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银行结算合同纠纷

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珠海分行与郎舒静,申明伦银行结算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0月23日 案由:银行结算合同纠纷 当事人: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珠海分行 朗舒静 申明伦 案号:(2014)珠香法湾民二初字第843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珠海分行。

负责人:杨济生,行长。

委托代理人:邵健,广东莱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林伟杰,广东莱恩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朗舒静,女,汉族,1957年11月25日出生,住沈阳市东陵区。

被告:申明伦,男,汉族,1956年7月24日出生,住沈阳市东陵区。

二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唐娟,广东友邦方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二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戴小平,广东友邦方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珠海分行(以下简称“民生珠海分行”)诉被告朗舒静、申明伦银行结算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7月23日受理后,适用简易程序,依法由代理审判员郭普东独任审判,于2014年9月9日、9月15日两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民生珠海分行的委托代理人邵健、林伟杰,两被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唐娟、戴小平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2013年4月9日,珠海市拱北鑫星商行户主朗舒静、申明伦向原告申请乐收银业务,就此双方签订了《中国民生银行乐收银业务申请表》及《中国民生银行乐收银业务功能说明及协议条款》,申请表与协议条款的内容共同构成双方乐收银商户业务协议。协议签订后,原告为两被告在其经营的鑫星商行安装了乐收银POS机一台,用于其经营的零售业务刷卡。被告朗舒静指定了在原告处开立的账号为62×××20的银行账户作为结算账户,被告申明伦指定了在原告处开立的账号为62×××56的银行账户作为结算账户。2014年1月5日20:37,两被告在原告安装于其商行处的乐收银POS机上发生了一笔刷卡业务,支付卡为中国工商银行借记卡,卡号为62×××81,消费金额为405000元。该笔业务完成后,原告已于2014年1月5日扣除了手续费26元后向两被告指定的结算账户划入人民币404974元。2014年1月8日,根据银联转发的浙江舟山工商银行有关拱北鑫星商行调单需求工单,原告联系两被告要求提供有持卡人签名的刷卡消费单据及消费凭证,但两被告均未能提供。2014年2月27日,发卡行中国工商银行因原告无法提供鑫星商行该笔有持卡人签名的刷卡消费单据及消费凭证,根据银联卡业务运行规章,向我行发出退单要求,并在我行账户扣回人民币405000元。2014年7月5日,原告再次向两被告发出《调单通知书》,要求其务必在2014年7月7日之前向我行提供该笔有持卡人签名的刷卡消费单据及消费凭证,但两被告拒签通知并拒绝提供刷卡消费单据及消费凭证。现因两被告不能向原告提供相关的乐收银POS机消费单据及消费凭证,已造成发卡行退单及原告的经济损失,根据双方签订的协议约定,原告提起本案诉讼。诉讼请求:一、判令被告朗舒静、申明伦退还银行结算款404974元及该款自2014年1月5日起至偿清之日按中国人民银行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二、判令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保全费。

原告就其诉称提供如下证据:1、申请人工商登记资料、代码证证明;2、被申请人朗舒静身份证、银行卡、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复印件证明;3、被申请人申明伦身份证、银行卡复印件证明;4、中国民生银行乐收银业务申请表;5、中国民生银行POS机乐收银设备安装登记表;6、原告汇付给被告404974元;7、《调单通知书》;8、银联卡业务运行规章第四卷《投诉差错及争议处理》;9、工商银行扣收原告405000元的单证;10、光盘;11、舟山市公安局定海区分局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一份、报警回执两份;12、香洲区法院协助冻结存款通知书两份。

