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铁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

曾嘉盛诉南宁铁路局铁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审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2月18日 案由:铁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 当事人:南宁铁路局 曾嘉盛 案号:(2014)衡铁法民初字第13号 经办法院:长沙铁路衡阳运输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曾嘉盛,男,汉族,2007年10月10日出生,住湖南省衡阳市石鼓区。

法定代理人曾建华(原告之父),男,汉族,1980年5月28日出生,住湖南省衡阳市石鼓区。

法定代理人蔡艳玲(原告之母),女,汉族,1979年9月1日出生,住湖南省衡阳市石鼓区。

委托代理人钱芳,湖南秦湘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南宁铁路局,住所地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青秀区佛子岭路21号。

法定代表人张千里,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谭波,北京大成(南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寿如,南宁铁路局南宁客运段职工。

诉讼记录

原告曾嘉盛诉被告南宁铁路局铁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3月25日立案受理后,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4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曾嘉盛及委托代理人钱芳和被告的委托代理人谭波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2013年6月20日,原告跟随其爷爷、奶奶乘坐K157次列车从北京返回祁阳,次日上午,原告在车上摔伤,致左侧肱骨外髁骨折、桡神经损伤,后经鉴定为九级伤残。原告认为,被告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依法应对原告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122696.54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告对其陈述事实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有: 1、南宁铁路局客运记录,证明原告受伤的经过和地点。 2、衡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病历,证明原告的伤情。 3、住院费用清单,证明因原告受伤支付的治疗费用。 4、衡阳市衡州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原告 构成九级伤残。 5、司法鉴定费用单据,证明为原告做司法鉴定的费用。6、出庭证人曾令国、曾阳春的证言,证明原告系被第 三人推倒,列车员救助不及时,并且让加害人从中间站下车,导致无法向加害人追究赔偿责任。 7、购房合同、国土证、幼儿园的荣誉证书及证明,证 明原告居住生活在衡阳市,应按城镇居民赔偿标准获得赔偿。

被告辩称:原告受伤,并非第三人致伤,是属于自身原因受伤。铁路方已对安全乘车进行了提示,并在原告受伤后及时进行救助,已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事故发生时,原告脱离了其家人的监管,监管人没有尽到监管义务。因此,被告对本案原告之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有: 8、旅客列车三乘联检记录,证明原告乘坐的列车硬件设施处于安全良好的状态。 9、列车广播录音(光盘)、广播作业指导书,证明曾在列车上广播旅客乘车应注意的安全事项,被告已尽到安全提示义务。 10、客运记录及原告的爷爷曾明安的自述材料,证人韦先、秦满英、聂赞的证明材料。证明原告受伤,系监管人未尽到监管义务造成的。

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2、3、5、7无异议。对证据1,认为不能证明应由被告承担全部责任。对证据4,认为不应按工伤标准来作鉴定。对证据6,认为不能证明证人的乘客身份,且不能证明有第三人加害的事实。

原告对被告的证据8,认为旅客列车三乘联检记录没有单位公章,不具真实性,亦不能证明设施的完好程度与事故的发生有关联性。对证据9,认为不能证明在事发列车上进行了安全事项广播。对证据10,认为证人未出庭作证,且证明内容不具真实性,亦不能证明原告受伤与列车无关。

经法庭质证,关于证据1,可以证明原告系旅客和在列车上受伤的事实,对该事实予以采信。证据2、3、5,被告无异议,可以证明原告在医院住院治疗及所花费费用的事实,予以采信。证据4,虽然提出了重新鉴定的申请,但在本院书面通知其预交鉴定费的情形下,被告无正当理由未在指定的期限内预交鉴定费,致使争议事实无法通过鉴定加以认定。因此,被告虽对鉴定书提出异议,但未能提出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应承担举证不能之法律后果,故本院对衡州所(2014)临鉴字第019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的鉴定意见予以采信。证据6,证人不能证明自身系旅客身份,且并非目击原告事发时的情形,缺乏证明力,因此对原告系被第三人推倒致伤的事实难以认定。证据7,可以证明原告要求按城镇户口计算赔偿标准正当,予以采信。证据8,证明事项与本案无关联,不予采信。证据9,不能证明事发前是否确实对原告等人进行过广播,不予采信。证据10,客运记录的采信同证据1;原告爷爷曾明安的自述材料,系被告铁路方提供,曾明安并未提出反驳意见,证明内容予以采信;三名证人的证言,因证人无正当理由未到庭作证,且均非目击证人,缺乏证明力,不予采信。

