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城市公交运输合同纠纷

倪兴辉诉安阳市扬子巴士有限责任公司城市公交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1年4月14日 案由:城市公交运输合同纠纷 当事人:倪兴辉 安阳市扬子巴士有限责任公司 案号:(2008)文民二初字第271号 经办法院:河南省安阳市文峰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倪兴辉,男,1962年11月1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李文林,女,1968年5月12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李安林,男,1959年2月8日出生。

被告安阳市扬子巴士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安阳市殷都区安钢大道。

法定代表人戈永海,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永和,河南永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贾福顺,男,1969年11月12日出生。

诉讼记录

本院于2008年6月14日受理原告倪兴辉诉被告安阳市扬子巴士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扬子巴士公司)城市公交运输合同纠纷一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9年4月28日、2011年1月18日、2011年3月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倪兴辉的委托代理人李文林、被告扬子巴士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永和、贾福顺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2007年6月15日,原告倪兴辉乘坐被告扬子巴士公司客运车(车牌号豫E23773)从本市安阳桥站回世纪花园站,当车行至德隆街与文化路交叉口时,原告欲下车,与被告公司的司机罗松发生口角,导致原告从车中甩出致伤,后多次住院治疗,至今未愈,并不同程度构成伤残。原告诉至法院,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22934.06元(扣除司机罗松和被告赔偿后的数额)、鉴定费3020元、交通费3273.1元、住宿费160元、误工费36921.13元、护理费2646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240元、营养费1080元、残疾赔偿金223023.64元、后续医药费24000元、后续护理费240000元、精神抚慰金35000元,共计619311.93元,并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辩称,原告与司机罗松发生争执导致原告受伤,罗松已被追究了刑事责任,原告作为刑事案件的被害人提出附带民事诉讼,该附带民事诉讼系侵权之诉,本院不应再审理本案原告的合同之诉;被告在履行客运合同过程中不存在违约,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告在乘坐公交时系醉酒与司机发生争执,原告存在重大过错,被告不应承担责任;原告诉请的数额过高。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07年6月15日18时许,原告倪兴辉酒后乘坐被告公交车从安阳市安阳桥站回世纪花园站。原告乘坐到文峰区绿荫小区B区19路公交车终点站后换乘由罗松驾驶的被告公司19路公交车(车牌为豫E23773)。当该车由东向西行至德隆街与文化路交叉口西时,原告要求下车并与该车司机罗松发生争执、相互推搡,在推搡过程中,原告从公交车上摔下。当日,原告被送往安阳一五一医院住院治疗,并被诊断为,重型颅脑损伤:①脑挫裂伤;②硬膜外血肿;③硬膜下血肿;④颅骨骨折;⑤头皮挫裂伤。经治疗,原告于2007年9月3日出院。出院后,原告先后在安阳市人民医院、安阳市中医院、安阳一五一医院、新乡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河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等医疗机构检查、就诊、治疗,以上累计住院共108天。经原告申请,本院委托相关鉴定机构对原告伤残作出如下鉴定:

一、2008年8月2日,安阳市中意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作出豫安中意司鉴所[2008]临鉴字第071号司法鉴定书,鉴定结论为:被鉴定人倪兴辉伤残等级为:1、脑挫裂伤构成九级伤残;2、开颅血肿清除术构成九级伤残;3、右耳听力减退构成九级伤残;4、颅骨骨折构成十级伤残;5、精神异常因无客观依据,无法确定。2008年12月26日,该鉴定所作出补充鉴定,结论为:被鉴定人倪兴辉,外伤性癫痫,构成九级伤残。因原告不服,要求鉴定所答复质询问题。该鉴定所于2009年5月11日对原告提出的问题一一答复。

二、原告不服安阳市中意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所作出的被鉴定人倪兴辉,外伤性癫痫,构成九级伤残的补充鉴定,其要求对该项进行重新鉴定。2009年11月4日,河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作出河南大学司鉴中心[2009]临复鉴字第61号鉴定,鉴定结论为:1、被鉴定人倪兴辉所患癫痫与本次外伤有因果关系;2、被鉴定人倪兴辉伤残等级比照《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属五级伤残;3、被鉴定人倪兴辉伤残等级比照《劳动能力鉴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目前属九级伤残。因原告不服该鉴定书第3项,要求对该项补充鉴定,并提交了新的病历。2010年4月29日,河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作出情况说明,1、因被鉴定人倪兴辉送检的材料系鉴定受理之后发生的,按照《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二十八条规定,不属于补充鉴定范畴。2、在被鉴定人倪兴辉补充的材料中,安阳151医院2007-6-20病程记录记载了倪兴辉术后第四天癫痫发作的典型临床表现,至2008年9月11日河南省精神病医院门诊病历出现脑外伤后癫痫的记载,期间未见癫痫病发作的记录,可视为癫痫病已被控制。3、鉴定书中“3、被鉴定人倪兴辉伤残等级比照《劳动能力鉴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目前属九级伤残”的“目前”指鉴定日及鉴定日之前发作情况的综合情况。建议自2008年9月11日河南省精神病医院门诊病历出现脑外伤后癫痫的记载起满二年后重新鉴定或委托其它鉴定机构鉴定。因原告不服不予补充鉴定的情况说明,并要求被鉴定人倪兴辉伤残等级比照《劳动能力鉴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是否属五级伤残进行复核鉴定。2010年8月26日,河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认为原告复核申请不符合《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规定,作出不予重新鉴定的情况说明。