二被告辩称:根据原告起诉,1、原告在被告办理乐收银业务中存在重大过错,在被告郎舒静向原告办理业务时原告方并未要求被告自行办理相关填表及签名手续,所有关于乐收银业务的合同条款也没有向被告进行明示告知,因此,被告在办理完乐收银业务后并不了解原告所有关于该项业务的相关规定,因此原告存在重大过错;2、郎舒静在取得乐收银业务授权后,事发前一直通过消费客户的密码在终端机上交易,交易过程有7、8月时间,从没有发生过原告要向被告调取相关单据的任何先例,原告也从未对被告方进行任何使用乐收银知识培训或风险告知,至今被告认为作为一个终端客户机只需凭交易密码就可正常交易;3、被告在与该笔业务的发卡行工商银行在结算发生退单的交易下,没有根据中国银联的争议处理规定向中国银联提出对该笔争议的仲裁裁决申请,原告方在没有穷尽正常的救济途径下,也没有明确证据证明其存在过错的情况下,其不能认定该笔退单的争议就是原告方所发展的乐收银的终端客户责任,因此原告无权在未经其合同约定或法定机构作出终局裁决情况下要求被告方承担赔偿或退款的责任;4、根据发卡行借记卡的相关规定,作为借记卡的持卡人是凭卡片及密码进行交易的,如果因持卡人对卡片和密码保管不当而产生的损失,发卡行不承担赔偿责任,发卡行并没有向持卡人作出任何赔偿,如果发卡行拒绝向原告结算相关款项且又未赔偿,发卡行会产生不当得利,在无证据证明发卡行已经履行赔偿责任,是无权向原告作出不予结算决定,同理,原告没有生效裁决证明原告有过错情况下无权向被告要求赔偿或退款。请法庭依法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二被告对其辩称提供如下证据:中国工商银行个人业务受理单、个人客户业务申请书(3页)。

本院经审理查明,珠海市拱北鑫星商行(以下简称“鑫星商行”)系登记在被告朗舒静名下的个体工商户,两被告庭审中承认两被告系夫妻关系。2013年4月9日,原告作为甲方、珠海市拱北鑫星商行(经营者朗舒静)作为乙方签订了《中国民生银行乐收银业务申请表》(以下简称《申请表》),《中国民生银行乐收银业务功能说明及协议条款》(以下简称《协议条款》)附在该《申请表》后,《申请表》上用黑体字注明:《申请表》和《协议条款》共同构成双方乐收银商户业务协议(以下简称“业务协议”),乙方自愿同意按照本协议的规定行使权利和履行责任与义务。《协议条款》第1.7条约定:调单是指持卡人或发卡机构对已被清算的交易有疑问,在本协议规定的时限内通过甲方向乙方提出调阅交易单据的过程。第2.1.12条约定:发生以下情况时,甲方有权从乙方应收的银行卡交易结算资金中抵扣乙方在本协议下应支付的款项而无需另行通知乙方或获得乙方同意。如乙方交易结算资金不足抵扣时,乙方应及时补足差额资金。对因乙方造成的甲方垫款或资金损失的,甲方有权向乙方追索:(1)发卡机构退单;……(6)其他按照卡组织规则导致甲方垫款不能及时收回的情形。第2.2.23条约定,乙方应将银行卡交易签购单据及与交易相关的原始凭证妥善保存,保存期限自交易日起不少于24个月(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如因乙方交易单据保管不善造成的损失由乙方承担。第3.1条约定:一方违反本协议约定的,构成违约,违约方应赔偿受该违约行为影响的被违约方的损失。该POS机指定的原、被告间的结算账号(账号:62×××59)为被告申明伦的银行账号。被告认可《申请表》第二页上“申明伦”的签名为其本人所签,但认为该表上多处“朗舒静”的签名及按印在被告提交给原告时都是没有的,被告不清楚朗舒静的签名及按印是谁签的。

对办理POS机过程中需要向原告提交的朗舒静身份证复印件上的签名被告认可为朗舒静本人所签。同日,原告在被告处安装了涉案POS机。2013年7月4日,被告向原告提出申请,将双方间的结算账户变更为被告申明伦名下的另一民生银行账户(账号:62×××56),申请变更时被告向原告提交了该银行卡的复印件,被告认为此次申请变更是填写的登记表上朗舒静的签名及按印均非朗舒静本人所签,被告仅认可为此次变更而提交的银行卡复印件上申明伦的签名系申明伦所签,但该银行卡复印件提交给原告的时候没有朗舒静的签名,该签名是谁签的被告不清楚。 2014年1月5日,被告的乐收银POS机上发生了一笔刷卡业务,支付卡为中国工商银行借记卡,卡号为62×××81,消费金额为405000元。该笔业务完成后,原告于2014年1月5日扣除了手续费26元后向两被告指定的结算账户划入人民币404974元。对该笔交易,中国工商银行向原告发出调单要求,原告主张原告曾于2014年1月24日向被告发出调单要求,被告对此不予认可。因原告未能按《银联卡业务运作规章》向中国工商银行提供相应交易的原始单据,中国工商银行将该笔交易作退单处理并扣收原告人民币405000元。原告庭审后向本院提交书面说明表示中国工商银行将该款项扣回的具体时间为2014年2月27日。原告提供的录像显示,被告的两个女儿2014年7月4日到原告处,原告要求其签领调单通知书,被告的两个女儿予以拒绝。本案庭审中,被告明确表示无法提供涉案交易的原始单据。

