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土地承包经营权互换合同纠纷

张万信与罗中贤土地承包经营权互换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2月26日 案由:土地承包经营权互换合同纠纷 当事人:张万信 罗中贤 案号:(2014)黔毕中民终字第5号 经办法院: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张万信,男,1953年10月10日出生,汉族,贵州省毕节市人。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曹泽永,系毕节市七星关区中心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罗中贤,男,1936年1月27日出生,汉族,农民,贵州省毕节市人。

诉讼记录

上诉人张万信因与被上诉人罗中贤土地承包经营权互换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9月27日作出的(2013)黔七民初字第60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原告罗中贤一审诉称:原告罗中贤居住的雄狮村与被告张万信居住的沔鱼河村相邻,为方便耕种,原、被告双方达成口头协议约定:从1999年农历正月初一日起,原告接管被告承包沔鱼村的“大沙地”土地,被告接管原告承包雄狮村的“火石弯”土地;交换耕种时间不定期限,即耕管一年算一年;要为对方保管好土地的四至界限,双方互相监督。2012年,因“厦蓉高速公路”施工需要征用属于原告罗中贤的“火石弯”土地,被告张万信在镇、村干部现场丈量土地时称“火石弯”土地征收款是他的。经调查,燕子口镇人民政府决定:罗中贤和张万信互换的“火石弯”土地是雄狮村的土地,所以征地补偿款归雄狮村罗中贤,青苗补偿款归沔鱼河村张万信。被告张万信不服燕子口镇政府的处理决定,向七星关区农村土地承包纠纷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因不满七星关区农村土地承包纠纷仲裁委员会的仲裁裁决,原告罗中贤特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判决原、被告双方土地互换行为无效,判令被告张万信返还原告罗中贤的“火石弯”承包地。

原审认定:原告罗中贤所在的原毕节县燕子口镇雄狮村与被告张万信所在的原毕节县燕子口镇沔鱼河村相邻,实行农村土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原告罗中贤承包了原毕节县燕子口镇雄狮村村民委员会发包的位于本村上寨组的火石弯(地名)的集体土地,被告张万信承包了原毕节县燕子口镇沔鱼河村村民委员会发包的位于本村东风组的大沙地(地名)的集体土地,为方便耕种,原、被告双方于1999年年初经协商自愿达成口头协议约定互换上述承包土地耕种多年。2012年,因“厦蓉高速公路”建设需要征用由原告罗中贤承包后互换给被告张万信耕种多年的现位于毕节市七星关区燕子口镇雄狮村火石弯的承包土地,因涉及土地征用补偿款的归属,原告罗中贤与被告张万信双方发生争议。经毕节市七星关区燕子口镇人民政府协调处理未果。被告张万信依法向毕节市七星关区农村土地承包纠纷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经毕节市七星关区农村土地承包纠纷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纠纷地承包经营权属于申请人张万信。原告罗中贤因不服毕节市七星关区农村土地承包纠纷仲裁委员会的仲裁裁决,诉请原审法院依法判决确认其与被告张万信之间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互换合同无效,并由被告张万信归还其火石弯承包土地。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四十条规定:“承包方之间为方便耕种或者各自需要,可以对属于同一集体经济组织的土地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进行互换。”《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第47号令)第十五条规定:“承包方依法取得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可以采取转包、出租、互换、转让或者其他符合有关法律和国家政策规定的方式流转。”第三十五条第三款规定:“互换是指承包方之间为方便耕作或者各自需要,对属于同一集体经济组织的承包地块进行交换,同时交换相应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原告罗中贤与被告张万信互换的土地不属于同一集体经济组织的土地,双方达成互换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口头协议(即合同),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办法》的规定,应当认定该协议(即合同)无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因此,对原告罗中贤所提出的合同无效和返还土地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但鉴于被告张万信通过互换所取得的、原告罗中贤承包的现位于毕节市七星关区燕子口镇雄狮村上寨组地名火石弯2.1535亩土地,因厦蓉高速公路项目建设需要被政府征用不能返还土地原物的实际情况,该土地因厦蓉高速公路项目建设需要被政府征用所产生的相关民事权益应由原告罗中贤享有。原告罗中贤申请变更诉讼请求问题,因其所谓变更诉讼请求的申请实际是其对自己诉讼请求的重申,原告罗中贤在其递交的民事起诉状的正文末尾所提出的该互换合同无效的主张应视为其诉讼请求,被告方以原告罗中贤超过举证期限递交变更诉讼请求申请为由提出应不予采信的答辩请求,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四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第五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原告罗中贤与被告张万信就各自承包的现分别位于毕节市七星关区燕子口镇雄狮村上寨组地名火石弯和毕节市七星关区燕子口镇沔鱼河村东风组地名大沙地的两处承包土地达成的互换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口头协议(即合同)无效;二、由原告罗中贤将通过与被告张万信互换取得的、现位于毕节市七星关区燕子口镇沔鱼河村东风组地名大沙地的2.1亩承包土地(北面与本村村民张万良承包土地及集体灌木林毗邻,南面与本村村民陈世杰承包土地毗邻,西面与本村村民张万毕承包土地毗邻,东面与本村村民张万良承包土地及原告罗中贤所在的雄狮村上寨组土地接壤)返还给被告张万信,限于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三、由原告罗中贤承包的现位于毕节市七星关区燕子口镇雄狮村上寨组地名火石弯的2.1535亩承包土地,因厦蓉高速公路项目建设需要被政府征用所产生的相关民事权益由原告罗中贤享有。案件受理费60.00元,由被告张万信负担。

