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

郑圣勋等走私普通货物二审刑事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4年1月24日 案由: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 当事人:金风淑 郑圣勋 邱金钊 科林特贸易(香港)有限公司 深圳市龙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案号:(2014)粤高法刑二终字第2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深圳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郑圣勋,外文名CHUNGSUNGHOON,男,1971年出生,韩国国籍,护照号码M3943****,本科文化,科林特贸易(香港)有限公司董事、负责人,被捕前暂住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11年6月17日被刑事拘留,2012年9月4日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刑期至2015年6月16日止。现押于广东省深圳市第三看守所。

辩护人李政赫,广东深金牛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单位科林特贸易(香港)有限公司,注册地香港新界上水龙琛路39号上水广场,董事郑圣勋。因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12年9月4日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罚金人民币1100000元。

诉讼代表人郑圣烨,外文名JUNGSUNGYUB,男,韩国国籍,系科林特贸易(香港)有限公司员工。

原审被告单位深圳市龙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地址深圳市罗湖区,法定代表人邱金钊。

诉讼代表人邱丹丹,女,系深圳市龙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员工。

原审被告人金风淑,女,1983年出生,朝鲜族,大专文化,原科林特贸易(香港)有限公司驻深圳办事处韩语翻译,住黑龙江省鸡东县。因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12年9月4日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刑期至2012年12月16日止。因本案于2012年12月16日被刑事拘留,2013年1月23日被逮捕。现押于广东省深圳市第三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邱金钊,男,1983年出生,汉族,大专文化,深圳市龙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住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因本案于2012年10月9日被刑事拘留,2012年11月14日被逮捕。现已被取保候审。

翻译人员金明花,英华博译(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韩语翻译员。

诉讼记录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广东省深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单位科林特贸易(香港)有限公司、深圳市龙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原审被告人郑圣勋、金风淑、邱金钊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一案,于2013年11月4日作出(2013)深中法刑二初字第278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郑圣勋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审阅案卷和上诉材料,讯问上诉人,听取辩护人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判决认定,被告单位科林特贸易(香港)有限公司自2007年起开始向韩国供货商采购导电薄膜,并将导电薄膜经香港进口至中国大陆销售。从2009年起,为降低成本,科林特公司负责人被告人郑圣勋决定采用委托物流公司快件包税的方式进口导电薄膜。后科林特公司以明显低于正常进口报关费用的价格,在境内联系并委托被告单位深圳市龙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等物流公司将导电薄膜从香港进口至深圳。经查,科林特公司于2009年至2011年间,以上述包税方式委托物流公司进口导电薄膜共103票。经计核,科林特公司该103票货物共计偷逃税额人民币4080188.88元。 2010年初,被告人金风淑代表科林特公司出面与被告人邱金钊联系上述包税进口业务。双方谈好科林特公司委托龙鑫公司以5.5元-12元/KG不等的包税价格以快件方式从香港包税进口导电薄膜至深圳。被告人邱金钊在明知上述包税价格明显低于正常报关价格的情况下,将上述业务以4.5元-10余元/KG不等的价格转包给深圳市安航捷快递有限公司,并告知对方进口货物品名为税率较低的塑胶膜,由安航捷公司具体负责报关进口。每次进口前,被告人金风淑先将进口导电薄膜的数量、箱数等信息告知被告人邱金钊,邱金钊再向安航捷公司预定入仓单号,后金风淑再凭该入仓单号和香港仓库地址等信息,以传真方式安排香港仓储公司送货至安航捷公司香港仓库。安航捷公司将导电薄膜进口后,被告人邱金钊雇车将货物从安航捷公司深圳仓库运至科林特公司深圳仓库。经查,2010年3月至9月间,龙鑫公司及邱金钊采取上述方式为科林特公司进口导电薄膜共14票。经计核,龙鑫公司及邱金钊该14票货物共计偷逃税额人民币539184.44元。

