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走私废物罪

范XX、徐一X走私废物一案刑事一审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4月25日 案由:走私废物罪 当事人:范XX 徐一X 案号:(2013)二中刑初字第147号 经办法院: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

被告人范XX,,因涉嫌走私废物罪于2012年7月16日被天津海关缉私局取保候审,2013年7月23日被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取保候审。

辩护人张宇、刘乃进,国浩律师(天津)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徐一X,曾因犯走私普通货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2007年2月2日刑满释放,因涉嫌走私废物罪于2013年7月1日被天津海关缉私局取保候审,同年7月23日被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取保候审。

辩护人张晓杰,天津四方君汇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津检二院刑诉(2013)9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范XX、徐一X犯走私废物罪,于2013年10月2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3月2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派代理检察员施长征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范XX及其辩护人张宇、刘乃进,被告人徐一X及其辩护人张晓杰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2011年11月,被告人范XX明知自己不具备任何从事进口的资质、不持有相关的许可凭证,仍从韩国人徐二X处购买了废塑料6吨、废渔网118.35吨,并同意由韩国发货方代为寻找国内货运代理,利用他人许可证通关。韩国发货方联系到被告人徐一X,以废塑料名义委托徐一X将该批货物申报进口。徐一X明知范XX无进口固体废物资质和相关许可证,仍以XXXXXX再生资源有限公司的名义并利用该公司《中华人民共和国限制进口类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许可证》,采用伪报收货人的方式为该货物办理进口通关手续,并委托天津市XX公司向天津海关申报。天津新港海关在查验该批货物时,发现进口的实际货物与申报不符。经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固体废物污染控制技术研究所鉴别,该批货物属于我国禁止进口的固体废物。

公诉机关就起诉书指控的上述事实向法庭出示了书证、证人证言、鉴别报告及被告人供述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范XX在明知无任何进口资质和许可证件的情况下,委托他人进口国家禁止进口的固体废物,逃避海关监管,被告人徐一X明知范XX无进口资质和许可证件,借用他人资质和许可证件,帮助范XX逃避海关监管,二被告人的行为均应以走私废物罪追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惩处。