上诉人张万信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及理由:一、原审法院依据《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办法》认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土地承包经营权互换无效适用法律错误。原审法院应当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的规定对上诉人主张互换行为无效的请求不予支持。二、原审法院对被上诉人的诉请“依法判决确定位于火石湾承包土地的承包经营权属于原告”没有依法驳回,而是当庭对被上诉人释明,要求被上诉人变更诉请,原审法院释明的这一行为违反程序法,不属于主审法官释明的范畴。即便属于释明范畴,被上诉人对其主张做变更已超出举证期限。三、原审判决违背了“不告不理”原则,在被上诉人的请求中,并未有涉案土地被征用所产生的收益归被上诉人所有的请求事项,但原判第三项却作出涉案土地所产生的相关民事权益由罗中贤享有的判决。换言之,青苗补偿费也由被上诉人享有,这样的判决不但程序不合法,而且还违反法律规定。原审判决将青苗补偿费判决被上诉人所有无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

被上诉人罗中贤二审答辩称,原判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认定事实相同,本院予以确认。

经审查,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第一,一审认定上诉人张万信与被上诉人罗中贤之间的互换土地承包经营权协议无效是否正确?第二,一审法院当庭向原审原告罗中贤释明变更诉讼请求的行为是否违反法律规定?原审原告罗中贤在一审中根据法院的释明提出变更诉讼请求的行为是否超出举证期限?第三,原审法院判决涉案土地被征用所产生的收益归被上诉人罗中贤享有是否违反了“不告不理”原则?原判将青苗补偿费判归被上诉人罗中贤享有是否正确?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第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四十条规定:“承包方之间为方便耕种或者各自需要,可以对属于同一集体经济组织的土地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进行互换。”本案上诉人张万信与被上诉人罗中贤不属于同一集体经济组织而互换土地,违反了法律规定,故一审认定双方互换土地协议无效是正确的。上诉人张万信主张原审法院应当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的规定对被上诉人罗中贤提出互换行为无效的请求不予支持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第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三十五条规定:“诉讼过程中,当事人主张的法律关系的性质或者民事行为的效力与人民法院根据案件事实作出的认定不一致的,不受本规定第三十四条规定的限制,人民法院应当告知当事人可以变更诉讼请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三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应当在举证期限内向人民法院提交证据材料,当事人在举证期限内不提交的,视为放弃举证权利。对于当事人逾期提交的的证据材料,人民法院审理时不组织质证。但对方当事人同意质证的除外。当事人增加、变更诉讼请求或者提起反诉的,应当在举证期限届满前提出。”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可知,对于当事人的主张错误,人民法院应当告知其可以变更诉讼请求。当事人根据人民法院的释明提出变更诉讼请求的,不受“应当在举证期限届满前提出”的限制。故上诉人主张原审法院释明的行为违反法律规定,即便属于释明范畴,被上诉人对其主张做变更已超出举证期限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第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原审法院考虑到本案争议之地已被征用,上诉人张万信不能返还土地原物的实际情况,判决由被上诉人罗中贤享有征用土地产生的相关民事权益并无不当。但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的规定:“承包地被依法征收,承包方请求发包方给付已经收到的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的,应予支持。承包方已将土地承包经营权以转包、出租等方式流转给第三人的,除当事人另有约定外,青苗补偿费归实际投入人所有,地上附着物补偿费归附着物所有人所有。”因争议之地的实际耕种人是上诉人张万信,故依照上述法律规定,青苗补偿费应当归上诉人所有。原判未将青苗补偿费予以扣除,笼统判决征用产生的相关民事权益由罗中贤享有不当,应当予以纠正。上诉人张万信主张原审判决在被上诉人未作请求的情况下,作出涉案土地所产生的相关民事权益由罗中贤享有的判决违背“不告不理”原则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但是其主张原审判决将青苗补偿费判决由被上诉人所有无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的上诉理由成立,应当予以支持。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部分成立,应当予以支持。对其上诉理由不成立的上诉请求应当予以驳回。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和判决结果有不当之处,本院依法予以纠正。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四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一款第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维持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人民法院(2013)黔七民初字第608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即“一、原告罗中贤与被告张万信就各自承包的现分别位于毕节市七星关区燕子口镇雄狮村上寨组地名火石弯和毕节市七星关区燕子口镇沔鱼河村东风组地名大沙地的两处承包土地达成的互换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口头协议(即合同)无效;二、由原告罗中贤将通过与被告张万信互换取得的、现位于毕节市七星关区燕子口镇沔鱼河村东风组地名大沙地的2.1亩承包土地(北面与本村村民张万良承包土地及集体灌木林毗邻,南面与本村村民陈世杰承包土地毗邻,西面与本村村民张万毕承包土地毗邻,东面与本村村民张万良承包土地及原告罗中贤所在的雄狮村上寨组土地接壤)返还给被告张万信,限于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

二、撤销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人民法院(2013)黔七民初字第608号民事判决第三项,即“由原告罗中贤承包的现位于毕节市七星关区燕子口镇雄狮村上寨组地名火石弯的2.1535亩承包土地,因厦蓉高速公路项目建设需要被政府征用所产生的相关民事权益由原告罗中贤享有。”

三、由被上诉人罗中贤承包的现位于毕节市七星关区燕子口镇雄狮村上寨组地名火石弯的2.1535亩承包土地,因厦蓉高速公路项目建设需要被政府征用所产生的相关民事权益,除青苗补偿费归上诉人张万信享有外,其余由被上诉人罗中贤享有。

四、驳回上诉人张万信的其他上诉请求。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20.00元,由上诉人张万信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谌珊珊

审判员  周 莺

审判员  杜幼平

二〇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唐 荣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三十四条第三十五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

第二十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五十二条第一款第五十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

第四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