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有线电视服务合同纠纷

原告郭长永诉被告江西省广电网络传输有限公司吉安县分公司有线电视服务合同纠纷案

结案日期:2012年8月20日 案由:有线电视服务合同纠纷 当事人:郭长永 江西省广电网络传输有限公司吉安县分公司 案号:(2012)吉民初字第749号 经办法院:江西省吉安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郭长永,男,吉安县人,无业,住吉安县敦厚镇。

被告江西省广电网络传输有限公司吉安县分公司。住所地:吉安县城。

负责人刘邦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宋南山,该公司副经理,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施金辉,吉安县文山律师服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诉讼记录

原告郭长永诉被告江西省广电网络传输有限公司吉安县分公司有线电视服务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7月30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肖光海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郭长永,被告委托代理人宋南山、施金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郭长永诉称,2011年10月26日,原告到被告公司的营业大厅,经被告公司的工作人员介绍签订了电视收视服务合同,交纳了特惠全包480元及第二年度(2012年10月26日至2013年10月25日)的预存费用180元。2012年6月5日,被告公司发来信息称原告欠费。同年7月16日被告中断了原告家有限电视信号。原告与被告方进行交涉,被告称收视费已经由原来的15元涨到24元,特惠全包只是初装费的另外形式。被告以涨价为由停止了对原告的服务是一种欺诈行为。为此,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1、承认错误,书面赔礼道歉;2、双倍赔偿原告人民币1320元;3、履行未尽的合同义务;4、本案诉讼费由被告负担。庭审中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要求被告惩罚性赔偿原告所交费用的十倍计币6600元。

被告辩称,被告依照上级有关部门的文件规定及物价局的收费许可对数字化电视基本收视费用确定为每个月24元,收费前已经在电视节目中告示了。原告2012年10月26日来到被告处办理业务,作为初装户选择了每月40元的特惠全包,并预缴了180元的基本收视费[因当时省发改委和省广电局的赣发改收费(2011)3018号文件尚未下发,数字电视基本收视的收费标准还未确定],2012年2月数字电视基本收视的收费标准确定为24元每月,原告所交的180元基本收视费在2012年6月已经消费完了,经被告通知,原告拒绝交费,故被告中断了原告的数字电视收视信号。特惠全包是另外一项增值收费收视节目,不包括在数字电视基本收视范围之内。原告该特惠全包交纳金额并未全部消费完,原告补交基本收视费后仍然可以继续消费。被告的行为即不存在违约,也不存在欺诈,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根据原、被告陈述及答辩,本院归纳本案争议焦点为:1、在签订有线电视服务合同的过程中,被告是否有虚构事实的欺诈行为;2、原告所交纳的180元预交数字电视收视费是基本收视费还是第二年(2012年10月26日至2013年10月25日)的预存费。

原告为支持其诉称,在本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电视网络传输专用发票复印件一张,用以证明2011年10月26日原告预交了数字电视收视费180元及交纳了特惠全包收视费480元(40元每月,12个月);2、有线电视服务协议书一份,用以证明原、被告双方于2011年10月26日签订了一份有线电视服务协议书及该协议书的具体内容。

经当庭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交的二份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原告所称180元是预交第二年的收视费不予认可,认为180元是当年的基本收视费。480元的特惠全包是指增值节目的一项服务收费,并非数字电视所有节目的收视费。

被告向法院提交了如下证据:1、吉安县人民政府(2011)第89号文件,证明吉安县有线电视数字整体转换工程是政府主导下的一项工程,其收费和具体实施都须经政府相关部门确认。2、省发改委(2011)第3018号文件,证明①被告已于2012年1月已经基本完成有线电视数字化工程转化工作,可以按照24元每月的标准收取数字电视基本收视费;②基本收视节目是政府部门确定的,增值节目是由客户自己选择消费的。3、省发改委(2010)106号文件,证明①吉安县城数字电视基本收视费的标准为24元每月,从2012年2月开始执行该项收费标准;②文件对基本收视和增值收视节目作了区分。4、收费许可证,证明吉安县城数字电视基本收视费为每月24元,2012年2月以前吉安县城模拟信号有线电视收费标准为每月15元。5、宣传广告、照片各一张,证明被告已经对消费者就数字电视基本收视费用标准和增值节目收视费用标准作了详细的说明,特惠全包是增值收费的数字电视节目。

原告对被告提供的1、2、3、4、5号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提出证据5照片看不清。

本院依法对原、被告提交的证据认定如下:

