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

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朱鹏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8年5月16日 案由: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 当事人:朱鹏 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 案号:(2017)苏09刑初10号 经办法院: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江苏省盐城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单位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20981780278985Q,单位地址江苏省东台市城东新区南庄村,法定代表人朱鹏。

诉讼代表人朱飞,男,1965年6月8日出生,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辩护人戴建宇,江苏瑞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朱鹏,男,1961年2月1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东台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东台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委员、盐城市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江苏省第十一届政协委员,户籍所在地江苏省东台市,住东台市。因涉嫌欺诈发行债券罪,于2015年8月1日被盐城市公安局监视居住,2016年1月7日被该局取保候审,2016年11月14日被盐城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取保候审,当日由盐城市公安局执行取保候审,2017年11月14日被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取保候审,当日由东台市公安局执行取保候审。

辩护人刘玲,江苏瑞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江苏省盐城市人民检察院以盐检诉刑诉(2016)5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单位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被告人朱鹏犯欺诈发行债券罪,于2016年12月2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江苏省盐城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某出庭支持公诉,被告单位的诉讼代表人朱飞及其辩护人戴建宇、被告人朱鹏及其辩护人刘玲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公诉机关指控,2012年下半年,被告人朱鹏为被告单位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能顺利发行私募债券,自己或安排他人对东台市交通投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东台交投公司)出具的担保材料进行变造,将东台交投公司出具的信用评级担保材料变造为不可撤销连带责任保证的担保材料,并提供给长城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的调查人员,报深圳证券交易所审核通过。2013年1月25日、3月25日,被告单位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委托长城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发行“12东某201”、“12东某202”两期中小企业私募债券,额度分别为人民币1.1亿元、1.5亿元,所得资金被用于公司经营。2014年1月,被告单位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按期支付了私募债券的一年利息。2015年1月、3月债券到期后,被告单位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未能再按期还本付息,被告人朱鹏出逃。 2015年8月1日,被告人朱鹏被兴化市公安局英武派出所民警抓获,归案后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案发后被告单位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退出赃款人民币3000万元。

公诉机关指控上述事实的证据有:1.盐城市公安局出具的户籍资料、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担保协议、担保函、董事会决议、募集说明书等书证;2.证人项某、周某1、秦某、翟某、王某1等人的证言;3.被告人朱鹏的供述与辩解;4.盐城明达司法会计所出具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盐城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物证鉴定意见书等鉴定意见;5.盐城市公安局制作的辨认笔录。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单位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在公司债券募集说明书中编造重大虚假内容,发行公司债券,数额巨大;被告人朱鹏作为被告单位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决定并实施上述犯罪行为,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一百六十条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欺诈发行债券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朱鹏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可以从轻处罚。

被告单位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的诉讼代表人朱飞、被告人朱鹏对起诉指控的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

被告单位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被告单位积极赔偿,也在积极履行,恳请法庭综合考虑对当地经济的贡献以及企业的生存,对被告人朱鹏及被告单位减轻或免除处罚。

被告人朱鹏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1.指控被告人构成欺诈发行债券罪的法律依据不足,1997刑法中该罪名设立时还没有中小企业私募债券的品种;涉案的募集说明书与刑法第160条规定的募集办法是两个概念;编造担保文件不属于刑法第160条规定的编造重大虚假内容。2.即使入罪,亦应该考虑被告人认罪服法、积极退赃、获得被告人谅解等情节,依法对被告人免予刑事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2年下半年,为解决建设东台纺机产业园的资金问题,被告单位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朱鹏决定通过长城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申请发行私募债券筹集资金。根据长城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发行私募债券的要求,需要由政府融资平台出具“不可撤销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材料,经被告人朱鹏协调,东台交投公司只同意为被告单位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发行私募债券出具信用评级担保的担保函、担保协议和董事会决议等担保材料。为被告单位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能顺利发行私募债券,被告人朱鹏产生“变造东台交投公司担保材料、欺诈发行债券”的想法,后被告人朱鹏自己或安排他人对东台交投公司出具的担保材料进行变造,将东台交投公司出具的“信用评级”担保材料变造为“不可撤销连带责任保证”的担保材料,提供给长城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的调查人员,报深圳证券交易所审核通过。2013年1月25日、3月25日,被告单位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委托长城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发行期限均为两年的“12东某201”、“12东某202”两期中小企业私募债券,额度分别为人民币1.1亿元、1.5亿元,所得资金均被用于公司经营。 2014年1月,被告单位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按期支付了私募债券的一年利息。2015年3月20日,被告单位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偿还4家“12东某201债”认购商的本金合计人民币710万元。其余部分被告单位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未能再按期还本付息,被告人朱鹏出逃。 2015年8月1日,被告人朱鹏被兴化市公安局英武派出所民警抓获,并现场扣押随身现金人民币81900元;案发后被告单位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退出赃款人民币3000万元。被告人朱鹏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