被告人金风淑在明知导电薄膜价格较高、快件包税价格远比正常报关便宜的情况下,仍经手联系龙鑫公司等物流公司以塑料膜的品名快件包税进口导电薄膜。经查,2010年3月至2011年3月间,由被告人金风淑联系并委托包税进口的导电薄膜共36票。经计核,被告人金风淑联系并委托包税进口的36票货物共计偷逃税额人民币1318858.43元。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书证、证人证言、鉴定意见和被告人的供述等。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单位科林特贸易(香港)有限公司和深圳市龙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视国家法律,违反海关法规,逃避海关监管,走私普通货物入境,均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依法应予惩处。被告人郑圣勋和被告人邱金钊分别作为上述被告单位的负责人,应当承担被告单位走私普通货物犯罪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责任;被告人金风淑身为科林特贸易(香港)有限公司的经办人员,应当承担被告单位走私普通货物犯罪直接责任人员的责任。在共同犯罪中,被告单位科林特贸易(香港)有限公司系涉案走私普通货物的货主,被告人郑圣勋作为被告单位的负责人,在走私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应认定为主犯。被告单位深圳市龙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被告人邱金钊、被告人金风淑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可认定为从犯,依法予以减轻处罚。被告人郑圣勋和金风淑在侦查机关掌握犯罪线索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不能认定为自首。侦查机关出具的《偷逃税款计核证明书》是法定机构按照法定程序、方法对涉案走私货物偷逃税额进行核定得出的结论,具有合法性、权威性,应予采信。各被告单位和被告人认罪态度较好,均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单位科林特贸易(香港)有限公司和被告人郑圣勋属于判决宣告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发现漏罪情形,依法应予数罪并罚。被告人金风淑前罪刑罚已经执行完毕,不存在数罪并罚问题。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三)项、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三十条、第六十七条、第六十九条、第七十条之规定,作出判决:被告单位科林特贸易(香港)有限公司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罚金人民币4090000元,与前罪判处的罚金人民币1100000元并罚,决定执行罚金人民币5190000元;被告单位深圳市龙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罚金人民币350000元;被告人郑圣勋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与前罪判处的有期徒刑四年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一年;被告人金风淑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被告人邱金钊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

上诉人郑圣勋上诉提出:1、一审认定其走私偷逃税款408万元的证据不足。一审所认定408万元犯罪数额对应6家物流公司,其中龙鑫公司只占50万元的犯罪数额,其余350万元犯罪数额对应的物流公司无罪,该犯罪数额应剔除。2、其在侦查阶段积极配合调查,其在2011年4月29日就已讲到通过物流公司进口导电薄膜,其构成自首,应从轻处罚。3、其身为外国人并不太了解中国的法律,其跟着别人做同样的事情,其也是受害者。一审对其量刑过重。

其二审辩护人辩护提出:1、一审对于走私数额的认定事实不清。一审中按照被告单位科林特公司的“货物入仓记录”计核走私货物货值并依据该货值计算偷逃税款的做法没有充分的证据支持。2、对于被告人郑圣勋不应认定为主犯。一审各项证据均表明郑圣勋在科林特公司负责的部分是从韩国购货到香港,其行为并不构成走私罪。入境事宜其未参与,在2010年做市场调查之前并不知道以快件方式入境,就算后来也只知道可以少交税款并对其他人的入境方式予以否认。郑圣勋在走私中的地位作用显然比其他具体操作入境的金风淑等三人轻微,郑圣勋所应负的罪责仅应为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责任。3、郑圣勋在2011年5月31日接受讯问时主动交代侦查机关尚未掌握其有关导电薄膜的犯罪事实,应认定为自首。

经审理查明,2007年起,原审被告单位科林特贸易(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林特公司)向韩国供货商采购导电薄膜经香港进口至中国大陆销售。2009年初,上诉人郑圣勋了解到以快件包税方式委托物流公司进口导电薄膜费用明显比正常报关进口费用低,为降低成本,郑圣勋决定科林特公司委托原审被告单位深圳市龙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鑫公司)等物流公司将导电薄膜从香港进口至深圳销售。2009年至2011年间,科林特公司以包税方式委托物流公司进口导电薄膜共103票,共计偷逃税额人民币4080188.88元。 2010年初,郑圣勋雇请原审被告人金风淑联系原审被告人邱金钊为科林特公司包税进口导电薄膜,约定以5.5元-12元/KG不等的价格委托龙鑫公司从香港包税进口导电薄膜至深圳。邱金钊明知上述包税价格明显低于正常报关价格,仍将上述业务以4.5元-10余元/KG不等的价格转包给深圳市安航捷快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航捷公司)报关进口。每次进口导电薄膜前,金风淑将导电薄膜的数量、箱数等信息告知邱金钊,邱金钊向安航捷公司预定入仓单号并转告金风淑,金风淑再将入仓单号和仓库地址以传真方式告知香港仓储公司,并安排送货至安航捷公司香港仓库。安航捷公司将导电薄膜报关进口到深圳境内,邱金钊雇车将导电薄膜从安航捷公司深圳仓库运至科林特公司深圳仓库。2010年3月至9月间,龙鑫公司邱金钊为科林特公司进口导电薄膜共14票,共计偷逃税额人民币539184.44元。

