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土地承包经营权转包合同纠纷

王庆武与刘学辉、王恩良土地承包经营权转包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4月18日 案由:土地承包经营权转包合同纠纷 当事人:刘学辉 王庆武 王恩良 案号:(2014)烟民四终字第487号 经办法院: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学辉,男,1970年4月20日出生,汉族,农民。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庆武,男,1946年10月26日出生,汉族,退休工人。

委托代理人:李焕亮,莱阳市照旺庄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审被告:王恩良,男,1962年11月3日出生,汉族,农民。

诉讼记录

上诉人刘学辉因土地承包经营权转包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莱阳市人民法院(2011)莱阳民一初字第30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刘学辉,被上诉人王庆武的委托代理人李焕亮,原审被告王恩良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原告在2010年1月与被告刘学辉签订土地转包合同,合同约定,原告将承包的西徐格庄村东河梨园两块计26亩转包给被告刘学辉,被告王恩良对该合同的履行承担担保责任,合同签订后,被告刘学辉交纳了第一年即2010年的承包费5200元,按合同约定以后每年承包费自每年元月1日一次性交清,每年承包费是7800元。2011年承包费被告刘学辉一直未付,合同第四项的约定:“双方必须信守合同,任何一方违约,除按本合同条款规定执行外,均须违约方交违约金人民币壹万元”。据此,原告诉至法院要求被告刘学辉支付2011年承包费7800元及违约金10000元,被告王恩良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另,庭审中原告变更诉讼请求,将主张的违约金10000元变更为7800元。

原审法院认为,原告与二被告签订的土地转包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且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合法有效,对该合同效力,依法予以确认。被告刘学辉辩称“按政策应补发10年的玉米补贴和11年的小麦补贴我未领到手,且地里的银杏树5400棵被原告卖了,树款原告没有给我”该抗辩理由涉及的事实与本案系两个法律关系,不予合并审理,被告可另案主张,当庭已向被告刘学辉释明,故该抗辩理由不成立。被告王恩良辩称:“我不应该成为第二被告,我只是担保人”。担保是指法律为确保特定的债权人实现债权,以债务人或第三人的信用或者特定财产来督促债务人履行债务的制度。被告王恩良在合同担保人处签字捺印,即视为自愿为被告刘学辉的合同履行提供保证责任,因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应视为按照连带责任保证承担保证责任。该抗辩理由亦不成立。庭审中,被告刘学辉对未交纳2011年承包费的事实予以认可。原告王庆武依合同约定向二被告主张权利,要求被告刘学辉支付2011年承包费7800元,并要求被告王恩良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主张合法有据,予以支持,但要求被告刘学辉承担7800元的违约金这一主张,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超过造成损失的百分之三十的,一般可以认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据此,庭审中原告虽申请对违约金做了调整,但主张要求被告承担7800元违约金的请求仍过高,应调整为2408元为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一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三十一条之规定,原审法院于2011年5月11日判决:一、被告刘学辉应付原告王庆武2011年土地承包费7800元及承担违约金2340元,计款10140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二、被告王恩良对上述应付款项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三、被告王恩良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被告刘学辉追偿。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45元,原告负担50元,二被告负担195元。

宣判后,上诉人刘学辉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的土地转包合同生效后,被上诉人偷刨上诉人5400余棵银杏树,非法获利最少27000元。被上诉人向西徐格庄村民委员会领取的国家小麦和玉米补助款2600元,应归上诉人所有。被上诉人违约在先,应向上诉人支付违约金10000元。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改判被上诉人向上诉人支付39600元。

被上诉人王庆武答辩称:原审判决正确。要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王恩良答辩称:该转包合同无效,其不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并请求二审法院解除其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担保关系。

本院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同原审法院查明的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系被上诉人王庆武诉上诉人刘学辉及原审被告王恩良连带支付土地承包费及违约金纠纷,根据查明的事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依法应予认定。上诉人以被上诉人偷卖银杏树,并私自领取小麦和玉米补贴为由,主张被上诉人违约在先,因双方签订的转包合同并未约定上诉人上述主张内容是其支付转包费的前提,故上诉人以此主张不应承担违约责任,理由不当。上诉人上诉主张被上诉人应支付其偷卖银杏树、私自领取小麦和玉米补助款等款项,是独立的诉讼请求,上诉人的该上诉主张本案不予一并审理,上诉人可另案主张。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主张不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原审法院所作判决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及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87元,由上诉人刘学辉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隋明玉

审判员  付景波

审判员  刘 腾

二〇一四年四月十八日

书记员  初小禄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