另查明:江苏东某1股份公司自愿承诺用其名下土地司法拍卖所得资金优先支付本案被害人的损失及所判罚金。

上述事实,有经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书证 (1)被告人朱鹏的户籍资料、东台市人大常委会出具《证明》、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营业执照、东台市人大常委会文件等,证实被告单位、被告人朱鹏主体身份,均具有刑事责任能力。 (2)东台交投公司《报案书》、盐城市公安局受案登记表、盐城市公安局立案决定书、兴化市公安局英武派出所《抓获情况说明》等,证实该案由东台交投公司于2015年3月30日报案至盐城市公安局,该局经过审查,于2015年4月1日立案侦查,朱鹏于2015年8月5日被兴化市公安局英武派出所民警抓获,并移交盐城市公安局等发破案情况。 (3)盐城市公安局从马某1处依法调取的东台交投公司印某4份、《担保函》、《担保协议》、《董事会决议》原件各2份等,证实东台交投公司提供的系信用担保。 (4)盐城市公安局从深圳交易所依法调取的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报备案的《担保函》、《担保协议》、发行中小企业私募债券备案中的《担保函-东台交投》、《担保协议-东台交投》、《担保函-朱鹏》、《担保协议-朱鹏》等,证实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向深圳交易所提供的担保材料系连带责任担保。 (5)盐城市公安局从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依法调取的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2012年中小企业私募债券(第一期)募集说明书、《担保函》、《担保协议》、2012年临时董事会决议等材料;从中勤万信会计师事务所依法调取的中勤万信为东某马某2公司出具的审计报告、审计业务约定书;从刘某3处依法调取的江苏水城律师事务所关于东某马某22012年中小企业私募债券法律意见书、陈某5出具的承诺等相关材料;从中诚信证券评估有限公司依法调取的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2012年中小企业私募债券评级及跟踪的相关档案材料;从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依法调取的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2012年中小企业私募债券受托管理的相关材料等,证实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发行私募债券的相关情况。 (6)盐城市公安局从鑫海电脑篆刻服务部依法调取的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刻章资料及公章的模印、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介绍信,证实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刻圆形行政章的情况。 (7)周某1提供的“2012年11月13日,玄志宏发给唐某、唐某、顾某的《董事会决议》”、“2012年9月25日,唐某发给pre×××@marzolidt.com邮箱,抄送给韩某的《担保函》、《担保协议》”、“2012年11月22日,唐某发给韩某的《担保函》、《担保协议》”、“2012年11月26日,唐某发给中诚信评级蔡迎冬的《担保函》、《担保协议》、《董事会决议》”等,证实周某1将担保材料模板发给朱鹏、朱鹏将担保材料等移交给周某1的情况。 (8)盐城市公安局从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依法调取的“12东某201”、“12东某202”证券持有人名册,证实“12东某201”、“12东某202”私募债券的持有情况。 (9)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给东台交通投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关于“12东某202”中小企业私募债券还款事宜的告知函》、被害单位出具的相关情况说明、《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关于“12东某201”710万元场外结算结果的公告》、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结算业务委托书》、民事判决书等,证实被害单位要求东台交投公司承担担保责任及被害单位购买涉案私募债券情况、已偿还“12东某201”本金及要求还款情况。 (10)盐城市国土局《关于协助查封江苏东某1股份有限公司等名下国有土地使用权事项的复函》、盐城市公安局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进账单等,证实案发后追赃、退赃等情况。 (11)江苏东某1股份公司《债务代偿申请书》等,证实江苏东某1股份公司自愿承诺用拍卖土地所得资金优先支付本案涉及的损失及所判罚金。 (12)深圳证券交易所文件《关于发布实施〈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企业私募债券业务试点办法〉有关事项的通知》、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企业私募债券试点业务指南,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出具《关于发行承销中小企业私募债是否需要提供外部担保的情况说明》、《关于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对中小企业发行承销尽职调查工作具体要求的情况说明》、《关于募集说明书的相关情况说明》,中国证券业协会《关于反馈公司中小企业私募债券承销业务试点实施方案专业评价结果的函》、《长城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中小企业私募债券承销业务尽职调查工作底稿指引》等,证实发行债券的相关规定。 