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林业承包合同纠纷

上诉人石柱土家族自治县黄水镇黄水社区居民委员会大川组与被上诉人杨文礼农村承包经营户林地承包合同纠纷一案

结案日期:2009年11月10日 案由:林业承包合同纠纷 当事人:杨文礼农村承包经营户 石柱土家族自治县黄水镇黄水社区居民委员会大川组 案号:(2009)渝四中法民终字第00638号 经办法院: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石柱土家族自治县黄水镇黄水社区居民委员会大川组(以下简称黄水居委大川组)。

负责人:方治恒,该组组长。

委托代理人:戴国华,石柱土家族自治县黄水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杨文礼农村承包经营户。

诉讼代表人:杨文礼,男,土家族,1939年5月27日生,农村居民,住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黄水镇黄水居委大川组。

委托代理人:李隆华,男,土家族,1946年3月9日生,退休干部,住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黄水镇黄连大道128号。

诉讼记录

上诉人石柱土家族自治县黄水镇黄水社区居民委员会大川组(以下简称黄水居委大川组)与被上诉人杨文礼农村承包经营户林地承包合同纠纷一案,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于2009年6月20日作出了(2009)石法民初字第494号民事判决。黄水居委大川组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对黄水居委大川组及其委托代理人戴国华,杨文礼农村承包经营户及其委托代理人李隆华进行了询问,并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原告系被告组村民,在村、组合并之前,原告系大中嘴组村民,现合并为大川组。1983年7月原告承包了该组(原大中嘴组)空欢喜在内的林地面积20亩。1999年原告杨文礼之子杨常茂大学毕业后,劳动人事部门对杨常茂分配了工作。由此,大中嘴组依据石柱委发(1998)92号文件精神,决定收回杨常茂的承包土地及林地。原告杨文礼在退给集体的田、土补充意见上签字,证明杨常茂的田、土已退给集体。之后,大中嘴召开村民会用抓阄的形式对杨常茂退出股份落实到人,后被该组村民何代龙抓到,集体将杨常茂退出的田、土及歇气坎处的林地落实给何代龙管理经营,何代龙从1999年至2001年分别上交了农业税及承包金。何代龙经营3年后该股份田、土及林地又被集体收回。何代龙经营期间未在歇气坎的林地中种连及伐木等,一直保持原样未变。还查明,农村承包经营户户主杨文礼的林权证上载明空欢喜处的林地面积4亩,在庭审中经双方印证,集体称之为歇气坎也就是杨文礼林权证上的空欢喜,歇气坎在靠原紫金组的林地处,上面亦与杨文礼空欢喜林地相邻。因此集体将此地方称为歇气坎。现户主杨文礼的林权证上仍保持有承包该组空欢喜处的林地4亩。 2007年万胜坝水利工程征用了空欢喜(即歇气坎处)处的部分林地,之后因落实征地补偿费,大川组申请该处所被征用的被偿费为大川组集体,户主杨文礼亦向黄水镇人民政府递交领取该补偿款的申请,黄水镇人民政府复信给杨文礼,复信中载明大川组属侵权行为。为此杨文礼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排除妨害,确认原告承包该组空欢喜承包林地4亩的承包关系有效。

原告诉称:原告系被告组村民,1983年7月18日,原告承包了该组包括空欢喜在内的20亩林地,并由原告管理经营。2007年11月,国家修建万胜坝水利工程,因工程占地征用了原告承包坐落于空欢喜(地名)处的部分林地。原告向征地部门领取补偿费时,被告以该处林地的承包经营权已被收回为由,擅自将该处林地的承包经营权变更为集体,致使原告不但对该处被征林地得不到应有的补偿费,而且未被征用林地无法行使承包经营权。为此,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排除妨害,确认原告承包该组坐落于空欢喜林地4亩的承包关系有效。

被告辩称:原告所述违背客观事实:1、原告诉称的地名叫空欢喜,而被告依法收回的林地是歇气坎(地名);2、被告收回歇气坎处的林地是1995年5月7日,并非是2007年因国家修建万胜坝水利工程而收回;3、收回林地的依据是石柱委发(1998)92号关于进一步稳定和完善农村土地承包关系的通知;4、调整原告承包林地的理由是原告之子杨常茂属于农转非人口中在国家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或在专业行业管理部门的正式职工(含招聘干部),已由劳动人事部门分配工作的大中专毕业生以及军转干的承包土地;5、被告收回杨常茂的承包地是通过集体开会决定的。再是原告的主体资格不适格,原告应以“农村承包经营户”,户主为诉讼代表人,而本案是以杨文礼个人的身份起诉,应当依法驳回起诉。