原审被告人金风淑明知以快件包税进口导电薄膜价格远比正常报关税费低,仍联系龙鑫公司等物流公司以塑料膜品名包税进口导电薄膜。2010年3月至2011年3月间,金风淑联系包税进口的导电薄膜共36票,共计偷逃税额人民币1318858.43元。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证实: 1、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案件来源情况说明,证实:皇岗海关缉私分局在侦办深圳市**贸易有限公司于2010年5月27日伪报品名进口触摸屏一案中,发现该批触摸屏货主科林特公司另有委托龙鑫等多家物流公司包税快件走私进口导电薄膜的走私犯罪事实,该局遂于2012年8月8日对科林特公司走私进口导电薄膜立案侦查。 2、科林特贸易(香港)有限公司注册资料,证实:该公司于2008年11月20日在香港注册成立,为法人团体。该公司于2009年4月14日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批准,设立深圳代表处。 3、深圳市龙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料,证实:该公司于2008年9月3日设立,为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金人民币200万元,法定代表人邱金钊。 4、原审被告人身份材料,证实各原审被告人的身份情况。 5、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深中法刑二初字第225号刑事判决书,认定科林特公司走私触摸面板偷逃税款人民币1096647元,以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科林特公司罚金人民币110万元,判处郑圣勋有期徒刑四年,判处江石军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判处金风淑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6、深圳市腾*贸易有限公司的情况说明及报关单证,证实龙鑫公司与腾*公司存在业务往来,龙鑫公司有正常经营业务。 7、2009年科林特公司正常报关进口导电膜的单证资料,证实科林特公司按正常途径报关进口导电薄膜的情况。 8、2009年至2011年科林特公司货物入仓记录,证实该公司从韩国进口的导电薄膜入仓情况。 9、科林特公司支付运费明细及相关财务凭证,其中2009年11月30日至2011年3月25日共向龙鑫支付运费17次。 10、科林特公司对外支付货款明细表,系财务袁*红根据资金日报表整理制作,证实科林特公司支付导电薄膜货款的情况。 11、科林特公司支付明丰物流仓储公司、香港COREANA仓储公司、天下立信公司费用凭证,由袁*红整理提供,证实科林特公司支付仓储费用的情况。 12、科林特公司指令香港仓储公司发货的传真,证实科林特公司传真给COREANA公司,指令该公司将导电薄膜送到安航捷物流公司等指定的收货地址。 13、香港明丰物流公司提供的单证,证实该公司根据科林特公司书面指令送导电薄膜至指定收货地址的资料及货物清单。 14、科林特公司向韩国供货商购买导电膜的相关资料,证实该公司向韩国供货商购买导电薄膜的情况。 15、证人江*军证言:2009年开始为科林特公司代理进口胶膜,是跟科林特公司林*宏联系的,后来林离职,这块业务由金风淑接手。我是通过香港信达公司代科林特公司进口胶膜的,我公司只是在中间赚一点差价。我向科林特公司收取的包税价格是5.5-6元/KG不等的价格。科林特公司跟我说进口的是胶膜,我看过货物也确实像胶膜。具体进口了多少记不清了。我公司与科林特公司之间的业务都是从香港进口到国内的。 16、证人袁*红证言:2009年8月份到科林特公司任财务。郑圣勋名下分别注册有深圳科林特公司、香港科林特公司和香港科林特驻深圳办事处等公司,除香港科林特在香港另有办公地点外,这几家公司办公地点都是混在一起,员工、仓库和财务也是混在一起没有清晰界定。公司的内账和资金支出账都是我做的,每天都要根据经营情况制作资金日报表,每个月我都会做一份当月资金日报表的汇总表,这些都是真实反映公司实际经营情况的。公司老板郑圣勋负责在韩国采购进口ITO导电膜在中国国内销售,翻译兼秘书金风淑协助他采购和进口。郑圣勋向韩国供货商下定单后,金风淑负责具体跟单制作相应的发票、装箱单等资料,并联系物流将货物从香港运到深圳仓库。物流这一块最早是林政宏负责,后来陆续由金风淑跟进了。公司向韩国供货商付款都是从深圳科林特或者郑圣勋个人账号取现后,通过地下钱庄换成外汇,然后支付到香港科林特或者郑圣勋香港的账号,最后再付给韩国。公司进口货物应该都是快件进口,但在2009年曾经正常报关进口过一批导电膜,我见过报关的增值税和关税发票。之所以通过物流公司快件进口我想应该是郑圣勋为了降低成本,公司当时查过ITO导电薄膜进口关税为6.5%,另加增值税17%,正常报关成本远高于快件进口。 