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伪造货币罪

宋生臣等伪造假币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1月5日 案由:伪造货币罪 当事人:赵晓东 宋生臣 宫丽 高卫元 案号:(2014)阜刑初字第00133号 经办法院: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安徽省阜阳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宋生臣(曾用名宋伟),男,汉族,1971年6月15日出生于安徽省太和县,初中文化,农民,住太和县。曾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10年5月26日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后因患病于2011年11月12日被本院决定暂予监外执行;曾因犯故意毁坏财物罪,于2012年8月2日被太和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与原犯故意伤害罪未执行刑罚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后看守所送监狱服刑时监狱拒绝接收)。因涉嫌犯伪造货币罪于2013年12月6日被太和县公安局民警抓获,次日被太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4年1月9日经太和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次日由太和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太和县看守所。

辩护人孙侔男,安徽惠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宫丽,女,汉族,1977年1月6日出生于安徽省阜阳市,小学文化,农民,住阜阳市颍泉区。因涉嫌犯伪造货币罪于2013年12月6日被太和县公安局民警抓获,次日被太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4年1月9日经太和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次日由太和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阜阳市女子看守所。

辩护人李恒,安徽风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高卫元,男,汉族,1960年5月8日出生于河南省郸城县,初中文化,农民,住河南省郸城县。因涉嫌犯伪造货币罪于2013年12月6日被太和县公安局民警抓获,次日被太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4年1月9日经太和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次日由太和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太和县看守所。

辩护人陈和平,安徽天联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赵晓东,男,汉族,1988年5月15日出生于安徽省太和县,初中文化,农民,住太和县。因涉嫌犯伪造货币罪于2013年12月6日被太和县公安局民警抓获,次日被太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4年1月9日经太和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次日由太和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太和县看守所。

辩护人苗春,安徽炎黄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安徽省阜阳市人民检察院以阜检公诉刑诉(2014)10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宋生臣、宫丽、高卫元、赵晓东犯伪造货币罪,于2014年8月2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阜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魏涛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宋生臣及其辩护人孙侔男,被告人宫丽及其辩护人李恒,被告人高卫元及其辩护人陈和平,被告人赵晓东及其辩护人苗春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阜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自2013年12月3日以来,被告人宋生臣、宫丽、赵晓东等人在阜阳市颍泉区依泉庭院小区1号楼601室租房,聘请被告人高卫元进行假币加工。2013年12月6日下午1时许,太和县公安局民警在该小区将宋生臣、宫丽、赵晓东当场抓获,缴获加工好的假币100万元。在对该小区1栋601室进行搜查时,将正在进行伪造货币的高卫元抓获,当场查获假币636.67万元。为证实指控的犯罪,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并出示了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鉴定意见、现场勘查笔录及相关书证等证据。据此认为,被告人宋生臣、宫丽、高卫元、赵晓东的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条的规定,构成伪造货币罪。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宋生臣当庭辩称假币不是其所有,其只是介绍高卫元与宫丽认识,其没有参与其他假币犯罪。其辩护人除同意宋生臣意见外,还认为现有证据指控宋生臣伪造货币证据不足,宋生臣行为仅能构成包庇罪。

被告人宫丽当庭对起诉指控的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其辩护人认为,本起案件中的假币为宋生臣所有,宫丽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且涉案假币数额应全部认定为未遂,建议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高卫元当庭对起诉指控的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其辩护人认为,高卫元在伪造货币犯罪中系从犯,其犯罪情节较轻,当庭自愿认罪,建议对其减轻处罚。

被告人赵晓东当庭辩称其不知道高卫元等人加工假币的事情。其辩护人认为,赵晓东不构成伪造货币罪的共犯,公诉机关指控赵晓东犯伪造货币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要求宣告赵晓东无罪。

