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教育培训合同纠纷

上海威迅天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陈甲、上海华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教育培训合同纠纷一案

结案日期: 案由:教育培训合同纠纷 当事人:陈甲 上海华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威迅天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案号:(2010)沪二中民四(商)终字第120号 经办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威迅天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解某某,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吴海泉,上海市龙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甲。

委托代理人陈乙。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华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江某某。

诉讼记录

上诉人上海威迅天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因教育培训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2009)杨民二(商)初字第8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6年1月18日,被上诉人上海华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瀚公司)与上诉人签订《上海威迅天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单点授权培训协议》,约定上诉人为特许人,华瀚公司为受许人,“甲方(上诉人)同意乙方(华瀚公司)在授权培训协议规定的期限内,在指定地点非独家使用甲方授权的威迅教育品牌及其WEAS业务标识,按照甲方提供的系统建立‘威迅教育软件工程师五角场培训中心’,开始技术培训。甲方授权乙方的业务为——WEAS软件工程师课程系统。”并经协商确定授权中心正式命名为“威迅教育软件工程师五角场培训中心”,指定授课地点为“上海市杨浦区四平路某号金岛大厦8楼801、804、805室”。此协议于2005年10月20日开始生效,期限4年。2005年11月8日上诉人全资设立上海威迅天达软件专修学院,后该学院于2006年取得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2006年7月23日、同年9月6日上诉人分别在新民晚报、招生时空等报章上刊登威迅教育的广告,并载明五角场中心(四平路某号东方商厦8楼)为其各中心之一。2007年3月20日华瀚公司向被上诉人陈甲出具了其缴纳的S1学费4,947元,代办费873元此两笔费用的发票和收据。2007年9月15日,上海新世界进修中心向陈甲出具了金额为801元、内容为3级辅导的收款收据。2006年10月29日,陈甲与慧识达教育五角场中心签订《就业服务协议》,约定慧识达教育五角场中心为陈甲提供面试的机会,帮助陈甲找到满意的工作。2007年4月5日陈甲父亲陈乙与慧识达教育软件人才评估中心杨浦中心签订《补充协议》,内容涉及慧识达教育五角场中心如何采取补救措施使陈甲完成日语的课程,并优先为陈甲提供就业机会。2006年10月-2007年6月,陈甲完成了第一学期的学习。此后,因五角场中心关闭,且交涉未果,陈甲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华瀚公司偿还学费9,621元(软件课程第一学期费用4,947元、代办费873元、日语触及全能班费用3,000元和日语3级辅导费用801元),上诉人对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原审认为:由于华瀚公司提供的教育服务并非陈甲就读之初所欲取得的,即使颁发了相关的证书亦属于不当履行合同,故应由华瀚公司对陈甲的损失承担责任,况且,华瀚公司在未取得相关办学许可的情况下对外进行招生教育活动,其本身并不具备教育培训的资质,故在此情况下其收取陈甲培训费用及对陈甲进行教育培训并不符合法律规定,华瀚公司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上诉人与华瀚公司间存在许可建立培训中心和授权培训关系,上诉人又在相应的报章上刊登五角场中心的广告,陈甲从报章上获得了五角场中心的信息,进而认为华瀚公司的行为就是代表上诉人的行为的信赖利益应当依法得到保护,且就常人看来,华瀚公司的代理行为已经非常明显,陈甲在报名上课时相信“威迅教育五角场中心”就是上诉人开设的,其主观上并无过错,华瀚公司的行为从陈甲看来,就代表了上诉人,况且,上诉人虽称已经和华瀚公司解除了授权协议,但并无证据显示陈甲在报名及上课期间知悉了该情况。故从此意义上言,上诉人存在过错,应当对陈甲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就承担的范围而言,在陈甲起诉的金额9,621元中,包含了日语学习费用3,801元,但陈甲仅提供了上海新世界进修中心开具的3级辅导、计801元的收款收据和日语初级全能、日语3级辅导的听课证,对于其缴纳的3,000元日语初级全能班的费用因陈甲并无证据证明,实难支持。另外,关于日语3级辅导的费用801元,因此费用的发生与软件培训费用的发生缺乏关联性,且该费用系交付给上海新世界进修中心,故对陈甲该部分诉讼请求并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就软件培训的费用,由于华瀚公司提供的教育服务并非陈甲就读之初所欲取得的,即使颁发了相关的证书亦属于不当履行合同,且华瀚公司并无相关教学资质,故该费用应由华瀚公司返还。上诉人因其存在过错,故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综上,原审法院认为,鉴于上述理由,华瀚公司与上诉人均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因华瀚公司经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据此,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八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上诉人上海华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被上诉人陈甲人民币5,820元;二、上诉人上海威迅天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对上述第一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如果被上诉人上海华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诉人上海威迅天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被上诉人陈甲负担人民币20元,被上诉人上海华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诉人上海威迅天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30元。

原审判决后,上诉人上海威迅天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陈甲是在上诉人与华瀚公司解除协议后就读于华瀚公司举办的慧识达教育,陈甲提供的一系列证据均反映其所参加的培训与上诉人无关。原审法院以陈甲就读之初所欲取得及信赖利益应当保护作为本案判案依据,属于主观臆断,并且错误的将上诉人与华瀚公司之间的关系认定为代理关系,故请求撤销原判,改判上诉人不承担本案的民事责任。

被上诉人陈甲答辩称:陈甲是根据多家媒体报刊上“威迅教育”的广告,基于威迅教育既职业培训又能推荐就业的优势,于2006年9月8日到威迅教育五角场分中心报名就学。至于在学习过程中接受慧识达教育的教材及推荐就业,都是受到华瀚公司接待人员的蒙骗。由于华瀚公司违背承诺,有欺骗行为,半途关闭学校,致使陈甲学业、就业无望,心理和精神受到极大伤害,而上诉人没有尽到监管责任,导致陈甲蒙受损失和伤害,故上诉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被上诉人上海华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没有答辩意见。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上诉人与华瀚公司所签协议的约定,上诉人授权华瀚公司使用威迅教育品牌及其WERS业务标识,建立威迅教育软件工程师五角场培训中心,开始技术培训。此后,在有关报章刊登的威迅教育广告中,也载明了五角场中心为其各中心之一。陈甲根据上述威迅教育的广告到华瀚公司报名就读,其有理由相信接受的是威迅教育的培训服务。但是,华瀚公司在收取学费后并未提供威迅品牌的教育服务,而且华瀚公司本身也不具备教育培训的资质,原审法院据此判决华瀚公司退还陈甲已经交纳的5,820元学费并无不当。尽管上诉人提出,其在陈甲就读时已与华瀚公司解除了授权协议,但是上诉人仅通过律师函与华瀚公司解约的方式显然不能为其他人所知晓,对于陈甲而言,其仍有理由相信威迅教育五角场中心是由威迅公司开设的。此外,虽然威迅公司对于陈甲报名之初的就学目的提出异议,但是陈甲在原审中已经提供威迅教育的广告以及华瀚公司出具的学费发票和收据证明了其就学目的,而威迅公司并未能提供充分证据反证陈甲是基于其他就学目的而报名上课,故原审法院判决上诉人对华瀚公司应付款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亦无不当。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上诉人上海威迅天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汤征宇

审 判 员  杨 疵

代理审判员  孟倩华

书 记 员  严姚萍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