17、证人桂*娥证言:老板郑圣勋注册了香港科林特公司和深圳科林特公司,其实是同一个公司,职员都在一起办公,同时为两家公司工作,都是对老板郑圣勋负责。科林特公司在国内销售的ITO膜都是从韩国进口的,有极少数从国内宝康源公司购买。郑圣勋采购后,先将货物运至香港,然后金风淑联系物流将货物从香港通关入境并送到我公司仓库。我清点数量、品名与发票一致后就登记入库。货物在国内销售出仓后,我也作相应登记。然后根据进出仓情况制作相应的入出仓记录。这些登记都是属实的。对于没有提供发票的货物,我是根据实际来货的数量、品名来登记。不清楚这些ITO膜是如何通关的。 18、证人刘*菊(明丰物流公司进口部主管)证言:科林特公司这个客户大概是在2009年9月份的时候由公司原经理朱*良介绍来的。主要业务是我公司代理科林特公司在香港的货物仓储和配送。主要由我跟对方的金风淑小姐联系。科林特在货物到香港后自己派车送到我公司香港分公司仓库,由我公司代科林特公司仓储,然后按照科林特公司金风淑发给我公司的传真指令,将货物送到指定的信达香港、巡航、安航捷等物流公司在香港的仓库,然后定期向科林特公司结算费用,我公司不负责帮其报关进口。不知道科林特公司仓储的都是什么货物,我们不开箱验货,只是按照重量和体积收费。我们和科林特公司主要在2009年9月至2010年5月间有业务往来。 19、证人曾*生证言:2009年9月开始在安航捷公司任业务员,2011年7月份公司因涉嫌走私出事后我就离开了。2009年11月份左右,深圳市龙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的邱先生主动打电话给我,说他有胶膜货物要进口,问我能不能代其进口货物。我问具体是什么货物,他说就是手机贴膜用的普通胶膜,我就按公司包税运费报价单上相应的胶膜运费价格报给他,他对此没有意见。我就接下单,按照公司的操作流程做。具体是每次邱先生有胶膜要进口时,我按照他提供的品名胶膜和数量在公司内部电脑上录入,系统会自动生成入仓单号,然后我把单号和公司在香港的接货地址、联系方式提供给邱先生,公司会根据系统数据安排同事在香港接货并以快件方式报关进口货物,货物进口后运到公司位于深圳机场附近的仓库,然后我就通知邱先生提货。邱先生提货时公司会对货物过磅称重,由仓库直接按重量收取包税费用。邱先生没有提供过样品给我,我也没必要看样品,他报给我胶膜品名后,我只要对照公司报价单上的对应单价,将其归入普货报价就可以了。我也没有问过邱先生实际货值,他也没告诉过我。从2009年底至2011年7月份左右,邱先生都会不定期委托我公司代其快件包税进口胶膜,少则几百公斤,多则一两吨,价格开始是3.2元/kg,后来是12元/kg。不知道这个价格是否可以正常申报进口,我只是按公司规定报价。 20、证人郑*凤(深圳市腾*贸易有限公司文员)证言:我公司老板认识邱金钊的父亲,对方说他们公司是专门负责报关的,可以帮忙把报关资料送到笋岗外运仓。我们老板就以每单300至400元人民币的价格让其公司为我们送单,但不负责报关。后来就由邱金钊负责这件事,我们公司共委托他送了两次单。分别是2012年9月20日和10月26日。我们把材料交给他,他当天取走后交给中外运公司,如果需要修改,他再拿回我公司。完成送单后,他来我公司领取每次400元的报酬。后来我们觉得委托邱金钊送单还是不太方便,就没有再找他了。 21、上诉人郑圣勋的供述:科林特公司进口到中国的货物主要是导电薄膜。我先是从韩国的UNC、NOWTECH、NAWOO等公司采购导电薄膜,货运至香港后,我以科林特贸易(香港)有限公司的名义以5.5-15元/kg的价格包税委托快件公司将货物快件方式进口,运至科林特公司在深圳办事处的仓库。之所以不通过正常报关而是选择快件包税方式进口,是由于2007年左右的时候我刚做导电薄膜进口,看到别的公司是这么操作的,我就跟着这么做了。直到2009年3月李*兰到了我公司上班后,我让她做了市场调查,知道导电薄膜如果正常报关进口的话要向海关缴纳17%的增值税和6%左右关税,远比委托快件公司快件进口的包税价格高,我公司以往以5.5-15元/KG的价格包税委托快件公司将货物快件进口的方式是非法的,但因为我公司正常报关进口导电薄膜的话在中国销售是没有竞争力的,我为了降低成本提高竞争力,也就一直用这种包税方式进口在国内销售了。导电薄膜进口后都是卖给中国的触摸屏工厂。我公司收到中国工厂货款后,通过地下钱庄把钱汇到香港,然后再汇到韩国供货商。金风淑在包税快件进口导电薄膜时,主要负责跟进船运公司联系什么时候到香港,什么时候去码头提货,提货公司把货交给哪个我公司指定的物流公司,这些物流公司什么时候把货运到宝安仓库,以及在宝安仓库入仓时的清点、称重等工作。他们在做时应该知道是什么货物,金风淑还会经常处理已销售导电薄膜中的不良品。我们和快件公司是依据货物重量结算包税费用的。我不关心哪些物流公司为科林特公司包税进口导电膜,这些主要都是林*宏和金风淑负责联系的,不知道金风淑接手导电膜业务前后包税进口的公司有什么不同,金风淑也从未问过我要找哪家物流公司。金风淑知道这是ITO导电膜,也和公司其他人一样知道导电膜的国内卖价,知道ITO导电膜和胶膜的价格相差很多,前者明显贵很多。