2.证人证言 (1)证人项某(原东台交投公司副总经理)的证言:证实东台交投公司为东某马某2公司发行私募债券提供的是信用评级担保,担保材料由其提供给朱鹏;2015年1月份私募债券持有人和长城证券公司要求东台交投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后发现对方持有的东台交投公司的担保材料系变造的,后代表公司报警的事实。 (2)证人马某1(东台市交投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自己向侦查人员提供东台交投公司担保材料的来源。 (3)证人崔某1(东台交投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证言:证实东台交投公司为东某马某2公司发行私募债券提供的是信用评级担保,长城证券的担保材料是虚假的事实。 (4)证人秦某(东台交投公司总经理)的证言:证实东台交投公司为东某马某2公司发行私募债券提供的是信用评级担保,是朱鹏来办的担保手续;长城证券的担保材料是虚假的事实。 (5)证人智通祥(东台交投公司董事)的证言:证实东台交投公司为东某马某2公司发行私募债券提供的是信用评级担保,参加董事会补签字的事实。 (6)证人朱某1(东台交投公司董事)的证言:证实参加董事会,形成决议东台交投公司为东某马某2公司发行私募债券提供的是信用评级担保的事实。 (7)证人周某1(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证言:证实东某马某2发行私募债券,其代表长城证券公司作尽职调查,后提供担保材料模板给东某马某2,朱鹏将东台交投公司出具的担保材料(不可撤销连带责任担保)给其,后根据担保材料等制作募集说明书等发行材料,后东某马某2发行两期合计2.6亿元债券,2015年3月未按期还本付息,起诉后发现东台交投公司出具的是信用估计担保的事实。 (8)证人刘某1(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机构融资部副总经理)的证言:证实东某马某2发行债券是由长城证券公司承销,并作尽职调查,制作募集说明书等,后经深圳交易所审核通过发行两期合计2.6亿元私募债券的事实。 (9)证人玄志弘(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东某马某2公司是由长城证券公司承销,并作尽职调查,后根据马某2公司提供的担保材料等制作募集说明书等发行材料,后经深圳交易所审核通过发行两期合计2.6亿元私募债券,到期后东某马某2公司未按期归还的事实。 (10)证人顾某(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东某马某2公司是由长城证券公司承销,并作尽职调查,后根据马某2公司提供的担保材料等制作募集说明书等发行材料的事实。 (11)证人黄某1(平安银行南京分行信贷管理部风险经理)的证言:证实东某马某2公司是由长城证券公司承销并作尽职调查,平安银行是受托管理人,由长城证券制作的募集说明书等发行材料,后东某马某2公司共发行两期合计2.6亿元债券的事实。 (12)证人苏某(原平安银行南京分行企业经营七部负责人)的证言:证实东某马某2公司是由长城证券公司承销、平安银行是受托管理人,后东某马某2公司共发行两期合计2.6亿元债券的事实。 (13)证人刘某2(华泰银行证券户部街营业部销售部门经理)的证言:证实东某马某2公司是由长城证券公司承销的事实。 (14)证人韩某(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会计)的证言:证实东某马某2公司发行私募债券由长城证券进行前期尽职调查,共发行两期债券合计2.6亿元,周某1曾经发过担保材料格式的邮件给其,帮周某1排版过担保材料,并将排版后的材料打印交给朱鹏、电子档拷给朱鹏;平时东某马某2公司正常使用椭圆形行政章的事实。 (15)证人翟某(东某马某2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根据朱鹏要求修改东台交投公司出具的担保材料、董事会决议等材料的事实。 (16)证人王某1(东某马某2公司项目办主任)的证言:证实东某马某2公司发行私募债券过程中负责把邮箱里的材料打印出来给朱鹏,并应朱鹏要求处理一些材料的事实。 (17)证人吴某(东某马某2公司办公室副主任)的证言:证实东某马某2公司发行私募债券过程中应朱鹏要求送担保材料给周某1、刻了一枚圆形公章的事实。 (18)证人薛某(东某马某2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东某马某2公司的公章由其保管,只有一枚圆形公章;公司发行债券的董事申明上的名字是其签的事实。 (19)证人周某2(东某马某2公司副总经理)的证言:证实东某马某2公司发行私募债券其不清楚具体情况的事实。 (20)证人唐某(东某1总经理助理)的证言:证实东某马某2公司发行2.6亿元私募债券其知道但不清楚具体情况,董事申明上的名字是其签;听韩某说周某1曾发过担保材料给其,后被王某1拷走的事实。 (21)证人卜某(东某马某2公司总经理助理)的证言:证实东某马某2发行私募债券的募集说明书没有看到过,曾应朱鹏要求签过字的事实。 (22)证人张某1(东某马某2公司常务副总)的证言:证实东某马某2私募债券的事情具体不清楚,曾应朱鹏要求签过字的事实。( (23)证人崔某2(东某马某2公司银行会计)的证言:证实东某马某2公司财务流程、公章使用管理情况,以及发行私募债券后支付利息的事实。 (24)证人陈某1(东某马某2公司办公室主任)的证言:证实东某马某2公司的行政章由薛某管理,办公室不负责章印的管理和使用的事实。 (25)证人盛某(东某马某2公司总经理助理)的证言:证实东某马某2公司发行私募债券其不清楚、曾应朱鹏要求签过字履行形式的事实。 (26)证人王某2的证言:证实其办公室打印电脑没有设密码、办公室的钥匙总经理办公室也有的情况。 (27)证人张某2的证言:证实文印室电脑由王某2负责的情况。 (28)证人杨某(东某马某2公司驾驶员)的证言:证实朱鹏在2015年3、4月份行踪的事实。 (29)证人姚某的证言:证实朱鹏租房子的事实。 (30)证人凌某(江苏金城数控机床公司财务科科长)的证言:证实东某马某2公司与金城公司有一笔1.4亿元往来的情况。 (31)证人袁某(东某1、东某马某2财务总监)的证言:证实东某马某2公司退赃的情况。 (32)证人陈某2(财通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因当地政府提供不可撤销连带责任担保而购买东马某2私募债券,目前未能完全归还的事实。 (33)证人陈某3(上海国泰君安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因当地政府提供不可撤销连带责任担保而购买东马某2私募债券,目前未能完全归还的事实。 (34)证人郑某(上海光大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因当地政府提供不可撤销连带责任担保而购买东马某2私募债券,目前未能完全归还的事实。 (35)证人王某3(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因当地政府提供不可撤销连带责任担保而购买东马某2私募债券,目前未能完全归还的事实。 (36)证人商某(齐鲁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因当地政府提供不可撤销连带责任担保而购买东马某2私募债券,目前未能完全归还的事实。 (37)证人张某3(富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因当地政府提供不可撤销连带责任担保而购买东马某2私募债券,目前未能完全归还的事实。 (38)证人王某4(国联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因当地政府提供不可撤销连带责任担保而购买东马某2私募债券,目前未能完全归还的事实。 (39)证人赵某(浙江浙商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因当地政府提供不可撤销连带责任担保而购买东马某2私募债券,目前未能完全归还的事实。 (40)证人陈某4(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因当地政府提供不可撤销连带责任担保而购买东马某2私募债券,目前未能完全归还的事实。 (41)证人梁某(长江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因当地政府提供不可撤销连带责任担保而购买东马某2私募债券,目前未能完全归还的事实。 (42)证人王某5(安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因当地政府提供不可撤销连带责任担保而购买东马某2私募债券,目前未能完全归还的事实。 (43)证人王某6(国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因当地政府提供不可撤销连带责任担保而购买东马某2私募债券,目前未能完全归还的事实。 (44)证人张某4(北京佑瑞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因当地政府提供不可撤销连带责任担保而购买东马某2私募债券,目前未能完全归还的事实。 (45)证人黄某2(嘉兴暖流增益壹号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工作人员)的证言:证实因当地政府提供不可撤销连带责任担保而购买东马某2私募债券,目前未能完全归还的事实。 (46)证人朱某2(江苏东某1股份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证言:证实该公司出具给本院的《债务代偿申请书》系自愿作出。 3.被告人朱鹏的供述与辩解:证实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在准备发行私募债券的过程中,因东台交投公司提供的是信用担保,后其决定并将担保材料变造成不可撤销连带责任担保,并提交给承销商长城证券公司用于制作募集说明书等材料,后在深圳交易所发行了2.6亿元的私募债券,第一期按期支付利息,第二期到期后因资金周转问题,未能支付本息,后听说购买私募债券的公司起诉、报案后为逃避处罚逃跑,目前愿意积极退赃的犯罪事实。 4.鉴定意见 (1)盐城明达司法会计所对《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发行私募债券资金流向》出具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证实发行私募债券的资金被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用于经营。 (2)盐城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物证鉴定意见书(盐公物鉴(文)子(2015)90号):证实变造担保函、担保协议、董事会决议的情况。 5.辨认笔录 辨认人顾萍辨认出2012年11月14日到鑫海电脑篆刻服务部刻了一枚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的圆形章是吴某。