经审理查明,2013年下半年,被告人宋生臣、宫丽为伪造货币,计议先由宫丽和被告人赵晓东租下阜阳市颍泉区依泉庭院小区1号楼601室用于伪造货币,并由宋生臣聘请被告人高卫元对假币进行防伪的再加工。2013年12月5日,被告人宫丽将高卫元带领到依泉庭院小区1号楼601室,在高卫元加工假币期间,宫丽、赵晓东负责给高卫元送饭。2013年12月6日下午1时许,太和县公安局民警在该小区将正在提取假币的被告人宋生臣、宫丽、赵晓东当场抓获,当场缴获假人民币100万元,在对该小区1栋601室进行搜查时,将正在对假币再加工的高卫元抓获,并当场查获假人民币636.67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书证、物证 (1)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明本案的立案侦查情况。 (2)太和县公安局出具的抓获经过,证明2013年12月6日下午13时40分,太和县公安局民警根据线索,在阜阳市颍泉区依泉庭苑小区将犯罪嫌疑人宋生臣、宫丽、赵晓东、高卫元抓获,并现场收缴假币736.67万元以及制假钞工具若干。 (3)租房合同复印件,证明被告人宫丽于2013年12月3日与孙某某签订租房合同一年,租金12000元一年。 (4)车辆信息,证明涉案车辆皖KKN788红色雪佛兰迈锐宝牌车辆为李中德所有。 (5)身份信息,证明四被告人的身份情况。 (6)信息摘录,证明被告人宫丽给其前夫张某发送短消息,其中有涉及其帮助制造假币的事情。 (7)手机存储号码信息,证明被告人高卫元、赵晓东、宫丽、宋生臣的手机信息存储情况。 (8)银行卡交易记录,证明被告人赵晓东、宋生臣、宫丽三人的多张银行卡在案发前长时间内均有大额资金往来。 (9)太和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收监执行决定书、本院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及情况说明,证明被告人宋生臣曾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10年5月26日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后因患病于2011年11月12日被本院决定暂予监外执行;曾因犯故意毁坏财物罪于2012年8月2日被太和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与原犯故意伤害罪未执行刑罚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后看守所送监狱服刑时监狱拒绝接收)。 (10)太和县公安局出具的情况说明及印模照片,证明2013年12月6日,太和县公安局从被告人宋生臣家中查获的印模共计五个,其中有两个印模的底部丝网上印有“100”字样,该印模与在阜阳市依泉庭院1号楼601室现场查获的高卫元用于伪造货币的印模构造相同,经过高卫元辨认,该印模就是伪造货币的工具。 (11)情况说明,证明2013年12月6日,公安人员抓捕各犯罪嫌疑人时,赵晓东见状扔下所携带假币,转身向南逃去,没跑多远,就被地上杂物绊倒,遂被抓捕民警抓获。被抓获后,赵晓东当时神情紧张,面色苍白,抓捕人员对其问话,赵晓东一言不发,数分钟后,其脸色恢复正常,并对其所携带并扔到车上的假币进行了指认。 (12)辨认笔录,证明高卫元辨认出宫丽即为其送饭并将加工好的假币带走的女子、赵晓东就是为其送饭的宋生臣的司机、宋生臣就是雇其加工假币的人;赵晓东辨认出宫丽就是叫“小丽”的女子;张晓娟辨认出宫丽、赵晓东就是租赁其房子的人。 (13)搜查笔录及扣押物品清单,证明公安人员在阜阳市颍泉区依泉庭苑小区6楼601室及宋生臣家搜查及扣押了滤网、推刷、荧光粉盒、电吹风等作案工具。 2.鉴定意见 (1)太和县公安局鉴定委托书、中国人民银行货币真伪鉴定书以及没收收据,证明查获的货币为机制假币,机制性假币图案模糊条纹粗糙,固定人像模糊不清,胶印对印图案呈错开状,变光油墨数字不变,票面光滑无凸凹感,安全防伪线条呈断点状与真币区别较大,冠字号码数字与真币有区别。公安人员对共73667张面额为100元的假币予以没收。 (2)太和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手印鉴定书,证明送检黑色塑料袋上显现的手印与送检宫丽右手食指捺印样本为同一人所留。 3.现场勘查笔录、现场方位图、现场照片以及抓获宋生臣等人现场照片,证明案发现场的位置及抓获各被告人的情况。 4.证人证言 (1)证人贾某(宋生臣妻子)证言,证明宋生臣平时没什么正当工作,具体做什么工作其不知道。他高位截瘫,自己能照顾自己,赵晓东是家里雇佣的驾驶员。在其家厨柜下面搜到的纸箱子里的有五个木框的滤网(经光照有清晰的百元人民币印模),其不知道这些滤网是干什么的。其家使用的红色雪佛兰轿车是宋生臣表侄子李中德的。 (2)证人张某证言,证明宫丽是其前妻,二人平时也经常联系。最近一个月来,宫丽经常不回家带孩子,其就打电话问她,二人多次在电话里争吵过,宫丽就讲她做点假币生意,就是买了再卖的那种,从中间赚点钱养家糊口,但是她具体怎么做的、和谁在一起做的其不了解。她讲她做假币主要就是买了卖,她还说她是给别人帮忙。其从2012年离婚之后从来没有给宫丽转过任何款,也没有帮助宫丽通过网上银行朝广东转过钱。 (3)证人张某某证言,证明阜阳市颍泉区依泉庭苑1号楼601房子是其的。在2013年12月3日租给宫丽,其共收她13500元,当时有个年轻男子和她一块,有二十多岁,宫丽说是她小弟。 (4)证人王某某证言,证明其认识高卫元,也认识宋生臣。2013年农历十月份的时候,宋生臣给其打电话问其可知道高卫元的电话号码,他讲找高卫元有些事,其当时把高卫元的手机号码告诉宋生臣,后来宋生臣自己联系的高卫元。 (5)证人李某某证言,证明其和宋生臣是亲戚关系,其叫他表叔的。其购买的红色雪佛兰迈锐宝(车牌号皖KKN788)于2013年4月份左右放在宋生臣家中,其不知道宋生臣贩卖假币的事。 (6)证人刘某证言,证明宫丽以前做服装生意,二人熟悉。在两三年前,其为她转过一次款,是服装款,好像是从电话机上转的款,转到什么账户其忘记了。 (7)证人苏某证言,证明其和宫丽是老表关系。宫丽在2012年底的时候在其家楼上北边租了一间房子住了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其不认识宋生臣。 (8)证人张某证言,证明其和宋生臣因为打牌认识,其不认识宫丽,假币的事其也不知道。其在2012年贩卖的假币100万元是其在路上捡的,宋生臣没有和其联系过假币的生意。 5.被告人供述 (1)被告人宋生臣供述,证明赵晓东是其雇佣的司机,负责给其开车。其没有伪造货币,现场查获的假币都是宫丽的。其不认识高卫元,没有联系高卫元加工假币。其没有给宫丽钱租房子。并主动供认自己在2012年期间两次从宫丽处购买假币,检举宫丽从“永高”处购买假币。从其家查获的五个木质油墨印模制盒是其家复印打字机用的。 (2)被告人宫丽供述,证明阜阳市依泉庭苑小区1号楼601室的房屋是宋生臣(宋伟)拿钱让其和赵晓东一起租的,其又把房屋钥匙交给宋生臣了。2013年12月6日中午,其和赵晓东一块到依泉庭苑小区楼上送被子、送饭,赵晓东把被子和饭送进屋,其没进房间,赵晓东下楼时拎的是假币,大概有四五十万元,是宋生臣叫其到楼上拿的,其不知道601房间里查获的那些假币是从哪里弄过来的。赵晓东是给宋生臣开车的,宋生臣叫他干啥他就干啥,假币生意是宋生臣的,他平时就是给其点零花钱。宋生臣不方便走路,他叫其给他帮忙,上楼取个货什么的。假币是宋生臣联系的,他讲假币是他拾的。在租房子处加工假币的那个老头其不认识,伪造、加工假币都是那个老头干的。是宋生臣请那个老头到依泉庭苑小区伪造货币的。 (3)被告人高卫元供述,证明是宋生臣通过秋渠街上的“志良”要到其电话,让其到阜阳帮助加工假币。宋生臣说叫其给他帮忙做,具体业务都是宋生臣和其谈的,包括工资提成都是宋生臣安排的,加工一张一毛五。其是2013年12月5日到的阜阳,一女子(经辨认系宫丽)把其带到依泉庭苑小区601房间加工假币,其所加工的假币是宫丽和司机(经辨认系赵晓东)两个人弄到楼上的,加工好以后都是宫丽和赵晓东上楼去带货。下午其就开始加工假币,就是在100元面额的假币左下角“100”上加点油墨。下午赵晓东和宫丽给其送的饭。其当天下午加工的大概有三四十万,第二天起来其接着加工,两天一共加工的有一百万左右,宫丽问其加工的怎么样了,弄多少了等等,加工好的假币被宫丽数数拿走了。其不知道假币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加工好的假币弄哪里去。其和宫丽不认识,也没有和宫丽联系过。 (4)被告人赵晓东供述和辩解,证明其从2013年9月份给宋生臣开车。案发当天中午,宋生臣让其开车带他和宫丽(“小丽”)到阜阳一个小区,他让其和宫丽到楼上一个房间里,宫丽给其两个黑塑料袋,二人一起下楼后,其刚把塑料袋放在车上,公安人员就上去把其抓获,袋子其当时没有打开,也没问就拎下来就下楼了。宫丽就是和其一起被抓的那个女子,二人很少说话,她和宋生臣认识,什么关系、怎么认识的其不知道。其不知道查获的假币生意是谁的,加工假币的师傅谁找的其不知道,其也没送过饭。 6.视频资料,证明公安人员对被告人宋生臣四人审讯时的情况及调取的宫丽的手机短信、通话记录等内容刻录的光盘。