没有听说过龙鑫公司,不清楚是否曾为我公司进口过。 22、原审被告人金风淑的供述:我是2008年9月到科林特公司上班,跟着老板郑圣勋做韩语翻译。科林特公司从韩国厂商采购导电膜到中国销售,没有向海关申报,都是委托快件公司以包税方式进口的,即以4.5元-17元/KG不等的价格委托快件公司将导电膜从香港运到我公司仓库,该费用包含运费、通关环节所有税费等。2010年初左右,随着原先负责进口导电膜的李*兰、林*宏等人纷纷离职,老板郑圣勋就安排我接手,主要负责同之前一直为科林特公司进口导电膜的公司沟通联系。这些公司主要有龙鑫、天下立信几家。龙鑫公司是我接手后,在郑圣勋的要求下主动接洽的,天下立信是林政宏他们负责时就开始为科林特进口导电膜并一直延续下来的,其他的公司我不清楚。我们委托快件公司进口导电膜没有签订协议。我向快件公司说过货物是导电膜,是用在触摸屏上的,也告诉对方货物价格。快件公司如何通关我不知道,我公司只要按时收到货就行了,其他不管。公司向韩国的导电膜生产商下订单后,供货商就按期发货,然后郑圣勋就会联系船公司将货运到香港,存放在香港COREANA物流公司的仓库。该仓库收货后,会以传真形式把货物的船运提单、装箱单等单证发给我。我向郑圣勋报告后,他会告诉我把货送到哪里去。一方面是从COREANA公司送到我公司在香港租的明丰仓库储存,另一方面是把货物送到我公司指定的在香港的快件物流公司处,如巡航、安航捷等。这些货物在香港的派送都是由COREANA公司根据我给他们的传真指令派送的,而货物是送往明丰还是物流公司是郑圣勋指定的。这些货物有部分我公司已在香港直接交货销售,其余的都是通过龙鑫、天下立信、巡航等快件公司进口到中国内地销售。快件公司将货送到我公司在宝安的仓库后,我公司会以现金方式当场支付所有费用。龙鑫公司是邱先生跟我联系业务。我问过快件物流公司他们帮我公司进口导电膜是用什么品名报关的,他们告诉我是用税率比较低的胶膜品名报的关。后来老板郑圣勋也让我查过导电膜正常进口需要交多少税,我查了之后知道导电膜进口要交增值税、关税还有反倾销税,如果我们导电膜如实正常报关进口的话,费用要比快件进口高很多。 23、原审被告人邱金钊的供述:大约在2009年下半年,有个老乡在科林特公司上班,讲科林特公司有快件包税进口业务,具体负责是姓金的小姐,而且当时刚好他们合作的货代公司合作不顺,我就主动打电话给金小姐联系业务。金小姐说他们老板是韩国人,公司常年从韩国进口导电膜,也叫ITO膜,俗称胶膜,像透明的塑料膜,但导电膜的价格要比塑料膜贵很多,主要用于触摸屏生产,而且每个月的进口量很大。他们之前也是通过其他物流公司快件包税进口的,如果我们龙鑫公司进口速度快,价格又有优势的话可以考虑合作。之后我查了导电膜和塑料膜的进口关税税率后,报给金小姐8元/KG的包税单价,但对方觉得太高。我就又与我的上家安航捷公司的曾先生联系询价,曾先生答应我可以4.5元/KG的价格做,我就报给金小姐5.5元/KG,其中0.5元是按金小姐要求给她的回扣,该包税价格包含进口环节税费、运费、保险费等所有费用。如果导电膜正常申报的话,5.5元/KG的包税价格是不能进口的,正常申报要比这个价格高。因为我查了导电膜进口增值税要17%,还有关税,综合税率要20%多了,而且金小姐也说了导电膜单价比较贵,比普通塑料膜贵很多,但作为生意人她不会告诉我准确的价格,只是让我搬运时小心一点。我当时只是想只要不是低报太多应缴税款就不会有大问题,有一种侥幸心理。后来我在2009年11月份就开始陆续帮科林特公司包税进口导电膜了,最后一票是在2011年3月份左右。每次货物进口前,金小姐会以电话或者QQ方式告诉我进口货物的数量、箱数。然后我去找有实力真正通关进口的其他物流公司转包给他们。我找的是安航捷公司。该公司曾先生把他们在香港的仓库地址及联系人提供给我,我再给金小姐。每次进口前,我会先向曾先生预定一个入仓单号,金小姐凭我给的地址和入仓单号在香港安排送货到安航捷公司香港仓库。安航捷货物通关后会把货送到他公司在深圳机场附近的仓库,然后我请车去提货并送到科林特公司,科林特公司金小姐或另一个女孩清点无误后就入仓。之后金小姐就会把包税的费用给我。我公司代理科林特公司进口导电膜全都是通过安航捷公司曾先生进行的,我没和他说过货物实际是导电膜。金风淑找我们代理进口时,我没看过实物,但我知道进口的是导电膜,金风淑也发过图片给我,我再发给曾先生。我跟曾先生说这是塑胶膜,可不可以做,他看了后说可以用塑胶膜品名通关。货物实际通关是安航捷公司负责,我听曾先生说他们公司是以快件方式把货物报关进口,把大批量货物拆成零散的方式以样品报关的,这样以样品形式报关进口可以不交税或少交税,比正常报关进口要便宜。我想这样做达到不交税或少交税应该是不符合海关规定,是违法的。科林特支付运费都是现金,并不转账。我只跟科林特的金风淑联系。 24、深圳海关出具的《偷逃税款计核证明书》,认定科林特公司走私导电薄膜共103票,共计偷逃税款人民币4080188.88元;龙鑫公司走私导电薄膜14票,偷逃税款人民币539184.44元;原审被告人金风淑除龙鑫公司业务外,另参与走私导电薄膜22票,偷逃税款人民币779673.99元。