上述证据客观、真实,来源合法,证据之间相互印证,具有证明效力,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对被告人朱鹏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关于欺诈发行债券罪是否可以包含私募债券问题。经查:1.根据我国《证券法》第十条的规定,按照是否需要报经国家证券监管部门核准,将证券发行分为公开发行和非公开发行两类,公开发行证券必须要报经国家证券监管部门核准,私募债券不需要报经核准,是非公开发行的债券种类;2.我国《刑法》第一百六十条中将发行对象表述为“公司、企业债券”,对其并未作“公开发行”的限定,而私募债券本身属于我国《证券法》调整的非公开发行的债券类型,不应超出法条本身的文义对债券种类做限缩性解释;3.欺诈发行债券罪保护的法益是国家对证券市场的管理秩序及投资者的合法权益,私募债券虽是非公开发行,对发行对象及投资者人数有严格限制,但在一定范围内也是不特定的,发行人采取欺诈手段发行私募债券,同样会损害投资者的利益、扰乱正常的证券市场秩序。故辩护人提出欺诈发行债券罪的债券仅指公开发行的债券、不含私募债券的意见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本案《募集说明书》与刑法规定的募集办法是否等同问题。经查:欺诈发行债券罪中涉及的文件称为“募集办法”,而本案涉及的文件是募集说明书,但募集说明书与募集办法仅是名称不同,实质二者的功能以及内容是相同的。在债券发行过程中二者都是为了向投资者说明债券发行的具体情况。根据我国《公司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的规定,公司债券募集办法应当载明的主要事项包括公司名称、债券募集资金的用途、债券总额和债券的票面金额、债券利率的确定方式、还本付息的期限和方式、债券担保情况、债券的发行价格、发行的起止日期、公司净资产额、已发行的尚未到期的公司债券总额、公司债券的承销机构。对照《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企业私募债券业务试点办法》第十二条中对私募债券募集说明书应当载明内容的规定,其中列举的十五项内容基本涵盖了上述公司债券募集办法中的主要事项。故辩护人提出募集说明书和募集办法不是一回事的辩护意见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变造担保材料是否属于编造重大虚假内容问题。经查: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企业私募债券业务试点办法》第四条的规定,发行人应当保证发行文件及信息披露内容真实、准确、完整,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本案中,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根据承销商长城证券公司的要求准备材料,其中即包括政府平台提供不可撤销连带责任担保材料,并在其备案材料及募集说明书中均作为一个重要内容向投资者披露。根据犯罪嫌疑人朱鹏的供述、证人周某1等人的证言证实,“如果没有政府融资平台作出不可撤销连带责任担保,发行不会审核通过”,而认购私募债券单位出具的相关情况说明及工作人员证言均证实,“不是因为有政府平台担保,是不可能信任东某马某2公司,也不可能购买东某马某2公司的私募债券”,因此变造担保材料应当属于欺诈发行债券罪中的“编造重大虚假内容”。故辩护人提出变造担保材料不属于编造重大虚假内容的辩护意见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被告单位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在公司债券募集说明书中编造重大虚假内容,发行公司债券,数额巨大;被告人朱鹏作为被告单位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决定并实施上述犯罪行为,其行为均构成欺诈发行债券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单位东某马某2纺机有限公司、被告人朱鹏犯欺诈发行债券罪的罪名成立。被告人朱鹏具有坦白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综合考虑被告人朱鹏认罪、悔罪态度较好、积极退赃并获得被害人谅解等因素,依法对其适用缓刑。被告人朱鹏的犯罪行为不符合“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条件,本院对辩护人提出的应对朱鹏适用免予刑事处罚的意见不予采纳。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一百六十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单位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犯欺诈发行债券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三百万元。 (罚金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二、被告人朱鹏犯欺诈发行债券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三、被告单位东飞马佐里纺机有限公司退出的赃款人民币三千万元、被告人朱鹏退出的赃款人民币八万一千九百元发还被害人,不足部分从债务代偿人江苏东达集团股份公司土地拍卖款中优先支付。(详见《发还清单一览表》)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判长  方朝军

