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商标代理合同纠纷

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与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商标代理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3年12月24日 案由:商标代理合同纠纷 当事人: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 案号:(2013)穗越法知民初字第1097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莫丕向,男,1980年3月15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林伯青,男,1977年5月6日出生,系被告法律顾问。

被告: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现下落不明。

法定代表人:金德焕,总经理。

诉讼记录

原告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狮公司)诉被告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鸿晟公司)商标代理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7月2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法定代表人莫丕向及其委托代理人林伯青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金鸿晟公司因下落不明无法送达,本院依法于2013年8月16日发出公告,要求被告到庭应诉。公告期限届满,被告金鸿晟公司没有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作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原告与被告于2012年6月3日签订《知识产权维护方案服务协议》,该协议约定被告委托原告进行“IMYSS标记”商标申请,原告获得利益20万元。被告未征得原告同意自2012年6月4日起一直违约占用原告利益20万元。 2012年6月6日,被告另行委托原告办理商标事宜,原告获得42840元。被告未征得原告同意自2012年6月7日起一直违约占用原告的上述款项42840元。基于此,原告请求法院判令:1、被告即时支付原告20万元及该款项自2012年6月4日起至还清日止产生的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2、被告即时支付原告42480元及该款项自2012年6月7日起至还清日止产生的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 1、知识产权维护方案服务协议,拟证明双方存在合同关系,被告须于2012年6月3日向原告支付款项20万; 2、IMYSS设计标志商标注册申请清单(为复印件),拟证明增加商标事项产生的费用,被告须于2012年6月6日向原告支付款项42840元; 3,(2012)穗越法知民初字第1089号民事判决书,拟证明合同履行情况,增加商标事项完成情况、被告须支付占用款项和应承担的赔偿责任; 4,第ZC1103659BH1号公文、第1367期《商标公告》页,拟证明IMYSS标识第3类商标权确权情况、合同履行情况及完成的工作成果; 5,第440301105302431号《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拟证明被告身份。 6,(2013)穗中法知民终字第583号民事判决书。 7,第3类第11033659号商标档案,拟证明直至2013年11月19日,被告仍然未依照《商标法》第二十三条、《商标法实施条例》第十七条的规定向商标局办理变更代理人,解除与原告的代理委托关系,该商标被核准注册获得政府部门颁发证书,原告至2013年10月14日已经全部履行完毕协议约定的义务; 8,第11090298、11485903号商标档案,拟证明被告执行原告提供的知识产权维护方案,有效的阻止了韩国友利集团有限公司的注册,被告自主的知识产权正以最低的成本获得保护,从而进一步证明被告听从与原告有竞争关系的代理人袁子怀的建议,目的通过诉讼恶意解除协议企图钻法律条文的空子骗取原告提供的优质服务; 9,第11090233、11090346、11129820、11130033、11130062、11130107、11130178、11130217、11130259、11130294、11140057、11140119、11090274、11090298、11090392、11090375、11090411、11090417、11090315、11090327、11129672、11129990号商标档案,拟证明被告另行委托原告申请行政确权事项的审批情况。

被告金鸿晟公司未到庭答辩,亦没有向本院提供证据。

因被告金鸿晟公司没有到庭应诉、答辩、质证,视为其放弃答辩及质证的权利,经本院对原告出示的证据进行审查后,没有发现有影响其证明效力的因素,故本院对原告出示的证据予以确认,并据此查明以下事实:

一、关于本案诉讼主体的情况。原告系于2005年1月12日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经营范围为知识产权咨询服务、商标代理、商标设计、商标信息咨询、商标管理咨询、法律信息咨询等。

