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货运代理合同纠纷

XX公司诉XX公司货运代理合同纠纷案

结案日期: 案由:货运代理合同纠纷 当事人:XX公司 案号:(2009)浦民二(商)初字第7216号 经办法院: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XX公司,住所地XX室。

负责人XX。

委托代理人XX,上海XX律师。

委托代理人XX,上海XX律师。

被告XX公司,住所地XX号。

法定代表人XX,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XX,XX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XX,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XX公司诉被告XX公司货运代理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09年9月2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代理审判员罗懿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XX,被告委托代理人XX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XX公司诉称,2008年9月间,原告接受被告委托,承办两票太阳能电池板的出港业务(1、总运单号781-59282705:16件,毛重9164公斤,起运港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目的港韩国仁川,运费预付,出运日期2008年9月18日,航班号CK259;运单号180-49742615,32件,毛重18507公斤,起运港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目的港韩国仁川,运费预付,出运日期2008年9月21日,航班号KE316),并垫付了运费等相关费用。嗣后,原告向被告要求付款。双方因运费支付事宜产生纠纷。2008年12月15日,双方经协商达成《协议书》,约定由被告暂将人民币249039元(以下币种同)运费保证金交付公证处提存,待日后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该纠纷。据此,原告起诉至法院要求判令被告支付运杂费249039元,并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针对自己的主张,原告提供了下列证据: 1、运单号78159282705项下的托书、空运单及翻译件,证明被告委托原告代理出运涉案货物,原告已经完成了货代义务。 2、运单号18049742615项下的托书、空运单及翻译件,证明同证据1。 3、发票2份,证明原告向被告主张权利。 4、2008年12月15日原、被告签订的协议书,证明双方约定由被告暂将249039元运费保证金交付公证处提存,待日后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该纠纷。 5、公证书,证明被告已将249039元运费保证金提存。 6、航空公司证明,证明原告已经垫付了相关运费,货物已经运抵并交付给收货人。 7、被告委托报关时交付原告的销售协议及形式发票,证明该协议的编号与被告证据1显示的订单号不一致,当时被告与外方约定的成交方式为CIF,即运费由被告承担,且约定2008年9月8日走海运。但本案空运运输晚于该日期,为何被告与外商最后成交方式变更为FOB,原告并不清楚。

被告XX公司辩称,原告起诉所称的事实理由与实际不符。被告为XX客户生产的涉案货物是通过中间人XX联系的,本案涉诉的2票空运货物只是整批货物的一部分。货物的运输方式是被告接受中间人XX的指定由原告代为运输。原、被告之间并不存在委托关系,也不存在支付运费的义务。因此,原告的针对自己的证据无法成立。 1、保函,证明被告通过中间人XX联系XX客户进行交易。 2、电子邮件及翻译件,证明同证据1。 3、出口报关单,证明涉案货物通过报关,报关单显示的成交方式为FOB,即运费到付。 4、协议书及公证书(同原告证据4、5),证明被告在坚持自己意见的情况下,与原告签订了协议书。

经当庭质证,被告对原告证据1中托书的真实性、关联性有异议,原告当庭提供的原件也是复印件。如果是传真件,也看不出呼出呼入号码。托书上显示的运费支付方式为预付,与本案的真实情况不符。空运单系复印件,真实性有异议,且空运单系原告单方制作,并且用于运输,无法证明原告与被告间的委托关系。但对上面显示的货物系被告的货物及货物已经出运没有异议。对证据2同证据1的质证意见。对证据3的真实性没有异议。涉案运输发生在2008年9月,发票是在2008年12月12日开具,相隔时间过长,不符合常理。且相关发票被告未收到过。对证据4、5没有异议。对证据6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看不出运费已经由原告垫付。对证据7认为超过了举证期限,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原告对被告证据1表示,无法判断孙晖蓉的身份、签名、捺印,故真实性不予认可。且与本案无关,上面显示的订单号与报关时的贸易合同不符合。对证据2系单方打印、未经翻译,真实性不予认可,且与本案无关。对证据3、真实性没有异议。上面显示的贸易成交方式与涉案货运代理合同无关。对证据4没有异议。