一审法院认为,户主杨文礼系大川组(原大中嘴组)村民,1983年承包该组包括空欢喜(即歇气坎)处的林地在内20亩,有户主杨文礼的林权证为证。1999年杨文礼之子杨常茂大学毕业分配工作后,集体在退回杨常茂的承包田、土及林地时,只有对退出的田、土杨文礼有签字证明,其林地无任何证据证明杨常茂退出空欢喜(即歇气坎)的林地,且户主杨文礼的林权证仍保持有承包林地空欢喜处的面积4亩。因此空欢喜处的林地根据林权证应当属户主杨文礼的承包经营权。况且第二轮土地承包只规定了田、土可调整,而未规定对山林也同时可以调整。原告杨文礼农村承包经营户的请求,证据充分、理由成立,予以支持。被告抗辩称:原告以杨文礼的身份起诉的主体不适格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原告应当以农村承包经营户户主为诉讼代表人。被告的抗辩是正确的。但本案庭审后,杨文礼向法院递交了更正原告称谓的申请书,将民事诉状上的原告杨文礼更正为原告杨文礼农村承包经营户,诉讼代表人杨文礼。为了减少当事人的诉讼成本,便于及时审理结案,切实践行便民措施,口头裁定准许更正原告称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九条、第十五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五十一条第一款第(二)、(八)项的规定判决:被告黄水居委大川组立即对原告杨文礼农村承包经营户承包的该组地名为空欢喜处的林地排除妨害,以户主杨文礼承包的该组地名为空欢喜处的林地承包关系有效。案件受理费80元,减半收取40元,由被告黄水居委大川组负担。

黄水居委大川组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依法改判。其理由是:1、一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法院认为相互矛盾。从1999年到2001年组上通过开会抓阄由何代龙经营杨常茂的田、土、山林,有交税费的收据及《关于集体退古(股)的意见》与《关于杨常茂退山一事决定》足可证明。尽管杨文礼持有林权证未注销空欢喜处的林权,空欢喜林地从2001年12月28日就被集体收回的事实是不可否认的。第二轮土地承包是一轮新的承包。杨常茂因大学毕业后,劳动人事部门已分配了工作,并农转非,已不属于大川组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也无权承包集体的田、土、山林。我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条规定,农村土地是指农民集体所有和国家所有,依法由农民集体使用的耕地、林地、草地。如果上诉人收回被上诉人的田、土地、山林是错误的,那么上诉人按照政策对田、土地、山林进行调整都将无效,如此不利于农村社会的稳定。2、上诉人收回杨常茂的田土、山林是合法的。收回空欢喜处的林地属于杨常茂应当退出的林地。收回的依据是石柱委发(1998)92号文件《关于进一步稳定和完善农村土地承包关系的通知》。收回杨常茂的田土、山林是经过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成员同意。被上诉人是自愿退出的,退何处的田土、山林是杨文礼亲自指划的。3、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十一条没有(二)、(八)的规定。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杨文礼农村承包经营户答辩称:1、何代龙没有交争议之地的农业税,也没有经营争议林地,何代龙经营被上诉人的田土是事实,但与本案无关。本案争议的是林地。2、杨常茂毕业后就业是事实,但承包是以户为单位承包的,并非个人承包,上诉人称收回了杨常茂的林地并无任何法律依据。3、上诉人收回杨常茂的林地是非法的,第二轮土地承包只调整田土,没有调整林地,石柱委发(1998)92号文件只涉及田土、并没有涉及林地。法律没有规定村组三分之二人员同意即可以收回林地。被上诉人同意退还田、土的事实,但是没有同意退还林地。因此,一审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相同。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林权证是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确认林地承包经营权人享有林地承包经营权的凭证。被上诉人对其持有的林权证上记载的林地享有承包经营权。上诉人主张在第二轮土地承包时因杨文礼之子杨常茂转为非农业人口,根据相关政策,对其承包的田、土、山场集体已收回。被上诉人对上诉人收回的田、土没有异议,但是对其林地的收回有异议。而一审证据中的《关于集体退古(股)的解决意见》、《关于杨常茂转为国家正式工作人员后所退出的田土的补充意见》和《关于杨常茂退山一事决定》中都没有明确杨常茂退出的林地的范围,因此,上诉人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争议之林地被上诉人已退回集体。而争议之林地明确的记载在被上诉人的林权证中,所以被上诉人对争议之林地享有承包经营权。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0元,由石柱土家族自治县黄水镇黄水社区居民委员会大川组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张登明

代理审判员  谭中宜

代理审判员  甘国艳

书 记 员  徐婷婷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