对上诉人郑圣勋上诉及其辩护人提出构成自首问题,经查,根据皇岗海关缉私分局2012年8月8日出具的《案件来源情况说明》,该局在侦办深圳市**贸易有限公司于2010年5月27日涉嫌伪报品名进口触摸屏一案中,经查发现该批触摸屏货主科林特公司除涉嫌伪报品名走私进口触摸屏外,另有证据表明该公司委托龙鑫公司等多家物流公司包税快件走私进口导电薄膜,初核涉嫌偷逃税款2995610.36元。至于郑圣勋因科林特公司涉嫌走私触摸屏一案接受侦查机关讯问时,其于2011年5月31日供称科林特公司从韩国进口导电薄膜到中国大陆销售,由于郑圣勋所供述其以包税方式委托物流公司进口导电薄膜与侦查机关已掌握以包税方式委托物流公司进口触摸屏属同种罪行,郑圣勋的上述行为属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不构成自首。上诉人郑圣勋上诉及其辩护人提出构成自首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采纳。

对上诉人郑圣勋上诉及其辩护人提出一审对走私偷逃税款数额认定证据不足问题,经查,本案认定科林特公司走私导电薄膜数量并予以计税的依据是科林特公司采购导电薄膜发票、装箱单、提单,科林特公司深圳仓库的货物入仓记录,其品名、规格、数量均能相对应,且有科林特公司指令香港仓储公司将货物送至深圳龙鑫公司等物流公司指定的在香港接货地址的传真指令,据此认定科林特公司走私进口导电薄膜的品名、规格及数量。且郑圣勋对上述证据真实性及内容均没有异议。深圳海关审单处根据科林特公司走私导电薄膜上述相关资料出具《偷逃税款计核证明书》,核定科林特公司走私偷逃税款人民币4080188.88元。深圳海关审单处按照法定程序、方法对涉案走私货物偷逃税额进行核定并作出计核结论,该结论具有合法性、权威性。郑圣勋上诉所提一审认定其走私偷逃税款数额证据不足的理由不成立,不予采纳。