审判员  陈 杰

审判员  王新房

二〇一八年五月十六日

书记员  徐小龙

附件

发还清单一览表 序号 受害人 本金(元)

已偿还(元)

尚需发还金额(元) 1

齐鲁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6500000.00

- 6500000.00 2

长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7000000.00

- 7000000.00 3

中海信托股份有限公司 20000000.00 1290909.09 18709090.91 4

上海光大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20000000.00 1290909.09 18709090.91 5

财通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13000000.00 645454.55 12354545.45 6

万家共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60000000.00 3872727.27 56127272.73 7

安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30000000.00

- 30000000.00 8

国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3500000.00

- 3500000.00 9

北京佑瑞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25000000.00

- 25000000.00 10

长江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10000000.00

- 10000000.00 11

富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10000000.00

- 10000000.00 12

浙江浙商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10000000.00

- 10000000.00 13

国联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30000000.00

- 30000000.00 14

嘉兴暖流增益壹号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11000000.00

- 11000000.00 15

中信信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4000000.00

- 4000000.00

附录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十条公司、企业、事业单位、机关、团体实施的危害社会的行为,法律规定为单位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

第三十一条单位犯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判处刑罚。本法分则和其他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一百六十条在招股说明书、认股书、公司、企业债券募集办法中隐瞒重要事实或者编造重大虚假内容,发行股票或公司、企业债券,数额巨大、后果严重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非法募集资金金额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五以下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宣告缓刑,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活动,进入特定区域、场所,接触特定的人。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法条

《证券法》

第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一百五十四条

《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企业私募债券业务试点办法》

第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十一条第一百六十条第六十四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三十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