全部专利使用费,合同终止”,对此本院认为:首先,仅在合同分条款对于前提未予提及或约定不明的情况下,合同条款的大标题对于合同分条款的适用具有限定作用,而在合同分条款已就其适用前提明确约定的情况下,合同大标题并不能产生限定或解释作用,本案即属于后一种情形,故第九条第三款可单独适用;其次,按照文义解释,该第三款约定的“被许可方运用许可方的专利权在维权中败诉”,无疑应包括司法诉讼败诉在内;再次,该第三款虽未明确败诉的原因,但结合合同标的为外观设计专利权的独占实施许可以及周龙亚公证授权给王志华、王浩、诸发保,使得王志华、王浩、诸发保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在金华、绍兴、衢州提起维权诉讼,而王志华、王浩确曾在合同签订后提起多起诉讼的事实,本院认为第三款应理解为“由于ZL20133034××××.7专利本身的缺陷”,导致“被许可方运用许可方的专利权在维权中败诉”,而“缺陷”则包括与专利新颖性等相关并由此导致不侵权抗辩成立的情形。

关于焦点二,(2014)浙绍知初字第41、42、43号民事判决已在比对在先设计文件,被控侵权产品和本案专利产品种类和视觉效果,认定被控侵权产品仅在长宽高比例及刻痕等细微特征上有所区别、整体视觉效果与本案专利近似的基础上,认为被控侵权产品与申请号为20101053××××.6的“一种防火排烟气道”在先发明专利的实施例视觉效果近似,并作出了该在先公开材料构成现有设计,不侵权抗辩成立的认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在与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相同或者相近种类产品上,采用与授权外观设计相同或者近似的外观设计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被诉侵权设计落入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二款规定的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对此本院认为,外观设计专利权被授予后,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外观设计专利产品,也就是说,禁用权是专利权益的重要内容,也是本案许可合同的主要标的之一。在案生效判决在认定他人生产销售的产品与本案专利仅具有细微差别的基础上,认定他人的现有设计抗辩成立并驳回了王浩和王志华的诉讼请求,即为确认了本案专利在新颖性方面的部分缺陷并否决了本案专利被许可人对于部分近似产品的禁用权。据此本院认为,生效判决具有既判力,本案许可合同第九条第三款约定的维权失败即终止合同的条件已成就,原告王志华、王浩、诸发保要求解除合同并退还全部许可使用费的主张符合合同约定,本院予以支持,对被告周亚龙的相关抗辩不予采纳。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一条第(二)项、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原告王志华、王浩、诸发保与被告周龙亚签订的《专利实施许可合同》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解除;

二、被告周龙亚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王志华、王浩、诸发保人民币158000元。

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460元,由被告周龙亚负担。

原告王志华、王浩、诸发保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来本院退费;被告周龙亚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交纳应负担的诉讼费(本院开户银行:工商银行湖滨支行;户名: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帐号:1202024409008802968)。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壹份,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并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460元。对财产案件提起上诉的,案件受理费按照不服一审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预交。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开户银行中国农业银行杭州市西湖支行,户名:浙江省财政厅非税收入结算分户,帐号190001010400065750000515001)。

文尾

审 判 长  王江桥

审 判 员  潘才敏

人民陪审员  欧林宏

二〇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傅灿军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七条第九十一条第(二)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九条第二款第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

第十一条第二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