根据以上采信的证据及庭审情况,本院查明的事实是:2013年6月19日,原告跟随其爷爷、奶奶乘坐K157次列车从北京返回祁阳,次日上午,原告脱离其爷爷、奶奶的监管,在列车4号车9号中铺上玩耍,后摔倒在走道上,致左侧肱骨外髁骨折、桡神经损伤,经鉴定为九级伤残。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告曾嘉盛在乘坐列车时发生人身损害,原告认为系被第三人推倒致伤,但在因无法举证证实这一加害人的前提下,可保留对该加害人追诉的权利。原告依据铁路运输合同,要求铁路承运方赔偿是合理合法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九十条规定,承运人应当在约定期间或者合理期间内将旅客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零二条规定,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伤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或者承运人证明伤亡是旅客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除外。被告没有举证证明这次事故是曾嘉盛故意、重大过失造成,应承担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铁路运输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铁路旅客运送期间发生旅客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要求铁路运输企业承担违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九十条、第三百零一条、第三百零二等规定,确定铁路运输企业是否承担责任及责任的大小。原告曾嘉盛在事发时脱离了监管人的监管,其监管人对原告的安全也有注意和防护的义务,原告方应就自身监管不力承担责任。原告对这次事故所产生的损失承担20%,被告南宁铁路局承担80%。原告提出的索赔项目中,医药费13220.54元、鉴定费1300元,被告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原告提出伤残赔偿金93656元,根据衡州所(2014)临鉴字第019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的鉴定意见,构成九级伤残;2013年湖南省城镇居民可支配年收入23414元;本院认定伤残赔偿金为93656元(计算公式为23414×20×20%),原告的适用依据和计算标准正确,本院予以确认。原告提出住院伙食补助费每天30元,住院12天,计360元,经查实,原告实际住院天数为9天,每天30元,本院确认住院伙食补助费270元。护理费每天120元,护理期90天,计10800元,原告计算标准合理,予以确认。交通费660元、营养费2700元,缺乏依据,不予确认。以上总计人民币119246.54元。原告曾嘉盛承担20%责任,即自行承担23849.3元;被告南宁铁路局承担80%责任,即承担95397.2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九十条、第三百零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十九条、二十一条、二十二条、二十三条、二十五条、三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南宁铁路局赔偿原告曾嘉盛损失款95397.2元。

二、驳回原告曾嘉盛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2754元,被告承担2272元,原告承担 482元。上列款项在本判决书生效十日内付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文尾

审判长  李文武

审判员  陈明灿

审判员  廖 欢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八日

书记员  张宜科

附件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九十条:承运人应当在约定期间或者合理期间内将旅客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零二条: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伤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或者承运人证明伤亡是旅客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除外。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铁路运输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铁路旅客运送期间发生旅客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要求铁路运输企业承担违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九十条、第三百零一条、第三百零二等规定,确定铁路运输企业是否承担责任及责任的大小。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第十九条: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

第二十一条: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

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

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残疾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

第二十二条: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

第二十三条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

受害人确有必要到外地治疗,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实际发生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其合理部分应予赔偿。

第二十五条: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第三十五条:本解释所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职工平均工资",按照政府统计部门公布的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以及经济特区和计划单列市上一年度相关统计数据确定。

"上一年度",是指一审法庭辩论终结时的上一统计年度。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二百九十条第三百零二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三十五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铁路运输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一十九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