一、关于原告的证据。其证据1、2的真实性原、被告双方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二、关于被告的证据。其证据1、2、3、4、5的真实性原、被告双方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综合上述有效证据及庭审笔录,本院确认以下法律事实,2011年10月26日,原告郭长永至被告公司营业大厅,经被告公司工作人员介绍双方签订了有线电视服务协议书,该协议第二条约定:“甲方(指被告)有义务向乙方(指原告)提供良好的有线电视业务服务功能,按设计能力保证节目传输质量,并依据物价局批准的有线电视收费标准向乙方收取初装费及相关费用,甲方根据乙方缴纳费情况对乙方节目收看权限进行控制。若收费标准调整,甲方将采用广播、电视、报纸等方式予以告知。”第四条约定:“甲方有线模拟信号采取的是‘一户一终端’、数字电视信号采取的是‘一机一卡’管理机制,甲方根据乙方终端数收取各项费用,乙方应按所购的节目向甲方预缴费后方可收看节目。收费发票作为客户的交费凭证,由乙方妥善保管;由于乙方人为原因未按时缴费,甲方可按应缴费每日5‰收取违约金,对逾期未交、拖欠的客户,甲方有权按规定中断有线电视信号。”双方签订协议的同时,被告方出具了一张电视网络传输收费发票给原告,收取了原告郭长永预交数字电视收视费180元及特惠全包480元(40元/月)。2012年2月以前的模拟电视收视费为每月15元。2012年2月被告江西省广电网络传输有限公司吉安县分公司依照江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江西省广播电视局下发的赣发改收费字(2011)3018号文件及物价局收费许可之规定,在提供用户收看数字电视节目30日(即2012年1月)后,正式确定数字电视基本收视费金额为每个月24元。被告公司遂于2012年2月开始以每月24元的金额收取消费者数字电视基本收视费用。2012年6月底被告以原告预交的180元收视费已经在该月消费完了为由通知原告交纳数字电视基本收视费,因原告拒绝交纳,被告于2012年7月16日中断了原告的数字电视收视信号。特惠全包是被告提供服务的数字电视增值收费节目。

裁判分析过程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原、被告于2011年10月26日签订的有线电视服务协议书是双方一致意思的表示,该合同不违反法律规定,合法有效。2012年2月被告对数字电视正式确定收费金额后,在未获得对方同意的情况下,单方对原告执行了每个月24元的收费标准,经被告通知交费,原告不予接受该数字电视基本收费标准。按照合同法规定,合同成立的一般要件是当事人双方意思表示一致。本案被告方确定了24元每月的数字电视收费标准后,向原告发出了要约,即要原告确认并按每月24元的收费标准交纳数字电视基本收视费,但原告予以了拒绝,表明双方对新的有线数字电视服务协议未能达成合意,双方2012年2月以后针对有限数字电视收视服务未能达成新的协议。原告有权不接受被告的服务项目,被告对原告执行收取每月24元的数字电视收视费是无效行为,被告按24元每月所收取原告5个月(2012年2月至6月)的费用120元应当返还与原告。而特惠全包系基本收视基础之上派生出来的增值数字电视收费服务项目,如基本收视服务不存在,那么特惠全包服务也不能成立,故未消费完的4个月(2012年7月至10月)的特惠全包金额160元应退还给原告。原告诉请被告承认错误,书面赔礼道歉,双倍赔偿原告1320元人民币,惩罚性赔偿十倍计币6600元,因原告没有证据证明被告在与原告签订服务合同时有欺诈行为,故原告的诉请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诉请被告继续履行合同,因2011年10月26日双方签订的合同未写明具体的履行期间,且未写明有线电视每月的收费标准,故2011年10月26日的双方签订的协议在2012年2月以前有效。而被告2月开始执行数字电视基本收视费每月24元的标准后,服务协议因原告不接受新的收费标准,双方未达成合意而未成立,故原告请求被告继续履行合同,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十五条、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四条、第五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江西省广电网络传输有限公司吉安县分公司退还原告郭长永基本收视费120元以及特惠全包费160元,共计币280元。此款限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付清。

二、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判决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50元减半收取25元,由被告江西省广电网络传输有限公司吉安县分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西省吉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员  肖光海

二0一二年八月二十日

书记员  曾昭凌

附件

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二十五条:承诺生效时合同成立。

第三十二条:当事人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成立。

第四十四条: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

第五十八条: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二十五条第四十四条第三十二条第五十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