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出租汽车运输合同纠纷

余保贤与谷富军、付新奇等出租汽车运输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3月24日 案由:出租汽车运输合同纠纷 当事人:余保贤 付新奇 西安市出租汽车总公司第三公司 谷富军 案号:(2014)未民初字第00757号 经办法院: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余保贤,男,1967年3月27日出生,汉族,重庆市梁平县聚奎镇席帽村村民。

委托代理人于福生,男,西安市未央区二府庄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付新奇,男,1981年1月2日出生,汉族,司机。

被告西安市出租汽车总公司第三公司。住所地:西安市未央区龙首北路西段31号。注册号610135200004668。

法定代表人刘琴生,经理。

委托代理人郭春升,男,该公司员工。

被告谷富军,男,1971年10月20日出生,汉族,职业不详。

诉讼记录

原告余保贤与被告付新奇、被告西安市出租汽车总公司第三公司、被告谷富军出租汽车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2月2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余保贤的委托代理人于福生、被告付新奇、被告西安市出租汽车总公司第三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郭春升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谷富军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对其进行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余保贤诉称,2013年12月1日21时5分许,其乘坐被告付新奇驾驶的被告西安市出租汽车总公司第三公司所有的陕AT3578号出租汽车沿未央路由南向北行驶至政法巷口时,适逢于杨驾驶无牌三轮摩托车由东向西横过道路,两车相撞,致其与陕AT3578号车上另一乘客张涛受伤。事故发生后,其被120送往长安医院救治,经诊断为右眼球挫伤、右创伤性虹膜睫状体炎、右眼视网膜挫伤、右眼继发性青光眼。共住院治疗16天,花费医疗费6444元(含住院治疗费5154.1元、120急救费260元、门诊检查费430元)。被告在其受伤后没有对其支付医疗费,亦未对其探视,给其身心造成极大伤害。其系工地施工负责人,月收入10000元,事故还给其造成了误工损失。经与被告多次协商无果,其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其医疗费6444元、误工费15000元、护理费7233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80元、交通费1000元,共计30157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付新奇辩称,原告所述事故属实,但原告称其未看望不属实。且其只是事故车辆的司机,该车辆亦投保了保险。故不应由其赔偿。

被告西安市出租汽车总公司第三公司对事故事实没有异议,但辩称,其公司与被告谷富军签订了承包合同,车辆已承包给谷富军。故对原告各项费用的赔偿责任应该由谷富军承担,该车辆投保了保险,其同意协助谷富军办理理赔事项。

被告谷富军未到庭,亦未提供答辩。

经审理查明,2013年12月1日21时5分许,原告余保贤及张涛乘坐被告付新奇驾驶陕AT3578号出租汽车(车主为被告西安市出租汽车总公司第三公司)沿未央路由南向北行驶至政法巷口时,适逢于杨驾驶无牌三轮摩托车由东向西横过道路,两车相撞,致原告余保贤及陕AT3578号出租车上另一乘客张涛及三轮摩托车乘客罗妮妮受伤,造成交通事故。2013年12月17日,西安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未央大队作出“西公交认字未央(2013)第932自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付新奇负事故主要责任,于杨负次要责任,原告余保贤及罗妮妮、张涛无责任。事故发生后,原告被送往长安医院救治,伤情经诊断为:右眼球挫伤、右创伤性虹膜睫状体炎、右眼视网膜挫伤、右眼继发性青光眼,原告住院治疗16天后出院。期间共花费急救费用260元、门诊手术费430元、住院医疗费5154.1元。现原告因赔偿与被告协商未果,遂将被告诉至本院,酿成诉讼。诉讼中,被告西安市出租汽车总公司第三公司称其公司与谷富军签订车辆承包合同,将陕AT3578号出租汽车承包给谷富军经营,且该车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险,并提供了车辆承包合同及保险单,请求追加谷富军及保险公司为本案共同被告。原告经本院释明后,坚持选择要求被告承担违约责任,故本院追加谷富军为本案共同被告,未追加保险公司。案件审理中,双方对交通事故事实均无异议,但对原告提供的重庆市唐老大食品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原告为其公司推销员,基本工资为10000元的证明,被告不予认可,认为原告未提供该公司资质,且未提供纳税证明。对被告西安市出租汽车总公司第三公司提供的车辆承包合同真实性原告亦无异议。另查明,付新奇系谷富军雇佣司机。庭审调解,因双方有争议,各持己见未果。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交通事故认定书、诊断证明书、住院病案、急救及医疗费票据、交通费票据、证明及职工工资发放花名册,被告西安市出租汽车总公司第三公司提供的车辆承包合同、交强险及商业险保险单,以及谈话笔录、庭审笔录等在卷佐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在出租汽车运输合同中,承运人应当安全地将乘客运送到约定地点,承运人未按约定将乘客安全运送到约定地点的,应当对运输过程中乘客的损伤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本案中,原告余保贤乘坐出租汽车过程中受到伤害,其因此受到的损失包括:医疗费用6444.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80元(30元/天×16天);对原告主张的误工费,因原告诉状中称其为工地施工负责人,但提供的证据称其为重庆市唐老大食品有限公司推销员,故对其主张月收入10000元,本院不予采信,本院对其按照陕西省上一年度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22753元计算,结合原告病情,酌情认定误工期为30天,故原告的误工费应为1870元(22753元/年÷365天×30天);对原告主张的交通费,因其提供的票据多为同一天发生,故本院不予采信,考虑原告受伤后治疗必然产生交通费之实际情况,本院酌情支持100元;对原告主张的护理费,因其未提供证据证明护理人员的误工损失,结合原告伤情,本院酌情支持1280元(80元/天×16天)。对被告西安市出租汽车总公司第三公司称其车辆投保保险,应由保险公司承担责任的主张,因原告经本院释明后,坚持选择以合同法律关系诉讼,故对被告该主张,本院不予采纳。根据被告西安市出租汽车总公司第三公司与被告谷富军签订车辆承包合同,该车辆由被告谷富军实际经营,故对原告的上述各项损失,应由被告谷富军承担赔偿责任,被告西安市出租汽车总公司第三公司作为该车辆登记的车主,应与谷富军承担连带责任。被告付新奇系被告谷富军雇佣的司机,并非原告合同一方主体,故原告要求付新奇承担责任,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根据《合同法》第三百零二条、第二百八十八条、第二百九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试行)》第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谷富军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余保贤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等各项损失10174.8元。

二、被告西安市出租汽车总公司第三公司对谷富军上述赔偿责任承担连带给付之责。

三、驳回原告余保贤其余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付款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54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谷富军承担100元,于履行判决义务时一并支付原告,其余454元由原告余保贤自行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王 蔚

人民陪审员  李新平

人民陪审员  徐家宽

二〇一四年三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张云彦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二百八十八条第三百零二条第二百九十条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试行)》

第五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十九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