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铁路修建合同纠纷

陕西海林工程有限公司与中铁一局集团铁路建设有限公司铁路修建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11月25日 案由:铁路修建合同纠纷 当事人:中铁一局集团铁路建设有限公司 陕西海林工程有限公司 案号:(2016)陕7102民初417号 经办法院:西安铁路运输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陕西海林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谢军,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全林,该公司经理。

被告:中铁一局集团铁路建设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雷威,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史金,该公司工作人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濂,该公司工作人员。

诉讼记录

原告陕西海林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林公司”)与被告中铁一局集团铁路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局铁建公司”)铁路修建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2月22日作出(2016)陕7102民初81号民事判决书。被告中铁一局集团铁路建设有限公司不服该判决,向西安铁路运输中级法院提起上诉,西安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于2016年6月21日作出(2016)陕71民终19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代理人高全林、被告代理人史金、王濂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海林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支付原告工程款103970.36元;2.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及银行利息52000元。事实与理由:2007年8月1日至2009年11月期间,原告与被告签订劳务分包协议,原告负责承建襄渝二线达州火车站改扩建工程的多项工程,所建工程已于2009年11月底全部施工结束。被告按各项工程的完成量出具了工程验工报表,验工报表显示总额为人民币13421306.35元,被告实际支付13317335.99元,尚欠原告工程款103970.36元。

被告一局铁建公司辩称,其公司不认可原告的诉讼请求,因为其公司已对原告承建工程进行了末次清算,已支付了所有的款项,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原告海林公司承包了中铁电气化局西铁建设公司所属第一项目部、第三项目部承建的襄渝二线达州火车站部分工程,后中铁电气化局西铁建设公司名称变更为中铁一局集团铁路建设有限公司,也就是本案被告。双方对此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原告提交的第一组证据为“竣工清算单”,以证明“其公司完成的工程量以及被告欠其公司工程款的数额”;原告提交的第二组证据为“对账签认证明三份(其中2014年10月10日1份、2015年3月10日2份)”,以证明“被告对其公司在达州项目施工的过程和数量进行了核实”;原告提交的第三组证据为“2014年12月22日的情况说明一份”,以证明“就被告出具的部分验工数量没有列帐”;原告提交的第四组证据为“劳务分包合同及补充协议”,以证明“因被告的违约给其公司产生了利息损失”。

被告对第一至第三组证据的真实性及合法性均无异议,但对证明目的均不予认可。对于第一组证据,被告辩称该证据是2012年9月4日制作,但原、被告于2015年3月10日就原告施工的全部工程量及向原告支付的所有工程款项进行了末次清算,其中包含该组证据的内容,故工程量及付款情况应该以2015年3月10日的签认证明为准;对于第二组证据,被告辩称该组证据不仅反映了其公司向原告的付款情况,也反映了累计验工数量,恰恰也反映了其公司不欠原告工程款,反而证明了被告向原告足额甚至超额支付了工程款;对于第三组证据,被告辩称该证据出具时间为2014年12月22日,2015年3月10日原、被告对之前所有的问题都进行对账签认,原告方也签署了“属实”字样,故工程量及付款情况应当以2015年3月10日的签认为准;对于第四组证据,被告对其真实性不认可,辩称原告没有提交原件,且原告的工程款其公司已经全部付清,不存在利息问题。即使欠付原告工程款,也不应付利息,因为2011年西安市新城区法院冻结了原告在其公司的所有债权,至今仍未解除。

为支持其质证意见,被告将与原告提交的一样的两份2015年3月10日的对账签认证明作为证据提交,证明截止2015年3月10日,原、被告双方就原告施工结束后的累计验工数额和累计支付的工程款项分别进行了签认并且对此注明“双方经查证再无其他异议”,原告也在签认证明上签字并且注明“属实”字样。因此,2015年3月10日的签认证明是原、被告最终的也是唯一的结算、支付依据。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目的有异议,原告认为该签认证明是财务对账,和验工没有关系。被告还提交了“西安市新城区人民法院(2011)新民二初字第00582号民事判决书(以下简称“新城法院民事判决书”)”一份,证明“其公司为协助新城区人民法院执行,该法院已冻结原告在其公司的债权,直到现在协助执行还没有解除,即使其公司欠付原告工程款,也应当没有利息,因为不能付款是西安市新城区人民法院没有解除协助执行导致。原告对该证据不认可,辩称该证据与本案没有关联性。

