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农村建房施工合同纠纷

张凯诉王永农村建房施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12月19日 案由:农村建房施工合同纠纷 当事人:王永 张凯 案号:(2013)房民初字第01074号 经办法院: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反诉被告)张凯,男,1982年10月26日出生,汉族,农民。

被告(反诉原告)王永,男,1956年1月25日出生,汉族,农民。

委托代理人王俭,男,1960年7月31日出生,汉族,农民。

诉讼记录

原告(反诉被告)张凯与被告(反诉原告)王永农村建房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何双全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反诉被告)张凯与被告(反诉原告)王永及其委托代理人王俭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张凯诉称:原告张凯经人介绍为被告王永旧房翻建工程施工,2012年7月27日原被告双方签订建平房施工协议,当时约定为包工包料,建筑面积以实际面积约168平方米。协议签订后,原告便开始组织人员进行施工。原告共为被告施工163平方米,现工程已全部完工,被告只支付原告部分工程款,被告尚欠原告工程款人民币34889元。经原告多次催要,被告拒不给付,故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给付原告工程款人民币34889元,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王永辩称:房子不安全,从主体到装修,各种材料的工程质量不合格,我们要求原告赔偿损失,承认欠原告一万元工程款。

反诉原告王永反诉称:被反诉人经人介绍为反诉人旧房翻建工程施工,2012年7月27日双方签订建平房施工协议,当时约定为包工包料,协议签订后被反诉人便开始组织人员进行施工,反诉人按协议约定支付被反诉人工程款90%。现工程施工完毕,反诉人于2012年9月29日验收时发现工程多处存在瑕疵,在施工过程中被反诉人偷工减料,购买带泥新砖,购买劣质水泥,造成砖与砖缝隙之间砂浆易脱落,洗澡间、厨房地面不平,废水不能正常排泄,厕所地面积水,洗澡间墙砖局部内空,更为严重的是盖板有7块横向通长裂缝。被反诉人对施工不负责任,造成房屋多处存在质量问题,给反诉人精神及经济上造成严重损害。为维护反诉人合法权益不受侵害,提出反诉:请求法院判令被反诉人赔偿反诉人经济损失70000元,反诉费及鉴定费由被反诉人承担。

反诉被告张凯针对反诉辩称,要求反诉人提供证据,反诉人已经入住,不同意反诉人的反诉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于2012年7月27日签订了建筑协议书一份,协议书中约定:甲方为王永,乙方为张凯。甲方将旧房翻建工程以包工包料的形式交给乙方承建。双方达成协议如下:一、旧房由甲方自主拆除,并且清理干净宅基地上的渣土杂物,利于乙方进场施工。二、乙方承建项目包括:依据图纸放线开槽,人工或机械清理基槽,复线,素土夯实放大脚;基础与主体砌砖,地梁、立柱、圈梁的制模,绑钢筋,现浇混凝土;门窗制作安装,内外墙退光,地面垫层贴砖,屋面盖板、浇板缝找平,贴前面砖。三、甲方承担项目包括:回填土,屋面起背土,保温、防水材料与施工;电线管、盒、电线、面板、光源的材料与安装,上下水管材料与安装,厨房、厕所内墙砖材料与施工,厨具、洁具设施与安装。电线管、线盒乙方负责。四、甲乙双方共同认可的事项如下:1、建材规格型号:地梁、立柱、圈梁使用钢筋16#、12#、8#、箍筋6#,砌筑、退光、垫层普通水泥325#,强度C10、M7.5,现浇混凝土使用矿渣水泥325#水泥、强度C25;砌筑红砖MU10。普通塑钢门窗价格人民币160元/平方米,按设计面积计算,地砖600X600每块人民币6.00元,数量按实用面积计算,面砖14X28每块人民币0.60元,按设计面积计算,门、窗、地砖价格超出部分由甲方承担。地材使用当地水沙、自然沙、石子、石面子。2、安装地暖时,取土找平用土,垫层上护管材料及人工费单算。3、主体工程以外的工程如围墙、院内地面清理、现浇混凝土地面、院内厕所、台阶贴砖、内墙贴砖、安装厨具、洁具、影背墙及贴砖画,承水井及其他甲方要求施工的项目所有用料,所用材料人工费、单独核算。基础高度超过1.3米以外的材料,人工费单独核算。4、甲方提供施工图纸,指定建材堆放场地,提供施工人员住宿房屋,施工与生活用水用电,负责处理邻里关系,乙方依据图纸组织工人按照施工规范进场施工,负责施工场地管理,承担安全事故责任。5、变更设计,如门、窗洞口增大或减小,结构改变必须在施工之前提出。此时工程量按图纸核算。如在施工后提出改变的计划按实际发生的工程量核算。并由提出方承担责任。6、工程总造价以实际完成的工程量结算。五、本工程建筑面积约168平方米,每平方米承包价人民币860元,总造价约人民币15万元(不含主体以外的工程款)。六、甲方主付款时间,乙方进场放线开槽当日甲方支付给乙方工程款占总造价的30%,正负零完工次日甲方支付给乙方工程款占总造价的30%,盖楼板当日甲方支付给乙方工程款占总造价的30%。工程竣工验收后次日甲方一次性结清全部工程款。