被告成立于2011年4月6日,其经营范围为化妆品、美容纤体用品销售、国内贸易、货物及技术进出口。

二、本案合同关系形成及履行事实。 2012年6月3日,原告(为甲方)与被告(为乙方)签订《知识产权维护方案服务协议》,其中约定:“甲、乙双方就乙方‘IMYSS’标记的知识产权事宜达成如下协议:一、甲方接受乙方的委托,提供乙方需要申办的标志进行全面知识产权维护提供方案的咨询服务,并协助办理相关的事项;二、乙方需办理标志的相关费用如下:‘商标或项目名称:IMYSS标记申请案;事项:知识产权维护方案服务费;金额:20万元(注意甲方不承担政府部门的申请或诉讼/非诉讼的规费、餐宿差旅费用,不含对原来提交的评估的内容增加类别或其他改动的费用,涉及改动、变更需要另行约定,初步申请的受理一般需要30个工作日左右,具体时间以政府部门实际审核的为准)’;三、在知识产权维护方案业务策划中,甲方在收到乙方提供的完成合同必须的材料,并确定上述费用已交付后,开始协议执行程序;四、在商标维权过程中,如出现官方审判意见或驳回请求等有时限要求的情况,甲方应及时通知乙方并负责协助对审判意见等作答复;……五、甲方的权利及义务:1、甲方有权按约获得报酬;2、甲方应负责本合同项下申请书件的递交、转发受理号清单、转达审查意见、通知公告时间和领取证件、事项裁定书等工作;3、甲方应及时向乙方提供申办的相关信息;4、甲方应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确保乙方自主的知识产权通过申请获得保护并且获得政府部门核发的证书、证明;六、乙方的权利及义务:1、乙方有权监督甲方就相关事项的工作;2、乙方有权及时获得申办进程的信息;3、乙方应按约支付本合同所述之费用;4、按照甲方要求完善乙方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八、本合同项下第二条所述之费用,乙方应在本协议签定之日付给甲方,金额不含税,项目完成之后,乙方凭相关票据按国家规定的税率计算统一开具发票;九、上述未尽事宜,双方可另行协商作为附件,与本协议具有同样效力;十、本协议自乙方完成上述第六条之义务后生效等”。上述协议同时在“甲方”处注明被告的开户名称为“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开户行及银行帐号”为“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广州分行越秀支行XXXXXXX”。

同日,被告向案外人潘嘉琳支付款项120000元。

在上述协议签订前,原告向被告提供了注册号为9741096号商标的详细信息,根据该商标详细信息记载,案外人JIP有限公司是“IMYSS”字母商标的注册人,国际分类号为第3类,包括指甲油去除剂、眉笔、香皂等。

在上述协议签订后,原告向被告提供了《“IMYSS”设计标志商标注册申请清单》,其中载明:“1、国际分类第3类化妆品[IMYSS三份设计方案]3件;2、国际分类第5类药用化妆品1件;3、国际分类第6类化妆品用的金属包装物、化妆品用小五金物件1件;4、国际分类第7类化妆品生产设备1件;5、国际分类第8类美容、化妆用手工具1件;6、国际分类第9类眼镜、电子产品、仪器1件;7、国际分类第10类医疗器械外科设备1件;8、国际分类第14类珠宝首饰(贵重)1件;9、国际分类第16类包装物、印刷品1件;10、国际分类第18类用于装化妆品的包1件;11、国际分类第20类塑料包装容器、非金属容器1件;12、国际分类第21类化妆用具1件;13、国际分类第24类床上用品1件;14、国际分类第25类服装、鞋子等时尚穿着物品1件;15、国际分类第26类小饰物(非贵重)1件;16、国际分类第28类玩具、游戏机1件;17、国际分类第30类美容保健品1件;18、国际分类第35类广告、宣传、特许经营1件;19、国际分类第39类商品包装、礼品包装、灌装服务1件;20、国际分类第41类娱乐、组织选美、俱乐部1件;21、国际分类第42类化妆品研究1件;22、国际分类第44类美容服务1件;第3类每件1000元,合计3000元;其它21个类别单一方案申请1800元/件;出具税票按照5%计算,共42840元,预收41400元”。该清单上同时手写注明“不作收款凭证”,并加盖有“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知识产权业务专用章”印章。 2012年6月6日,原告代理被告向国家工商行政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国家商标局)提交了申请号为11033659、类别为第3类的“OINEL+I.myss+BEAUTY&SOUL”商标申请。同月13日,国家商标局向被告出具了《注册申请受理通知书》。2012年6月27日,原告又代理被告向国家商标局提交了申请号为11129672、类别为第3类的“I.MYSS+KIM”商标申请。同年7月4日,国家商标局向被告出具了《注册申请受理通知书》。2012年6月18日,原告代理被告向国家商标局分别提交了类别分别为第5类、第14类、第16类、第18类、第21类、第26类、第35类、第39类、第42类、第44类的“Kim+I。MuSS”商标申请。同月26日,国家商标局分别向被告出具了《注册申请受理通知书》。2012年6月27日、28日,原告又代理被告向国家商标局分别提交了类别分别为第6类、第7类、第8类、第9类、第10类、第20类、第24类、第25类、第28类以及第30类、第41类的“Kim+I。MuSS”商标申请。同年7月4日,国家商标局分别向被告出具了《注册申请受理通知书》。 2012年6月9日,被告向案外人潘嘉琳支付款项37800元。2012年6月11日,被告又向案外人潘嘉琳支付款项3600元。