被告人范XX辩称,其不确定进口废渔网是否需要进口许可证,也没有委托韩国供货商对其购买的废渔网进口报关。范XX的辩护人辩称,范XX有自首情节,主观恶性小,认定其逃避海关监管的证据不足,且走私废物的重量应刨除其中夹杂的石块、木块等物,请求对范XX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被告人徐一X辩称,长期以来,借用他人许可证进口废物的情况较为普遍,海关对此均未查处,其并不知道利用他人许可证进口货物是犯罪,另其具有自首、立功情节,请求对其减轻处罚。徐一X的辩护人辩称,徐一X系从犯,主观恶性小,且有自首、立功情节,请求对其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1年10月,被告人范XX在韩国供货商处看货后购买了废塑料及废渔网等物,并向韩国供货商支付了货款。韩国供货商向范XX承诺,该批货物由其通过代理公司帮助范XX进口报关,货物的进口通关费用由范XX在收货后支付给代理公司,范XX应允。2011年11月,韩国供货商找到被告人徐一X,告知有一批废塑料运抵天津港,货主是范XX,要其帮忙进口通关。徐一X应允后,找到XXXXXX再生资源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X,向陈X提出以该公司为经营单位,并借用该公司进口许可证为他人进口废塑料。陈X应允后,徐一X向韩国供货商提供了经营单位为文安XXXXXX再生资源有限公司的相关信息。韩国供货商根据徐一X提供的信息制作了货物为废聚乙烯PE碎料的发票、成交确认书等虚假报关单据。2011年11月19日,上述货物运抵天津港。后徐一X通过陈X为韩国供货商提供给其的货物成交确认书、发票等报关单据加盖了文安XXXXXX再生资源有限公司的公章,持上述单据及文安XXXXXX再生资源有限公司所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限制进口类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进口许可证》,以进口废塑料117680千克为名,委托天津市XX公司申报通关。2011年12月2日,天津市XX公司持徐一X提供的上述单据向天津新港海关报关进口货物。2012年3月27日,天津新港海关经查验,发现上述货物实际为我国禁止进口的废渔网、缆绳118.35吨及废塑料膜6吨。经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固体废物污染控制技术研究所鉴别,上述货物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止进口的固体废物。 2012年4月,天津新港海关对本案进行排查,在向被告人徐一X了解情况后,要求徐一X联系被告人范XX到天津新港海关说明情况。2012年7月12日,徐一X陪同范XX到天津新港海关缉私分局说明情况。经天津新港海关缉私局调查确认,范XX涉嫌走私废物,遂于同年7月16日立案侦查,并于同日对范XX取保候审,2013年7月1日,对徐一X取保候审。2013年11月,徐一X检举他人犯罪线索,并协助天津海关缉私局抓获犯罪嫌疑人,现该案已立案侦查。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明: 1、天津新港海关缉私局、天津新港海关查验处出具的《查验业务问题处理报批单》、《案件线索移交单》、《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案件来源》、《到案经过》等证据证明,2012年3月21日,天津新港海关查验处在对文安XXXXXX再生资源有限公司报关进口的废聚乙烯PE碎料的查验中发现,该批货物实为废塑料膜及废渔网、缆绳,属于禁止进口的固体废物,遂移交缉私部门处理。天津新港海关缉私分局在受理此案后,经向该批货物的进口代理商暨被告人徐一X了解情况,得知该批货物的货主为被告人范XX,遂要求徐一X联系范XX到天津新港海关缉私分局说明情况。同年7月12日,范XX、徐一X到天津新港海关缉私分局说明情况。天津新港海关缉私局经调查确认,范XX有走私废物嫌疑,遂于同年7月16日立案侦查,并对范XX取保候审,2013年7月1日,对徐一X取保候审。 2、证人陈X证言证明,其系文安XXXXXX再生资源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其所在公司每年向环保部门申领废塑料进口许可证,有进口、加工废塑料的资质。2011年,其认识了徐一X,并通过徐一X的货代公司报关进口废塑料,公司的部分许可证就存放在徐一X处。2011年底,徐一X找到其说,他公司要代理别人进口废塑料,但进口方没有进口许可证,想用其公司的许可证进口货物,其应允。后徐一X拿来了进口报关单据,其给徐一X盖了公司的公章。后来,其听徐一X说,这批货物经海关查验,实为国家禁止进口的废渔网。其还证明,其公司允许徐一X借用许可证,没有收取任何费用。 3、证人刘XX证言证明,其系天津市XX公司经理。2011年11月末,徐一X给其打电话说,有一票从韩国来的废聚乙烯碎料要进口,让其报关,其同意了。后徐一X将报关用的合同、发票、箱单、提单和进口废物的环保证给了其。其报关时,该批货物的信息都是根据徐一X提供的单据确定的。报关后,这批货物在机检时发现有废渔网等物,且实际重量与申报重量不符,就转人工检验了。在海关进行人工检验时,其也在现场,查验发现该批货物是废渔网和废塑料膜。其还证明,该批货物的报关费用人民币200元,是徐一X支付给其的。 4、天津新港海关查验处提供的《代理报关委托书》证明,2012年12月1日,文安XXXXXX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与天津市XX公司签署协议,委托天津联运公司对提单号为HASL02MEDBBAC52项下货物进行进口报关。 5、《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副本)》、《中华人民共和国限制进口类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进口许可证》证明,文安XXXXXX再生资源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7月1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部于2011年1月21日批准该公司有权进口乙烯聚合物的废塑料及下脚料。 6、天津新港海关查验处提供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进口货物报关单》、《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入境检验检疫入境货物通关单》、《INVOICE&PACKINGLIST》(发票)、《SALESCONFIRMATION》(成交确认书)、《提货单》、《海关进口关税专用缴款书》、《税单记录》、《废物进口登记表》等书证证明,2011年12月2日,天津市XX公司以文安XXXXXX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为经营单位,向天津新港海关申报进口废聚乙烯PE碎料6个集装箱,货物报关单号为020220111021315718,申报重量为117680千克。 7、天津新港海关查验处提供的《集装箱检查系统图像》、《中华人民共和国天津海关进出境货物磅检记录单》等书证证明,2011年12月8日,经天津海关查验处查验并磅检,经营单位文安XXXXXX再生资源有限公司申报进口的废聚乙烯PE碎料,实为废塑料膜6吨、废渔网118.35吨。 8、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固体废物污染控制技术研究所出具的《进口物品固体废物属性鉴别报告》证明,经对报关单号为020220111021315718的进口货物进行鉴别,该批货物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止进口的固体废物。 9、《天津海关缉私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明,2012年7月16日,天津海关缉私局扣押被告人范XX进口的废塑料膜6吨、废渔网118.35吨。 