综合原被告的质证意见及庭审陈述,本院对双方证据材料认定如下:双方对原告证据3、4、5、6、7及被告证据3、4无异议,该些证据本院予以采信。原告证据1、2中的总运单虽系复印件,但其编号与报关单上记载的提运单号一致,且被告对出运事实并无异议,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原告证据1、2中的委托书,本院认为,系传真件,但可以辨识被告方的公章及传真日期,结合本案货物出运等事实,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被告证据1的内容系被告与案外人之间的买卖及居间合同关系,与本案并无关联,本院对该证据不作认定。被告证据2,不符合法定证据形式要件,本院不予采信。

经审理查明,2008年9月17日,被告委托原告代理出运太阳能电池板16件至韩国,约定运杂费每公斤9元。原告接受委托后,予以订舱。后该批货物通过实际承运人中国东方航空公司出运,总运单号781-59282705,航班号CK259/18SEP,运单载明计费重量9164公斤。 2008年9月19日,被告委托原告代理出运太阳能电池板32件至韩国,约定运杂费每公斤9元。原告接受委托后,予以订舱。后该批货物通过实际承运人大韩航空有限公司出运,总运单号180-49742615,航班号KE316/21SEP,运单载明计费重量18507公斤。 2008年12月12日,原告开具了金额为82476元及166563元的国际货物运输代理业专用发票。 2008年12月15日,原被告签订《协议书》一份,载明:经双方协商,就两票空运出口韩国货物(运单号:023-00941732,989-50379947)运费未结清事宜达成如下意见:

一、上述两票货物运费合计¥249039.00元至今原告没有收到。

二、原告认为:此两票货物系由被告以运费预付的委托书委托原告从事的货运出口业务,运费应由被告承担;

被告认为:此两票出口韩国货物是XX客人委托中间人与原告直接交易且运费由韩国客人承担。

现鉴于核销单即将到期,为妥善处理避免扩大损失,被告同意暂将¥249039.00元运费打到宁波市公证处作为保证金共管,同时原告将上述货物的核销单退还给被告(核销单号:114509202,114509201)

三、被告在收到上述核销单后两个月内与中间人及收货人协商运费支付问题,如协商后没有结果,视为韩国收货人不予承担。双方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该费用纠纷,共管保证金将按判决书执行。

四、双方于2008年12月16日携带上述款项和核销单,到公证处办理相关手续,所产生的费用由双方共同承担。

五、原告收到运费后,双方一切争议解决,互不追究。

协议签署后,被告将249039元的运费保证金交到公证处。原告向被告退回了涉案单据。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关于协议书上载明的空运业务是否是涉案系争空运业务的争议。首先,原被告双方并无其他业务。其次,协议书上记载的核销单号与涉案运输的报关单上的记载一致。故,本院认定协议书上载明的两票空运业务即是本案标的。本院采信原告协议书上记载的总运单号系笔误的主张。

涉案报关单显示的货主系被告,总运单上的托运人也为被告,原告完成了代理出运义务。而被告无充分证据证明,涉案货物系他人委托出运或被告委托他人出运。故本院认定,本案原被告间货运代理合同关系成立。现原告完成了代理出运义务,被告当支付约定运杂费。

被告与外商之间的外贸合同及被告与原告间的货运代理合同各自独立,外贸合同中对运费承担方式的约定,对货运代理人不具有约束力。即使,原被告间约定运费到付,也当视为约定第三人履行,第三人未履行的,仍由被告履行。根据双方协议约定,被告在收到上述核销单后两个月内与中间人及收货人协商运费支付问题,如协商后没有结果,视为韩国收货人不予承担。现协议签署已满两个月,而收货人未支付运费,根据协议当视为收货人不予承担。故涉案运费,仍应由被告负担。

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四百零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XX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XX公司宁波分公司运杂费人民币249039元。

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35元(原告已预缴),减半收取计2517.50元,由被告XX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员  罗 懿

书记员  沙芝瑜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四百零五条第一百零七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