另根据原告提交的广州市白云公证处于2012年12月21日出具(2012)粤广白云第31218号《公证书》的记载:原告为维护自身权益需要,申请广州市白云公证处办理保全证据公证。2012年12月6日下午在该公证处的音像室内,公证员胡丽桦及公证员助理罗添发对被告的法定代表人莫丕向通过该处的电脑上互联网,登陆电子邮箱、查看部分电子邮件的内容以及打印相关电子邮件页面、取得页面打印件共16页的过程进行了现场监督。莫丕向的相关操作如下:1、点击打开InternetExplorer浏览器,在地址栏输入mail.qq.com,进入https://mail.qq.com/cgi-bin/

loginpage的链接,在该页面“登陆QQ邮箱”下方输入346913092及密码,并以截屏的方式将该页面复制至新建的WORD文档中进行打印;2、在上述操作的出现页面,点击“登陆”,进入到与之链接的页面,并以截屏的方式复制至新建的WORD文档中进行打印;3、在第2步操作出现的页面中点击“已发送”字样,进入到与之链接的页面;4、在上述页面中选择并将鼠标指向至标题为“关于IMYSS标记申请建议函”的前端位置,对该页面以截屏的方式复制至上述WORD文档中进行打印;5、点击打开上述标题为“关于IMYSS标记申请建议函”的链接,进入与之链接的页面,对该页面以截屏的方式复制至上述WORD文档中进行打印,并点击“预览”附件,对该预览的页面进行打印;6、返回第3步操作出现的页面中,选择并将鼠标指向至标题为“商标案件材料明细”的前端位置,对该页面以截屏的方式复制至上述WORD文档中进行打印;7、点击打开上述标题为“商标案件材料明细”的链接,进入与之链接的页面,对该页面以截屏的方式复制至上述WORD文档中进行打印;8、返回第3步操作出现的页面中,选择并将鼠标指向至标题为“现监控到争议的第9741096号IMYSS商标已经公告,请尽快按照要求提供文件给我司”的前端位置,对该页面以截屏的方式复制至上述WORD文档中进行打印;9、点击打开上述标题为“现监控到争议的第9741096号IMYSS商标已经公告,请尽快按照要求提供文件给我司”的链接,进入与之链接的页面,对该页面以截屏的方式复制至上述WORD文档中进行打印,并点击“预览”2个附件,对该预览的页面进行了打印等。