另查明,除本案纠纷所涉POS机外,被告还向原告申请安装了另外一台POS机,原告于2013年4月23日完成了该POS机的安装。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一、关于本案业务协议的合同主体。被告辩称鑫星商行系被告朗舒静个人经营,但申领涉案POS机时鑫星商行指定的与原告之间往来结算交易的银行账户户名是被告申明伦,数月后鑫星商行又向原告申请将双方之间的结算账户变更为被告申明伦的另一银行账户。在申请涉案POS机及其后的结算账户变更过程中,被告申明伦提供了自己的银行账号给原告,并在相应申领资料上亲自签名确认,鑫星商行与原告之间的资金往来都是通过被告申明伦的个人账户进行的,由此可见被告申明伦实际参与了鑫星商行的经营活动,参与了业务协议的缔结与履行,且两被告在庭审中也认可两被告系夫妻关系。因此,本案业务协议中的合同主体应为原告及两被告,业务协议中的条款对原告及二被告具有约束力。

二、关于二被告是否负有保存交易单据的义务问题。被告向原告提供被告的真实信息以申领涉案POS机,被告申明伦在《申请表》上的账户信息部分签名确认,在被告将填写有被告真实信息的业务协议及相关身份证复印件、银行卡复印件等资料提交给原告时,应视为被告同意与原告按照业务协议的约定订立合同。业务协议作为合同最迟在涉案POS机安装时就已经在原、被告之间已发生法律效力,并开始实际履行,被告负有依照协议保存交易原始单据的法律义务。被告认为业务协议上多处“朗舒静”的签字并非其本人签名,被告也不清楚签名是谁所签,即使被告所述属实,但这属于被告朗舒静怠于行使在合同上签名的权利,而非二被告申请安装POS机的意思表示不真实,并不影响合同的效力,也不妨碍被告负有在缔结合同时应对合同条款加以注意的义务,不能作为被告不履行合同义务的理由。该合同在双方之间实际履行后,被告作为合同的主体应在合同的履行中注意其应承担的合同义务,并对协议条款遵照履行。退一步讲,即使被告在缔约时未注意业务协议的约定,也可在涉案POS机开始使用即双方各自开始实际履行合同后主动向原告了解业务协议的内容。从时间上来看,双方之间的合同从实际履行开始至涉案交易发生之时已历七个多月,被告有充分的时间去了解自己应承担的合同义务。特别是在原告为被告安装涉案POS机后,被告向原告申领了另一台POS机,对涉案POS机的交易账户向原告申请进行了变更,在办理安装另一台POS机的相关手续或申请变更涉案POS机交易账户时,被告都可就合同中约定的被告应承担的合同义务向原告进行了解。综上,二被告负有保存交易单据的义务。

三、关于二被告应承担的违约责任问题。依照双方签订的业务协议,二被告负有妥善保存交易原始单据24个月的义务,同时应在原告发出调单通知之日起3日内向原告提交该笔交易的票据凭证。本案庭审时距离涉案交易发生不足24个月,2014年9月15日本案第二次庭审中二被告明确表示无法向原告提供涉案交易的单据,因二被告不能向原告提供涉案交易的单据,造成原告被工商银行退单的损失404974元,二被告理应赔偿。就原告该损失利息的起算时间,原告主张曾于2014年1月24日向被告要求调单,但原告未就此加以举证,被告又不予认可,因此本院以2014年9月15日本案第二次庭审作为利息起算的时间。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四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四十四条、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朗舒静、被告申明伦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原告损失404974元及利息(以404974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自2014年9月15日计至清偿之日止);

本案受理费减半收取为3687元,保全费2770元,均由两被告共同负担。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代理审判员  郭普东

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谢职昭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二十五条第四十四条第十四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六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