对上诉人郑圣勋走私主观故意认定问题,经查,郑圣勋从2007年起从韩国购买导电薄膜进口到中国内地销售,其知道正常报关进口导电薄膜所需缴纳的关税和增值税;郑圣勋于2009年初指使员工做市场调查,得知进口导电薄膜正常报关进口所需缴纳的关税和增值税远比委托快件公司包税进口的价格高,为了降低经营成本,郑圣勋决定采用以包税方式委托快件公司进口导电薄膜,上述事实有同案人金风淑、邱金钊及其本人的供述、证人证言和相关书证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郑圣勋主观上具有走私逃税的故意,客观上也实施了走私导电薄膜的行为。郑圣勋提出其对金风淑等人委托快件公司走私导电薄膜不知情与查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

对郑圣勋的二审辩护人提出其不应认定为主犯问题。经查,郑圣勋是科林特公司董事和负责人,其于2009年初指使员工做市场调查,得知委托快件公司包税进口导电薄膜的费用远比正常报关进口所需缴纳的关税和增值税低,为了降低经营成本,郑圣勋决定采用以包税的方式委托快件公司进口导电薄膜,并雇请金风淑等委托物流公司包税进口,其在案中并非起次要作用,不是从犯,郑圣勋作为科林特公司的负责人,其应对该公司全部走私行为负责。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审被告单位科林特贸易(香港)有限公司和深圳市龙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视国家法律,违反海关法规,逃避海关监管,走私普通货物入境,其行为均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依法应予惩处。上诉人郑圣勋和原审被告人邱金钊分别作为上述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原审被告人金风淑作为科林特贸易(香港)有限公司的直接责任人员,依法应予追究责任。在共同犯罪中,科林特贸易(香港)有限公司系走私普通货物的货主,郑圣勋是该单位的负责人,在走私犯罪中并非起次要作用,不是从犯,其应对该公司的走私行为负责;深圳市龙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和邱金钊、金风淑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均应认定为从犯,依法予以减轻处罚。科林特贸易(香港)有限公司、郑圣勋、金风淑和深圳市龙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邱金钊认罪态度较好,均可酌情从轻处罚。科林特贸易(香港)有限公司和郑圣勋具有在判决宣告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发现漏罪的情形,依法应予数罪并罚。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郑圣勋上诉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经查理由均不成立,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三)项、第二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六十九条、第七十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文建平

代理审判员  黄少玲

代理审判员  聂河军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黄嘉琳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六条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三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犯罪集团。

对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

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九条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其中附加刑种类相同的,合并执行,种类不同的,分别执行。

第七十条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发现被判刑的犯罪分子在判决宣告以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的,应当对新发现的罪作出判决,把前后两个判决所判处的刑罚,依照本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已经执行的刑期,应当计算在新判决决定的刑期以内。

第一百五十三条走私本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三百四十七条规定以外的货物、物品的,根据情节轻重,分别依照下列规定处罚: (一)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较大或者一年内曾因走私被给予二次行政处罚后又走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偷逃应缴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二)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偷逃应缴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三)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偷逃应缴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对多次走私未经处理的,按照累计走私货物、物品的偷逃应缴税额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审人民法院对于依照前款第三项规定发回重新审判的案件作出判决后,被告人提出上诉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或者裁定,不得再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六十七条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七十条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二款第六十九条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