上述公证书所附网页打印件其中显示如下邮件内容:1、“地址:http://m354.Mail.qq.com;MailQQ邮箱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346913092@qq.com﹥;关于IMYSS标记申请建议函,发件人:广州华狮公司﹤346913092@qq.com﹥;时间:2012年6月5日(星期二)中午11:15;收件人:577314312﹤577314312-@qq.com﹥,374948767﹤374948767@qq.com﹥,/dyking/db温国强﹤28404595@qq.com;附件:1个(关于IMYSS标记申请建议函);该邮件所附《关于IMYSS标记申请建议函》,其中内容为“一、中国:1、国际分类第3类化妆品;2、国际分类第5类药用化妆品;3、国际分类第6类化妆品用的金属包装物、化妆品用小五金物件;4、国际分类第7类化妆品生产设备;5、国际分类第8类美容、化妆用手工具;6、国际分类第9类眼镜、电子产品、仪器;7、国际分类第10类医疗器械外科设备;8、国际分类第14类珠宝首饰(贵重);9、国际分类第16类包装物、印刷品;10、国际分类第18类用于装化妆品的包;11、国际分类第20类塑料包装容器、非金属容器;12、国际分类第21类化妆用具;13、国际分类第24类床上用品;14、国际分类第25类服装、鞋子等时尚穿着物品;15、国际分类第26类小饰物(非贵重);16、国际分类第28类玩具、游戏机;17、国际分类第30类美容保健品;18、国际分类第35类广告、宣传、特许经营;19、国际分类第39类商品包装、礼品包装、灌装服务;20、国际分类第41类娱乐、组织选美、俱乐部;21、国际分类第42类化妆品研究;22、国际分类第44类美容服务。二、国际注册:主要通过马德里体系申请,指定80多个国家或地区。共22个类别,请提供多个商标设计方案,自主的设计方案应该申请在先,与总公司方案一致的在后申请;其中第3类的申请无须再支付服务费用,支付政府规费即可,其他按照正常的服务提供收取。是否同意执行上面的申请建议?请书面回复”。2、“地址:http://m354.Mail.qq.com;MailQQ邮箱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346913092@qq.com﹥;商标案件材料明细,发件人:广州华狮公司﹤346913092@qq.com﹥;时间:2012年6月9日(星期六)晚上6:26;收件人:唐梓彬﹤374948767@qq.com﹥,/dyking/db温国强﹤28404595@qq.com,金德焕﹤577314312@qq.com﹥;该邮件所附《商标案件材料明细》详细列明了申请商标注册所需的相关材料。3、“地址:http://m354.Mail.qq.com;MailQQ邮箱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346913092@qq.com﹥;现监控到争议的第9741096号IMYSS商标已经公告,请尽快按照要求提供文件给我司,发件人:广州华狮公司﹤346913092@qq.com﹥;时间:2012年6月15日(星期五)晚上6:26;收件人:金德焕﹤577314312

@qq.com﹥,唐梓彬﹤374948767@qq.com﹥;附件:2个(9741096-IMSYY.jpg);该邮件其中内容为“金先生:您好。现监控到争议的第9741096号IMYSS商标已经公告,现须要对该商标提出异议,我这边提供的应对办法如下:1、以韩国的总公司提出异议,需要韩国的总公司营业执照、负责人身份证明和签署的申请书、委托书,申请书、委托书书式由我这边整理后提供,其他需要的材料可以三个月内按照要求提供;2、以IMYSS商标创始人提出异议,需要……;3、以金德焕先生名义提出异议,需要……;4、深圳公司提出异议,需要……;5、韩国的IMYSS标记样式应进行著作权确权登记;6、深圳这边独创的IMYSS-KIM标记样式应进行著作权确权登记。请尽快按照要求提供文件给我司,否则韩国JIP公司的注册将会获得通过。其他不明白的地方请尽快给我电话沟通,小莫”。上述邮件在系统上均显示“已发送”、“邮件投递成功”。 2012年6月19日,被告向原告发出《关于解除协议的函》,其中内容为“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贵我双方于2012年6月3日签署了《知识产权维护方案服务协议》,就贵司为我司IMYSS标记的知识产权事宜提供维护方案进行了约定。现经我司的审慎调查,我司的IMYSS标记知识产权维护的相关情形与双方签约之时的情况出现较大的变化,鉴于根据贵我双方协议第十条的约定,协议尚未生效,且贵司也未履行协议的相关义务,至此,我司现函告贵司:解除贵我双方于2012年6月3日签署了《知识产权维护方案服务协议》,请贵司在收到本函件之日起10日内退还我司已支付的费用人民币12万元整,待时机成熟时我司期待与贵司的再次合作”。原告于2012年6月23日收到上述《关于解除协议的函》后,对此表示不同意解除协议,双方遂产生纠纷。