结合双方举证质证意见,原、被告对上述证据真实性均无异议,但对证明目的存在争议,即原、被告的工程款支付及工程量最终结算应以前期签署的验工报表还是后期的对账签认证明为准。按照两份文件签署时间看,验工报表为2012年9月4日,原告与被告所属第一项目部、第三项目部的对账签认证明均为2015年3月10日。对于原告与被告所属第一项目部的对账签认证明,双方对付款及累计验工均无异议,从该份对账签认证明显示第一项目部支付工程款2211155.36元,襄渝指挥部垫付662296.85元,付款合计为2873452.21元,累计验工为3174473.65元,尚欠付301021.44元;对于原告与被告所属第三项目部的对账签认证明,双方对付款数额无异议,但对累计验工有争议。从该份对账证明显示被告所属第三项目部及襄渝指挥部在三项目部所属东场、西场、三场路基土石方及附属工程中共计向原告支付工程款10443883.78元,累计验工7830646.13元,已超付2613237.65元。原告认为并不存在超付情况,结合被告第三项目部出具的“情况说明”,恰好说明了竣工报表中验工造价数额与对账签认证明中累计验工数额存在差额是因被告公司未将末次验工列账所致,且当时要求被告财务人员魏钢在对账签认证明上进行了补签以确认未列账事实,故该项工程实际验工造价仍以竣工报表为准。因此,依据签认证明及竣工报表,原告认为该工程中被告第一、第三项目部向其公司共支付13317335.99元,累计验工为13421306.35元,被告仍拖欠103970.36元。而被告认为对账签认证明确认的验工才是对该工程的最终验工,故其公司辩称按照对账签认证明的累计验工与付款计算,现其公司向原告超额支付2613237.65元,扣减第一项目部拖欠的301021.44元,其公司仍超额支付2312216.21元。

本院认为,除2012年的竣工清算后双方再未经行过验工,这也是双方在本工程中的末次验工,被告也未对竣工验工报表中末次结算后剩余的1903845元款项的性质作出合理说明。况且对账签认证明中的“累计验工”字面意思也不能理解为“最终验工”,而被告也认可2015年对账签认证明中的“累计验工”是对此工程中前三次验工的累加,即2012年验工报表中显示的第34-36项三次验工之和。因此,在对账签认证明中累计验工数额与验工报表三次验工的总额吻合的情况下,对账签认证明应是对该工程前期累计付款及累计验工情况的确认,而非最后的验工或结算,故该工程验工造价应当以2012年的竣工清算单为准,本院对被告辩称对账签认证明应为最终验工依据及其公司不存在拖欠工程款且已向原告超额支付工程款的意见不予采纳。后被告又辩称其公司认可原告诉称的工程量,其公司也未将240多万列入财务账上,是因为原告在最后的对账签认单上签字确认主动放弃了剩余的10万多工程款。这种情形即“在最后的对账中双方互相让步以封账,避免反复结算导致无法确认最终合同价款”,是符合建筑行业惯例的,故被告不存在拖欠工程款的情况。尤其是在对账签认证明上多次显示“截止2015年3月10日的累计数量”、“双方经查证再无其他异议”的前提下,原告仍然签字确认,并注明“属实”,显然是原告的真实意思表示,是原告对自身权利的处分。因此,签认证明经双方签字确认后具有法律效力,双方应当以签认证明作为最后的支付依据。本院认为,对账签认证明中也确实显示了“截止2015年3月10日的累计数量”、“双方经查证再无其他异议”、“累计验工”、原告注明“属实”等字样,但并无“原告自愿放弃剩余工程款”等意思表示的字样,故在无原告明示对剩余工程款放弃,也无其他证据证明原告已放弃的情况下,本院对被告辩称原告主动自愿放弃剩余工程款的意见不予采纳。

综上,本院对原告提交的前三组证据真实性、关联性、证明目的均予以确认,对第四组证据即合同及补充协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对被告提交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关联性及证明目的不予认可。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竣工清算单,原告已依约履行了工程中的施工义务,则被告理应按照验工造价及时支付工程款。根据双方的工程验工及付款情况,被告尚拖欠原告工程款103970.36元,且该欠款中事实上还包括质保金。该工程已于2012年9月4日办理了竣工清算,双方也无工程质量争议,被告辩称质保金已返还,理应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但其未提供证据证明已向原告返还质保金,故本院对被告的辩称不予采纳,对原告主张支付工程款的请求予以支持;对于原告主张欠付工程款的利息请求,被告提交的新城法院民事判决书仅能证明原告与杨洪伟存在债务纠纷,无法证明法院已冻结原告在被告公司的债权,故本院对原告主张利息损失的请求予以支持,对被告不承担利息的辩称不予采纳。但对于利息的起算点,庭审中原告解释该工程付款是以估价形式付款,双方于2015年3月10日进行了最终对账并签署了对账签认证明,且在对账过程中原告未主张欠款利息,双方也未约定违约条款,故原告请求利息应自第一次主张权利之日,即以原审中原告2016年1月12日的起诉时间计算为宜。至于利息计算标准,原告未能举证证明违约金的计算标准,故其损失应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为宜。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中铁一局集团铁路建设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陕西海林工程有限公司支付拖欠的工程款103970.36元;

二、被告中铁一局集团铁路建设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陕西海林工程有限公司支付拖欠工程款的利息(以103970.36元为基数,自2016年1月12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前实际给付之日止);

三、驳回原告陕西海林工程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420元,由原告陕西海林工程有限公司负担990元,由被告中铁一局集团铁路建设有限公司负担243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西安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刘 茜

代理审判员  王得志

人民陪审员  姚建生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杨 婷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