10、天津海关缉私局出具的《证明》材料证明,2013年11月,徐一X检举他人有走私犯罪嫌疑,并协助天津海关缉私局抓获嫌疑人,现该案已立案侦查。 11、《全国违法犯罪人员信息资料库》、《天津市看守所释放证明书》证明,徐一X因犯走私普通货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2007年2月2日刑满释放。 12、《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范XX、徐一X的年龄、身份情况。 13、被告人范XX供述,2011年10月,韩国外商徐三X给其打电话说,有一批废塑料、废渔网质量不错,邀请其去看一看。后其来到韩国的浦项市看货,看到废渔网有100多吨,废塑料有10几吨,质量不错,经与徐三X和他的翻译柳XX商谈,以每吨人民币1500元的价格购买了上述货物。其曾询问徐三X,废渔网能否进口到中国,徐三X说可以进口,他找天津市的代理商帮其进口货物,其只需等着收货就可以了,通关产生的费用由其最后支付给代理公司,其同意了。事后,其委托他人将货款人民币180000元给了徐三X。后来,徐一X给其打电话说,他是该批货物的代理进口商,负责按照韩国方面提供的单据报关,该批货物到港后,被海关查出有国家禁止进口的废渔网,已被海关查扣。其与徐一X此前并不相识,也不知道徐三X是如何与徐一X商量进口货物的,其对徐一X如何申报进口的事也不知情。 14、被告人徐一X供述,其主要从事废旧货物的进口代理工作。因为进口废塑料需要环保部门发给的进口货物环保证,而有的客户没有环保证,其就负责为客户提供有关公司的环保证进口货物。由于很多有环保证的企业每年的进口废物额度用不完,就同意使用他们企业的环保证,也不需要支付费用。因其与文安东都嘉诚公司关系不错,所以都使用该公司的环保证进口货物。2011年11月,韩国的一个船代,其称她为柳XX的人让其帮助国内的一个客户进口废塑料,其同意了。当时,柳XX还询问废渔网能否进口,其说是禁止进口的。同年11月19日,柳XX与其联系说,货物已经到港,让其帮着报关。因为进口废塑料需要环保证,所以其找到文安东都嘉诚公司的经理陈X,提出用该公司的环保证,陈X同意了。随后,其将文安东都嘉诚公司的名字告诉了柳XX。柳XX按照其提供的信息制作了进口货物单据,用手机彩信发给其。其收到上述单据后,到文安东都嘉诚公司盖的公司章,单据上显示,进口的货物是废塑料117680千克。后其将上述报关单据交给天津市XX公司进行报关。在货物通关时,天津海关进行了人工查验,发现货物中有废渔网而被查扣。随后,其联系柳XX,得知该批货物的货主是范XX。其不知道范XX是如何从韩国方面购买货物的情况。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范XX在无进口固体废物资质的情况下,同意境外供货商委托我国境内代理商代其办理废物进口业务,从境外供货商处进口我国禁止进口的废渔网118.35吨、我国限制进口的废塑料6吨,其行为构成走私废物罪。范XX的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在共同犯罪中,范XX购买废物,对境外不法客商采取逃避海关监管而将废物运至我国的行为持放任态度,有走私废物犯罪的故意,系主犯,依法按照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鉴于范XX在海关缉私部门对本案排查时,主动到案,如实供述所犯罪行,系自首,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另鉴于范XX系初犯,认罪悔罪,可依法对其宣告缓刑。被告人徐一X明知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部批准并授予许可证的企业可以进口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仍然接受境外不法客商的委托,寻找有进口废物资质的企业,利用该企业为经营单位,帮助无进口废物资质的范XX及境外不法供货商办理固体废物的进口、通关业务,其行为构成走私废物罪。徐一X的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又系刑满释放后五年内重新犯罪,是累犯,应依法从重处罚。鉴于徐一X不是走私废物犯罪的犯意提起者,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系从犯,依法可减轻处罚;在海关缉私部门对本案排查时,徐一X主动到案协助工作,如实供述所犯罪行,系自首,依法可减轻处罚;到案后,徐一X举报他人犯罪线索并协助海关缉私部门抓获犯罪嫌疑人,有立功表现,依法可减轻处罚。公诉机关指控范XX、徐一X所犯罪行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对于范XX的辩护人有关认定范XX有逃避海关监管行为的证据不足的意见。经查,《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明确了我国对固体废物的进口实行审查许可制度,《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规定,依法取得的行政许可,除法律、法规规定依照法定条件和程序可以转让的外,不得转让。范XX对上述法律是否明知,不影响其行为构成走私废物罪。现有证据可以认定境外不法供货商实施了将我国禁止进口类固体废物伪造成限制类进口固体废物进口报关及伪造进口经营单位等逃避海关监管的行为。范XX不具备固体废物的进口资质,应当对境外不法供货商伪造进口经营单位为其进口货物是明知的,范XX对此持放任态度,具有逃避海关监管的故意。辩护人的意见与事实不符,不予采信。对于范XX的辩护人有关范XX走私固体废物的重量低于124.35吨的意见。经查,认定走私固体废物的重量的证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天津海关进出境货物磅检记录单》,该记录单证明查获的固体废物重量为124.35吨。《进口物品固体废物属性鉴别报告》记载货物中发现有木头、石块儿等物,但仍记载本案走私废物重量为124.35吨。范XX走私废物的数量已远超25吨,即使扣除走私废物中存在的部分杂物,亦不影响对范XX定罪量刑。故对范XX的辩护人的意见不予采信。对于范XX的辩护人所提范XX有自首情节、徐一X的辩护人所提徐一X有自首和立功情节及系从犯的意见,应予以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二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走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六条、第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范XX犯走私废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0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二、被告人徐一X犯走私废物罪,单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

(罚金自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三、涉案扣押的废渔网118.35吨、废塑料6吨由天津海关依法处理。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 判 长  米伟志

代理审判员  周 翔

人民陪审员  周树林

二〇一四年四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刘艳阁

速 录 员  刘 娜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七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二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走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失效]》

第七条第六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