三、其他查明事实。 2012年9月18日,被告以原、被告双方签订《知识产权维护方案服务协议》后,被告按照原告指示支付商标预付费12万元,但原告拒绝开具任何票据,也不承认收到上述款项,且原告存在重大欺诈行为为由,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1、确认双方于2012年6月3日签署的《知识产权维护方案服务协议》于2012年6月19日解除;2、华狮公司退还金鸿晟公司支付的商标预付款12万元。经审理,本院于2013年3月15日以(2012)穗越法知民初字第1089号民事判决书作出判决,其中认为“原、被告签订的《知识产权维护方案服务协议》,名为服务协议,实质为委托合同。金鸿晟公司已于2012年6月19日向华狮公司发出《关于解除协议的函》,华狮公司亦于2012年6月23日收到上述解除函,本院据此确认原、被告签订的《知识产权维护方案服务协议》已于2012年6月23日予以解除。金鸿晟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均不足以证明其分别向华狮公司支付了款项12万元、41400元,金鸿晟公司对此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本院对金鸿晟公司的上述主张不予采信”,遂判决:一、原告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于2012年6月3日签订的《知识产权维护方案服务协议》于2012年6月23日予以解除;二、驳回原告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之后,被告对上述判决不服,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经审理,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9月2日以(2013)穗中法知民终字第583号民事判决书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在上述(2012)穗越法知民初字第1089号案件的庭审过程中,金鸿晟公司到庭陈述称:双方签订的上述协议系委托代理合同,其内容实际上就是商标申请,华狮公司为金鸿晟公司提供商标申请服务;华狮公司履行了部分协议,申请了22个商标,其中第3类申请了3个,一共3000元;其他21个,每个1800元,共计40800元,但金鸿晟公司已经支付了41400元,故金鸿晟公司确认华狮公司履行的金额以41400元计算。华狮公司对此则陈述称:双方签订的上述协议是服务合同,包括为金鸿晟公司向政府部门提供商标、专利、版权登记服务,以金鸿晟公司或其指定的相关权利人的名义办理登记手续,及后期申请复议、诉讼、被侵权时为金鸿晟公司进行维权服务。

另查,2013年4月9日,国家商标局就被告提交的申请号为11033659、类别为第3类的“OINEL+I.myss+BEAUTY&SOUL”商标申请发出编号:ZC11033659BHI《商标部分驳回通知书》,其中内容为:“经审查,我局初步审定在‘非医用漱口剂、香、抛光制剂、香料、去污剂、空气芳香剂、动物用化妆品、研磨材料’上使用该商标的注册申请,予以公告;驳回在‘化妆品、洗涤剂’上使用该商标的注册申请等”。根据申请号为11033659、类别为第3类的“OINEL+I.myss+BEAUTY&SOUL”商标的详细信息,其中载明“申请人名称: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初审公告日期:2013年7月13日;注册公告日期:2013年10月14日;代理人名称: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

根据申请号为11129672、类别为第3类的“I.MYSS+KiM”商标的详细信息,其中载明“申请人名称: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代理人名称: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

根据申请号为11090233、类别为第5类的“I.MUSS+KiM”商标的详细信息,其中载明“申请人名称: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初审公告日期:2013年8月6日;注册公告日期:2013年11月7日;代理人名称: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

根据申请号为11129820、类别为第6类的“I.MUSS+KiM”商标的详细信息,其中载明“申请人名称: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初审公告日期:2013年11月13日;代理人名称: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

根据申请号为11129990、类别为第7类的“I.MUSS+KiM”商标的详细信息,其中载明“申请人名称: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代理人名称: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

根据申请号为11130033、类别为第8类的“I.MUSS+KiM”商标的详细信息,其中载明“申请人名称: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初审公告日期:2013年9月27日;代理人名称: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

根据申请号为11130062、类别为第9类的“I.MUSS+KiM”商标的详细信息,其中载明“申请人名称: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初审公告日期:2013年9月27日;代理人名称: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

根据申请号为11130107、类别为第10类的“I.MUSS+KiM”商标的详细信息,其中载明“申请人名称: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初审公告日期:2013年8月13日;注册公告日期:2013年11月14日;代理人名称: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

根据申请号为11090417、类别为第14类的“I.MUSS+KiM”商标的详细信息,其中载明“申请人名称: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初审公告日期:2013年8月6日;注册公告日期:2013年11月7日;代理人名称: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

根据申请号为11090274、类别为第16类的“I.MUSS+KiM”商标的详细信息,其中载明“申请人名称: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初审公告日期:2013年8月6日;注册公告日期:2013年11月7日;代理人名称: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

根据申请号为11090392、类别为第18类的“I.MUSS+KiM”商标的详细信息,其中载明“申请人名称: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初审公告日期:2013年8月6日;注册公告日期:2013年11月7日;代理人名称: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

根据申请号为11130178、类别为第20类的“I.MUSS+KiM”商标的详细信息,其中载明“申请人名称: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初审公告日期:2013年8月20日;代理人名称: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