三、2008年12月9日,河南平原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作出豫平原司鉴所[2008]精鉴字第431号鉴定书,鉴定为被鉴定人倪兴辉颅脑外伤所致精神障碍(中度智能减退),与摔伤直接相关,五级伤残。

案发后,被告支付原告14000元医疗费。关于罗松伤害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现在本院再审期间。

上述事实,原告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有:医疗费票据、鉴定费票据、交通费票据、诊断证明、住院病历、鉴定结论、书证、卷宗等;被告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有:刷卡记录、卷宗。上述证据经举证、质证,结合原、被告当庭陈述,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告作为乘客乘坐被告公司的公交车,原、被告之间的客运合同成立,本院予以确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零二条规定,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伤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或者承运人证明伤亡是旅客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除外。前款规定适用于按照规定免票、持优待票或者经承运人许可搭乘的无票旅客。本案中,原告在乘坐公交车时因是否下车而与被告公司的司机发生争执、相互推搡,在推搡过程中,原告从公交车上摔下导致原告受伤。虽原告酒后乘坐公交车,但被告作为承运人在运输的整个过程中有保证乘客安全的义务,而被告的司机在履行其职务行为时与原告发生争执、推搡致原告从车上摔下受伤,被告在履行客运合同时构成违约。根据我国合同法相关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故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各项合理损失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因本案被告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是不同的主体,在本案中原告提起赔偿部分不包括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中的赔偿部分,且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现在再审期间,故被辩称司机罗松已被追究了刑事责任,原告作为刑事案件的被害人提出附带民事诉讼,该附带民事诉讼系侵权之诉,本院不应再审理原告的合同之诉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关于医疗费部分,原告在本案中提交共计38895.42元的医疗费票据,该票据不包括本院在审理罗松刑事附带民事案件中原告提交的医疗费票据,该票据客观真实,扣除被告先行垫付的14000元,故原告要求被告赔偿22934.06元医疗费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关于鉴定费部分,原告提交3020元鉴定费票据客观、真实,本院予以确认。关于交通费部分,原告因在不同的医疗机构治疗并提交了每次就诊所支付交通费的票据,故原告诉请的交通费3273.1元,本院予以确认。关于住宿费部分,原告因在外地就诊并提交160元的住宿费票据,该票据客观、真实,本院予以确认。关于误工费部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的规定,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原告提供其单位证明因伤造成原告每月扣除750元,每年扣除奖励工资1061元的误工费书证。原告从2007年6月15日受伤之日起至最后定残日前一天止即2009年11月3日,原告误工时间为873天,故原告的误工费为24362.68元(750元/月÷30天×873天+1061元/年×873天÷365天)。关于护理费部分,安阳一五一医院出具书证证明原告于2007年6月15日至2007年9月3日在安阳一五一医院住院,2007年6月15日至2007年6月25日需有两人护理,共计11天;2007年6月26日至2007年9月3日需有一人护理,共计69天。原告因伤在不同医疗机构住院共计108天,故本院确定原告需有两人护理为11天,一人护理为97天。因原告未提交护理人员的收入证明,故本院参照河南省上年度居民服务业和其他服务业22438元/年的收入标准计算。因此,原告的护理费为7315.4元(22438元/年÷365天×11天×2人+22438元/年÷365天×97天×1人)。关于住院伙食补助费部分,原告住院108天,参照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30元/天标准计算,故原告的住院伙食补助费为3240元(30元/天×108天)。关于营养费部分,原告住院108天,本院确定其营养费为1080元(10元/天×108天)。关于残疾赔偿金部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的规定,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本案中,原告构成如下伤残:1、脑挫裂伤构成九级伤残;2、开颅血肿清除术构成九级伤残;3、右耳听力减退构成九级伤残;4、颅骨骨折构成十级伤残;5、外伤性癫痫构成五级伤残;6、颅脑外伤所致精神障碍(中度智能减退)构成五级伤残。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GB18667-2002)》关于多等级伤残的综合计算方法,本院确定原告的伤残赔偿指数为70%,故原告的伤残赔偿金为223023.64元(15930.26元/年×20年×70%)。关于后续医药费部分,原告虽提交了河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门诊病历和安阳一五一医院出院证证明原告需服用药物,但该两份证据不能证明服用药物的种类、时间、剂量、次数、价格等,没有证据证明后续医药费需24000元,故本院对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但待原告取得相关证据后可另行起诉。关于后续护理费部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第四款规定,受害人定残后的护理,应当根据其护理依赖程度并结合配制残疾辅助器具的情况确定护理级别。虽原告身体多处构成伤残,本院确定原告的伤残赔偿指数为70%,但该伤残赔偿指数不能直接证明其护理依赖程度,原告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原告以后是否需要护理、护理级别、护理时间、护理人数等情况,故原告要求被告赔偿240000元后续护理费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部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本案中,原告选择了合同之诉,而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三百零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限被告安阳市扬子巴士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倪兴辉医疗费22934.06元、鉴定费3020元、交通费3273.1元、住宿费160元、误工费24362.68元、护理费7315.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240元、营养费1080元、残疾赔偿金223023.64元,共计288408.88元;

二、驳回原告倪兴辉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9774.9元,由原告倪兴辉负担4552元,被告安阳市扬子巴士有限责任公司负担5222.9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李 娟

审 判 员  常 波

审 判 员  晁 震

二O一一年四月十四日

代理书记员  郭彦涛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三百零二条第一百零七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一条第四款第二十条第二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