以上证据均经庭审举证、质证、查证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对于被告人宋生臣当庭辩称假币不是其所有,其只是介绍高卫元与宫丽认识,其没有参与其他假币犯罪的辩解理由及其辩护人认为现有证据指控宋生臣伪造货币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经查,同案犯高卫元多次供述称是宋生臣让其到阜阳帮宋生臣伪造货币的,伪造货币的费用由宋生臣支付;同案犯宫丽供述称现场查获的大量假币都是宋生臣的,伪造货币的场所是宋生臣出钱其帮助租的,案发当天其上楼拎假币是受宋生臣指使;同案犯赵晓东亦供述案发当天系宋生臣让其和宫丽到依泉庭苑小区楼上帮助拎东西,上述证据能够证明宋生臣参与伪造货币的犯罪事实,故对宋生臣的此节辩解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被告人宫丽的辩护人认为,本起案件中的假币为宋生臣所有,宫丽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的辩护意见,经查,宋生臣提出制造伪造货币的犯意,并伙同宫丽进行预谋后,由宋生臣出资,宫丽接受宋生臣的安排实施具体犯罪行为,因宫丽在伪造货币中行为积极主动,应认定为本案主犯,故对其辩护人的此节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对于其辩护人认为本案涉案假币数额应全部认定为未遂的辩护意见,经查,因伪造货币属行为犯,行为人只要实施了伪造行为,不论其是否完成全部印制工序,即构成伪造货币罪,故对其辩护人的此节辩护意见,本院亦不予采纳。