根据申请号为11090298、类别为第21类的“I.MUSS+KiM”商标的详细信息,其中载明“申请人名称: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初审公告日期:2013年8月6日;注册公告日期:2013年11月7日;代理人名称: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

根据申请号为11130217、类别为第24类的“I.MUSS+KiM”商标的详细信息,其中载明“申请人名称: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初审公告日期:2013年9月27日;代理人名称: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

根据申请号为11130259、类别为第25类的“I.MUSS+KiM”商标的详细信息,其中载明“申请人名称: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初审公告日期:2013年9月27日;代理人名称: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

根据申请号为11090411、类别为第26类的“I.MUSS+KiM”商标的详细信息,其中载明“申请人名称: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初审公告日期:2013年8月6日;注册公告日期:2013年11月7日;代理人名称: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

根据申请号为11130294、类别为第28类的“I.MUSS+KiM”商标的详细信息,其中载明“申请人名称: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初审公告日期:2013年9月13日;代理人名称: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

根据申请号为11140057、类别为第30类的“I.MUSS+KiM”商标的详细信息,其中载明“申请人名称: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初审公告日期:2013年8月13日;注册公告日期:2013年11月14日;代理人名称: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

根据申请号为11090315、类别为第35类的“I.MUSS+KiM”商标的详细信息,其中载明“申请人名称: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初审公告日期:2013年8月6日;注册公告日期:2013年11月7日;代理人名称: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

根据申请号为11090375、类别为第39类的“I.MUSS+KiM”商标的详细信息,其中载明“申请人名称: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初审公告日期:2013年10月13日;代理人名称: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

根据申请号为11140119、类别为第41类的“I.MUSS+KiM”商标的详细信息,其中载明“申请人名称: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初审公告日期:2013年8月13日;注册公告日期:2013年11月14日;代理人名称: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

根据申请号为11090327、类别为第42类的“I.MUSS+KiM”商标的详细信息,其中载明“申请人名称: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初审公告日期:2013年10月13日;代理人名称: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

根据申请号为11090346、类别为第44类的“I.MUSS+KiM”商标的详细信息,其中载明“申请人名称: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代理人名称: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等”。

本案中,原告分别在2013年11月19日的庭审以及次日的庭询中,当庭即时分别使用其自带的手机、电脑登陆中国商标网的官方网站,当庭展示了上述商标档案的详细信息,其中均载明代理人名称仍为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即本案原告)。原告对此则表示:直至2013年11月19日,被告仍然未依照《商标法》第二十三条、《商标法实施条例》第十七条的规定向商标局办理变更代理人,解除与原告的代理委托关系,上述商标已被核准注册获得政府部门颁发证书。被告继续享受着原告提供的代理服务。

庭审中,原告陈述如下:根据上述服务协议的约定,原告主要向被告提供包括IMYSS标记的相关权利的维护方案,包括商标权、包装专利权、版权、网络域名等一系列方案,和相关商标权利的申请代理工作,以及后续纠纷的维权工作;而双方所约定的服务费20万元,是提供全部服务的报酬(商标权限于第三类类别,不包括其他类别)。原告已向被告发出建议函、出具了商标案件材料明细方案、向被告通报了监控的情况并提供了相应的处理方案,代理被告向国家商标局递交了第11033659号、第11090298、第11090233、第11090346、第11129820、第11130033、第11130062、第11130107、第11130178、第11130217、第11130259、第11130294、第11140057、第11140119、第11090274、第11090392、第11090375、第11090411、第11090417、第11090315、第11090327、第11129672、第11129990号共23个商标注册申请书、相关商标委托文件以及被告提供的该商标的设计说明,以及一些口头的咨询服务。原告按照被告要求已经把所有的方案作出,并提供给被告确定是否执行,但是被告没有回应原告是否执行。另外根据合同内容主要以商标权为主,被告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拿到商标权,原告已经递交了相关的申请资料,被告的商标也被核准注册。原告已全部完成按照合同约定应该履行的工作,且已经获得政府部门的相关权利许可证明,已经达到了合同的最终目的,商标权的维护工作已经完成。至于专利权和版权等权利,是以商标权为主的延伸工作,该部分在被告解除合同之前并无提出要求履行,原告不需要履行该工作也可达到该合同履行的目的。在被告的商标权出现权利冲突的情况下,需要版权、专利权、网络域名等一系列的权利来证明商标权的合法性,版权和专利权对完善被告整个知识产权保护体系有重要意义;被告放弃该部分表明被告仅仅要求原告在商标相关权利方面实施相应的方案。