合同签订后,原告张凯进场施工,工程施工完毕后,被告王永已对房屋进行装修并入住。原被告双方认可的实际建筑面积为162平方米。在施工过程中,被告王永支付了116000元工程款,并购买了部分材料,其未向法庭提交相关证明;经原告张凯认可,被告王永所购买的材料价值为:砖款750元,门窗款11028.8元。因客观原因,门道地板砖没有铺设,外墙没有抹水泥,原被告双方一致同意可以从工程总价款中分别扣除640元、2520元。庭审中,原告张凯提出在建房施工过程中,依据甲方的要求对最初的施工图纸进行了部分变动及增项,并有被告王永签字。被告王永对此不予认可,并表示原告张凯所提交的结算证据1、2、3、7中署名“王永”不是被告王永本人书写,结算证据6中“王永”为其本人书写,但原告后添加了“甲方变动”、“甲方改”、“圈梁立柱”,原告张凯对此不予认可。原告张凯提出对被告王永不认可的签字进行笔迹鉴定,被告王永提出对原告张凯不认可的后添加“甲方变动”、“甲方改”、“圈梁立柱”进行鉴定。经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摇号确定由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对原被告申请的事项进行鉴定。被告王永在鉴定过程中向本院提出申请撤回鉴定。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针对原告张凯所提出的笔迹鉴定申请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其鉴定意见为,标注“结算证据编1”的图纸原件、标注为“结算证据编2”的图纸原件、标注为“结算证据编7”的《王永房屋基础处理情况》原件,标注为“结算证据编3”的图纸原件中共六处要求鉴定的“王永”字迹与样本字迹1-3是同一人书写形成。据此,原告所提房屋基础增加63厘米,本院认定北房基础增加63厘米,由此所增加工程量依据原告提供的工程结算表本院酌定为10831.26元。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反诉原告王永曾向本院提交了房屋质量鉴定申请书,要求对反诉被告张凯所建房屋进行质量鉴定,经双方协商同意,本院委托北京市建设工程质量第五检测所有限公司对涉案房屋质量进行鉴定,北京市建设工程质量第五检测所有限公司函告本院,在合同双方约定不明晰的情况下,无法进行房屋质量鉴定。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建筑协议书、原告张凯提供的结算证据及工程量结算表、勘验笔录、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等证据在案佐证,上述证据经庭审质证并经本院核实,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告张凯与被告王永签订的协议书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有效。协议约定承包方式为包工包料,工程单价为每平米860元,工程实际建筑面积双方认可为162平方米。在施工过程中,被告王永购买了部分材料,现被告王永所主张的材料款,因未能提供相应证据证明,故本院按原告张凯认可的数值予以确认。因此,房屋总造价扣除已付工程款、未完工部分造价及被告购买的材料款再加上北房基础增项造价为被告应付的工程款。其中,房屋工程总造价为139320元,已付工程款为116000元,门道未铺地砖造价为640元,未抹水泥部分外墙造价为2520元,被告王永购买的材料款为11778.80元,北房基础增项造价本院酌定为10831.26元。原告张凯所主张的其他增项请求,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本院不予支持。反诉原告王永要求反诉被告张凯赔偿经济损失70000元的请求,因合同双方约定不明,北京市建设工程质量第五检测所有限公司无法对房屋质量进行鉴定,且反诉原告王永在房屋施工完毕后即进行装修并入住,故对其反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王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原告张凯工程款一万九千二百一十二元四角六分。

二、驳回原告张凯的其他诉讼请求。

三、驳回反诉原告王永的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诉案件受理费三百三十六元、由本诉原告张凯负担一百五十元(已交纳),由本诉被告王永负担一百八十六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给张凯);反诉案件受理费七百七十五元,由反诉原告王永负担(已交纳);鉴定费用一万六千二百元由本诉被告王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给张凯)。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代理审判员  何双全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高莹洁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