对于被告人高卫元辩护人认为,高卫元在伪造货币犯罪中系从犯的辩护意见,经查,高卫元接受宋生臣的安排实施具体的伪造货币的犯罪行为,其在共同犯罪中系直接实施者,系本案主犯,故对其辩护人的此节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被告人赵晓东辩称其不知道高卫元等人加工假币的辩解理由及其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赵晓东构成伪造货币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经查,同案犯高卫元多次供述称赵晓东与宫丽一起给其送饭时赵晓东看见其在加工假币,其并证明案发当天赵晓东与宫丽一起进入加工假币的房间里,后对加工的假币进行点数后与宫丽一起把加工好的假币带下楼;同案犯宫丽供述称其和赵晓东一起租用加工假币的房子,赵晓东与其一起给高卫元送饭并将假币拎到楼下,上述证据能够证明赵晓东明知宋生臣等人伪造货币而实施帮助的犯罪事实,故对赵晓东的此节辩解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均不予采纳。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宋生臣、宫丽、高卫元、赵晓东仿造货币的技术特征,采用手工加工的方法,非法制造假货币冒充真货币,其行为扰乱了国家的货币金融管理制度,且伪造货币数额特别巨大,四人行为均已构成伪造货币罪,依法应予惩处。公诉机关指控四被告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宋生臣是本起犯罪的组织、指挥者;宫丽接受宋生臣的安排,在伪造货币犯罪行为中积极主动;高卫元在共同犯罪中实施具体的伪造行为,三人均系本案主犯,依法应分别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赵晓东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减轻处罚。被告人宋生臣曾因犯罪被暂予监外执行期间又犯新罪,依法应把前后两个判决所判处的刑罚,按照数罪并罚的原则决定执行的刑罚。高卫元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及其他同案犯的犯罪事实,当庭亦供认不讳,系坦白,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一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宋生臣犯伪造货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连同原犯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罚金于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宫丽犯伪造货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2月6日起至2026年12月5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缴纳。)

三、被告人高卫元犯伪造货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2月6日起至2023年12月5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缴纳。)

四、被告人赵晓东犯伪造货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2月6日起至2019年12月5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缴纳。)

五、扣押伪造假人民币共计73667张予以没收、销毁;扣押的滤网、推刷、荧光粉盒、电吹风等作案工具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 判 长  宋 戈 琪 

审 判 员  武 锋   

代理审判员  刘    琦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五日

书 记 员  罗亚敏(代)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七十条伪造货币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伪造货币集团的首要分子;

(二)伪造货币数额特别巨大的;

(三)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

第二十六条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

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五十七条对于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应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

第六十七条……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九条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

如果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七十一条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被判刑的犯罪分子又犯罪的,应当对新犯的罪作出判决,把前罪没有执行的刑罚和后罪所判处的刑罚,依照本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九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一条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