原告同时也确认:原告在合同解除后没有继续履行相关合同义务。被告解除合同造成原告的损失,就是已经完成的工作没有获得相应的报酬,该报酬应当全部按照20万元计付。被告没有开具税票给原告。

另,原告于庭审过程中表示:原告代理被告向商标局申请了共计23个商标,还有一个第3类别的商标被告尚未提交资料给原告,而第3类别商标的申请费为每件1000元,故原告申请撤回其第2项诉讼请求中的部分金额1000元,即明确第2项诉讼请求为被告即时支付原告41480元及该款项自2012年6月7日起至还清日止产生的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经合议庭评议,本院已口头裁定:准许原告撤回上述部分诉讼请求的申请。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被告于2012年6月3日签订的《知识产权维护方案服务协议》,实为委托合同;该协议是原、被告双方平等自愿签订,且不违反我国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根据我国《合同法》第四百一十条规定,“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随时解除委托合同。因解除委托合同给对方造成损失的,除不可归责于该当事人的事由以外,应当赔偿损失”。鉴于被告因自身事由于2012年6月19日向原告发出《关于解除协议的函》,原告亦于2012年6月23日收到上述解除函,双方签订的上述协议已于2012年6月23日予以解除。解除合同的责任在被告,故解除合同造成的损失应由被告承担。

本案中,虽然上述委托合同的存续期只有20天,但原告已依约定向被告发出《建议函》、出具《商标案件材料明细方案》、向被告通报监控的情况并提供了相应的处理方案,被告也已依据原告的建议和要求向原告提交了有关材料,原告亦代理被告向商标局提交了22个类别共计23件“IMYSS”标记商标注册申请,并获得商标局的相关权利许可证明。据此,原告已依约履行了合同约定的部分主要义务,被告理应支付相应的对价给原告。因被告至今未支付服务费给原告,原告据此要求被告赔偿因解除合同而造成的损失,是合法有理的;但因原告只是履行了合同约定的部分主要义务,并未履行全部的合同义务,故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全额的服务费损失20万元及相应的利息损失,有违公平合理原则,本院对此不予支持。鉴于原、被告双方对违约责任没有明确约定,也没有明确原告所提供的各项服务的收费标准,故本院综合考虑本案的实际情况,同时结合被告至今未向商标局办理变更代理人手续等情节,酌情认定被告应赔偿的实际服务费损失以按全额服务费20万元的50%计即10万元为宜。原告诉请金额超过上述酌定部分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被告应立即赔偿实际服务费损失10万元及从2012年6月4日起的相应利息损失给原告。

另外,被告除委托原告申请“IMYSS”标记第3类商标注册之外,还另行委托原告申请注册了21个类别的“IMYSS”标记商标,并获得商标局的相关权利许可证明,原告据此要求被告赔偿第3类商标申请费损失和其余21个类别的商标注册服务费损失以及利息损失,合理有据,本院对此予以支持。根据原告出具的清单,第3类商标申请费为每件1000元,其余21个类别的商标注册服务费为每件1800元,而被告就第3类商标实际只申请了2件,故被告应赔偿的实际费用损失金额为1000元/件×2件+1800元/件×21件=39800元。原告要求被告按41840元计付,因该费用还包含原告出具税票所增加5%的金额,而原告并未向被告出具税票,故原告的上述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对此不予接纳。被告应立即赔偿实际费用损失39800元及从2012年6月7日起的相应利息损失给原告。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条、第六条、第九十七条、第四百一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实际服务费损失100000元(按200000元的50%计)和从2012年6月4日起至本判决限定的付款日止的利息损失(以100000元为基数,参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计)给原告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二、被告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实际费用损失39800元及从2012年6月7日起至本判决限定的付款日止的利息损失(以39800元为基数,参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计)给原告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三、驳回原告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5167元(原告已预付),由原告广州华狮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负担2000元,被告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负担3167元。公告费1000元由被告深圳市金鸿晟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当事人可自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徐晓红

人民陪审员  郑秋明

人民陪审员  冼静文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刘 婷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五条第四百一十条第四百一十条第六条第九十七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